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發] 會討厭半瓶水響叮噹的人嗎?遇到這種人時會無視還是直接戳破對方?

深深深深深藍。
仔細想想還真記不得上次碰到所謂半瓶水的人是什麼時候。
關注那些淵博、有趣,值得學習的人都來不及,半吊子的人若是沒特別煩,大概不會留下什麼印象。
刻意炫耀的場合倒是有印象的,不管是否具攻擊性,空間中總醞釀一股微妙的氛圍,微妙的蒸騰著某種寄望,像熱天午後遠遠望去大馬路上的氤氳,期待什麼人事物將變形的牆打破,讓已經不太好聞的空氣有機會流動。
若沒有合宜的話題,我通常不會有所行動,就算自己剛好知道的略多也沒什麼理由置喙。那些我喜歡,願意花心力了解的的事物值得更好的場合去分享、討論。本應放在手心賞玩的寶石不該成為用以砸人的石塊或平白丟入死水之中,空餘沈沒前氣泡破碎的聲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