Ask @Amger5:

果然猫山君的确是“不幸”而并非“绝望”呢。说到底,最恶劣的家伙只需要一个就足够了,对希望仍抱有一丝希望的人…即使再绝望也会向希望看齐呢。

是啊,到底我是绝望还是不幸,已经不想再去区分他们了啊,两者都有,两者皆可抛,我想做的到底是什么呢,这个问题永远没有答案。
都说希望如同光明一般,可在黎明之前的黑暗更能吞噬人心,你看,那些期待着光芒的夜行生物暴露在光明之下,也只能痛苦的挣扎并不能适应啊♪
我是谁,我要做什么,我会成为什么♪
啊啊,已经无所谓啦。

View more

就算是超高校級的不幸也是種才能相比之下沒才能的我真是羨慕啊!本大爺怎麼可能輕易的被扯破,只是沒才能的廢物而已。噢,來看看世界如何變成絕望吧?前提是你還能活著觀看這世界的墜落!哈──[雙手鼓掌]

日向創(黑化,重度話嘮)
你把这个看的太重了,日向前辈。活着看到世界的崩坏与堕落?我还会在意这种事情吗,不如说死亡才是最高级的绝望,哈啊,哈哈,羡慕极了,那些我推到深渊去的那些人。
但是不行,在计划完成之前的去死的话,完全体会不到那种最棒的感觉——!
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没有才能的家伙唯一的出路是什么?抱歉这还真是个没有谜底的谜题,听着我这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你的心会不会觉得厌烦呢,称之为“人生”的宴会必定还会在其他“垃圾”中继续开启。
思考的技巧也已经让垃圾弄得腐朽殆尽了,不知不觉就同化成一个大型垃圾了呢,不知道能不能吸引来被称之为“饿狼”的某个media?
那群家伙可是直接搞你脑子的,啊哈哈。

View more

嗯──這位同學,我好像沒看過你?也是,在這個已經亂成一團的世界還能找到跟自己一樣絕望的同伴實屬不易。[右手朝對方比出手槍的姿勢]但不論如何假如你有任何想殺我的動機...[左手食指擺在嘴邊]

日向創(黑化,重度話嘮)
啊啦。看看这是谁大驾光临了?这不是那个日向前辈吗。[双手食指交叉放在自己嘴前]嘘,前辈,请你小声一些,你打扰到了这个世界完美的绝望。
应该说是初次见面,前辈~说起来初次见面的话自我介绍是必须的吧。啊啊,这种陈旧无聊的规矩真是绝望,绝望级别的无聊啊。[微微偏过头去露出意义不明的笑容]
我叫猫山悠,是超高校级的不幸,诶,这并不算是什么才能吧~没人会需要的,我这种卑微的才能♪就是给别人带来不幸呢。
杀掉你?啊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呢,我只不过是个观察者罢了,毕竟,这个卑微的角落连人们的注意都不会吸引。这毕竟是社会,一切都会轮回,总会有一些“垃圾”来收拾“垃圾”呢。
希望前辈的肉体能够努力一点啊,不要跟那些垃圾一样轻易的像布娃娃一样扯破了噢。[放下右手,左手跟着比作手枪的模样抵住自己的太阳穴]……Bang。

View more

对绝望是怎么理解的呢?

就是当你对一个人感到失望的时候,有人给了你希望。当你看到希望的时候,那人又彻底令你失望什么的……太肤浅了一点吧!
听好了,所谓的绝望啊,就是LV.1的史莱姆不得不去面对LV.100的勇者那种感觉啊,明明已经失望透顶了但是命运还是狠狠的踩了你一脚,就像那些意志不坚定不可靠的家伙们才会轻松就被推入绝望的深渊去啊,我所做的只不过是在他们失望的时候狠狠的给他们一个暴击啦,Boom,就像是残血的勇者被弱小的史莱姆补刀?哈哈哈。
说到底无论是勇者还是史莱姆,为了多数人的幸福就随随便便牺牲其他人的幸福甚至牺牲自己什么的,还沉浸在那些伟大的自我意识里无法自拔?愚蠢也要有个限度,考虑过那些被踩在脚下在勇者背后哀叹着的尸体们的感受吗,建立在其他人的不幸之上的幸福,真不错啊,这就是你们口中的正义?还是说这就是所谓的希望??
被爱着被喜欢着思想道德规定悲伤喜悦甚至是你们歌颂的所谓正义和希望这一切一切都是绝望,绝望在人生之中,无处不在。
啊啊,听我这样的大型垃圾的喋喋不休还真是辛苦你了,辛苦了辛苦了。[棒读]

View more

每天睡前會思考些什麼事情嗎?還是倒頭就睡?

伊卡
这样的世界为什么还不崩坏掉啊——什么的。诶,有什么错嘛,这样的想法?
说起来电影中不是经常会出现吗,因为自己的无能结果导致危机结果被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hero拯救然后爱上了这样的桥段什么的不觉得太多了太多了点?
所以我在想啊,如果电影除了这个题材再也拍不出什么好电影,那岂不是太绝望了,再也看不到能够让人觉得“啊真是的看到这样的电影真是太让人失望了”这样的绝望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非常的美味。
比起在银幕上观看不如去买个光盘然后回来发现是幼稚儿童片的这种不幸也会再也感受不到了,想想都觉得心凉到让人绝望了绝望绝望啊。
这样的回答到这里就结束吧,听着我无趣的答案你会觉得无聊吗?抱歉啊——我就是这么一个无聊的家伙!

View more

猫山 悠[绝望时期]
这是我卑微可笑的才能和人格♪
充满复杂的不知名的可能性♪
放于“砧板”等待谁来将我“珍惜”♪
请与我结为朋友,请认同我作为人类这一定义♪
即便挣扎,即便痛苦至扭曲♪
时间再长也不会有人注意♪
“呐……你们为什么不过来看看啊”♪
我竟是如此的无能吗,甚至不被需要?♪
那就降低姿态好了,只求不要无视我♪
我甘愿奉献,或者被欺负好了♪
时间逐渐逐渐的消逝过去♪
这“躯体”只怕腐朽也只是被人唾弃♪
即便是做再多努力,多么卑微♪
也不会有人为我哪怕停留一隙♪
果然是没人会需要的吧♪
我这种卑微可笑的才能♪
果然是没人会珍惜的吧♪
我这种肮脏虚伪的人格♪
干脆尽情拆卸自己这无能虚伪的表皮♪
我想知道它下面是什么东西♪
虚伪的我的构造如何?♪
呵...净是些复杂又混乱的糟糕透顶
将其分解 拆卸 崩离 毁坏这个无能的自己♪
只需要经过“炙烤”后撒上暴怒的借喻♪
只剩下“白骨”的自己♪
依旧是自食其果,被众人厌恶♪
然而谁会去管呢?这无人理会的我♪
反正事实已经是这样了。♪
细细品尝吧,这本就属于我的绝望与痛苦♪
现今只求在黑暗中独自睡去♪

View more

最近有什么困扰着你的事吗?

有啊,无聊的都要发霉了喔。[把玩着自己的发尾,直直的盯着这个系统问题]本大爷可是好不容易回来一次结果竟然是一个问题也没有吗,对这种事情抱有期待的我真是太傻了。相对起困扰更不如说是抱怨,啊?什么啊,代表着不幸的猫山悠大人竟然还会觉得无聊吗?咳哈哈,才不要,那种把薄荷糖丢入可乐之中随时爆发的激情去哪里了呢,好无聊啊——最近困扰着本大爷的就是这个了。
以上,都是在说大话。
也有那种家伙存在吧,施与的恩惠竟然不会接受还在那里抱怨的バカ存在,那种是怎么回事啊,是因为本大爷施与的绝望太低了,低低低低低低的陷入了地底??还真是讨厌啊,我的心都要因为这种事而感到困扰了。

View more

关于您的两件真事和一个谎言是什么?

让你选择的话你会选择什么呢?希望?美好的愿望?还有美丽的世界。
残念——!以上全部都存在于骗人的妄想之中——!
本大爷的事情当然可以全部说出来,两件真事一件谎言?噗哈哈哈,当然可以说,当然可以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我是不幸,我最喜欢川下阜月了,我最讨厌这个世界了——来吧,猜猜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对了,作为听了的报酬麻烦你绝望绝望的用着最不幸的方法去死吧,毕竟本大爷可是『超高校级的不幸』,就算不过来,我也会主动靠近你的~
哈哈哈,过来啊,和本大爷玩一场最最美丽的死亡游戏吧。

View more

您的嫉妒心有多强?以 0 分(没有)到 10 分(极强)表示?

以这种分数来评判未免也太无聊了点!本大爷想要的是更多,更多,不管是嫉妒心分数也好还是绝望也好,我说啊,被小小的数字约束住了难不成很开心吗?真是太让人绝望了啊!如果是本大爷来选择的话!那就是这个——∞!
看不懂?谁管你啊,为自己卑微的知识储备量感到不幸吧!

View more

【擦了擦头发】我觉得我应该自己也洗个澡比较好,呼……【这么说着就去拿衣服,舒了一口气,看到那个医疗箱眉眼弯弯】谢谢了,悠君。

川下 阜月[超高校级的记录员]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道谢的事情……嗯。(低下头用手轻抚猫咪柔软的皮毛)
名字……就叫黑好了。反正也是黑色的。(草率的决定了猫的名字,拿出日记本把刚才的事情都记录了下来,咽下口中的面包然后又开始逗猫玩)

View more

【过了挺久的那声音才消停,然后是吹风机的声音,安静下来之后浴室的门终于被打开,已经被洗干净吹干的猫被放到门口,而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袖子挽起,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湿淋淋的,手臂上还因为猫的反抗被抓了几道,估计是有史以来最狼狈的形象了】

川下 阜月[超高校级的记录员]
(站起来走过去把猫抱在怀里)
……辛苦了。(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医疗箱)这个可以用一下…嗯。

View more

悠君想吃的话就吃吧,刚出炉的比较好吃啊。【回去了之后把面包放在桌子上面,买回来的东西也都整理好了放在一边,然后从他怀里把猫抱了起来】那么我带这孩子去洗澡了。【这么说着进了浴室,没过多久里面传出来了水飞溅的声音,偶尔还会出现细微的痛呼声】

川下 阜月[超高校级的记录员]
(拿了一块面包就坐在角落里慢慢吃着,听到浴室里传来的声音沉默了起来)
………………。
(把医疗箱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吃着面包看着手机)

View more

当然是由我负责洗了。不用道歉哦。【如此回答他,对方帮自己拿走一袋后轻松了很多】谢谢啦悠君。【这么说着和他慢慢走回去,路过面包房的时候给对方买了一袋新出炉的面包】

川下 阜月[超高校级的记录员]
…嗯,不用客气……得帮你做点什么才行。
(虽然是面无表情不过明显的感觉到心情好的不得了,一手抱着那只小猫一手拎着袋子跟在他身后。)
啊……面包♪

View more

【于是和他慢慢的走到了店里,大概是因为没有养过猫,所以别人推荐的提议的说有用的,也就全部一个不差地买下了,两个非常有份量的袋子拎在手里,略微呼了一口气】说起来,回去要给这孩子洗个澡啊。【看向了他怀中】……但是猫,讨厌水吧?【有点苦恼】

川下 阜月[超高校级的记录员]
…我也讨厌水,所以这个任务交给川下君了。(秒答,想了想后又补上一句)
抱歉…。(帮他拿了一袋东西)

View more

【被他扯了扯围巾视线转向那只黑猫,略微弯下腰看着它,感觉它虽然有警戒心但意外的比较温顺,看起来也才几个月的样子并不大】……恩,悠君喜欢的话就它了。【看着一人一猫的互动微笑,然后去和工作人员简单的办了一下手续】那么……接下去要去宠物用品店买给它的东西吗。【转头看着抱着猫的对方】

川下 阜月[超高校级的记录员]
嗯,猫很难照顾,得准备万全才行。(点点头然后揉揉这个猫的肉球)好乖好乖…跟我回去吧……(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View more

当然可以了。【闻言笑着回过头去看着对方,然后和他一起出门了,走了一会就到了目的地,路上意外的非常平安】……唔……【结果在挑选猫的时候犯了难,余光突然注意到有一只黑猫一直窝在角落盯着两人看】

川下 阜月[超高校级的记录员]
(蹲下来看着角落的黑猫,扯扯对方的围巾然后指了指那只)
。(和黑猫对视中)
……就那只了。(伸出手做出了让黑猫过来的姿势,想了想拿出小鱼干给那只猫)过来…不会伤害你的。(摸到了猫柔软的皮毛,把这只猫抱起来检查了一下)…是猫先生。

View more

……啊,是这样啊。【在这种地方一只幼猫要生存下去的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果然得到这个事实还是会难过啊。这么想着表情也有点微妙,沉默着解决了食物,在对方也吃完后拿着盘子去清洗】说起来,之后我还是可能有不在家的时候。养了猫的话,那个时候就要拜托悠君照顾它了呢。【把盘子放进碗橱,擦了擦手之后带上了钱包,是准备出门的样子】

川下 阜月[超高校级的记录员]
……。(点点头算是回答了对方,将手机拿出来按了几个键后又收回口袋里去)
又要出门了吗……?那么可以带上我吗。(小声的)

View more

【得到了回答之后便点了点头,继续关上门准备午餐——啊就是普通的牛肉盖浇饭炸鸡块之类的,然后之后端出去放在桌上】可以吃午饭了——悠君。【拉开椅子坐下】……说起来上次说过的,家附近的那只黑猫的幼崽,悠君有看到过了吗?

川下 阜月[超高校级的记录员]
看到过了。(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把日记本收回口袋里然后走到餐桌前拉开椅子坐下)我开动了……
可惜看到的是尸体。(平静的说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帮着猫小姐埋葬了。

View more

【本来正在厨房里面准备午饭,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擦了擦手打开门探出头,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对方朝他说道】午饭马上就准备好了悠君。说起来上次说过要养猫的吧?吃完午饭我们就过去看看?【想起了这件事又刚好有空,于是将它提上日程,征询着对方的意见】

川下 阜月[超高校级的记录员]
啊…可以啊,猫什么的。并不是特别的期待……。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仍然抬头看了看他,眼睛里都是期待,然后又低下头翻着日记本,将这个事写在了日记本上)
[是要养猫了吗…很开心(*˘ ˘*).。.:*♡]

View more

这会您口袋里有什么?

钱包,笔,笔记本,手机,小鱼干...
没有什么了,带太多东西出门的话很累。
(掏出手机来,按了一下键盘键输入文字然后发送)
[今天晚上才会回去,不必担心,只是要去和朋友聊聊天。]
(收好手机走向一条并不怎么起眼的小巷,学着猫的声音叫了几声后蹲下看着从阴暗处走出来的猫,伸出手抓抓它的下巴)猫先生……猫先生……呼。(拿出小鱼干喂食)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