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器物】清紀→亞奎拉!

*
請角色用動物或是器物描述看看身邊的人吧!
Tumblr版: http://goo.gl/XwYWq7
.
*
————————————————————
.
《雪間幻想》※ 對應此篇: http://ask.fm/aquila_d_m/answers/137214013707
.
/ 泛著白色光暈的冬日地平線,是不是通往夢境的入口呢? /
.
「淺見,那是你第一枝羽毛筆嗎?」
.
輕輕地,懷念不已的記憶隨著呵出的暖空氣甦醒,重新誕生在降雪的世界。
上班時間被拉得太長的隆冬夜晚,似乎特別容易敘舊。此時此刻,一切都是那麼輕盈,如同暖煙消散於半空中,滿室茶香蕩漾,壁爐火光跳躍,或者是淺見清紀揚起的唇畔及眼角魚尾紋。
「不是。不過它是某個朋友送我的第一件禮物。」
嘴角弧度彎得稚氣,一個年近半百的男人頃刻彷彿青春年少。青年認得這樣的表情,只有那麼一個人,能夠讓不太笑的清紀笑得像個孩子。
「是……之前提過的、亞奎拉嗎?」小心翼翼咬著簡單的音節,青年的語調宛若踩在晶瑩蓬鬆的落雪上。
「原來你記得我提過他。」清紀斂下眼,指尖反覆淺搓握柄上陳舊卻乾淨的雕花紋樣。老鷹羽毛卻嶄新得像是上一秒還翱翔於天際,色澤飽滿,只有筆尖經過書寫而磨損,短得再也無法承受更多的打磨。「那是我們第一次說上話,他教我怎麼保養一枝羽毛筆。」
老舊羽毛筆捻在清紀生繭的手,旋轉著,像一蕊春季蒲公英即將啟程。到職第一天,青年便發現清紀擁有這樣的習慣。持續多久了呢?每當他雙手偷閒,總是讓年老的羽管躺在指腹上滾動。再也無法汲墨的筆,蘸的全是滾燙的體溫。
青年凝視清紀眼中釀著的壁爐光火,靜默片刻,才又再次吐出悠然的暖調子。
「我可以問,他是個怎麼樣的人嗎?」
或許是感到意外,清紀停下搓動的指尖,先是抬起眼,很快又垂首。
「他……和這枝羽毛筆很像。」
「羽毛筆?」
「也很像貓。」
「還以為你會說他跟他的名字一樣,像老鷹。」
「……不,他真的比較像貓。」
靜謐的空間裡,迴盪著喉結打轉的乾涸聲響。他們或許很久沒見面了,青年臆測。
「你的形容也太抽象了,不如下次直接約出來吃個飯吧。」
.
「——光想就覺得期待。」
淺見清紀彎起眼睛。
.
在平凡無事的隆冬夜晚,青年聽見了。
下雪的聲音。
.
————————————————————
*
清紀所選的正是亞奎拉所說「看起來並不獨特,卻被某些人視如珍寶」的東西——一只讓他們產生交集的羽毛筆。
亞奎拉教會了清紀怎麼樣照顧一枝筆。歷經多年,羽毛筆尖一點一點地磨損逝去,最終再也無法書寫出任何訊息。即使如此,它仍然鮮明地留在清紀熱燙的體溫裡,被反覆地想起,搭上熟悉的指尖,彷彿它還完好如初。
.
動物則和亞奎拉的答案相同。
理由僅僅是貓的疏離,以及許多時候的不依賴。
選擇貓的原因應該和亞奎拉不一樣。
.
而此篇的青年是位沒有名字的未來NPC,魔法部新進員工,有個管得很緊的妻子。週五下班,青年大多會邀已是中年的清紀吃晚飯,然後大吐各種苦水。有點後知後覺,過了好一陣子才意識到亞奎拉離世多年,但倒是很早便發現清紀和亞奎拉的關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