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Eightlet:

你通常如何做筆記?

目前的工作不太需要記筆記,比較重要的是要隨手把特殊狀況下會用到的參考資料分門別類整理在行動裝置中,需要時能以最快速度查閱,避免去煩其他同樣焦頭爛額的同事或是在茫茫文獻海中溺斃。若是和流程相關的內容我會在獨處時用自己的理解在紙上跑一次並記錄注意事項(這點和在學校時倒挺像的),得花不少時間才能完成,但之後就不會忘記。
讀書時主要是加註在課本的空白處,另外整理成一本來參照的模式對我來說有點煩,也容易弄丟。作筆記的顏色也很簡單,不管鉛筆或是原子筆,抓起來就不會換了。我很難一邊想著重點同時耳道還能暢通,換筆跟顏色的空檔省下來會比較好,不然時間花下去,課後還得再補齊重點實在很心酸。
這幾年參加學術會議由於被要求寫news settler也會做筆記,主要是Tag關鍵字跟重要的數據,再運用心智圖將其跟已知的資訊做串聯,同時把文章的架構完成。回家之後就算發懶沒有馬上轉成文字,有那張紙就算擋一個月也不是問題(老闆有人偷薪水#)。開會的筆記比起上課愜意很多。學術會議的重點其實還是在社交還有背後勢力的角力,哪些是重點資訊,哪些只是填時間表用的小菜一目了然,時間的運用其實相當充裕。
創作筆記會從背景、人物好惡跟重要的性格特質做原點發散出去寫寫寫,規格不定,格式每每相差甚遠,有刪改會用不同顏色的筆。重讀時常常會自己嚇自己,「居然設定過這個」跟「吼這麼基本的事怎麼忘了考慮」發生的機率大抵是一半一半。
生活相關的記事都會隨手寫,不寫必忘,寫了不用查閱卻也記得。

View more

最喜歡的三部漫畫是什麼?

這類「最⋯⋯」的問題跟抽塔羅牌好像,答案會受回答當時的狀態跟心情影響。目前還沒有哪部作品從頭到尾都喜歡,而在心裡留下痕跡的原因很多,喜歡的作者、人物,某個觸摸到心靈的片段,或單純因為那部作品與生命中某段時期相連結。
簡單聊聊現在浮現腦海的三部作品:
1) 怪醫黑傑克
因為動畫才去看的漫畫。動畫是幼稚園到小一小二時期看的。忘記是在無線三台中的哪一台週六晚上九點還是十點播。週六晚上是我和弟弟少數可以看電視到比較晚的時段,那時候爸爸很迷棒球,每當支持的球隊有比賽就會在書房窗外用鍋蓋做個簡單的小耳朵,讓我們轉移陣地繼續看。那段時間各種影集電影,像辛巴達七海傳奇、百戰天龍還有宮崎駿之類都看了不少,日本作品除了宮崎駿外最有印象的就是黑傑克。各種疑難雜症、隨血管搏動的內臟器官都感覺大開眼界,然後,恩⋯⋯黑傑克真的很帥XD
之後找漫畫來看雖然讀到比較完整的故事,但當初的悸動似乎只存在回憶中了,即便如此,那套漫畫還是看了又看,有點類似原初印象那樣無法割捨。
2) 神劍闖江湖
高年級的時候翻過漫畫前幾集,不算很喜歡。但國中、高中乃至大學,看電視的時候總是會不斷轉到動畫,大概都是在志志雄篇前後,一次次看下來,就變成涵蓋我整個求學生涯,重看最多次的動畫。至今也都還常常想起。
因為動畫開始喜歡齋藤一之後就好好把漫畫補完了,還是很喜歡那狼一般的男人,他的背影真的很難忘卻。
3) 20世紀少年
從『朋友』衍生出的美好與恐懼發揮到極限,除了幾個讓人心裡發毛的片刻外,歷經時光淘洗就算蒙著些塵埃,依然閃閃發光的羈絆讓我哭了好幾次。特別是義常回到兒時,發現在自己都遺忘的片刻,記憶中那個軟弱的自己,就算一再被擊倒,吞下鼻涕與淚水,依然守著基地的旗幟。每次看都哭。我們往往太輕易覺得現在的自己是何等弱小、無助,而適度的回想,面對原初的自己,感受與之連結的人與事,多少能讓現況變得不那麼可怕。

View more

你覺得父母應該給孩子零用錢嗎?怎麼培養孩子的金錢觀最好?

我從國小開始有零用錢,中低年級有上學的日子一天十塊,買買喜歡的小零食或文具。高年級到國中跟同學出去的機會比較多,上升到300塊一個月。高中跨了個縣市讀書,交通支出增加,一個月領一千。大學後就都靠打工賺零花。
在這樣的環境長大,沒出什麼亂子,也不怎麼反對給零用錢。至於金錢觀我想「有限」的觀念十分重要,父母依照應有的花費金額抓出適當的額度,不一定要干涉用法,但要堅持用完就不多給,慢慢培養依能力支出還有爲了不時之需/想要的高額奢侈品儲蓄的習慣。

View more

書習慣借或是買?

除非很難買的絕版書和不確定作者跟主題有沒有興趣的時候都會買。自有書讀起來沒壓力,面對滿櫃子待讀的書,也有種皇上傍晚選牌子翻時的愉悅感。(閱讀真的是很看心情還有當下的狀態,有時候想被治癒一下,有時又非重鹹不吃
買書通常會等有折扣時一起帶回家,平常買得很零散,一大買都得把書房好好乾坤大挪移一下才有地方放。

View more

您最喜欢哪种口味的泡泡糖?

對口香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飛壘口香糖比賽吹泡泡那個節目的時代。有次在家裡玩,不曉得吃了幾顆,看著泡泡越來越大,一干小毛頭又笑又跳,一個沒注意,泡泡在快比臉大的時候『啵』一聲塌下來,面膜似的黏在臉上,皮膚倒還好,眼鏡上的部分還不是普通難處理。從此之後只要提到口香糖,出現在腦海的第一個畫面永遠都是那副黏糊糊的眼鏡,還有某種瀕臨極限的樂趣。(突然覺得好像了解為何我對刺破汽球又愛又恨了XD)
對口香糖的味道沒什麼麼印象,就只是甜。除了沉迷吹泡泡的那段時日,滿少吃口香糖,不是很喜歡甜味散去後的嚼橡皮感,還有不斷想將其咽下的衝動,就算味道再香甜,沒能真正成為身體的一部分還是好哀傷。
後來出了可以吞的口香糖,小小一個吃起來跟Hi-Chew之類的軟糖差不多,吃完兩三包之後就決定,還是回歸糖果的懷抱吧。

View more

常違逆長輩嗎?最常違逆長輩的哪些勸告呢?事後會後悔嗎?

對我有約束力的長輩幾乎都是放養我,給我滿大的空間,懂事之後也沒什麼違逆的記憶。該做的事就快快去做,不合理的就表達清楚,雖然意見上的歧異不是未曾發生,但碰撞的程度不會讓我想用違逆來形容。總覺得違逆是好八點檔,好具有衝突意味的詞呀,我家的狀況比較接近理性勸說,再怎麼有理有想法,態度一沒固守好接下來的討論馬上重點模糊。不是很喜歡那樣的溝通模式所以會盡力避免。
至於近期比較難達成共識的項目大概就是我的睡覺時間了吧。

View more

(你有多相信上帝)1~7最接近哪個呢?為什麼? http://www.ptt.cc/bbs/Atheism/M.1225104743.A.CFE.html

做性向測驗的時候,對這類問題最苦手了⋯⋯就算立馬重做一次,常常選的選項又會不同。
目前大概是介在4~5之間的騎牆派吧。我相信萬物的運作跟遇合有一個穩定且足以憑依的道理,獨立於我們之上,和我們連結的方式因個人特質而有些微差異。雖然在谷底或荒謬的時刻會叨唸大神大神,但還是無法將這種形而上的東西歸結成「神」這樣一個明確的代號去討論或相信。從截至目前遭遇的狀況看來,那些足以依靠、相信或構成阻礙的,終究是自己的各種變形罷了。然而我也不會否定所謂信仰及神的存在,畢竟每個人都需要一套與世界相處的方式,只要不以信仰對人逕行干涉,沒有人有資格妄加批判。

View more

春節快樂!!! 歲歲平安!!! 在誰家過年呢? 有沒有大團圓呀? \\(◕‿‿◕)//

今年照慣例在爸爸老家過年。以小家庭爲單位算滿挺團圓的,但這幾年大家紛紛開枝散葉去,人際間也有點流變,在大家長看來總沒那麼圓滿。對照小時候一群孩子跑跳的盛況確實是有點清冷,不過以我能負載的親戚交流量而言,現況也不至於太差。
好在我們還有電視呀。看著螢幕裡的小人們說學逗唱,追趕跑跳,替將冷的火鍋增添點熱度,讓酒後昏聵的耳目多點刺激,把啥時結婚賺多少幾時畢業此類話題推到角落,用笑聲將推卻紅包造成的言談空白填滿,最後帶著希望明年會更好的心情彼此道別,
說句
新年快樂。

View more

過年會發紅包給爸媽嗎?

會喔。從開始工作之後每年都會包。除了爸媽,也會包給弟弟和爺爺奶奶。
前幾年過程都很多舛,時間一到,不是提好的錢沒跟著我回南部,就是臨時發現紅包袋不夠,新曆跨年常常也是各種狀況,好像每到新舊交替,大神總要留個門檻,提醒我未來仍需小心似的。
等等要去把紅包裝袋了,希望今年一切順利。

View more

你的積蓄有多少? (大約) 怎麼來的? (零用錢? 獎學金? 打工? 正職工作? etc) 花到哪兒了? (生活費? 學雜費? 奢侈品? etc)

媽媽說錢財不能露白。
爲五斗米腰折了這幾年,雖然有點積蓄但在天龍國大概只買得起一塊壁角。每個月的糧草除了固定儲蓄的部份外,剩餘皆挪做生活用。維持生命必須的部份大多時候都很精簡,但對於能提供『活著』樂趣的元素倒是不太吝嗇。晚場電影、巷弄中的小店招牌菜、筆墨⋯⋯等等滋潤的事是具篩子,將倉促奔走間不經意沾染的塵埃篩落,像從水中撈起般,亮晶晶。

View more

如果可以輪迴轉世,想當男孩紙還是女孩紙呢?

如果有輪迴轉世的機會我想我不會有太多意見,難保一個多嘴,大神罰我去畜生道轉三圈。(炸)
其實覺得在輪迴這樣超脫世俗的關卡上,選擇性別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那時心裡有的大概會是之前未竟的心願跟遺憾,希望下輩子能有機會圓滿。
有種說法是人之所以一再輪迴是因為有課題始終無法畢業,想想看,要是快被當掉了哪還有時間去想變性的問題啊。
但如果現在有個可以改變性別的咒語,我會毫不猶豫選擇男性,女人病謝謝再聯絡!!

View more

如何改善迷糊、忘東忘西與粗心大意?

這三者討論起來大概還是因人而異,不太確定提問的朋友是想聊聊自己的狀況,還是遇到一些事情有所感觸,所以就說說我自己的經驗吧。我是個一急起來就會出亂子的人,平常不會忘的東西倉促之下常常全漏了,要避免這種狀況最好是事前先把東西準備好,預留一點時間在行動前做確認;如果節奏被打亂,等穩一點再慢慢把事情往下做。
關於忘記東西,寫下來對我來說非常有幫助,不曉得是不是心裡踏實的緣故,很多事情不寫往往忙著忙著就忘了,寫了反而不用看也記得。
話說回來,所謂迷糊、忘東忘西跟粗心大意,很多時候只是外在加諸在我們身上的制約,在生活中拉出一條名為「標準」的封鎖線而已。如果這些狀況已經對生活造成影響,那就好好分析自己的做事習慣試著調整;若是被人這樣批評,不妨給自己一點時間想想,是不是情況真如他人所說,貿然走進制約設計的窄巷才是真迷糊。

View more

如何治療拖延症及增強意志力?

昨天做報告到近兩點的人來回答這個問題真是五味雜陳啊⋯⋯
改善拖延症大概需要一具堅固的棺材,裡面配備所有工作所需的工具,加點乾柴,燃上烈火,等屁股開始覺得熱的時候症狀就暫時痊癒了。
大部份的拖延症都需要一個死線來治療,而我們在死線前也能展現極強的意志力。雖然這種狀態不是很健康,但常是很多因素交互作用下的結果(關係到個人特質,精力跟時間的運用方式之類的⋯⋯),要討論如何改善可能要從認識意志力跟習慣的養成開始。
關於意志力,下面這篇書摘的觀點很有意思,
http://st-threath.blogspot.tw/2012/11/the-storage-of-willpower.html
『意志力不是一種永久不變的行事準則,而是一種會增加、會消耗、可以儲存的"能量"。』因此要培養意志力得想辦法讓自己維持在最佳狀態,而非一昧鞭策。我自己練習的方向是每天找點時間做點滋養的事,藉由一定程度的滿足跟放鬆降低其他瑣事的煩擾與挫折,精神吃飽了,進籠子踩滾輪時效率起碼會好一點。長久下來,或許就能慢慢找到平衡點。

View more

你認為靈魂是什麼樣的概念或東西?靈魂存在嗎?

常常會聽到「XX有靈魂」、「某某人像行屍走肉」之類的說法,卻很少聽到人自陳「我有靈魂」。我想原因或許在於靈魂是流動、非固性的存在,彈性到不能準確形容或描述,往往只能以第三者角度去觀照,拾取其他人事物反照出來,那些感動我們的片段,透過對外在的感知漸漸架構對自我核心的認知,同時藉由與他者的交互作用彼此塑形。
說不定靈魂也像一面鏡子吧,只要做好準備,便有機會瞧見自己最真實的樣貌。

View more

近期有看到什麼喜歡的電影嗎

本來想把這題獻給我今年的第一部國片,但發生了一點小意外,昨天的我拿著甜蜜殺機的電影票,走到隔壁廳。待正片開始,看到執筆記帳的班史提勒才知道自己跑錯場,現在演的是白日夢冒險王。看看時間,隔壁大概也開始一陣子了,想到得在黑暗的影廳間移動,破壞他人跟自己的觀影情緒,就覺得疲憊,再說我也相信這種偶然的相遇必有意義。便索性繼續往下看。
結果還真的一點都沒後悔。
班史提勒演的角色是個在生活框架中循規蹈矩的認真員工,只能藉由腦海中的想像來宣洩壓力及對改變的渴望,在一連串生活的變動之中,內心的能量促使他展開比白日夢更加不可思議的旅程。
片子前三分之一,插入幻想的橋段讓節奏不是很順暢,在某些段落裡看來甚至太過刻意。但後半段漸入佳境。格陵蘭、冰島、阿富汗,光是看著光影在廣闊大地上緩緩流動就值回票價。看的時候我幾乎是屏息的看著場景一個個切換,隨著旅程,感覺華特一層層脫去了什麼。在攀登喜馬拉雅山的時候,他一路上寫著日誌,看到「1800呎,我的心像雪一樣輕飄。」時,我眼淚忍不住滴出來,『啊,沒錯,就是這裡!』那種心頭被捏緊的部分突然鬆開的感覺,很輕,也很滿,從內到外,將自己溫暖的包裹。
這樣感動的瞬間相當可貴,超越作品本身其他的瑕疵,面對這樣的感受,也只能像西恩潘飾演的攝影師說的那樣,好好讓自己沉浸其中,畢竟過了,就是過了。

View more

沒空與他人互動時,會選擇立即而簡短的回應或等有空再詳細回應?

我是只有在棺材裡才哭得出來的人,大部分時間都能嘰哩呱啦個沒完,真正沒空互動的時候就是當頭上開始有土落下,二氧化碳漸漸比氧氣多的階段。這種時候連燒紙給我我可能都感覺不到,因此答案會比較偏向後者,但詳細與否還是要看主題、還有爬出來時的心情。
(哪個從土裡爬出來的傢伙還能神清氣爽啊~~

View more

覺得自己是勇於認錯的人嗎 (・ω・)?

我的狀況可能不太符合『勇於認錯』的涵義,承認自己做的不夠好對我而言是十分自然的事,不需要特別鼓起勇氣。
承認錯誤不是要把爭執劃下句點或是將其當做方便行事的途徑,最重要的好處是透過這樣的思考過程來接近自己。透過分析在事件中的定位與應對方式以及衍生出的情緒可以更了解心中的需求跟不足之處,進而釐問題根源何在。經過一次次的修正,去擁抱那個老是犯錯的自己。

View more

對深迷電玩而荒廢課業工作社交的人,你會怎麼幫助他們?

one man's meat is another man's poison.
怎樣程度叫沈迷,放棄多少算荒廢,什麼行為才真的稱得上幫助?隨主角改變,無數不同的狀況衍生,很難給出概括的答案。我想就保持關心吧。若那人是我夠了解、親近的人,自然就會有法子。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