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AsamiKiyoki:

【中之】是哪些作品影響你目前的創作風格?影響的又是哪些部分?

*
比起回答,反而想問大家覺得是哪些作品影響了我的創作XD
.
自己在進行圖文兩種創作時,著重的地方不太一樣。
圖比較偏向技法,會到Pixiv找一些教學看看,應該沒有受到特定繪師或作品的影響。倒是因為很喜歡日本繪師「左」,一度觀察了他的線條輪廓,但顯然我的畫風很頑固,一點也沒受到影響ry 自己的畫風到底是怎麼長成的,連自己都摸不透,因此挺好奇大家會在我的圖上看見誰的影子…!
.
至於寫文比較偏向感覺。也許多數人直覺會認為文字是受到文字的影響吧,但對我而言不是這樣的,更多的影響是來自旋律、電影、攝影……這類文字其實挺稀薄的東西。是一種把氣氛、腦中的光影、電影的運鏡等視覺體驗用文字「畫」出來的過程,所以一直以來都不是很擅長劇情及對話,卻能寫景或堆疊氛圍。
此外便是場景的剪接及切換,這是緊接著寫景之後的一大樂趣,大概也是受到電影的影響吧!
雖然這麼說,看過的電影卻屈指可數,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寫文章時揣摩的氣氛比較類似《艾蜜莉的異想世界》、《無姓之人》這類的電影,音樂的話可以從PO文時附上的BGM看出端倪。
倒是從喜歡的作家反而看不出對文字的影響,例如宮部美幸、北村薰、恩田陸……用字遣詞及結構都截然不同ry 稍微沾得上一點點邊的大概是宮澤賢治的用字吧!總之真的很神奇。到這裡也蠻想知道大家認為我的文字是受哪位作家的影響XDD
.
最後附上寫文時常常聽的作曲家Yann Tiersen的作品<Comptine d`un autre ete - l`apres-midi>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vryolGa19A

View more

【HGWS】(中之)當角色從霍格華茲畢業或企劃結束後,大家有沒有打算帶著HGWS的角色跳其他企劃,或是放到另一個世界觀創作呢?

*
其實清紀已經跳過其他企劃,在《星星少年》!
雖然不曾進行過《星星少年》場內實際創作,不過倒是妄想了很多設定和小片段,就連在HGWS世界觀底下出現過的家人和寵物也都一起放了進去。
由於清紀最初是先有人設、並且沒有預設主線的角色,所以覺得他放到任何世界觀/企劃底下都能夠發揮,也都會是一個喜歡笑的小少年,很適合日常短篇故事。而且我太喜歡清紀了,或許有朝一日會帶著他跳跳其它輕鬆日常企劃進行創作吧。
然而如果是在其他世界觀/企劃裡,便不會著墨關於戀愛的面向,除非親家也帶著角色一起跳企劃,或是親家願意出借角色讓我創作不同世界觀的他們…!
.
相反的,如果是先有故事,再依著故事需求所創造出的角色,就會讓他們只留在原本的故事裡。目前還沒有相關的創作,可以肯定的是對我來說意義不太一樣。
.
最後放上之前曾經在噗浪發布過的HGWSx星星少年場外《生命蒸發成了滿天星星》:
https://www.plurk.com/p/lxayih
——直到有一天,所有的人都揹起行囊。

View more

【風兒吹】各位中之/角色是什麼星座血型呢?來玩場賓果吧(๑•̀ㅂ•́)و✧(星座https://www.plurk.com/p/lvafdl)(血型https://www.plurk.com/p/lv1i8t)

*
中之與清紀都是巨蟹座B型。
由於加入HGWS時缺乏創作經驗,因此當初順勢將清紀設定為自己最熟悉的星座血型,方便掌控角色性格。就結果而言,中之與清紀不免有相同的部分,相反地當然也有迥異的地方。儘管星座血型並不完全準確,但我想還是有值得參考的部分,以輕鬆的角度來看挺有意思。甚至有時候會好奇,如果讓不曉得清紀星座血型的人猜猜看,他們會回答什麼樣的答案XD
.
倒是中之時常被說不像巨蟹座,尤其是不喜歡也不擅長照顧人這一點。其它還有活得不夠優雅、不溫柔……等等的,殊不知缺點一大堆都吻合(好慘啊)
另外在狄安中之的ASK上看到上升星座,覺得有趣也測了一下,結果是天蠍座。兩個水象都要氾濫成災啦XDD 至於清紀,由於沒有設定他是在幾點幾分出生的,就也沒辦法測出上升星座了!
.
附上賓果( http://i.imgur.com/JN471ur.png ):

View more

說說自己的黑歷史

*
還記得好久以前翹鬍子曾經發過黑歷史系列問題,那時候覺得沒什麼黑歷史可以談,於是將題目刪除了。然而隨著加入企劃的時間拉長,果然……自己看了又驚又羞的黑歷史還是出現了。
.
2013年的轟轟響。
到底為什麼要在對話框裡塞這麼多驚嘆號。
只有在聖誕節才吃得到巧克力蛙的設定也十分令人匪夷所思(仔細想想,前期真的放了太多不必要的設定,現在想起這些用不上的資訊都頭疼)。
青澀……多麼惹人落淚。

View more

【動物/器物】清紀→亞奎拉!

*
請角色用動物或是器物描述看看身邊的人吧!
Tumblr版: http://goo.gl/XwYWq7
.
*
————————————————————
.
《雪間幻想》※ 對應此篇: http://ask.fm/aquila_d_m/answers/137214013707
.
/ 泛著白色光暈的冬日地平線,是不是通往夢境的入口呢? /
.
「淺見,那是你第一枝羽毛筆嗎?」
.
輕輕地,懷念不已的記憶隨著呵出的暖空氣甦醒,重新誕生在降雪的世界。
上班時間被拉得太長的隆冬夜晚,似乎特別容易敘舊。此時此刻,一切都是那麼輕盈,如同暖煙消散於半空中,滿室茶香蕩漾,壁爐火光跳躍,或者是淺見清紀揚起的唇畔及眼角魚尾紋。
「不是。不過它是某個朋友送我的第一件禮物。」
嘴角弧度彎得稚氣,一個年近半百的男人頃刻彷彿青春年少。青年認得這樣的表情,只有那麼一個人,能夠讓不太笑的清紀笑得像個孩子。
「是……之前提過的、亞奎拉嗎?」小心翼翼咬著簡單的音節,青年的語調宛若踩在晶瑩蓬鬆的落雪上。
「原來你記得我提過他。」清紀斂下眼,指尖反覆淺搓握柄上陳舊卻乾淨的雕花紋樣。老鷹羽毛卻嶄新得像是上一秒還翱翔於天際,色澤飽滿,只有筆尖經過書寫而磨損,短得再也無法承受更多的打磨。「那是我們第一次說上話,他教我怎麼保養一枝羽毛筆。」
老舊羽毛筆捻在清紀生繭的手,旋轉著,像一蕊春季蒲公英即將啟程。到職第一天,青年便發現清紀擁有這樣的習慣。持續多久了呢?每當他雙手偷閒,總是讓年老的羽管躺在指腹上滾動。再也無法汲墨的筆,蘸的全是滾燙的體溫。
青年凝視清紀眼中釀著的壁爐光火,靜默片刻,才又再次吐出悠然的暖調子。
「我可以問,他是個怎麼樣的人嗎?」
或許是感到意外,清紀停下搓動的指尖,先是抬起眼,很快又垂首。
「他……和這枝羽毛筆很像。」
「羽毛筆?」
「也很像貓。」
「還以為你會說他跟他的名字一樣,像老鷹。」
「……不,他真的比較像貓。」
靜謐的空間裡,迴盪著喉結打轉的乾涸聲響。他們或許很久沒見面了,青年臆測。
「你的形容也太抽象了,不如下次直接約出來吃個飯吧。」
.
「——光想就覺得期待。」
淺見清紀彎起眼睛。
.
在平凡無事的隆冬夜晚,青年聽見了。
下雪的聲音。
.
————————————————————
*
清紀所選的正是亞奎拉所說「看起來並不獨特,卻被某些人視如珍寶」的東西——一只讓他們產生交集的羽毛筆。
亞奎拉教會了清紀怎麼樣照顧一枝筆。歷經多年,羽毛筆尖一點一點地磨損逝去,最終再也無法書寫出任何訊息。即使如此,它仍然鮮明地留在清紀熱燙的體溫裡,被反覆地想起,搭上熟悉的指尖,彷彿它還完好如初。
.
動物則和亞奎拉的答案相同。
理由僅僅是貓的疏離,以及許多時候的不依賴。
選擇貓的原因應該和亞奎拉不一樣。
.
而此篇的青年是位沒有名字的未來NPC,魔法部新進員工,有個管得很緊的妻子。週五下班,青年大多會邀已是中年的清紀吃晚飯,然後大吐各種苦水。有點後知後覺,過了好一陣子才意識到亞奎拉離世多年,但倒是很早便發現清紀和亞奎拉的關係。
*

View more

雖然我不太常看文章,但每次都覺得梅里的文像暖冬的陽光,舒服且溫暖!雖然喜歡梅里的角色~但感覺都很有深度怕創作時崩壞他們TT

*
雖然猜不到你是誰,不過謝謝你…T//T
一直覺得,看其他創作者的風格來詮釋自己的角色,是一種很不可思議的體驗。可以看見他人對自己角色的認識與理解,也可以看見自己的角色以另一種自己或許從沒想過的方式登場。
只要不偏離常軌,都是很開心角色們被借去創作的^///^(雖然這麼說,不過其實我也很擔心寫壞別人的角色XDD)
.
附上一首今天看見、覺得很可愛的句子~
.
<斑斑舔陽光>作者:廖瞇
.
「今天陽光好甜喔!」斑斑說。
.
詩出處: http://cendalirit.blogspot.tw/2016/02/20160229.html
圖出處: https://www.flickr.com/photos/juliettesandbox/

View more

跟自己過不去的小夥伴~~~T.T(死命握手)

莉莉與伊恩、斯坦利、里奇、梅瑞狄絲、伊凡、菲比
*
(用手指搔搔莉莉的手心)
希望哪一天,我們都可以說出「真不懂那時候自己在糾結什麼」,然後像伊恩那樣讓一切都變得容易起來(出自伊恩<結束即是開始>)…!雖然根本是兩件不同的事情XDD
.
附上一張之前想買貓食玩時,胡亂逛逛發現的清紀喵和伊恩喵~
他們畢業後應該會在化獸班再次相遇吧wwww
.
出處: http://blog.livedoor.jp/nobuno88/archives/1040172426.html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想看看大家從企劃初到現在的勵志過程!(ex.經驗分享or前後圖/文對比)

【預言家日報vr.】
*
Tumblr版: http://goo.gl/kr822f
.
*
參加HGWS至今也兩年了,作品確實慢慢地進步著,但也發現好像不如當初一樣開心--等等一開始就這麼不勵志嗎##--。
總之,記得一開始的時候,自己可以赤著腳丫,一點也不畏懼地在青鬱的草地上奔跑。想要往右就往右、想要調整呼吸就慢下來、想要突如其來就翻個小滾,總歸都是自己最喜歡的泥土氣味。可是時間久了,不知道為什麼會開始想,這片草地應該要配上舒適的布鞋,雨天的話是不是要套雙雨鞋呢,啊不過上次他說我穿涼鞋散步很好看,所以該穿著涼鞋嗎?想著想著,日都落了,我還在玄關挑鞋子。然後好久好久都沒再踏上那片草地。
像這樣,最後總是擔心著,這次有沒有比上次更好,也開始思考起每一篇文章的意義。這個構想足夠特別嗎?有沒有自己的性格。想要傳達的想法有好好地表現出來嗎?會不會太過抽象讓別人看不懂呢?同時也氣餒著自己怎麼樣也寫不了劇情走向的故事。
明明是因為喜歡又重視才會擔心這麼多,結果卻好像累積了很多壓力。
真是超級跟自己過不去XDD
.
不僅如此,角色的交流也十分挫敗。
發現自己是那麼地不擅長談自己的角色,沒辦法和大多數人一樣將角色互動當作閒談,沒辦法給出有趣的互動,沒辦法讓自己的角色和大家的角色生活在一起。也發現自己的喜好和多數人不太一樣。有時候,忍不住會擔心自己的角色有沒有被喜歡著,想著如果對方沒興趣,還把球丟出去的話肯定很失禮吧。
認真地煩惱了很久。最後才認清自己或許比較適合寫文章拋接球——不是角色對角色,而是作品對作品。雖然現在就連寫文章這件事也卻步不已。
.
但有時候,又會覺得幸好有這些煩惱,這代表自己正在嘗試突破一些什麼也說不定。
或許還需要一點時間消化掉這一切,但我想會順利的。
.
勵志的點大概是……有煩惱的人絕對不孤單!
每個創作者多少都有跟自己過不去的地方##
.
*
最後放一下回顧:
2013|清紀一年級符咒學作業 https://goo.gl/fnj9PX
2015|清紀四年級期末考 http://www.plurk.com/p/l1vlgd
.
https://na.cx/i/LV718R.png

View more

http://i.imgur.com/UbAKXbg.png 您所點的持蘋果糖的浴衣蕗羅Hit圖,已送達了!待簽收。v<

無人電波台
*
在年節期間開心地跟小蕗羅看煙火ヽ(=´▽`=)ノ
.
說到蘋果糖,一直很好奇蘋果糖會不會很難食用。裹著的薄糖在下口的一瞬間,如果碎得不均勻,肯定會黏一些在嘴唇上,或者是落到衣服或其它地方吧。加上脆又多汁的果實,怎麼想都沒有辦法優雅地吃完它。
不過即使如此,蘋果糖仍然是一種憧憬、是慶典裡的魔法球吧。
.
*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中之)在角噗上會因為什麼理由去點讚呢?換作是ASK的話又是如何?

【預言家日報vr.】
*
使用任何平台都會以整齊、方便紀錄為主,因此在噗浪上的點讚或是轉噗都是做為memo來使用。大致上使用習慣如下:

|點讚|其他創作者創作了自己的角色、自己角色參與的交流
|轉噗|自己的角色在他人創作中為主要人物、自己角色參與的交流

而資訊噗的整理方式則是直接加進chrome書籤,若是用Google表單整理的資訊則直接點選表單上的星號紀錄,以便於翻找舊資料。喜歡的創作則會直接存到電腦當中,想要溫習(?)隨時都方便點開來看^////^
也因此自己比較少去讚喜歡的創作、整理噗,選擇改以留下留言的方式去傳遞。不過有時候心得與其他留言者一樣時,也就不會特別留言。想著有其他人說出了這個創作美好的地方,這樣就夠了吧…?(悄悄退場##)
其實更多時候反而是太喜歡某篇創作,卻不曉得要怎麼傳達那種抽象的感覺。多次都想在噗底下回覆「很喜歡你的畫風(文風)」,又覺得這樣的稱讚會不會讓人不舒服呢?有點像是直接在稱讚「我喜歡你的長相」一般,但說不定對方其實並不那麼喜歡這種近乎與生俱來的特質也說不定(糾結)。而有時候則是擔心自己誤會創作者想要傳達的訊息,所以即使內心澎湃不已,最後還是悄悄地收起來,等到某一天若是有幸和對方熟悉起來,才會比較放膽地去說出當初翻騰的感想XDD

而ASK的話,目前追的都是HGWS的角色ASK。大概是看完後認同對方的觀點、內容有趣、喜歡對方角色這樣的設定,就會點讚。因為沒辦法點讚做整理,所以就點得很隨性ww 不過時常發生用手機點讚卻因為網路不穩而沒點到的情況T.T

*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中之們有玩Pottermore嗎?有點好奇大家的學院和魔杖。

【預言家日報vr.】
*
沒有玩過Pottermore,因為一直以為它只有英語界面……感謝這則ASK,讓我從別人的回答裡知道還有日語界面可以選擇艸。剛剛註冊時稍微逛了下斜角巷,發現魔藥藥材店有好多東西;還在貓頭鷹商場猶豫了一陣,拉拔著到底要買貓還是貓頭鷹(最後還是照著喜好選了橘色虎斑貓--雖然圖片看起來很不可愛--)。
之後或許會抽空慢慢體驗一下Pottermore的世界(揮揮魔杖☆・:゚*オォヾ(o´∀`o)ノォオ*゚:・☆

至於魔杖,稍早前在斜角巷花了七加隆帶了根14又1/2英吋的雪松木回家。杖芯是獨角獸的毛,很柔韌。以下是引用自HGWS官方圖書館( http://hgwslibrary.weebly.com/ )的介紹:

雪松(Cedar)
不管甚麼時候我遇到一個雪松魔杖的持有者,我都可以在他們身上找到強大的力量與不尋常的忠誠。
我的父親,Gervaise Ollivander 之前總是說:「你永遠不能愚弄雪松木魔杖的持有者。」我同意這一點,雪松木魔杖完美的歸屬於擁有敏銳洞察力的人。不管怎麼樣,我發現得比我父親多一些,在說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遇到一個我會想要招惹的雪松木魔杖持有者,尤其是在傷害到他們在乎的人以後。
非常適合雪松木魔杖的巫師與女巫擁有著變成可怕對手的潛質。這種潛質經常在他們遇到不經過大腦就對他們下戰帖的人時容易突然顯現出來。

……嗯,雖然我覺得自己比較像黑檀木的敘述啦XDDD 而且這把魔杖搭上分配到的史萊哲林,顯得我好像是個很陰險的人T.T~為什麼總是去不了雷文克勞呢!之前毒蛾翻譯過的分類測驗( https://www.plurk.com/p/jhc93p ),也是分到史萊哲林去。
讓我去舔舔雷文克勞的男孩子哇——!(暴動)

*

View more

恭喜大大724HIT!!♪ヽ( ⌒o⌒)人(⌒-⌒ )v ♪ 咦?你說為何是這奇怪的數字? 因為是WoW的生日ㄚ⊂((〃’⊥’〃))⊃ (ㄍ廚P 回到正題~請清紀中點一張圖吧! ‧★,:*:‧\(^▽^)/‧:*‧°★*

啊do的(σˋ▽ˊ)σ
*
嘩!點開ASK的驚喜……!(*´∀`)
在點圖之前先跟瓦伍中說聲抱歉,好像讓你等了很多天艸
這麼難得的機會當然要好好地思索嚕嗚呼呼♥

一直很想看瓦伍或瘋克彆扭的模樣,感覺這兩個男孩在彆扭的時候一定很可愛^////^
平時看起來似乎什麼都不掛心,可是遇到執著的事情時又會怎麼樣呢——看著這兩個角色的劇情忍不住都會這麼想!尤其是瓦伍v///v~瘋克的部分好像在與待幸的劇情上有稍微表現出來?啊不過這麼說也好想看瘋克踢到鐵板不甘心的模樣www
總之就是類似這種反差的感覺‧★,:*:‧\(^▽^)/‧:*‧°★*

話說回來瓦伍也是在夏天誕生的孩子呢!(產生莫名的親切感)
雖然世界洋溢著活力,不過生日就在暑假之中被大家淡忘了……希望瓦伍沒有這樣的回憶(´;ω;`)

*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請問各位中之曾想過要為角色設定悲劇結局嗎?又,是怎樣的情節呢?

【預言家日報vr.】
*
————————————————————

他在一個有滿天星斗的夏日裡醒來。
腦袋像是睡了很久,一時之間沒辦法好好運轉,卻也沒有半點昏沉的悶痛。他有些恍然地維持仰躺的姿勢,任憑星星的光點墜進眼睛裡。七年的天文學和伴侶的名字,悄然織成一張縝密的星盤,讓他發現那道流淌在夏季裡的河川,滯塞的思緒甚至牽著他輕鬆找到明亮的大三角。

原來現在是夏天。

皮膚像是冬了眠,觸碰不到天氣的溫度。只能從天蓋、從遠方飛行而至的蟲鳴知道佇足的季節。時間彷彿和他沒有任何關係,悄悄穿過他的身子,就像往後無數個日子他穿透人潮,製造幾則麻瓜口中的夏日傳說。他們說,蒸騰的暑氣裡有雪天的溫度,即使他們根本沒有看過雪。

他就這麼哼著走調的歌,凝結在伴侶第二個故鄉裡。他似乎永遠不會淡忘伴侶吟唱過的異國歌謠,卻也永遠無法將它們唱得更好。在他的視界裡,改變的只能是被沖刷而去的景色,或是那些逐漸老去的小巫師。而時光卻無法帶走他任何鮮明的記憶。

他記得最後的道別。伴侶替他整攏蜷在一起的長袍後領,骨感的指節順勢滑過胸膛,讓他忍不住執起手來輕吻——「如果今天是假日就好了。」「是假日的話,清紀一定連衣服都沒換。」「這樣就不能讓你幫我整領子了……」他們用邏輯說了一場假設。

彥星熄滅的時候,他端坐在伴侶曾經帶他去觀星的營地,想著三十幾億年前老舊卻嶄新的回憶。他還記得那之後他們一如往常地吻別,卻比平時吻得還要綿長,手指鑽入髮絲的溫熱似乎還停留在指尖,暖洋洋的。

一直以來他總是不懂,自己為什麼沒有在那幢一起生活不到五年的小房子裡醒來。他明明很想再見一次伴侶的笑容,或者聽他輕輕地說「你回來啦」。



親眼送走了天上的飛鳥後,他終於弄清自己褪色的理由。

「……如果那天是假日就好了呢,亞奎拉。」

————————————————————
*

要說悲劇的結局,大概是這個吧。這是在寫完<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離>之後,稍微想像過的故事。因為在場外的未來,清紀陪著亞奎拉走完了生命,之後他們甚至又以另一種方式重逢——於是我就想,如果是清紀先離開這個世界的話會怎麼樣呢?還記得當初想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雖然現在還是寫得好想哭)。

會說這個結局是悲劇的原因,大概是因為它刻意地傾向了悲傷吧。就像其實我自己認為場外的結局傾向了快樂,是HAPPY END一樣。雖然還沒和親家詳細討論過場內的結局,但這個悲傷的結果我不會想讓它發生,總覺得有點煽情。而且就現實的層面來看,清紀不會選擇讓自己暴露在高風險的工作環境裡,會活得更加小心,所以很難導向這樣的結果。啊除非在路上遇到愉快犯的魔法突襲?不行這太爆笑了wwww

總之這個結局裡,清紀因為愧疚而離不開世界,也因為愧疚而無法回到他們的家。在近乎永恆的生命裡,他都將帶著愧疚咀嚼往昔的回憶,覺得幸福的同時又感到無比難受。或許亞奎拉會找到他,但是他卻看不見他最想見、也最重要的東西(這點和亞奎拉的故事有關係)。

想了想成為幽靈真是一條不歸路啊T.T
除非兩個人一起變成幽靈,瞬間逆轉局勢(x

*

View more

您最喜歡的氣味是什麼?

*
————————————————————

清紀難得在下午時段頻頻打起瞌睡,就連最喜歡的變形學也提振不起他的精神,甚至那些再熟悉不過的變形理論都像初次接觸的外國文字,反覆讀了好幾回腦袋仍然一片空白。
真不該熬夜把整本小說看完的……
揉揉眼睛,清紀以為十四歲的自己已經可以熬夜,不會再像十一歲小孩那樣需要睡眠,然而這大概只是對於「長大」的其中一種迷思——青少年需要的睡眠比孩童還少。事實證明,需要八小時睡眠的人長再怎麼大,還是需要睡上八小時。
幸好今天是星期日。
差點跌入夢境之前,他恍惚地想,同時認清再這麼下去只是浪費時間,小睡一盹的報酬率肯定要高得多。
清紀什麼也沒說,像只貓一樣悄然起身、繞過方桌,將自己蜷到亞奎拉旁邊的坐位。

「……怎麼了?」
「我想睡覺。」
「呃、為什麼換位置?」
「……」
清紀沒有回答,只是又再一次站起身,轉回他原本坐著的位置。當亞奎拉正要收回困惑,繼續埋首到文字堆裡時,清紀才又開口:「可以跟你借外套嗎?」

幾個月後的冬季,亞奎拉才意識到當初清紀這麼做的理由。

————————————————————
*

記得以前看過一種說法,身上的氣味似乎也是選擇伴侶的其中一種判斷方式,有點像是生物本能之類的東西。我想清紀喜歡亞奎拉氣味的原因,大概就是這樣吧XDD 在這之前清紀最喜歡的是自己的氣味,更小的時候是母親的氣味。這些味道都可以讓他安心,產生一種「我的世界」的感覺。

而排除安全感的話,清紀最喜歡的是泥土的味道,是那種夏天揉著青草的泥腥,下起午後雷陣雨的時候最是明顯。還沒開始霍格華茲住宿生活之前,年幼的清紀不只一次在東京的市中心想:明明四周都沒有森林,為什麼會有森林的味道呢?它們是跟著雨雲一起從山上旅遊過來的嗎?可是自然課的老師和書上都說,雨是從大海來的,那麼為什麼要下雨的時候不是聞到大海的味道,而是森林的味道呢?——因此產生了一連串神祕的想像,這一點讓他即使在長大之後還是很喜歡那樣的氣味。再加上夏天對清紀來說是像祭典一樣的季節,可以一個人在襖熱的天氣裡盡情地慵懶,做那些自己想做的事(寒假的聖誕節和新年對清紀來說有點太熱鬧了XD),有種……氣味帶動了美好回憶的感覺吧!

*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HGWS】想看看性轉的大家^ω^ 讓自己的孩子們轉換一下性別吧!!(翹鬍子補充:之前有類似的題目~可以把這題當衍生補充性轉的詳細設定之類

【預言家日報vr.】
*
————————————————————

「久等了——妳在幹嘛?」
「亞奎拉不知道這個嗎?一條繩子就可以變性感的魔法。」
「……」
「但這根本就是歧視貧胸的黑魔法——純歐洲人真好,像亞奎拉胸部就好大。」
「嗯…」
「妳要試試看嗎?性感喔!」
「……」
「不要瞪我啦……啊!有貓咪——!妳看!」

————————————————————
*

應該是這種感覺吧XD --既然是場外就畫了很想畫貧胸乳繩--
設定上是最多只有B罩杯,然後對這件事十分在意的女孩子。這一點大概是跟男生的清紀最大的不同,男生清紀不太在意自己長相等天生的外貌,但女生清紀會很在意,也會想是不是又胖了之類的。而另外一個在男生清紀身上看不到的狀況是,女生清紀穿裙子時常一不小心就曝光(裡面還穿一點也不性感的內褲)……除此之外應該都差不多。
明明是這樣的……但和性轉亞奎拉相處,清紀在閒扯的時候顯得好煩XDDDD 幸好同桌做各自的事情時還是會安靜下來T.T

*
http://i.imgur.com/jMe2muv.png

*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上一次在企劃內被狠狠雷到是什麼狀況?(ex.應對、中之作風、莫名中槍等等)

【預言家日報vr.】
*
不管是企劃板上常見的或HGWS裡發生過的特定事情(成績單事件之類的),老實說我都沒有被狠狠雷到過,就連小小的電流都沒有,就好像絕緣材一樣XDDD
雷人事蹟、每個人的情緒都聽了不少,但總覺得自己就像是個局外人,沒有產生共鳴。當然這不代表我認為那些事情就是ok的,只是……這麼說或許有點事不關己,但對我而言那些都和我沒有直接的關係,那些並不是我親自碰上的事情。

例如成績單事件,我並不是給分的小精靈,也不是官方,無法親眼見到後台的情況。所以只是好奇著匿名者為什麼要做這些事呢?匿名者到底是誰?匿名者對於角色的成績為什麼會這麼執著呢?好給人添麻煩哦。這樣而已。
又例如企劃板常見的設定不符合世界觀、設定OP,在我的角色跟對方的角色沒有直接產生連結的情況下,怎麼樣都無所謂啦——我總是這麼想著。事實上我也真的不是很在意其他玩家設定的缺漏。我不是官方,沒有立場去糾正與告知;而且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有人會不守規範或想要特立獨行。我知道我和這樣的人不會有交集,那麼他寫他的,我寫我的,這樣就好了。在這個世界生活了這麼多年不都一直是這樣嗎?班上的同學違規出風頭,嗯……離遠一點。(也太消極)

當然以上都包含了「不認同」、「不想接近」的想法,可是對我來說那並不是雷,就只是人與人的相性不合與價值觀不同罷了,至少沒有產生負面的情緒波動。
雖然自己無感,不過倒是很喜歡聽大家討論這些事。除了好奇,也覺得每個人的看法都很有趣^///^!

*
寫了這麼多,一定有人覺得我很唬爛,想:怎麼可能都沒有雷點!
我當然也有感到憤怒的時候,只是我對這些純企劃的事比較不敏感……吧?比較care的是人與人相處時候的細節。雖然這麼說,至今也只有一個企劃認識的對象讓我氣得不是很想往來哈哈哈……更多時候都是糾結自己是不是被討厭了之類的(極度沒有安全感的巨蟹座),因為對這些事實在太不敏感了。
所以如果在相處上我做了什麼讓你覺得不舒服的地方,不介意的話可以告訴我,我會盡量在你面前不做出這樣的行為T.T…

*

View more

我想到鐵達尼號那個橫躺貴妃椅那裸♡素描的那幕…清紀眼神也這麼專注麼發^///^

(ಠ_ಠ)
*
可惡我一定是看到剪輯過的版本!完全沒有印象啊啊。゚(゚´Д`゚)゚。
Google後終於看到經典(?)的一幕。嗯……差不多就是那樣吧^////^
專注地盯著看、觀察,然後畫下來。偶爾用眼神調戲一下亞奎拉,如果亞奎拉赧著臉,清紀就會露出得逞的笑容,但房間裡還是只有畫筆的聲音,還有呼吸聲。
不過其實比起裸♡素描,更多的應該是日常速寫和小段子裡那種半裸的圖吧!
嗚嗚越腦補就越想寫這樣的場外TT

*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來試試為孩子設計個架空パロ設定吧......?

【預言家日報vr.】
*
————————————————————

沙沙、沙沙……
是炭筆和畫紙摩擦的聲音。
青年從有些深度的夢裡緩緩上升,浮上與現實連接的水平面。他沒有馬上睜開眼睛,在被陽光曬得紅點閃爍的視界裡嗅聞著被褥上熟悉的氣息,還有顏料揉進空氣後那股特別的味道。自己就好像被柔軟的水彩筆刷畫上了房間的畫布。暖黃色的顏料,還摻上一些令人安心的深茶色。
或許加點綠蔭色會更好,青年想,因為他的眼睛就像夏天茂盛的樹影——

青年掀開眼簾的時間有些冗長,像是長長的深呼吸,在吐氣時和畫架之後的青年四目相交。
陽光與深綠色,沙沙聲停止了。

「早。」
「……早。」

他維持側臥的姿勢,用傾斜的視角看拿炭筆的青年。
沙沙、沙沙。

沙沙、沙沙。
他將躺臥在自己被窩裡的青年放進又一幀的畫框裡。

————————————————————
*

續麻瓜架空(?)パロ( http://ask.fm/AsamiKiyoki/answer/117377220479 )。
藝術青年和哲學青年的故事。這麼說起來好像很有藝文氣息,但在中之腦中盡是裸體素描哏(…)。到底是拍人家的睡相變態,還是畫人家的睡相變態呢…?而且還是有點裸裸的畫面。
想像中租屋的套房是在閣樓,屋頂上常常有貓踩過,窗戶如果開著會有貓咪光顧。所以住處總是有貓乾糧和貓罐頭。然後清紀的素描本裡除了亞奎拉就是貓了。

*

View more

哇哇踩到555了!感謝您!歡迎點東西XDD

RG
*
不好意思直到今天才開了ASK艸
如果可以的話,不知道能不能點RG家德姆蘭組的酒吧paro(場外),帥氣的酒保和穿西裝的男客人(*´∀`*)♥
很喜歡閉幕晚宴的德姆蘭組,想像著杯子裡若是酒,那樣的吻會很有大人的味道吧w
想著想著就好想看看酒吧設定下的互動^///^

要是介意場外、不方便創作的話,也很想看場內這兩個人在未來的居家模式^o^!

在這裡先謝謝RG艸 好驚喜!

*

View more

https://images.plurk.com/7oZHOkmUrfFqQtup6PvBbN.jpg 你的小短褲艾爾來囉(*^ー゚)v!覺得變得更想要弄髒他啊不是,更天使了(你)因為是幼年版所以旁邊有狗狗← 另外其實我覺得襯衫的長度會讓人有種....你懂ryyyyyy

鳩毒✖與一堆孩子們
*
感謝阿無的健康男童肉腿和朝氣笑容^/////^
寬鬆長襯衫搭上小短褲真是令人按捺不住,和大狗狗一起睡覺整個騷動了阿姨我的心啊呼嘿♥

如果艾爾就這樣長大,似乎可以跟清紀變成互相吐槽的朋友(有點蠢的那種少年互動)ww 艾爾大概會做一些事情讓清紀笑得像個瘋子,然後吐槽他笑點很低這樣吧--胡亂腦補--

*

View more

2222HIT(ノ´д`ノ。・・。\´д`\)!來ㄅ你要點甚麼ㄋ!?

鳩毒✖與一堆孩子們
*
對不起放了這麼久才點艸
因為覺得,最近點菜好像都是點小孩子的軟嫩時光,想想應該要換一個口味。然而躊躇了那麼多天……對不起我還是滿腦子軟嫩孩童ToT!!

請阿無賜給我年幼時期尚未為了塵世(?)所苦的艾爾尼諾吧!想看他笑得像個孩子的模樣。或者是他孩提時光裡,那些太過稚嫩而發生的一些純真蠢事ww

※ p.s. 阿無說我可以點艾爾尼諾小短褲,她要讓艾爾的蛋包很緊,那我當然要來一盤艾爾小短褲啦^/////^

*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偷偷發問,想看圖手們的繪圖流程!(翹鬍子補充:文手也來聊聊自己產文流程或是來個自己繪圖處女秀流程^///^

【預言家日報vr.】
*
寫文時候的流程似乎就很單純地修修改改,實在不曉得該怎麼聊它的過程。這次就貼繪圖流程吧(ノ´∀`*)
大致上都是這樣完成一張圖的,上線的時間花得最久!

*
http://i.imgur.com/nk1zPvD.png

*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想知道角色中之有沒有設想一下角色老年的生活?(請大家要長命百歲啊(つд⊂))(翹鬍子補充:就算沒到老也給我想一下TOT!!!(不准任性#

【預言家日報vr.】
*
————————————————————

(對應姆茲咪的這篇: http://ask.fm/aquila_d_m/answer/120344962827

老人執起伴侶那只同樣覆上了光陰的腳掌,沿著指尖上的白色弧線,將指甲剪一下一下按出修剪的清脆。
喀、喀、喀。
他們聽見陳舊的骨骼彈起,落到地板上。
還沒有這麼老的時候,老人就喜歡上了這樣的生活例行——儘管起因是一場過於忘情的溫存。他們終於體認到逐漸流逝的鈣質與生命,驚覺長日牽握的手不再同當年細緻而生嫩。那一晚,老人替傷到腰桿的伴侶剪了變長的腳指甲,肌膚摩擦時,粗糙的指紋彷彿發出了崎嶇的聲音。
剪去的指甲會再生長回來,只是需要修剪的間隔將是越來越長。
老人細細地將每一片指甲磨去斷面的毛躁,不去細想下次拿出指甲剪會是幾天以後的事情。他轉了轉長時間俯首而有些僵硬的頸子,露出半百年來不變的笑容:

「換你幫我掏耳朵了,亞奎拉。」

他想,巫師的年歲還能再讓他枕在這雙腿上幾十年吧。

——<如果有一條路是你摘下了血紅色的耳環>

————————————————————

*
在這個純場外的世界裡,清紀從魔法部退休後,會在家裡和亞奎拉一起養老(?)吧。
亞奎拉埋首於他畢生的研究,清紀在一旁讀閒書或者讀變形學論文,又或者跟著亞奎拉讀那些正在進行的研究資料——原來他對這個感興趣、原來他的思路是這樣、原來他在這個議題裡在意的是這個地方——抱著如此這般的心情閱讀。清紀安靜的時間會比十幾歲或剛畢業時都長,如果沒有討論書紙上的事,多半出了書房才會開啟閒聊的話題。
他們還會一起散步、採買日常用品,偶爾上餐廳吃飯,拜訪親戚與朋友。
一起準備晚餐時,開始會忘東落西。例如煮濃湯時忘記先讓蛤蜊吐沙,清紀就會喊亞奎拉幫他洗雞肉,好代替蛤蜊的角色。結果亞奎拉幫過清紀的忙,也忽然忘了自己原本要做什麼——忙亂一陣,他們在餐桌上嚐到的濃湯最終仍少了鹽巴。
諸如此類XD

場內的話,旁人看起來大概是個怪異的獨居老人(…)吧!
因為在《你回來了》已經寫過其中一種可能,所以就不多提了,待清紀畢業再慢慢補完真正的場內XD

*

View more

魁地奇隊長與級長題綜合ヽ(=´▽`=)ノ(修正設定衝突艸)

浅見清紀
*
因為想說的不多,所以合併在同一題回答(*´ω`*)
※ 感謝莉莉的提醒!原作的級長似乎是校方直接指派的,所以來更正一下第三題的BUG艸

*
【Q1.】聽說下學年能推選各魁地奇球隊新任隊長,想問大家心目中有適合的人選嗎?

其實中之對球類運動沒什麼興趣艸 不過如果說到隊長,應該比較類似能夠凝聚並帶領團隊的存在……吧?如果是以這樣的標準下去選擇,大概會是下列這四位!

葛來分多:藍梅
赫夫帕夫:克萊兒
史萊哲林:維里奧
雷文克勞:安德莉亞

*
【Q2.】即將成為五年級的各位有人準備要毛逐自薦級長嗎?不是第一屆的可以說說看心中理想人選?

級長……級長要做什麼(;´Д`)!直覺來說好像要擁有責任心和團隊合作能力,以及守規矩、並能夠制止院生的違規…吧。雖然覺得群眾魅力也很重要,但涉及到整個企劃設定,就不列入考量XD
排除掉魁地奇人選、不考慮中之的狀況,單就角色特質各選一男一女大概是這幾位——

葛來分多:阿布杜拉、夏洛特。
在夏洛特和薇莎之間擺盪,最後覺得薇莎好像會拿鬧事的院生比較沒轍,所以選了夏洛特!

赫夫帕夫:柯爾提克、奧拉。
感覺艾布里也很適合!實在有點難以抉擇TT……最後選了柯爾的原因,是覺得香蕉和大家的距離感比較近,不曉得會不會有院生因為這樣而仗著關係耍賴(想太多)。而奧拉的話有點擔心她會被不守秩序的院生捉弄,但想想赫夫帕夫似乎比較沒那麼脫疆(…),應該沒問題吧w

史萊哲林:特蘭西、櫻。
從收到這則ASK,就思考著史萊哲林要填誰比較好艸 只考慮上述特質,我覺得蠻多學生都挺適合的。最後選了比較具有威嚴感(?)的角色(*´ω`*)

雷文克勞:迪特里希、伊斯克拉。
糾結了一陣伊斯和奈莫這兩個人選。不過考慮到擔任級長應該會碰到許多需要開口溝通的情況,在這一點上伊斯似乎比較能夠應付。

總覺得自己對級長的想像好像有什麼很深的誤解艸

*
【Q3.】除了第一屆要選級長,其他年級的各位有想過之後會參選級長嗎?或是有覺得哪些同學跟學弟妹是當級長的理想人選?

我到現在還時常有種二招角色仍是一年級的錯覺(;´Д`) 所以往後的人選我並沒有思考太多。如果下一屆級長輪替時ASK也有相同的問題,我再回答吧艸 目前真要說的話,腦海中浮現的只有阿思嘉www

以中之的考量而言,讓清紀參選級長的可能性應該不大。一方面是中之在清紀五年級時,應該碰到剛轉換生活環境的時候,怕無法好好升任官方的小任務;另一方面是角色本身預定上會碰上一些事情,思考過後覺得或許不是那麼妥當。
至於以場內的角度去思考,其實我不是很確定在教授眼中的清紀會是什麼樣子。總覺得應該是個中規中矩的學生,沒有特別突出的地方(頂多會覺得這個孩子怎麼都沒和其它同學成群活動XDD)。倒是想過在課業上清紀會去找學院導師請教符咒學,但這個舉動相信其它的院生也會有,大概算不上會讓教授特別增加印象的事吧。

*

View more

叮咚叮咚〜踩到hit了喔梅里,不嫌棄的話請點文吧(*/ω\*) !

【HGWS】西爾❈約罕
*
哇啊啊謝謝小戶!!
我、我可不可以直接點回顧表上的那篇R18文艸
真的好想知道以小戶的風格,會怎麼去呈現有些熾熱的狀態。大概是西爾的主線都有種又涼又靜謐的感覺,所以也想看看熱情的部分(*´ω`*)

還是覺得很害羞的話……就讓年幼的尤里西斯露出最純粹的笑容吧(人´∀`).☆.。.:*・゚
或者是關於西爾弗、格登、尤里西斯兒時的意外糗事ww

*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