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CentaurFirenze:

Firenze, centaur
Latest answers

教授,您的意思是要學會寬容和原諒嗎?但是重要的人已然逝去,說好聽點是即使如此依然喚不回他們而我們還是要繼續走下去,但是心中的空洞要怎麼才能填滿呢?如果就此放棄執著,已逝之人是否能原諒放棄為他復仇的自己呢?

人類內心的空洞,仇恨、憤怒、悲嘆,不過是復仇也無從填滿的事物。執著的終點會是什麼,將目光投向星海深處,凝望綿延不絕的時光洪流,那些是多麼微小。
卻也強韌。
寬恕與懺悔,生命最為高貴的舉止皆源自心靈,而非為了負責。
去思索逝者的回音,他們渴望所愛的笑容或是滿溢仇恨的眼,答案清晰如是。

View more

教授,即使知道、即使明瞭、即使再清楚不過復仇的背後就只是在自己心中堆疊上一層又一層黑暗的罪惡...但是若不如此心中那不甘的憤怒之火又如何才能熄滅呢...?無時無刻甚至睡夢之中那刻骨的悲傷和怨恨又該如何才能平復呢...?

復仇帶來的不會是平靜,這是我能肯定的。(輕柔啟口)
多過漫天星塵的傷害早已發生,淚水在其中累積成為北方海洋的色澤,無數年來、人類始終無法斬斷仇恨的鎖鏈,愚蠢卻高貴。
所渴望挽回的絕不會因復仇而被挽回,被砍倒的高聳松木怎麼可能在伐木者死於亂箭下後再次破土長出呢?
但它仍在那裡,無聲地回歸森林最深處的熱暖心跳,成為萬事萬物的母親和父親,刻入風與水之中。
憤怒源自於不解,人類總以為從手中漏下的細砂終是消失了。......它只是無法被指尖收集。
緊握入手的事物不將永久,無論是生命或情緒,不該失去的永遠都在那裡。
自尊亦然。

View more

朋友陷入低潮,想安慰他但對話卻一直鬼打牆,他好像聽不進別人說的話,該怎麼辦?

傾聽他、沉靜地陪伴身旁。
沉默的相依在許多時候,比如森林深處的寒冷夜晚,是最為有力的語言。

View more

教授,朋友篤信上帝能夠拯救世人,改變現況,每次和她聊到信仰的問題總是不歡而散,我始終無法理解為什麼她如此相信上帝,在人們痛苦掙扎和祈求的時後祂從沒有理會過,又來說一些冠冕堂皇的話收買信徒...在這一點上我甚至覺得惡魔要比祂來的痛快多了,至少你知道他是在誘惑你,是擺在你面前的抉擇...

人類的信仰不總是高貴而卑微嗎?(輕柔頷首)
她的信仰是她意志的部分,無關乎真偽;僅要當她在悲慟欲絕或沮喪躊躇之時,那份信仰能夠讓她執著地堅守原先前行的方向,不是已經足夠了嗎?
真正重要的並非信仰誰,而是是否信仰。
旅程走到最後,任何靈魂都將領略 ── 在漫長征途中支撐著疲倦雙眼的始終是自身,不論相信著什麼,那都是靈魂的選擇、是自那刻起接納入心靈的部分。

View more

教授 加油! ^^

啊...、謝謝。(淺淺微笑)

View more

教授好久不見!!!! 教授最近好嗎?霍格華茲放暑假了,待在少了學生的學校裡教授會感到無聊嗎?

很久不見.(輕柔頷首)
不,安靜的霍格華茲仍然古老而美麗。

View more

教授 我昨天做了夢 一個有關自己未來會發生的夢 但不是很好的結果 我該怎麼辦....

夢境是世界給予的禮物 ── 它令你有機會去體驗不同的片刻旅程,這又為何會帶來恐懼?

View more

教授,即使我早已厭倦於人際關係的錯綜複雜和始終看不透也無法理解的人心,但我還是渴望同伴、希望有人能陪伴在我身旁,這是否是無可救藥的自我矛盾?

三輪千尋

孤獨是沉默的聆聽者,它遠比尋常人類所理解的更加睿智。(柔聲啟口)
緩下你疲憊的腳步,渴求暖意是任何生命自幼獸時期便已擁有的禮物,不必拋下它。
當你尚無法感受孤獨陪伴在身旁的溫暖,那或許代表著你還沒有、也不必準備好獨自一人遠離。

View more

我的朋友做出了很瘋狂的決定,但他沒有意識到,還是義無返顧地往前衝,該怎麼辦?

他已然選擇的勢必難以收回...透過他的雙眼去窺探這個決定對他的意義。
給予他的決定應得的尊重,你伸出的手臂將更強而有力。

View more

一個人到怎樣才是成熟呢?

當你不再執著於別人是如何看待你,而專注在所選擇的旅途上時。

View more

如果A和B同性,且A喜歡B,那A應該仇視B的同性朋友還是異性朋友?

愛是溫柔的擁抱,恐懼是緊緊的抓住。
...倘若是真實的戀慕,又怎麼可能去仇視佇立在所愛之人身旁支持的人?(柔聲反問)

View more

怎樣才能改掉自己的自我中心?

星辰中的塵埃並不言語,僅僅安靜地加入宏偉星雲的旋轉中成為微弱光輝。

View more

最美好的事情是什麼?

沐浴在將沉的暮光中、遠眺無垠星海、擁抱奔湧晨曦,在無盡時光流淌裡聆聽和注視。
闔上眼而納入偉大時分,靈魂將會知曉呼喚的語言。

View more

覺得自己與他人的距離感在於哪裡或哪方面?

我們並無距離,森林與風的吐息將我們緊密連結。
即使思想無法傳遞,所有物種仍共享星海中刻劃的命運與時序流轉的脈動。
我們從未有過距離。

View more

工作和興趣,兩者是該分開用不同的心情去完全看待的嗎?

它們應當被結合。(輕緩低語)
令你的熱情灼燒,成為力量引領前行步伐。
那份意志將明亮如火星,卻不將帶來戰火。

View more

你認識奇戎嗎

人類所傳唱的神話並不一定真實,但依你所言...我能在星海中窺見人類為他而命名的星宿。

View more

為何人類總是永遠無法滿足,之於愛情在一開始往往只是單純的喜歡,由得不到而產生不甘和怨恨,在得到後又期望著生生世世;之於權利慾望則是愈加高漲,甚至不擇手段也想要掌握更多;之於死亡則是恐懼,恐懼著總有一天會到來的逝去而追求長生不老,越是位高權重越是如此,要是知道不老不死不再只是夢想的話,不論在泯滅人性、喪心病狂的代價,想必都會有人去嘗試的吧......教授,凝望天空,星辰能告訴我這一切的答案嗎?

你真的相信嗎?(輕柔頷首)
遠眺天頂,極北王冠正升起,它帶來寧靜和接納。
無數世紀以來人類曾做出諸多傷害,將我的族人逼入森林深處、使我們遠離曾經的大地和天空。
恐懼死亡象徵著懦弱,但正是懦弱使得靈魂能夠學習堅強。

倘若這一切是早已約定好的體驗,在許久之前,那麼人類僅只是需要回憶起尊嚴和驕傲。
靈魂前來此處體驗溫柔、喜悅、光榮和果敢,為了此一體驗,他們必須先成為恐懼,成為讓星宿顯現的漆黑夜幕。逝去,僅僅是回歸,回到滿溢光芒的黎明升起之處。

星辰顯示了許多...而當人類開始詢問你所提出的此一疑問,改變已然開始。
注視地平線處悠然閃爍的金星,它將沒入黑暗,它正迎向晨曦。

View more

我忘記我要問什麼了。

Then you had better not asked.

View more

何為內心純潔?

不論屬於哪個種族...一顆心擁有多少的光明、便注定背負多少黑暗。(輕聲啟口)
純潔的是渴望光明的心靈,而骯髒的則是因自己的黑暗而慟哭的思想。
擁抱所擁有的黑暗、承認深埋心底的光輝,倘若仍然記得。
純潔的始終是在此一道路上不斷找尋的,每一位擁有靈魂者。
僅此而已。

View more

星象所顯示出來的跡象,有錯誤過嗎?

沒有一個預言會是絕對正確的。
那些註寫在星海中的未來,我們靜待、並做出範圍內的干涉,讓它不致發生。

View more

感覺教授的外文及文絕造詣很高呢,真的越來越崇敬您了:)

人馬收集智慧...這一點或許和人類相仿。(輕柔頷首。)

View more

感覺教授總是對一切事物抱持著平靜而淡然的觀點、遇到不公或不平之事也總是釋然... 請問教授,這個世上有什麼事物是您曾經感到痛苦或是──呃,不齒的事呢?

啊...是嗎?(輕聲呢喃。)
不齒...我始終認為,並堅信,任何卑劣的靈魂都只是走錯了路。
他們僅僅是在過去的某個時間,恰好遇見了某件事。我們在星空中見到那些被安排的事物,並更深地望見那些被改變的心靈對未來的影響。
是否有必要去苛責一個從未獲得愛的孩子?
又是否有必要去傷害全然無知的靈魂?
禍頭也許會說這是他們的愚蠢招致的後果,但如男...當他以憐憫的目光凝視時,我深信我們所看見的是相同的答案。

View more

您好~您最喜歡霍格華茲哪個孩子呢?

午安。(輕柔頷首。)
最喜愛的孩子...恐怕以我在此還不超過一年經驗,我無法回答。
儘管如此,純潔美好的靈魂總是耀眼、溫暖得令任何存在都無法拒絕去擁抱並接納。

View more

教授可以教導我一些道理嗎?

...什麼樣的道理?(淡淡啟口。)
在追尋永恆的道路上,從來就沒有誰能走得比其他生命更加長遠。
高貴的靈魂、滿盈愛意的心,兩者將生命的存在鐫刻於綿長的時空中,並永遠存續。
「我知道你在這裡。」僅僅是這樣的一句話,對於人馬...或是任何種族,都已經足夠。

View more

教授對於星象所顯示的吉象或兇象(是這樣稱呼嗎?)是否會有想告知相關人,或者是想改變的念頭?

無數時間以來我們僅僅是凝視著而從不做出任何干涉...直到情況變得讓我等不得不做出選擇。
至於改變,也許我們都曾嘗試過。(輕柔頷首。)
而預言、包含著得知者做出抉擇之後的結果。

未來便是由無數決定所鋪成,並在星辰間安靜閃耀。
它不分吉凶,無分對錯。它只是一條道路,一條在其上選擇奔跑或漫步都無法更改方向的道路。
僅僅告知是無用的,而竭力地做出改變...或許又將讓預言更貼近明日。
森林與人馬隨時都在述說著預言...以靈魂的聲音、心靈的聲嗓。
至於聆聽與否、改變與否,在於擁有靈魂者的選擇。

View more

Loading…

About Firenze, centaur:

Those who don't beileve in magic will never find it.Rest your gaze upon starry nights, where you see not only future but much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