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BTKcyber:

血泪菌!!在下霉菌♂♂我想点一个天使米和恶魔英的段子ouo可以吗

Aflatoxins
天使米和恶魔英啊……这个题材我不是很会写于是就设定成子米好了(
雨后天界的街心公园,偶尔有鸟鸣透过弥漫的水气从树的丫杈中传出,脚下的青草摩擦在一起,水珠不断落下,砸在湿润的泥土上。
阿尔走在一处隐蔽的林荫小道上,,洁白的羽翼小心翼翼地收起,以免碰得灌木吱呀作响,而脚下也放轻了脚步,头上稚嫩的光环摇晃着。
再向前走,便是一块空地,一座锈迹斑斑的喷泉就在面前展现了出来,喷头早已无法喷出水流,因此这块区域鲜为人知。而在喷泉的旁边便是一条长椅,上面曾经鲜亮的油漆脱落,裸露出黑乎乎的骨架和风化的木板。
阿尔熟门熟路的摸到了喷泉的喷口,轻轻敲了生锈的管子两声。金属的响声在这片寂静的空地上显得格外的响,他不由得缩缩脑袋。
“不用这么紧张嘛,这片我都好好检查过了,没有一个路人。”赤发的身影从喷泉后不知哪个角落闪了出来,带着一如既往略带嘲讽的语气,“小不点,好久不见。”
“亚瑟———”收起羽翼的天使扑到了亚瑟的怀中,而对方则是微笑着揉揉阿尔的金发,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头顶的光环。
好不容易松开,亚瑟便甩甩尾巴,一屁股坐到了破旧的长椅上,翠绿的眼眸看着阿尔,眼睛里闪过着不应在他眼里出现的慈爱,“还是那么爱撒娇啊小鬼,最近有一些事务需要处理,所以不能经常来这里——”
“诶———”话语被阿尔打断,亚瑟不满地向那边瞟了一眼,又继续自顾自地说:“所以,你假如有什么问题还想来找我这个老师请教,那就在今天全部问完,免得日后见不到本大爷一个人索在被窝里哭。”他轻笑着挺起胸板,却偷偷拉下袖管遮住手上的绷带。
最后一句话明显带上了嘲讽的语气,阿尔不满地嘟起了嘴:“亚瑟总是这样,老是说要快一点长大,这样就不会再来打扰我之类的了……本来明明有很多问题,现在被亚瑟一说全都忘了!”
“哈?那是我的错?……果然小子就是幼稚啊……”亚瑟摇了摇头,看似不耐烦地甩甩尾巴,“我说小子,你老是向我问这问那,说实在话我都有些烦了。你也差不多该成长一些,有烦恼就自己解决吧!”
“咦?……亚瑟怎么…”天使脸上全是不解,夹杂着显而易见的不安。
“我说,”亚瑟站起身,回头盯着阿尔,刚才眼中的慈爱此时早已变成烦躁,把不知所措的天使吓了一跳,“我的耐心也差不多到头了,差不多想回去了。”他在半空中画出了一个魔法阵,不一会脚下便出现了传送魔法所发出的红光。
“诶……亚瑟…亚瑟?等等啊……我们不是才刚见面不久吗?而且……明明以前的亚瑟……是那么温柔的……”天使站起身,朝着亚瑟大喊着。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小天使被吓懵了,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
“要记住,恶魔,本来就是情绪不稳定的生物啊。”亚瑟没有回头,“小子,再见吧。”
眼前的景物被红光渐渐扭曲,亚瑟紧咬着嘴唇,蹙眉忍受浑身上下的伤口因为发动魔法而带来的疼痛,从白皙的脸上不受控制的滴下泪水,连尾巴尖端都因为自己被迫展现出的凶态而发着微红。他不敢回头,生怕回头看了一眼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伪装。身后一直缩起的翅膀此时也展开来。紧握着拳头,亚瑟终于在传送发动的一瞬间放声大哭。
下界城门前。
“亚瑟•柯克兰,你私自沟通天界,传递信息,为我们恶魔的叛徒,因死活不愿透露自己在天界的搭档为何人,将你就地斩决,你可有辩言?”
红发的恶魔低着头,翠绿的眸子里一片空虚,身上的绷带早已脱落,露出血迹斑斑的身体。
“……视为默认,刽子手,准备执行。”
我都在扯些啥((
没错又是一个深夜档……因为太困就勉强码了这些……到时候在修改修改会发到微博上去的

View more

血泪君你好!!我是微博上的kiriko桑!!想看男友力很高的老米_(:з」∠)_设定的话学院梗可好……?!

kiriko
学院米英啊……那就拿我以前的一个脑洞来写好了(
抬头瞟了一眼墙上的时钟,阿尔发觉离考试结束的铃声毫无情面地敲响只剩下十五分钟。他挠了挠头发,焦灼地看着卷面上仍未解答出来的一道物理题。他的额上布满了汗珠,心脏跳的飞快。阿尔下意识地左右瞟了几眼,发觉坐在他右手边,隔着一条过道的亚瑟正游刃有余地解着题,不时抬头望一眼时间。
不愧是亚瑟,真是冷静啊,不象我…阿尔把笔夹在嘴唇上,看了一眼坐在教室前方的唯一的监考老师。另一位监考老师刚刚不知有什么事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坐在他们前面的老师瘪着嘴,鼾声若有若无地飘了出来。于是在阿尔心中燃起了一阵想要碰碰运气的冲动。
阿尔和亚瑟感情很好,是校园里数一数二的模范情侣。不过在这次决定升学的考试中,由于阿尔和亚瑟的成绩有一定的差距,甚至都不知道能不能上同一所大学。
————实力差距就是这么大。
和冷静的亚瑟不同,阿尔属于冲动的急躁派,做什么事都急匆匆地解决。不过……
———真的要作弊吗…阿尔在心中这么纠结着。重新盯着正前方的监考老师,细细判断着睡相的真伪。眼光飘到另一边的时钟上,时针不知何时已不留情面地向前跳了两格。
————惨了!再不做就来不及了!
阿尔非常紧张,急忙扭头向右边的亚瑟凑,眯着眼睛想要看清试卷上的答案,一颗心脏似乎都要蹦了出来。
但是他忘了,自己是个近视眼这个事实。
不管怎么努力都看不清,阿而感到异常焦躁。更加向右边靠过去。眼睛眯到了极致,根本没有去观察监考老师的闲情。这可是最重要的升学考试!
———就在这时,从前方传来一声咳嗽声。
阿尔像做坏事被人发现的小孩子一样很不争气地浑身一颤,以最快的速度缩回了自己的座位,心脏像高速转动的水泵一般猛烈跳动,试图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朝前方看去。本以为早就醒来的老师仍旧瘫在座位上,却开始发出咳嗽声,夹杂着不甚清晰的咽痰声。
———啥啊,原来是感冒了吗。怪不得那么嗜睡……
————电铃声就这样毫不留情地响起。
发榜日
“哈?于是亚瑟你那道题也没写出来?”
“对啊。那么难的题有谁能写啊?连条件都没列全,刚开始我甚至以为出错了呢。”
听到了意料之外令人安心的话,阿尔暗暗松了一口气。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成绩榜前。
“亚瑟你看到了吗?”
“人那么多你要我怎么找啊!嗯我看看………还行嘛,意料之中的成绩。”
“年级第七的你还说什么意料之中?”
“啊啊,我可不想被一个最后一题没做出来却还是考了年级第一的跳级小鬼训。”
完(

View more

上一个提问的补充:噢噢噢噢这里太蠢了竟然忘记标米英段ヽ(´□`。)ノ・゚ 总之就是帅米帅英的甜文辣D贺七夕嘛(((.以及祝血泪君太太七夕愉快!!!

カーレー
帅米帅英啊……来一发枪战段子好了((
为什么要在七夕写枪战呢……这我也不太懂ˊ_>ˋ((
子弹擦过亚瑟的外套边缘,砸在地面的爆炸激起了一小撮灰尘的飞舞。紧接着又是几颗,以同样的方式飞来然后爆炸,有些甚至在亚瑟用来掩护的水泥板边缘擦出了几颗明亮的火星,在这片昏暗的废墟里显得格外显眼。
亚瑟掏出手枪,伸出水泥板放了几枪后就立即缩回。原本漆黑整洁的警服也被蒙上了一层灰尘而灰蒙蒙的,有些地方甚至还被擦破,从外面隐隐约约的能够看见留下的血迹。
他皱了皱粗眉,毫不绅士地向地上啐了一口。持久战对于他们警察来说并不是太有利,而且自己这边人手只有自己,而唯一的搭档也去执行另外一个任务脱不开身———先不提对面的人群,就是武器数量,对方也占了上风。
他瞟了一眼地上排列的空弹夹,重新向对面象征性的射击。假如不是这密集的活火力,估计自己早就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
亚瑟恨恨地将自己的警帽摔在地上,横下了心。蹲在地上一动不动,暗暗忍受着擦伤带来的刺痛,同时仔细地听着子弹的嗖嗖声。
过了一会儿,对面的火力果然渐渐弱了下来,最后停止了射击,随即便是皮鞋踩上砖瓦的摩擦声,由远渐近。整片废墟都是令人呼吸困难的寂静。亚瑟浑身肌肉都绷紧了,只打算那些人一走近就来个狗急跳墙。他暗暗握紧了手中没剩下多少发子弹的手枪。
近了,更近了。亚瑟呼吸变的急促起来。他看准时机,打算就这样冲出去———
响起了不合时宜的几声枪声。
亚瑟被吓了一跳……莫非他们的人叛变了?不,不会,事情怎么可能这么顺利,一定是有圈套……
“你还真是不行啊,亚瑟。”背后响起了熟悉的毫无紧张感的声音,“没有本hero就什么也做不好吗?真是爱让人操心啊。”青年对着他亮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
完((
其实不够甜啊……我这个人不适应撒糖(
总之谢谢www也祝你七夕快乐www

View more

没有想到真的被血泪君回复了!我十分开心!既然这个段子不熟悉的话,那RPG米英的甜段子怎么样?:)

子玉
rpg好好好:D
举枪击中最后一只饿狼,阿尔轻巧的往后退了几步防止从狼的头上爆开来的血星粘上自己的衣服。虽然阿尔平常总是不拘小节,但在对待这件衣服的情况下总是会特别谨慎————毕竟,这是自己的恋人约会时给自己买的第一件衣服。他缩进领口,向自己的脖子哈了几口热气。
这并不是大陆数一数二的大都市,而只是乡下一个偏僻的草原。几里开外都毫无人家。————当然,谁也想不到在整个国内都赫赫有名的枪手和魔法师的组合会在这里出现,并正为了一项异常朴素的任务奔跑——放羊。
当然,在这秋高羊肥的日子,山上的狼也蠢蠢欲动。想要保护好羊群,不让一只狼把羊叼走,成为了一项异常艰巨的任务。因此,这家农场的老板才会花重金聘请大名鼎鼎的阿尔他们来此地——而只是单纯为了放羊。
阿尔拍拍自己的外套,对着天空吐出一股热气,看着自己哈出的水蒸气被液化成了水雾,他挠挠头,扭头向羊群看去。在那里看着的就是自己的恋人亚瑟。
明明是一个技艺高超的魔法师,却长着一张娃娃脸的亚瑟其实比阿尔还要年长。不管是去商店,去书店,甚至是住旅馆和在里面干一些没羞没臊的事,人们都不会把这两个人和那对组合联想在一起,从某种程度上也是提供了不小的方便。
阿尔踩着地上的狼尸,一步一步向亚瑟走去。羊群并没有收到什么惊吓,而是继续安静的吃着草。直到走到了亚瑟的面前,他才一副突然注意到阿尔的样子抬起头来。
“狼都死了?”
“啊啊。”阿尔回头望了望,然后想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对着亚瑟笑了笑,“今天就是任务的最后一天,明天就可以会都城去了,开心吗亚瑟?”
“还好。”亚瑟抬起手,抓起袍子的一角闻了闻,眉毛蹙起,“我也不想再在这片嗅觉地狱里再呆下去了。”
“倒也是啊。”
阿尔笑了笑,同时看向自己的外套。亚瑟当时是在一家很隐秘的小店里向他展示出这件外套的,一脸不解的问亚瑟为何是这家店的阿尔只得到了“因为便宜”的答案,但渐渐的他发现,自己的外套和亚瑟的袍子其实是一套的。——这家伙也同样很珍惜这件衣服吧,阿尔一脸笑意握住了一脸不快地拍打着袍子的亚瑟的手。
然后晚上,两人的衣服都因为汤汁翻倒而脏了,真是可喜可贺(
【抱歉rpg的甜段子我实在写不出来啥好的于是就撸了这样一片毫无营养的orz好想吃肉啊((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