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Eightlet:

心裏有譜XDDD……應該就是「因為這是一個正港的『純等待』關卡」吧,I guess 我有時候也會先問「這個可以問嗎」,但就算可以問也只會得到相同的出相的樣子(因為答案就是那個) 信賴的管道幫忙連連看是指?

自己接訊息有時還是有盲點在,真的太卡的時候我會考慮找人幫忙,有時候會得到不同的切入點跟提醒。
如果已經清楚答案,大概可以做的就是釐清圍繞著那個狀況(或者是採取行動的時候)產生的情緒,看看可以幫自己做什麼 (我的工具是用花精/雪白治療系統/燭火療法下去清)。

View more

沒有/不行 好ㄅ,影響大概是棉條常常吸一點點就見紅(我猜是從有線的那端開始吸的樣子?前端好像會塞到後窟窿裏。) &不知道你的塔羅ask還有沒有在運作,我也丟了一個。 &最近我唯一在意到很想占卜的事情的出相從「再怎麼占/通靈都不會有結果噢」到了「不可以占囉」了,真Q 真實的考驗

我跟醫師再確認了一下,大部分的人會有我前面提到的那兩個狀況,也有少部分的人是壓到膀胱影響到排尿,全部都沒中的話應該就不太需要往那方面想:D
----
被說不能占喔⋯⋯不太確定你的狀況是怎樣的,可能真的不能問、問的方式不對或是其實心裡已經有譜了(第三種狀況大概要吃鐵線蓮花精XD)
我接受的教導是在提問之前要先問「我有能力問嗎?」「我可以問嗎?」「這個問題是正確的嗎?」的到肯定的回覆之後才能再往下。我覺得這三道關卡滿有幫助的,可以比較清楚自己卡在哪裡,也能練習提問的方式。
卡住的話也可以找穩定可信賴的管道幫忙連連看,有時候會有想不到的突破!

View more

(群)想問如果讀者留了相對偏激的留言……比如說直接說某個角色很婊,或是很偏袒CP中的一方,說另一方還是快給這可憐的一方一個痛快吧之類的,身為作者我心裡不很是滋味又不知道該怎麼回比較好……說到底我是喜歡這個CP的經不起其中一個人這樣受批評……

這個狀況和鄉土劇反派演員有時在路上會被入戲太深的觀眾白眼有點相似,我想你的作品應該有某些描寫觸動讀者,進而引發一些比較情緒化的回應。先幫自己拍拍手吧,能得到回覆,就必然不是平淡無味的。
演員就是要營造一個人神共憤的效果,但創作者行文時描述的情境與特質則未必跟讀者看到的相同。藍色窗簾啊,就放任他繼續晃動好了。
二創有時會有個問題,每個人對角色的想像與定位各有不同,在讀別人創作前內心已經覺得「某某角色就是這樣的個性」,或對某些角色有強烈的好惡。在各自的私人空間,個人想怎樣衍生、議論是自己的自由,在別人的場子就應該給主人相應的尊重。
或許可以公告一下,歡迎大家討論劇情、給建議,但請尊重作者喜歡這對CP的心,不要出現攻擊性的情緒言論。話先說在前,後續若有狀況要處理也比較沒有爭議。
不知道有沒有幫到你。我覺得啊,給出創作的人都是有福報的生產者(常等人餵的者的肺腑之言),希望你接下來創作愉快,回饋也豐富:)

View more

塔羅占卜

累積經驗中,另開一個Ask收問題~~
----
面對塔羅,越誠實,得到的答案就越真。
既然這樣,那為什麼還要問塔羅?
其實大多時候,牌不太會出現意外結果。塔羅就是自己,是一面鏡子,讓心裡模糊的影子現形,適時推自己一把,製造正視問題的機會。
歡迎來跟自己說說話:http://ask.fm/EightletTarot

View more

5/13。謝謝你。

早上帶了兩個手掌長的麵包出門,想著可以當兩天的早餐,或是上班時間的應急糧食。
剛開始用手撕著吃(不想第二天接著吃邊邊被咬得爛爛的麵包),指頭上的粉越來越多,心情也越來越煩,配著檸檬馬黛茶開始大口咬,一邊在心裡重複「咬好看一點啊不要像狗啃的」。一口、兩口、三口⋯⋯同事做完簡報下台,袋子裡的麵包只剩兩指寬。
剩下那一點點留著好像也很奇怪(想吃點心的時候發現只有兩口麵包好像不如沒有XD),即使有點撐,還是把麵包通通放嘴巴。
所以中午難得提早放飯我卻一點都不餓。抱著飯盒,以「只有這個時間可以吃,不要就沒有囉」為前提的我顯得有點壯烈(到底要現在撐死還是等會餓死呢?),坐下來打開平板,看到郵件通知收到一份禮物,點下連結,Ask的心型icon亮著,按進去看到個綠色人兒對著我笑,那表情太可愛,我不知不覺也跟著笑起來。不知道哪裡好像多出了一點空間,便當希哩呼嚕不知不覺就吃完了。
連續兩年都在ASk上收到祝福,除了感謝外還想多說什麼,卻因為不確定該向誰說有點猶豫,想想決定跟你說說我收到禮物時的狀態跟發生的事情,也想讓你知道我的午休因為你變得很愉快(還消滅了一個便當喔耶!),謝謝你透過一個大多時間安安靜靜的平台捎來祝福。
我常覺得在Ask提問像朝遙遠的湖心丟石子,不知道自己會激起怎樣的波紋,不知何時才能看到餘波回返,而波紋這東西有時候消失得很快,我想在那之前做點什麼。
謝謝你。願我們一切都好:)

View more

招出一件一直想戒又戒不掉的壞習慣!! A_A

我很喜歡淋浴,雖然在浴缸裡把手腳伸展開來很舒服,但放水很花時間,水溫也得特別留神注意,一不小心不是興匆匆下去被燙起來,就是沒多久就覺得冷。
扭開蓮蓬頭,溫度適中的水淋在身上,以身體為中心散發出的蒸氣觸碰到牆面後回過頭來擁抱自己,放鬆且安心,水流聲也暫時成為某種類似屏障的東西,淋浴時整理思緒的效果很好,就算只是清空腦袋,聞著沐浴慕斯碰到水化開時細微的香氣變化,就覺得有部分悄悄被補上了。
一切都很美好,不過水費跟瓦斯費是現實的(ry

View more

[群發] 截至目前為止的人生中,有沒有一道讓您特別懷念的菜呢?

小時候看到媽媽煮菜,會屁顛屁顛地晃進廚房,問媽媽今天吃什麼,永遠會被媽媽大人用「煮給你吃你就吃,問什麼問!」打回來,因此我一直都用恭敬的心情感恩的把飯吃掉 (備料跟清洗都是時間啊,下班放學桌上有東西吃,很幸福啊),對飯菜本身沒什麼特別感想。
有些菜之後如果吃不到了,應該會很懷念。
現在的話,回憶起來,印象最深的是小三時出現的豆豉悶苦瓜。
我家爸媽不挑食,所以孩子們也沒得挑。
一直以來洋蔥、青椒、胡蘿蔔、茄子之類從來也沒成問題,直到苦瓜出現。
比起人說洋蔥、青椒那種奇怪的氣味,那時的我對於苦味還是比較難接受 (那是連輕鬆小品的咖啡牛奶都喝不下去的年紀啊),雖然吃過苦瓜丸,但苦瓜丸上只一片苦瓜,炒成菜裝盤後就不能只吃一片啦。
於是當然邊吃邊哀,最後媽媽大人聽不下去,我就得到滿滿一盤,得吃完才能下餐桌。
從前被管滿嚴的,面壁罰跪關禁閉針插皮帶衣架雞毛撣子掃把竹竿都有經驗,沒膽上演「老娘就是死不吃」的戲碼,抽抽噎噎邊乾嘔吃了一個半小時完事。之後突然就跨過門檻 (有點像經過一整天操練,第二天就算肌肉痠痛依然堅持下去,沒多久痛苦會消失,發現翻過一座山頭的豁然開朗感),變得沒那麼討厭了。(老弟說此乃洪水猛獸療法是也)
現在不吃的菜只有苜蓿芽跟豆苗(另一個故事),幸好我家很少吃這兩樣,目前一切平安XD

View more

有一天,你在某個場所碰到了一個和你長得很像的人。你仔細一看,發現那是過去的自己。而對方還沒有發現你...請你寫一段跟蹤筆記!

如果時間線不小心重疊了,我應該很容易和從前的自己相遇。
因為啊,我真的是個很無聊,活動範圍跟路線很固定的人:沒在家,沒工作,可能就在電影院或吃喝什麼的路上,而電影院跟飯館也總是那幾家。跟著跟著,我大概也很快就會無聊。
不過我倒是不太介意一起重看某些電影——阿拉伯的勞倫斯或摯愛無盡之類的吧——有些電影,是為大銀幕而生的,有些情緒,沒有封閉的漆黑空間無法醞釀,但過了院線,往往要幾年後才有機會藉影展重回大銀幕。因此我從不疑惑為何可以一刷、二刷、三刷⋯⋯。能多看一次是一次啊,誰知道是否再會無期。
如果在排隊的時候遇到她,我會買張她旁邊的位置,對她一定會腰痛,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坐姿視若無睹,靜靜的等電影開始。覺得分神時偷眼瞄瞄隔壁,無聲地告訴她,不要擔心,我現在很好。

View more

有哪些知識,在你的專業領域中基本上屬於人人皆知的常識,但是在領域之外大家都不知道或是有很大的偏差誤解的呢?

臍帶繞頸其實沒那麼致命。
臍帶繞頸是孕婦及其家屬聞之色變的關鍵字之一。聽到這四個字,大部份人腦中會出現胎兒脖子上套著套索——strangle to death的畫面,我們被勒緊脖子,無法呼吸,確實是死路一條。
然而胎兒的循環途徑和我們有很大差異。羊水中沒有空氣,胎兒行呼吸運動的目的是吸入羊水,促進肺部發育,氧氣與養份皆由胎盤藉臍帶供應給胎兒。
可以把胎盤想成強大的葉克膜兼血液透析機,胎兒的養份與代謝廢物交換均透過胎盤,這也是某些先天性心臟病的胎兒斷臍後自身循環系統無法妥善運作,血氧濃度不足,皮膚發紫的原因。
既然胎兒不使用肺部及氣管做氣體交換,臍帶繞在脖子上有什麼關係呢?我們平常戴圍巾也不會怎樣不是嗎? 臍帶平均5、60公分,胎兒在子宮裡活動,或多或少都會纏繞在身體上,出生時脖子上有個兩三圈也算平常。
重點還是在胎盤,只要胎盤功能正常,多數胎兒在孕期中都能平安。
那麼臍帶打結呢?
臍帶外面有膠質包覆其中的血管,一般情況下沒那麼容易壓扁到影響養份輸送,只有少部分臍帶較細、較脆弱的案例容易出差錯,但這群寶寶的生長曲線也容易落後,如果產檢醫師沒特別提醒胎兒過小,就不需要特別擔心。
孕婦可以做的事除了均衡飲食之外,就是留意胎動了。養份供應不足時,胎動會減少(餓到不行的時候就沒什麼力氣嘛),若有疑慮再到醫院請醫生診察。
既然提到胎動,還是得講一下評估的方式。胎動的感受很主觀,也很個人:胎兒的個性、孕婦對身體的敏感度、胎次等等都有影響,沒辦法很有效率的量化或跟別人比較。比較建議的方法是選擇一個感覺比較強烈的時段,例如有人覺得吃飽之後胎動很明顯,那就吃飽後注意一下,如果感覺胎動減少一半以上就儘速回診請醫師用監測器評估。
不知不覺越寫越長,差不多要打住了。看著孕婦們來來去去,每天被差不多的問題轟炸,感覺到媽媽們從對孩子的在乎與擔憂從知道懷孕的那一刻開始就永無止盡,還好懷孕的時候比較單純,正確的知識能傳播出去就能減輕一些不必要的焦慮。
雖然不知道在這邊有多少需要的人能看到,還是想借題說說,就算大家離懷孕生子很遙遠,某一天碰到焦慮的親友們能科普一下,也是善哉善哉。

View more

您想要 Apple Watch 嗎?

其實我連手上唯一的手持式行動裝置都有點想捨棄掉XD
可以輕鬆地查詢、處理一些事情很方便,但仔細回顧一下使用狀況,真的不得不用的時刻也不太多,帶在身上,安全感還是比較多。
至於娛樂功能,我不太確定自己真的在娛樂還是反射性地殺時間、那些流逝的時間是否枉死了,還有究竟快樂、安心跟神經質的感覺孰輕孰重。

View more

覺得現今社會的性別歧視嚴重嗎?可否分享幾個令你印象深刻的實例?

現在主流的還是父權思維,在這個框架下,一不小心,女性或某方面「不合期待」的男性或多或少都會受點侵害。
我的家族滿傳統的,女性不太受到關注,姑姑阿姨們覺得既然沒拿到東西,長輩的責任也就不需負。男性成為被期待負責同時也享受權利的一方,但在他們之中,要拿多少跟願意做多少的比例又極不平衡,最終變成大家有事只會找「應該做事」的人中較好說話的那個人。
職場上,由於女性為主,實質工作內容、責任、福利不受性別影響,時不時還是會聽到老闆希望女性同事去安撫鬧情緒的男性工程師,或同事們調侃陰晴不定的男老闆八成是生理期來等等不算那麼「正確」的言行。
談到現今社會的歧視是否嚴重,我覺得在資訊流通、刺激充分的環境中,相關的問題會一直被拋出(像奧斯卡獎季時討論男女星片酬差距及這陣子對女性專業人士穿著是否影響專業觀感的討論),更多人關注,大環境便可能越來越友善。但在一個個小社群中,真正影響權利的不一定是性別,重點往往是怎樣的族群是比較弱勢、講話比較小聲的。
像自己目前比較被衝擊的就是「單身的人加班比較沒關係」、「有多餘工作先考慮單身的人」這樣的思維啊⋯⋯

View more

(群)能講一件你認為只有你才知道的事情嗎?

不是剛剛才順口說出來,就是忘記了XD
最近越來越難記得事件的細節,雖然情緒會留在心裡,但沒有相關事件引發,只能支支吾吾講個大概,像用濕抹布擦拭沾上指紋的窗子,依然灰濛濛一片。
我心裡不太能藏事情,感覺一來就想分享給合適的對象,如果一時半刻找不著人或正在自閉期,事情擱著過了就忘了,完全是字面上的藏不住事情。
從前會把一些負面情緒按下不表,覺得自己let go了,實則封存在心中某個角落,不知不覺累積到想宣洩時才發現比起對人/事的不滿,更難受的是推翻了自己一路上以為的立基及依其而生的應對方式,宣洩的內容又因為涵蓋的範圍太廣而無法解決當前的問題,最終反而圍繞在雞毛蒜皮上打轉自苦。
後來就下定決心了,有些事只要當下決定不說就再也不提。忘不了的事就說吧(通常說完之後就真的忘記了),該忘的就讓它去,該回來的時候到了就會回來。
講的好像什麼恐怖故事一樣,但生活就是一連串恐怖故事構成的——
啊啊⋯⋯一年居然又過了兩個月、十點了我還在這裡練肖為、該寫的東西進度還停留在草稿階段就又要開始忙了⋯⋯我心中驚悚小劇場絕叫上演中。

View more

您每天發送多少郵件?

主要是被轟炸的份。
老闆性子很急,有想法就要馬上發佈,命令一出隨即催魂似地要進度,十分鐘內發三封郵件交代三件不同的事,一小時中找你兩次口頭再交代,一天裡再發兩、三封郵件盯進度⋯⋯這樣的事前陣子天天在發生。現在他以節省電子信箱容量為由,將戰場轉移到通訊軟體上。
最糟的是同事們另外成立了一個沒有老闆的群組,一段時間後也會在其中交代公事了。(希望通訊軟體消失#
電郵幾乎跟公事脫不了關係,因此偶爾收到些問候的訊息都會格外珍惜。手寫郵件的話希望自己可以多寫。

View more

對您來說,最大的失禮是什麼?

關於禮貌,我的尺算是捏得滿寬的。有些行為碰到了,如果對方沒什麼惡意,沒怎麼踩到我的線,聳聳肩就可以過去;真的很不舒服的話當下也會先忍下來(情緒來的時候沒把握處理好事情,很怕說出過份的話),記起來之後類似狀況出現再提醒,大部份情況也會有所改善。
但也因為沒辦法第一時間處理,出門在外遇到一些粗魯的人(公車上硬要搶握把或是擋在路中間滑手機之類),會有吃鱉的苦悶XD
和人相處我比較在意跟時間相關的小細節。工作上需要處理預約個案,遲到或爽約常造成人力跟時間安排的困擾,受過這樣的苦,自己做事也會特別小心。和人有約盡量不臨時取消,要遲到也會在約定時間前告知對方目前的位置跟預計要耗費的時間,不要讓人家充滿不確定的空等。
反過來的話,臨時取消我都當天上掉下來的時間,乾脆的左轉電影院去把待看片單消一消。但是重點是要提早講啊,原地空等會爆氣。空轉的機器也是要吃油的啊。油錢也是要我自己出啊。

View more

您更喜歡講話還是傾聽?

在良好的溝通裡不過是聽或講都很愉快~
我滿容易受對談的氛圍跟對象的波長影響,正常狀況下不太會注意到自己聽說還是說多。
跟不熟的人交談卡一點,過度喋喋不休或沈默的情形就容易被意識到。
不是卡彈就是機關槍連發,事後回想起來都覺得很不好意思|||

View more

有些人會把把惡劣行為全程錄音錄影po上網給大家「公評」,對此你有什麼看法?

這幾年電視、電影裡常會出現這樣的場景:
街上發生了一些不尋常的事。可能是奇裝異服的主角走過、超級英雄飛過天際或頭頂上上演著什麼超自然現象,而行人紛紛拿起手機,拍照攝影上傳。
身為一個在日常中都很少拍照的人,我不太懂,或許也不具備那樣的反應途徑。遇到事情大多只是傻傻看著,等到時間過去才想著「剛剛應該做點什麼才對」。
如果有惡行或危險舉動在眼前發生,我希望反應過來後能在第一時間做點事,上前制止或是尋求其他協助。把紀錄傳上網不一定有助於解決問題,甚至可能讓傷害擴大。
前陣子有個影片在網路上傳,錄一段照護機構的員工用粗暴的方法幫老人洗澡。當時坐在餐桌前聽,顧著低頭吃飯,沒敢轉過頭看。
不知道這件事後續如何了,就算機構做出懲處與調整,只要想到那位老人無助的樣子曾曝露在大庭廣眾下就覺得難過。當人們像看連續劇般吐出「真夭壽」、「好可憐」這類言詞評論真實發生的事件實在是疏離的讓我有點難受,像在看劇中劇中劇,不知道在夢境第幾層。
只好大力kick自己一下,快快動起來做點事吧。

View more

您想收到什么礼物?

曾經被朋友說「你想要的都有了」,不曉得送什麼禮物給我,要我開清單,但我也想不出什麼來,最後索性請他買幾本一直沒入手的書。現在坐在這題之前,還是想不出什麼實質的東西。雖然還是常會嚷嚷著什麼筆跟墨水好漂亮真想要之類的,最後也僅止於想想,沒有衝動驅使很快就消失在腦海裡。對非必需品大抵都是這樣,沒什麼力氣去追逐。
撇開這些,最希望收到的應該是那些被好好說出來的話語吧。生活瑣事也好、自言自語也沒有關係。這些話語其實是向內發掘,包含了人的性情還有面對生活的態度,是閃亮寶石的光芒。讀的時候心中的我總會忍不住端正坐好(雖然外表一樣是個不動聲色的電腦馬鈴薯XD),覺得被認真的態度感染了,期許自己也能這樣好好對待文字。
吶,來說說話吧。

View more

您憎惡什麼?

只抱怨不行動。
受不了的有兩類。
ㄧ種是明明是動手去做就可以改變的小事,卻遲遲不動作,然後埋怨那些著手去爭取,享受伴隨而來的好處的人。
另一種是因不滿現狀抱怨,但當有機會發聲時卻又噤聲不語,私底下又抱怨不休。第一種狀況充其量只影響自己,第二種往往是那個壓迫人的現況形成的幫兇,甚至會讓願意出聲的人被當成個案或特別會亂的被忽略掉。寫到這裡,突然發現為什麼我各種意義上都不喜歡「沈默的多數」這樣的說法了。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