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的敲了敲对方的门……可是并没有人出来开门,于是擅自将对方家门撬开了——两个月没人清理过的宿舍内烟尘顿时向外散出,急忙后退一步然后用半边(克里姆的披风只有右半边,红色的)披风捂住口鼻】 咳咳……看起来来到了个奇怪的地方……【等灰尘慢慢平息下来再走进去】 不好意思——有人吗—— 100赞的要求是什么呀——?

“克里姆”(绯红)【盲人注意】
ΣΣΣ这里还在打扫呢!先别进去?
(今天恰好从国外回来,于是回来看了一眼准备清理之后开始录制接下来的文件,刚找了清洁工具赶回来的路上看到了对方在撬门,赶紧制止了)
天啊我的天,这个锁很贵的!……完蛋了要怎么向名内酱交代啊哭哭。
(看着门上被对方撬坏的锁差点没哭出来)
呜呜……要求的话没有,请求的话倒是有一个的说。(冲对方露出了「感觉拒绝的话良心上很过不去」的表情来)帮我把门修好吧,不然的话又该被学生会的前辈教训了……
(然而这种密码锁并不是随便弄就能弄好的样子,估计得费点周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