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Eightlet:

男生比較髒還是女生比較髒?

有時候給人「髒的感覺」只是因為下限比較低一點,看起比較混亂一點而已。
男孩子比較容易給人大大咧咧的感覺,相較女孩子隨性一點,調皮一點的可能用「胎哥」的動作搞怪,所以在成長過程中總是下意識覺得男孩子髒兮兮的。
在追打過把鼻涕滴在地上的弟弟(一腳踩下去腳底冰涼黏膩的感覺真是忘不了)跟換教室時從學姊那接收到一罐小強(「學妹啊,這教室就是有這麼髒。」黑板上龍飛鳳舞的這樣寫。)後我開始相信,如果把男生跟女生分開,依照乾淨與否列隊站好,應該會得到一個鐘形曲線,在極值兩端的人數應該差不了多少。

View more

有寫手帳/日記的習慣嗎?有什麼好方法防止掉了被撿去或被奇怪人士偷看?

從前每年會買一本帶日期的手帳來寫(傳統的工商日誌、一日一頁的大手帳都寫過),但總是會有除了工作之外沒什麼好寫或是發懶沒好好紀錄的日子,這些日子一堆積起來就是好幾頁空白,有些朋友會把這些空白頁當成筆記空間或是想寫多一點時翻回前面去寫,我就⋯⋯有點唉喲,一看到那些空白就好像得面對那段乏味日子/不那麼滿意的自己,最後就是越來越少去翻,白白辜負一本手帳。
改比較彈性的方法後就好多了,主要是買一大本空白記事本當日記寫,記錄特別的事件、想法或是閱聽心得。太愛買的關係筆記本越來越多,每本都想寫寫看,用途就越分越細。
下面是最近有在寫的本子們,從左邊到右邊的用途是:
生活記事+閱聽紀錄、隨身筆記、紀錄故事題材發想的梗本先生、塔羅牌占卜紀錄、每日塔羅日記。
其中只有隨身筆記會帶著走,裡面大多是臨時要記下的事、突然看到的喜歡的句子、或是隨性寫的小段子/文章大綱。
沒有什麼特別的防掉措施,也不會在本子裡留聯絡方式。雖然掉了有點可惜但如果有人撿到,翻閱之後找到所有者資訊還我我反而會不太好意思,像是內衣褲被看到的感覺XD 不管是我或是撿到我筆記的人,停留在那個模糊的想像空間裡也滿舒服的啦(遁逃
至於放在家裡的本子就集中放著,家裡人在這方面滿能信任的。

View more

您害怕哪個年齡段?

國中、高中的時候對「長大」之後的日子有很多想像,想著經濟獨立,想著從教科書中解脫,覺得脫去學生身份的日子是自由隨意的,可以做好多當前想做卻不能做的事。
進入職場,忙著適應、忙著上軌道,到差不多能喘口氣的時候,又過了兩、三年。那是段滿奇妙的日子,沒有對過去的回顧、也沒有對未來的期待,時間看似腳踏實地的被工作填滿,有餘裕停下來時卻被私領域的空白震懾,像一口氣丟掉好幾本過期的年曆一般,扎扎實實感覺到逝去時間的重量。
脫離學生時代迎來的,是丈量時間的自由。再沒有「國小六年」、「大學四年」、「研究所兩年」階段性、成就向的計算單位。取而代之的可能是「30歲」、「40歲」、「50歲」這樣模糊曖昧的分野,往往在勾選問卷中的年齡欄位時才驚覺自己已經進入下一個區段了。
我們大致能從談話中窺知不同年齡段的生活重心,時間過去,部分朋友談天的主軸從生活,工作漸漸變成另一半。我坐在旁邊,已經看到迴轉壽司輸送帶上的下一個項目是孩子。
就是差不多在這時候,坐在別人的壽司台邊,我開始想未來。跟以前期待自由的開放心情不同,這一次,更仔細地描摹自己希望、不希望存在生活中的東西有哪些,有什麼東西是我想要讓其在未來開花結果的,什麼東西我想要一年一年的累積,讓時間跟經歷慢慢在期間醞釀的。
思考這個,最艱難的是有限的時間。決心去做件事,代表犧牲掉做其他事的時間,到底該握起哪個放下哪個,我現在還是不很能說分明。私下跟幾個朋友談過,本來想沒有成果出現前都不要公開提起,看到這個題目還是忍不住念叨了一堆。就當作是紀錄吧,如果又被工作牽著鼻子走,看到了至少還有修正軌道的機會;如果事情按我想的發展,我也不會忘記曾這麼認真煩惱過。
這是坂本龍一的訪談,談起年歲增長的那段很動人,真是一個人對變老所能抱有最好的期待之一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WhBtrLlhTI

View more

我好想戒掉熬夜的習慣,可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有什麼好辦法啊?

四個月前的問題了,不知道提問的朋友目前狀況如何?如果這條回答已經派不上用場就太好了:)
--------------------------------------------------------
雖然普遍的說法是熬夜不好,但好或不好還是要回歸到個人的生活型態來看。如果學習或工作時間彈性,深夜恰好又是效率較好的時段,那麼只要睡眠時間充足(或是需要休息的時段有休息到),是否在定義上「熬夜」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我的情形是早上八點就得到班,沒有午休可以補眠,一晚睡(睡不夠)上班就渾渾噩噩,下班後的自由時間也會因為疲憊做不了什麼事,效率低落,最後演變成要完成工作只好熬夜的惡性循環。這樣就要好好想一下怎麼調整作息跟時間運用的方式。
我熬夜的原因主要有兩個,覺得有效的改善方法也不太一樣。
第一個原因是事情做不完。隔天就是報告死線了,今天當然無論如何都得把東西生出來(早起做事的選項在我是不存在的,我只會華麗的睡過頭XD),針對這種情況就只能從工作排程著手,盡量不要讓自己落得熬夜趕進度的境地。
另一個(也是比較發生的狀況)是東摸摸西摸摸,逛逛網路,跟朋友聊聊天,不知不覺就熬夜了(基本上這樣的行為也是造成第一個熬夜原因的幫兇之一XD)。觀察一下自己消耗時間的狀況之後,發現在電腦上click click click 常常會忘了時間,但讀書寫字就比較容易在一個段落後停手。
所以我給給自己訂一個時限(比起不要熬夜,早點睡這樣的口號,「12點前就寢」這樣明確的目標在實行上容易許多。)如果12點前要睡覺,那就十一點把電腦關掉,剩下的時間讀書寫字或單純做一些就寢準備(收拾、名想放鬆之類)都可以,施行之後,準時上床的機會提高很多。
--------------------------------------------------------
上面是我個人的經驗分享,想看簡短建議的話,就是先檢視一下時間分配的狀況還有不同作息對生活的影響,找出比較喜歡的模式,之後再觀察一下熬夜的原因(熬夜的時候都在做什麼),接著有意識的實驗一下睡前做什麼事或什麼時候開始準備入睡會比較容易達成目標,慢慢照自己狀況做調整。
作息狀況幾乎是生活節奏跟工作效率的根源,我也還在與身體達成協議的路上努力中,希望大家都能把生活過成自己比較喜歡的樣子:)

View more

在新的一年裡,您最大的願望是什麼?

拿來寫寫歲末雜談:
今年少見的沒跟朋友一起跨年,決定來泡泡電影院,把曼哈頓戀習曲看一看,剛好片名也對得上。Begin Again,真好啊,想帶著煥然一新的心情繼續往前走。
以前總會希望「可以走得更穩就好了」、「某某方面可以再進步一點」,但到頭來從中學到最多的反而是放下這些期許,練習專注在當下的狀態,思考現在能把什麼事好好完成,繼而靜下心來做。
學習停止看著別人眼中的風景然後為自己打分數,設限制。
請人幫忙排了流年,幾乎都是土元素(吃土年是吧(X),對方解釋基本上很穩定,也算讓人羨慕,但是幾張代表心靈狀態的牌卻很惶恐,建議我可以輕鬆點,順其自然,維持等待以及累積的心理狀態持續整理自己。
這跟我下半年意識到的東西很接近。我不討厭現在的工作,工作所得也不會讓我煩惱生活,但還沒想要把工作上得到的成就當做生活重心,然而私領域的時間沒控制得很好,該累積的經驗值沒有好好吃下去,即便已經不會去責難這樣的自己了,但在知道可能解法卻沒積極嘗試的情況下,不免感覺不踏實。
最後還是得回到前面那個專注當下的課題,我高中時最擅長這個,簡直是朝生暮死,不管前一天多沮喪,睡完覺就像新的一樣了。現在卻很容易被各種狀況影響,一不小心就渾渾噩噩過去大半個月。這個月來做了些實驗,得到了點方向。像一個明知這堂課是必修卻在打瞌睡的學生突然醒來的感覺。
加油喔,盡量課間再睡。
比起去年的波瀾起伏(?),今年心裡算是相對平穩的一年,向內探的時間比較多,不能說狀態很好,但也塗塗改改的慢慢畫出自己想要成為的那個樣子。
謝謝期間陪我說話的人,垃圾話或什麼都一樣。我發現呀,即使覺得一個人很自在,說話於我還是很重要,不是要傾洩情緒或是打發時間,是一種奇妙的連結,覺得被往尋常的軌道帶了一下那樣的聯繫感。
今年就不許新年新希望了,扣打用來祝福大家平安健康,看身邊人過得好也是很好的正能量增強!
總之謝謝大家,有想說的也歡迎跟我說說~

View more

好朋友問妳覺得她打扮如何,妳覺得很糟且不是一兩個小修改能解決的,妳會怎麼回應?

我的好朋友中有人習慣T-shirt搭牛仔褲走輕便路線,看心情打扮的隨性派,也有成熟性感的類型,這些人的共通點就是:不會問我她打扮如何。
好啦可能也只是被定義在對穿著不太敏感的類型所以沒人會問我(爆),但基本上只要不是在特定場合顯得不禮貌,怎樣的穿著只要當事人穿得高興有自信,旁人覺得好不好看都沒差。每次一有頒獎典禮大家總不免要對明星穿著品頭論足一番,那些被說醜到爆的也不會從此不紅啊。所以除非事主覺得不滿意想尋求意見外,其他狀況只要開心就逮就補啦~

View more

如果您有花不完的錢,您會送給別人嗎?

我會本著「想讓錢給這個人賺」或「認同某個理念」去消費或是捐款,單純送錢給別人倒是從沒有過。
因為很有錢而隨意把錢送人的行為銅臭味好重,其中隱藏的優越感也很扎人。
覺得「用消費去構築想要的社會」的想法很有道理,如果錢花不完,除了送人應該還有做更好事情的可能吧。

View more

對已讀不回有什麼看法?

其實我滿常已讀不回的XD
大部分情況是看到訊息的當下忙沒辦法馬上回應,忙著忙著就忘記了。想起來時過去的時間已經長到沒什麼必要再開啟話題佔用對方時間⋯⋯|||
其它時候就是自然的句點。對話該結束的時候就讓它保持原樣就好。
--
通訊軟體縱然便利,我卻更情願將其當作更省錢的簡訊或留言板來看待。緊急、需要立時回覆的事情就儘量用更能找到人的方式去聯絡或提醒,ㄧ般情況下還是多給彼此一點空間吧。需要迅速反應的事情太多了,不要讓方便變成焦慮啊。

View more

如何治癒社群網路成癮症?(除了不用電腦或網路以外)

多到外頭走走,曬曬太陽吧。
發現時間在噗浪跟臉書的切換間流逝,且這樣的行為沒辦法給我實質的快樂或成就感,反而因該做的事情延宕更加疲憊後我就開始這樣嘗試。
如果坐在桌前就會忍不住打開電腦,沒開電腦卻不小心又滑起平板,那就讓身體處於沒那麼方便這麼做的狀態試試。當眼睛有螢幕之外的東西可以觀看,腦袋也會跟著想想不一樣的事吧。
不喜歡往外跑的話或許可以先靜下心想想,除了上網聊天或關注訊息,有什麼事是自己做了可以真正覺得開心,精神感到飽足的。一天多做一點點就好,慢慢慢慢地摸索。沒有立即效果也沒關係,慢慢地靠近自己,讓自己最舒適的方法會漸漸浮現。

View more

如果您可以演奏任何乐器,您希望是什么?

某段時間對弦樂有種迷戀,還曾想過自己如果去學低音大提琴坐在琴後面只露出兩隻手,看起來好像哪裡來的神奇寶貝的好笑樣子。接觸的樂曲形式增加後才明白弦樂於我最大的魅力在其近似人聲的起伏跌宕與轉折處的細膩多樣(一直以來最常聽的其實也是編制小的室內樂、簡單的協奏曲以及奏鳴曲)。
我不太擅長唱歌,只有中音域勉強還能掌握,很難開嗓又唱不久(歡迎大家找我去KTV當分母XD),仍然喜歡唱歌,自己亂哼,或是聽別人唱。人聲是最有延展性,具有無限可能的樂器,最最好的一點是沒有攜帶的困擾,隨時隨地都能盡興。
====
正由於不擅長,如果可以變身成樂器也很不錯。
我希望是──男神手上的吉他。

View more

[群發] 會討厭半瓶水響叮噹的人嗎?遇到這種人時會無視還是直接戳破對方?

深深深深深藍。
仔細想想還真記不得上次碰到所謂半瓶水的人是什麼時候。
關注那些淵博、有趣,值得學習的人都來不及,半吊子的人若是沒特別煩,大概不會留下什麼印象。
刻意炫耀的場合倒是有印象的,不管是否具攻擊性,空間中總醞釀一股微妙的氛圍,微妙的蒸騰著某種寄望,像熱天午後遠遠望去大馬路上的氤氳,期待什麼人事物將變形的牆打破,讓已經不太好聞的空氣有機會流動。
若沒有合宜的話題,我通常不會有所行動,就算自己剛好知道的略多也沒什麼理由置喙。那些我喜歡,願意花心力了解的的事物值得更好的場合去分享、討論。本應放在手心賞玩的寶石不該成為用以砸人的石塊或平白丟入死水之中,空餘沈沒前氣泡破碎的聲響。

View more

哪部电影曾让您流泪?

我看電影哭不是什麼罕見的事,但只有天外奇蹟從開場五分鐘之後就幾乎一直哭到結束。
很厲害的五分鐘,包含平凡生命中的期待、夢想與失落,那樣的經驗我們都熟悉:計畫很久的行程因為某個突發事件不得不取消,努力積攢的錢最終沒買自己喜歡的東西……世事不一定總如人意吶,我們告訴自己。打起精神,立下新的目標,下次,下次有機會再說吧!日子過的悄無聲息,最後你可能已經沒有時間,沒有氣力,或者,希望一起共度好時光的人已然不在。
那是每一個在日子裡消磨的人都能感同身受的惆悵,五顏六色的氣球作為夢想的代表是如此繽紛可愛,然而氣球在故事中的定位是一段故事的開始,與生活密不可分的營生以及夢想,汽球升空時除了房子,還乘載著曾得到與失去的重量一同飛向夢想。追尋夢想的路上,肩負的重量往往是最好的大補丸,讓我們更堅定地往前走,但不適度丟棄一些東西又無法真正到達彼方。正因如此,最後的放手才會那麼動人,失落的細繩串連起懷疑、掙扎,在搖搖欲墜的瞬間回歸到最本質,屬於每個人,在一天與一天之間最基本的幸福。
小屋落在瀑布邊的時候,像有人在我心上放了一朵花。

View more

你認為大學改用中文教材教授會比較好嗎?

題目裡提到改用中文教材,所以我就先排除只有中文教材的狀況。
我是理組科系,在學校時比較理論性的專業科目都是用原文書上課,因為用的是原文書,老師上課的講義也是英文,跟課本重點對照起來也很方便,再說有些專有名詞從英文的字根字尾去拆比中文好記憶很多,一直也沒想過換中文教材會如何。
曾經聽老師說,日本跟大陸對專業書籍的翻譯很快速,讀者可以很方便取得容易閱讀的新知識,但台灣目前的學習環境似乎是沒得選,如果有人編譯優良的中文教材,相信會是傳播知識很好的選擇之一。
如果是臨床的報告或知識分享,從幾年工作經驗來看,轉換成中文絕對必須。聽眾面對平常沒有深刻了解的領域資訊轟炸,使用熟悉的語言才有辦法延長專注期,方便把重點準確傳達出去。

View more

您曾经采纳的最糟糕的建议是什么?

=============================
「欸……樓上一直有聲音耶……」手機從左手換到右手,重心也跟著轉移,她左手肘撐在樓梯對面高度及腰的木製櫃子上,稍嫌太長的指甲不斷劃響桌面──叩叩、叩叩、叩叩──試圖蓋過頭頂使她心神不寧的敲擊聲。
『不能在晚上剪指甲,否則會見不到親人最後一面喔。』孩提時代媽媽總是在她耳邊叨唸,對於這種怪談性質濃厚的禁忌她總是寧可信其有,只要沒與她的生活習慣牴觸,稍加留意也無妨。雖然爸媽早已不在,但現在她身邊有了重要的人,可以小心還是小心點吧。
最近公司轉型,流程修正趕不上工作量增加的速度,過去一周她每天直到天黑才能回家,梳洗完畢馬上倒頭睡到早晨三個鬧鐘都叫不醒。
氣象預報說颱風要來,達到放假標準後公司早早放大家下班。終於可以來剪指甲了,她心想。但高高興興踏進門後迎接她的只有空蕩蕩的房子,那個在家工作的人不知去向,看著桌上一張寫著『去買東西』的字條,她心裡氣惱,網路成癮症患者學人家留什麼字條?打個電話或傳個訊息給她都好啊,Skype還是Line什麼的,不是一天到晚都開著嗎?
「不像風吹,感覺有人在敲耶……」將用斷水原子筆寫得輕輕重重卻依然好看的字跡揉成一團又攤開,突然被拋下的怒氣讓她神經比平常緊張,對樓上傳來的聲音越來越無法平常心看待。
「在敲喔……我前幾天才讀到以前沒有鬧鐘的時候有『敲窗人』,會在約好的時間把你敲醒,可能是你最近太好睡,他們來招生意了啦。」電話另一頭的聲音一派輕鬆,背景的風颯颯吹拂,她得很專心才能聽清楚每個字。
「敲你祖母……」話甫出口,她默默閉上嘴,尷尬地聽著彼端跟著風高低起伏的爽朗笑聲。才覺得放心了點,樓上又再度傳來怪聲,她皺起眉,「你還在外面嗎?有什麼東西非得要颱風天跑出去買?要不要我去接你?」
「我馬上就回去了。樓上應該只是風啦,我出去之前有檢查過窗戶。不然你上去看一下,不要自己嚇自己。」停頓片刻,窸窸窣窣不知在翻找什麼,打了個噴嚏,「真的有敲窗人的話請人家留下來喝杯茶啊,這種天氣在外面很冷的。」
「嘖……」她大聲咂嘴表示抗議,摸著因不協調的姿勢痠痛僵硬的腰,慢慢往上走,努力控制呼吸試圖排遣不安,恐懼確實源於未知,如果能試著自己看清楚或許也算成長了一點點吧,說到底,她還是不希望自己在對方眼中看起來像個小女孩。
叩叩聲還在持續,每當她覺得聲音即將出現時就把腳步踩得重些想與之抗衡,沒想到反而更為在意,「恐怖電影裡不是常常演嗎?那種聽到怪聲就忍不住去調查的人總是第一個死,還好這裡是現實世界──」,嘴裡說著隨意想到的話轉移注意力,來到頂樓時閃電搶在她開燈前落下,突如其來的強光讓暗影更加凸顯,虛虛實實,她一時不知該把眼睛往哪裡擺,眼前是黑暗的遊樂場,每個角落都像有暗影蠢動,蒼白的樹影在地板上搖晃,枯瘦細長的枝幹如骨節曲折的手掌攀上牆壁,將她最喜歡的淡粉色壁紙撕裂。
她張開緊抿的唇想再說點什麼,聲音不及出口就被隨後趕至的雷鳴截斷,她哀鳴出聲,像槍擊現場惶惑的民眾反射性彎腰屈膝,縮成一團。待驚駭過去,她抬起頭環顧四周,淡色壁紙上貼著蹦蹦跳跳的小矮人壁貼,順著矮人舞蹈的方向往前走,走廊盡頭是她們的臥室。她把所有燈打開,在床上短坐片刻,覺得準備好的時候,她深吸口氣走到窗邊──窗外風雨依然,但也只有風雨,過強的雨勢將新近整理好的苗圃搗得一蹋糊塗,讓久未打理的院子更顯蕭索。然而此刻這份雜亂看起來卻如此可愛,她笑著模仿方才的節奏敲了敲窗玻璃。
叩叩、叩叩、叩叩──
腳踏同樣的步伐,她輕快的往下走,心情一放鬆飢餓感馬上變得明顯,晚上要吃什麼呢?弄點簡單快速的食物吧,炒飯還是下麵好?
輕快的腳步驟停,她呆然望著足下深邃的一潭黑暗。明明剛剛燈還是亮著的……,她在記憶的檔案櫃中瘋狂翻找上樓前的記憶,氣喘吁吁,越看越覺得那團漆黑好似活物,緩緩在腳邊蠕動,濕黏的舌由趾間向上,舐的她一臉潮濕。手舉至耳畔,想跟電話彼端的人說說話,指甲與同樣冰冷的肌膚接觸的同時,她才發現掌中只有虛空,手指彎曲成不自然的形狀,好似早已與她分離,在她未留意到的某處掙扎著死去。
驚叫一聲,往上移動兩步──窣窣──類似的移動聲從黑暗中冒著泡朝上竄,冷汗滑下背脊,落入名為恐懼的深潭。下面肯定有人。咚咚的敲擊聲只是調虎離山之策,那人一定是趁她上樓時從大門進來。對方很清楚她在屋內,她得盡快跟外界取得聯繫──得找到手機。
她拔腿欲走,腳跟在慌亂中劃過樓梯間的夾板,吃痛的坐倒在地,聽見窸窣聲朝她移動,毫不掩飾,像勢在必得的獵人。她驚慌地想,如果沒有上樓就好了,縱使結果不會改變,她也能在那人踏入家門前多點反應時間。什麼上樓看看……真是最糟糕的建議了……恐怖片的砲灰們根本不是死於好奇,無法抵抗未知做出的盲目舉動才真正致命。
雙手試圖將身體撐起,又無力下垂,按捺住不安回頭,驚覺一抹猩紅劈頭蓋臉撲向她,她將臉埋入膝間,想像自己是顆毫無反應的蚌殼,頑強地將自己封閉,不管怎樣都好,只要她別在這時回來──
「生日快樂,小綠。」
熟悉的聲音鬆動屏障,她無法置信地睜大眼,直盯著面前舉著蛋糕的人,翻騰的情緒被抽離,徒留空蕩蕩的池子,她只能一步步,緩慢且艱難的理解現在發生的事。「彌……彌露?」
「你最喜歡的草莓蛋糕喔。」彌露笑得燦爛,「最近看妳特別忙,早就在想給你買點好吃的,還好在停班前拿到蛋糕,回家發現妳已經到了,只好想辦法讓妳先上樓,我好多點時間準備。把蛋糕端上去的時候不小心壓到開關,就硬著頭皮繼續走。」向前蹭了蹭對方的鼻頭,「沒嚇到妳吧?」
沒嚇到我?我以為我快要完蛋了好嗎!看彌露一臉天真無邪,她差點沒把蛋糕上暗紅色的慕斯塗得對方滿臉,與她一身紅衣正相襯。正想揮兩拳表達不滿,手指碰觸到彌露因淋雨濕冷,微微顫抖著的臂膀,怒氣像被吸走似的頓時煙消雲散,就罰她多舉著蛋糕一陣子吧。
「謝謝,」往前靠了點,小心的不讓衣服碰到蛋糕,「要不要來杯熱茶?」
=============================
其實本來只是想練練筆XD
早上一邊賴床一邊想可能的故事,剛開始的出發點是『接受別人建議後發生的恐怖事情』,但美好的假日下午手上端著熱茶,實在寫不出夠恐怖的東西,最後就變成這樣了。
彌露是我曾經設定過的人物,傻大姊系路癡女孩,在外面迷路久了莫名被我抓進這篇來,寫完之後發現如果再詳設一下可能可以試著用短篇連作的方式來整理,算意外收穫吧。
謝謝今天的系統君;好久不見,彌露;你好,小綠;希望不久後能再說說你們的故事。

View more

您去过哪些国家/地区?

在台灣,和家人出遊因為爸爸喜歡拍山水,大多往高處跑,雪霸、武陵、合歡山之類的地方一去再去。好好經營一個點大概就是這樣,各種季節都去,能待多長就多長,花時間觀察光線的變化。爸爸一說「我拍兩張就好」,我們腦中就會自動換算成兩小時的自由時間,各自散開去跑跳,等爸爸高興之後四處一個個把我們撿回來。在喜歡的地方待到心滿意足才走的習慣大概從小就養成了。
跟朋友們出去因為交通的關係大都在平地玩耍,這幾年也陸續踩了花蓮、台南跟宜蘭,大抵也是找到喜歡的位置就窩著不動的另類宅模式兼養豬行程。最喜歡的部分是不必找話說,沉默也可以很舒服。
出國目前一直跟工作綁在一起。馬爾他、Kos、英國、澳門、香港跟日本。雖然都有自由時間,但永遠不夠,永遠在奔跑,當下有很多怨言,可之後還是滿慶幸能夠有機會去看看外地的風景,感受不同的空氣。對於未來可能的旅行,心裡也有了一點點藍圖。
不論到哪邊,對家還是有抹不去的依戀,通常在回家的前兩天就會想著心愛的床了。回家那晚一定睡得特別香。

View more

隨便列舉幾部最喜歡的電影或動畫吧~~

買不到KANO的票心裡憂傷,請容許我聊聊電影吧。
喜歡一部電影的原因可以有很多,但會讓我把DVD帶回家的卻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質──其中有某個難忘、且讓我願意一再重返的片刻。想在那個片刻與角色,或是那部分的自己待在一起。
簡單舉幾個例子:終極追殺令中尚雷諾跟盆栽相處的場景、天外奇蹟屋子升空的瞬間、非常母親片頭長草叢裡的獨舞、阿拉伯的勞倫斯穿起代表認同的民族服飾後在黃沙中得意地揮舞衣裾一回頭發現有人觀看的困窘、贖罪中等待撤退的海灘群戲、丹尼爾克萊格在皇家夜總會裡含女主角手指的那一幕......
講到最後好像突然歪掉,不過狗血場景就是有撥動心弦的力量啊!(正氣
就像巖窟王第三幕末尾,伯爵造訪阿爾貝家,美塞蒂斯從樓上走下,弦樂一下立馬心酸酸。雖然我後來都腐其他東西去了,但重看最多次還是那一幕。(八點檔人無誤(。

View more

透过卧室窗户您能看到什么?

我家是房子跟房子間距離很近的小社區,房子是背靠背的,臥室後面是別人家的臥室跟廚房,說話大聲點就會很清楚,晚飯時間真的也就是萬家香,各種食物的味道混雜在一起。窗戶外有鐵柵欄跟遮雨棚,多少增加了一點彼此的隱私。
對於這樣的居住環境除了緊鄰的牆壁有點壓迫之外倒沒什麼特別的想法,直到忘記是五還是六年級看到伊藤潤二的鬼巷之後有一段時間都不敢往外看,深感伊藤大師從生活中找恐怖的的威力之強大。
吼,因為這題我又翻起伊藤潤二來,然後又......不太想去看巷子了(炸

View more

如果可以讓你重新選擇大學科系,你會想讀什麼??

講到重選科系就想到高中與大學聯考。類組的選擇單憑幾個比任何寶石都閃亮的朋友我就一點都不後悔,但大考前那段幽禁般的日子實在枯燥到不忍卒睹。雖然對電影跟劇場相關的研究很感興趣,但還是別回去了吧。
現在資訊不是死的,大學永遠都不是學習的終點。不管是學校開放給外界的研修課程或是乾脆狠下心弄個研究所來讀都是好方法。我不覺得有所謂白走的路,也不曾希望從頭開始或抹去什麼,我們所經歷的一切都會成為未來最好的養料。不論是後悔也好,遺憾也罷,現在就行動吧。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