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請問各位中之曾想過要為角色設定悲劇結局嗎?又,是怎樣的情節呢?

【預言家日報vr.】
*
————————————————————

他在一個有滿天星斗的夏日裡醒來。
腦袋像是睡了很久,一時之間沒辦法好好運轉,卻也沒有半點昏沉的悶痛。他有些恍然地維持仰躺的姿勢,任憑星星的光點墜進眼睛裡。七年的天文學和伴侶的名字,悄然織成一張縝密的星盤,讓他發現那道流淌在夏季裡的河川,滯塞的思緒甚至牽著他輕鬆找到明亮的大三角。

原來現在是夏天。

皮膚像是冬了眠,觸碰不到天氣的溫度。只能從天蓋、從遠方飛行而至的蟲鳴知道佇足的季節。時間彷彿和他沒有任何關係,悄悄穿過他的身子,就像往後無數個日子他穿透人潮,製造幾則麻瓜口中的夏日傳說。他們說,蒸騰的暑氣裡有雪天的溫度,即使他們根本沒有看過雪。

他就這麼哼著走調的歌,凝結在伴侶第二個故鄉裡。他似乎永遠不會淡忘伴侶吟唱過的異國歌謠,卻也永遠無法將它們唱得更好。在他的視界裡,改變的只能是被沖刷而去的景色,或是那些逐漸老去的小巫師。而時光卻無法帶走他任何鮮明的記憶。

他記得最後的道別。伴侶替他整攏蜷在一起的長袍後領,骨感的指節順勢滑過胸膛,讓他忍不住執起手來輕吻——「如果今天是假日就好了。」「是假日的話,清紀一定連衣服都沒換。」「這樣就不能讓你幫我整領子了……」他們用邏輯說了一場假設。

彥星熄滅的時候,他端坐在伴侶曾經帶他去觀星的營地,想著三十幾億年前老舊卻嶄新的回憶。他還記得那之後他們一如往常地吻別,卻比平時吻得還要綿長,手指鑽入髮絲的溫熱似乎還停留在指尖,暖洋洋的。

一直以來他總是不懂,自己為什麼沒有在那幢一起生活不到五年的小房子裡醒來。他明明很想再見一次伴侶的笑容,或者聽他輕輕地說「你回來啦」。



親眼送走了天上的飛鳥後,他終於弄清自己褪色的理由。

「……如果那天是假日就好了呢,亞奎拉。」

————————————————————
*

要說悲劇的結局,大概是這個吧。這是在寫完<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離>之後,稍微想像過的故事。因為在場外的未來,清紀陪著亞奎拉走完了生命,之後他們甚至又以另一種方式重逢——於是我就想,如果是清紀先離開這個世界的話會怎麼樣呢?還記得當初想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雖然現在還是寫得好想哭)。

會說這個結局是悲劇的原因,大概是因為它刻意地傾向了悲傷吧。就像其實我自己認為場外的結局傾向了快樂,是HAPPY END一樣。雖然還沒和親家詳細討論過場內的結局,但這個悲傷的結果我不會想讓它發生,總覺得有點煽情。而且就現實的層面來看,清紀不會選擇讓自己暴露在高風險的工作環境裡,會活得更加小心,所以很難導向這樣的結果。啊除非在路上遇到愉快犯的魔法突襲?不行這太爆笑了wwww

總之這個結局裡,清紀因為愧疚而離不開世界,也因為愧疚而無法回到他們的家。在近乎永恆的生命裡,他都將帶著愧疚咀嚼往昔的回憶,覺得幸福的同時又感到無比難受。或許亞奎拉會找到他,但是他卻看不見他最想見、也最重要的東西(這點和亞奎拉的故事有關係)。

想了想成為幽靈真是一條不歸路啊T.T
除非兩個人一起變成幽靈,瞬間逆轉局勢(x

*

The answer hasn’t got any reward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