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Fengzhiying:

兔子?bot?

b.这是一个带有语c性质的账号。兔子 是我所创造的一个角色,可以说是女儿这样的存在吧……bot 则是本人。

View more

+1 answer in: “你怎么看待“甩锅”行为? 通过提高大众对于错误的容忍度可以鼓励更多的人犯错以后勇于承认错误吗?会同时提高人们的犯错率吗? 可以分享一个你的或者你遇到的(非典故的)让你印象深刻的处理错误的故事吗?(没有可以不提) 谢谢~”

你怎么看待“甩锅”行为? 通过提高大众对于错误的容忍度可以鼓励更多的人犯错以后勇于承认错误吗?会同时提高人们的犯错率吗? 可以分享一个你的或者你遇到的(非典故的)让你印象深刻的处理错误的故事吗?(没有可以不提) 谢谢~

巫祭师
甩锅 嘛…… 玩笑方面的话倒不是很在意,可要发生在比较麻烦的场合中,绝对是要立马提上黑名单拉黑拉黑拉黑的!!╰(‵□′)╯
就算是画圆圈诅咒也不会觉得良心很痛哼!
咳嗯,总之会超气。无论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别人身上都不会觉得开心,甚至觉得有点可怕唔。
关于承错与犯错咱倒时觉得是个人因素多些来着,如果是不怎么自律的家伙大概会很容易地放飞自我吧。例如兔子家的bot,会抱着很怠惰的想法,不仅是更懒得承认了还开始放宽底线,然后——啪叽。
兔子是只没什么故事的兔子,但兔子家的bot或许会知道些什么吧。
[bot.事实上,没有。我是个没有故事的bot君。
…有点凄凉的样子。]

View more

+1 answer Read more

据调查大家都喜欢坦率一点的

巫祭师
bot.事实上我也是这样。
所以在过去有三年多的时间我和他的关系都并不能说是好,但后来就突然地勾搭上了。原因我也说不上来。
因为双方性格问题我们确实产生过不少矛盾,的但他本质上还是一个不错的人,很有气量,内在非常沉稳靠谱嗯。
而且他现在程度相较当年已经轻很多了(而且变沙雕了),双方也在试着相互包容理解。
Ummm…反正我就是觉得他很好啦和他一块儿感到很开心,就算是傲娇也超喜欢他,有什么办法呢。咕咕。

View more

+1 answer in: “跟傲娇的人相处是什么体验?”

大家好我是透明雅痞銀(*゚∀゚)(*゚∀゚)(*゚∀゚)(*゚∀゚)(*゚∀゚)(*゚∀゚)透明最近對自己依然是邊緣人的這件事情受到打擊(*゚∀゚)(*゚∀゚)但是這和今天的問題完全無關(*゚∀゚)那麼問題來了!有什麼事情讓你死都不能忍受呢?透明不能忍受廁所馬桶很髒(*゚∀゚)(*゚∀゚)(*゚∀゚)(*゚∀゚)(*゚∀゚)(*゚∀゚)(*゚∀゚)(*゚∀゚)(*゚∀゚)(*゚∀゚)(*゚∀゚)(*゚∀゚)

小透明群发
某些声音。
太过尖锐刺耳或者刻意作怪含糊不清的声音我都不喜欢。耳朵很难受,脑子也会跟着痛起来。

View more

大家好我是透明檸檬(*゚∀゚)(*゚∀゚)(*゚∀゚)感情會影響人的理性判斷(*゚∀゚)(*゚∀゚)(*゚∀゚)你曾經因為感情做過最特別的事情是什麼呢?(包含親情友情等各種情)(*゚∀゚)(*゚∀゚)(*゚∀゚)(*゚∀゚)透明其實感情很豐富的(*゚∀゚)(*゚∀゚)(*゚∀゚)(*゚∀゚)豐富感情的透明(*゚∀゚)豐感透(*゚∀゚)(*゚∀゚)(*゚∀゚)(*゚∀゚)

小透明群发
颜文字一如既往洗脑啊,透明君。
唔,因为感情而做过的最特别的事?
兔子家的bot是个容易冲动的家伙,因为感情做过的特别的事情……老实说,如果傻事儿也包含在内的话就相当多了。
例如,和人就“谁是谁爸爸”这个问题在电话上掰了一个多小时? 虽然是小孩子时期的事儿啦。
至于正向的也不是没有,可硬要挑一个“最”字还是有些困难。好像都蛮特别又都挺常见的样子。
诶嘿。(°ー°〃)
[bot:小黑的话,大概是每天都在向 神明 祈祷着什么吧。
虽然……
这种互相把对方卖掉的感觉有些微妙。]

View more

吃蒸鸡蛋的时候 习惯先全剥完皮再吃还是剥一半吃一半?

巫祭师
……老实说兔子我不太喜欢吃蒸鸡蛋,因为蛋黄吃起来总是觉得很干,而没有水的话就非常难受。
但吃的话还是会先把壳全部剥掉再吃的。嗯,就是“类似于把麻烦的事情先全部解决掉然后好好享受食物吧”这样的想法?
啊呀…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了。
半夜这么想着,即使不太喜欢蛋黄也突然觉得有些饿了呢。

View more

+2 answers Read more

大家好我是無痕透明(*゚∀゚)(*゚∀゚)無痕的哦(*゚∀゚)透明的哦(*゚∀゚)透明所以無痕哦(*゚∀゚)無痕所以透明哦(*゚∀゚)???(*゚∀゚)到了一定的年紀累積一定的經驗(*゚∀゚)必定會有自己的生存法則(*゚∀゚)透明的法則是(*゚∀゚)透明透明透透明(*゚∀゚)懂嗎(*゚∀゚)不懂嗎(*゚∀゚)嘿嘿嘿(*゚∀゚) 那麼問題來了!你的生存法則是什麼?

小透明群发
umm...心平气和。

View more

大家好我是孤獨透明(*゚∀゚)(*゚∀゚)(*゚∀゚) 大家在ask都有交到好朋友(*゚∀゚)(*゚∀゚)(*゚∀゚) 有沒有ask上的誰(*゚∀゚)是你很希望現在看到他的呢(*゚∀゚)@小老鼠出來吧(*゚∀゚)(*゚∀゚)(*゚∀゚)(*゚∀゚)

小透明群发
唔啊,孤独透明你好这里是孤独兔子...?
Ask确实有超级多喜欢的人呢!(虽然很可能是单箭头向orz
不过因为经常突然消失很久所以目前也没有什么深交的友人。
目前有些想要见到红豆粽子小姐,可能是因为饿了吧。她似乎已经消失一年多了,就不打扰她啦。

View more

那当然,本神可是天才。[听到人的赞美愣了愣神,别过眼抓抓脸颊露出不符合话语的神态.童年的记忆油然而生,虽然越走后越留下痛苦和遗憾,本是由此凝神思考时被人的拥抱所打断.气急败坏地想脱口而出却被人的笑颜所噎住,老半天才吐出一句话]……你想掐死我吗。 [似乎对方听到后慌张松手露出抱歉的神色后一直处于尴尬的无声中.最后终于认输般叹了口气拉过人的手,在人的额处落下一个淡淡的吻.]我家里表达感谢的方式…。好好收下吧——等等,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不知道自己有多么会污染人的眼睛吗。

眸·宙斯
“你好看。=w=”
未经大脑思考而做出的解释可靠度近乎为零,抬手捂住脸侧过头去轻咳一声意图掩饰自己脸上可疑的红晕。待心情稍稍平复后再次抬头与人对视,表情认真,用着冷静的声音在上段话的末尾添上这么一句。
“刚才无论我说了什么,请一律当作废话处理掉…?”有些心虚地,自然也不会告诉对方自己压根儿对内容没有半点印象的事实。希望不是什么会将神明惹恼的字眼——即使志愿做一只纯良无害的兔子,但在兄长久年浸染下某方面的词汇确实是无可控制地变得丰富起来。
奇怪…最近怎么老想到他。带着自己也未察觉的厌恶掐断脑内的回忆。
“来自神明大人的礼物肯定会好好珍藏!”轻轻揉过额上与人方才接触的那处,没有理会对方最后那句毒舌换回平日惯有的语气。
“嘿…眸今天也超帅气!感觉自己的小血条快见红了唔。”

View more

……唱,唱歌吗…。[微微蹙眉将眼神移向一处,手抵在嘴边略显思考.记忆里最后一次唱歌已经是80年前的事情]旋律应该还没忘,是神域以前使用的语言,所以你大概听不懂…只管听就好了![稍稍清了清嗓子开始低声哼唱.旋律犹如咏诵圣经般的圣洁无暇,令人安宁.很难想象这位高高在上说话刻薄的神明所会的歌曲是这个调子]好,好了。因为太久本神也记不清谁教的…反正不会是父亲母亲。

眸·宙斯
不知含义的古老歌谣被面前那人以难得温柔的声音哼唱出。如目睹不可思议的事物般呆愣在原地,一时间僵硬的肢体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更别说开口说话。
“……好听。”
半晌才勉强挤出这样一个普通到了极点的赞美,此时不得不烦恼于自己那与平日表现完全相反的不善夸赞的本质。隐约记得兄长曾说过以亲吻道谢的方式,眼皮子一跳,立起的兔耳微不可见地颤抖两下后果断放弃这项不知会带来什么可怕后果的行为而它改为一个大大的拥抱。
“抱歉,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奇妙的感受…原谅我词汇的贫乏。”
“不过眸唱歌原来这么棒呀真的超惊喜呢!o(≧v≦)o”
以疑似要将人勒到窒息的诡异力道收紧环在对方颈间的双臂,带着灿烂的笑容这样说道。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