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你在某個場所碰到了一個和你長得很像的人。你仔細一看,發現那是過去的自己。而對方還沒有發現你...請你寫一段跟蹤筆記!

如果時間線不小心重疊了,我應該很容易和從前的自己相遇。
因為啊,我真的是個很無聊,活動範圍跟路線很固定的人:沒在家,沒工作,可能就在電影院或吃喝什麼的路上,而電影院跟飯館也總是那幾家。跟著跟著,我大概也很快就會無聊。
不過我倒是不太介意一起重看某些電影——阿拉伯的勞倫斯或摯愛無盡之類的吧——有些電影,是為大銀幕而生的,有些情緒,沒有封閉的漆黑空間無法醞釀,但過了院線,往往要幾年後才有機會藉影展重回大銀幕。因此我從不疑惑為何可以一刷、二刷、三刷⋯⋯。能多看一次是一次啊,誰知道是否再會無期。
如果在排隊的時候遇到她,我會買張她旁邊的位置,對她一定會腰痛,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坐姿視若無睹,靜靜的等電影開始。覺得分神時偷眼瞄瞄隔壁,無聲地告訴她,不要擔心,我現在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