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GrayNight:

灰夜
Latest answers

如果您從銀行偷走了一支筆,這算盜竊銀行嗎?

不告而取謂之賊。

View more

突破第四道牆的那個問題!

灰夜

突然發現這張圖更切合原題意,讓我補一下。(炸)

企劃時中之跟角色溝通(bz或是其他任何一種方式)應該都可以視為突破的例子了吧,而且還真不是每一個角色都可以這樣溝通呢。

View more

【不限二次元或三次元】 來個治癒系吧!或致鬱系也可以ry(……差太多了

這小傢伙現在已經是小天使了。
(一口氣達成雙重條件)

View more

(因為這是會被避開的題材,所以可答可不答,如果覺得冒犯那麼先說一聲抱歉> <) 來個突破第四道牆的小段子吧!!

渡來人秦氏|八咫烏之後

(圖是拿去年全聯中元節廣告改的)

那個傢伙叫做巫見,偶爾叫覡。
他本身就是個突破第四面牆的存在。

如果我創作的其他角色都是需要我打開一扇門,走過去跟他/她們對話,那巫見這傢伙從頭到尾都坐在我旁邊,然後隨他高興到處亂走。他可以出現在任何一個故事當中,唯一的限制是一個故事只能走一次,從他在那個故事中的出生到死亡。

沒有段子XD 拉他出來說話很尷尬啊。
他超討厭我的XDDDDDD

View more

今日顏色!

噗浪的這個小遊戲超難。

View more

最讓人討厭的昆蟲是什麼?

蜈蚣不是昆蟲啦爺。

View more

被背刺時,您的第一句話會是?

按照套路來說應該要是:
「什麼!」「竟然是你……!」「我那麼相信你——!」之類的

不過按照經驗,正確答案其實是,
什麼都不會說。

View more

居然沒上鉤真是太遺憾了,您的眼睛真好。

其實形似字之中我覺得最難認的是烏跟鳥,超容易認錯( ˘・з・)

View more

相信青鳥嗎?喜歡青島嗎?

「青鳥?當然相信啊,我還見過呢。」

「怎麼會問我在哪呢,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瞧,不就是我眼前這位小姐嗎。」

「像鳥兒一樣可愛且美麗的小姐呀,請不要拒絕我的好意。」

「這杯酒,讓我招待吧。」

我沒去過青島,也不喜歡啤酒;u;

View more

沒關係因為雪津子也是經歷過...媽媽不准的小孩,我們可以當.....家庭革命好朋友... 然後妳竟然回了我...感覺到自己的語無倫次害羞炸裂(爆) 因為我知道一般玩家都是以現在時間軸為重心,所以只是,那個,看著葉音忍不住想著「請跟我女兒做朋友嗚嗚」但又感覺自己雷人著,只好,投在鞋櫃哩,可惡(感覺這封信也是語無倫次)

鈴蘭‧船屋

除了家庭革命外,還可以當……平瀏海好朋友,呢。(不要)

其實葉音的出現雖然很意外(各種方面的意外),
但她反而是……最具有各種衝突性的孩子,
也是設想過她可能會【逼--】然後就【逼--】,
因為【逼--】的【逼--】讓她產生【逼--】的【逼--】,
最後就【逼------】。(夠了)

但是就現在而言小烏鴉跟小松鼠八字都還沒一撇呢,實在不敢想太多。

是說孩子的媽看到問題的反應跟我一樣:
「什麼現在已經要思考住宿了嗎孩子也長太快了吧。」

唉,爸爸媽媽好捨不得小女兒喔,
只好送給雪津子一朵小發發……。(
(無關)

View more

如果您愛的人背叛了您,您會原諒他/她嗎?

(這題目不就是要逼我回這個梗嗎)

View more

因為害羞的話我覺得只有ASK才問的出口所以請讓我問在這裡,昨天回去看了春行花未,想起小葉音是要當厄除的孩子耶然後看了一下年表發現她跟雪津子年齡好近!!!害我好想認室友!!(扭捏地想了一整天) 我知道子世代耕地面積好大所以我只是...想把...腦海裡的妄想...寫在這裡...好....我撤退了...!(可以不回/...)

鈴蘭‧船屋

(用網子撈住揉捏一番)

子世代離"現在"太遠了,在"現在"搞定前我很少去思考,
不過……室友嗎……天啊我們已經要有室友了嗎……
她還這麼小這麼快就要思考到室友的問題了嗎…………
(爸爸式的煩惱)

翻了一下之前的子世代創作串確定這設定是說過的,
小葉音她是家裡唯一「看不到」的孩子。
這代表在面對一些狀況時勢必是比較弱勢一點的……
身為家中最小的女孩兒,又是個特別的不會掉毛的女孩兒,
在穿上制服前……肯定……得先經歷過很(爸)多(爸)阻(不)礙(准)吧。

View more

請問有沒有特別希望朋友進行或推薦的創作呢?

我剛發現被我放置一年以上的問題都被清掉了,問題箱內累積的問題一口氣從上百條降到個位數,深深感受到歲月不饒人之類的嗚嗚嗚嗚嗚……

不知道該推薦什麼,能繼續說故事就是好的,
不要浪費能說故事的機會,
這個世界需要好多好多美好的故事來灌溉。

View more

您是願意長生不老還是活一千年?

不不,你倒是告訴我差別啊?

人類的生命短暫如蜉蝣。
回音曾警告過他。

他眼睜睜看著她在自己手中一點一點腐朽,化為塵土,與山林一同,無法區分你我。他感受著她被大地給分解吞噬,蟲鳥獸爭相搶食,滋養山林草木,花在她的身上發芽長大,朝著天空綻放芳華。

開花的那一刻,他才意識到這一切。
悲働的神靈有了心,便再也不是神靈了。

回音曾警告過他,人的生命短暫如朝露。
而山有千百萬年歲,亙古而長久的記著在這片土地上所發生的一切。
歡嗔悲喜,愛離別苦。

View more

認為被愛需要什麼條件?

「那重要嗎?」

View more

陌生人對你做過最貼心的事。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58834892 想看看大家跟這個!!(一起用愛把ask刷好刷滿) 散發正能量要從正面上所以我就不匿名了,回答隨意隨意。

鈴蘭‧船屋

因為是蝦問的,我一開始本來想用烏染來填,
然而看到攻受就卡殼了,跟染井中討論之後她也同樣卡殼,
在絕望的同時只想揍小烏鴉,所以只好換個。
其實我也畫了個明蒔版,然而感覺老是在欺負老婆回家得跪算盤了,
只好開始翻箱倒櫃找我家有沒有自組CP……

為什麼要分攻受呢,為什麼一定要分左右呢,
我真的好困擾啊啊啊啊!

撇除掉角色部分,我喜歡的CP Tag大概可以列出以下:
年齡(經驗)差/身分地位階級落差/各方面價值觀的碰撞/雙方皆有強勢的點
一種總之先打架打完再說的概念(不)



最後還是要喊一下,
愛蝦,謝謝妳。

View more

我只是想說我胃好痛好像喝太多紅茶了但我就是無法抗拒奶茶的誘惑啊啊啊啊

灰夜

並不◎蕭詒徽
你知道離開漩渦的方法是不要動嗎
和離開今天的方法一樣
又是晚上
我不知道自己在哪。明明不是海
卻有那麼多浪。明明不是昨天,卻
沒有什麼不一樣。你睡了嗎
你知不知道除了明天
我們還能去什麼地方

你睡了嗎。拉開窗簾
看見別人的窗戶發出光亮
那些不屬於我們的影子
都屬於更好的形狀。又是晚上
我多怕你夢見更好的我們
然後才醒
怕你因為更好的我們而傷心
像一張地圖
讓迷路的人傷心那樣

你知道結束迷路的方法是不要動嗎
和留在昨天的方法一樣。明明不是海
有人把船永遠停在今天的房間
有人並不
有人因為放棄航行而得到幸福
有人並不。現在的我們
就是更好的我們了嗎?多怕明天
依然不過只是又一張床
然後才醒:「原來抵達
只是不再離開某個地方……」

你睡了嗎。明天早上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哪?拉開窗簾
看見自己的窗戶發出光亮──
我多怕你因為早上而傷心

像一道影子
讓稀薄的人傷心那樣。太陽出來了
你相信自己嗎?睜開眼睛
明天就在這裡
有人去了更遠的地方
有人並不
有人因為沒有得到幸福而傷心
有人並不



這個世界並不美麗,
但仍希望我們總有足夠的溫柔<3

View more

來個跟華爾滋有關的小段子吧!

【軍兵】

風逍遙早在與會之前就表達過他不會跳舞,更別說是得牽著舞伴的手一步一踏的那種社交舞,這場宴席他就是單純的接待,絕對不做其他多餘的事。

當時忙著跟王上確認流程的御兵韜連吭一聲表示聽到的時間都沒留給他,任由風逍遙追在他後面強烈強調了半條苗王宮大廳走廊,連蒼狼都忍不住轉頭打了幾個眼神企圖提醒身邊的股肱之臣,奈何御兵韜就是雷打不動毫無反應沒有任何表示,一直到走廊都走到底了,把苗王送進辦公室內之前他才轉過身,趕年輕軍長去確認維安狀況。

「所以老大仔你到底有沒有聽到我說啥啊?」風逍遙非常的不放心。

「快去。」御兵韜沉著臉趕他。

不過是犒賞苗疆境內幾個較親近部族的小型節宴,說起來應該不至於有需要讓鐵軍衛軍長親自出馬才對,王族親衛便可處理。蒼狼看著後頭跟著走進辦公室的軍師,忍不住想為年輕軍長出聲:「軍師,軍長他……」

「王上請放心,臣自有安排。」

還來不及說完話就被打斷,苗王在軍師繼續將各種資料擺上他的桌子時眨了眨眼,乾脆的放棄繼續討論這個話題,只能在心底默默地替年輕軍長送上祝福。

宴會的舉辦是在晚上。

因為墨風政策的推行,這類活動的流程多被簡化過,比起過去繁複沉苛的規矩是要簡單許多。且與會的多是平時便較為理解現今苗王作為的部族,交談起來也頗為輕鬆,連蒼狼都笑得多了。風逍遙在開場的流程走完就沒什麼事,左看右看覺得自己有沒有繼續待在座位上好像都沒差,便偷偷溜到了大廳邊緣的角落,打算趁機摸點酒回去。

然而才沒走三步,就被從背後給拎住了。

風逍遙一點都不意外的轉頭去看抓住他的人,苗疆軍師此時仍是穿著平時遮掩身分的那套裝扮,而非宴會正裝。然而就算被面具遮住了大半張臉,仍能看見那微挑的眉毛,知道接下來他就會收到一句胡鬧。

「胡……」

「好啦老大仔,快放我下來,給人看到觀感可不太好啊!」

御兵韜鬆了手,卻仍抓著他手臂不放,風逍遙一臉無奈的撇了他一眼:「又不是你的酒,不用這麼小氣吧?」

御兵韜瞪他:「……與那無關。等下你要上場,別走太遠。」

「上什麼場……等一下!」

看見身穿禮服的榕桂菲笑臉盈盈走過大廳,直直地朝他倆而來,年輕軍長此時才想起流程裡好像確實有舞會之類的這一項,頓時發覺自己好像落入了什麼陷阱,簡直要炸毛。御兵韜扣著他的手宛如桎梏,逃生無門,立刻抗議了起來。

「等等啊老大仔!我說過我不跳舞的!而且我也不會跳舞!」

御兵韜面無表情的瞥了他一眼:「你不是學過?」

風逍遙被他瞪得都愣了一下,想起自己確實在中學時為了配合雪的社區表演,學過一段華爾滋舞步,當時花痴得負責鋼琴,而月實在是練不起來才讓他……等等,「等一下啊這不是重點老大仔你明明答應我——」

「我有嗎?」

風逍遙回想起了自己一上午的努力,很悲哀的發現確實沒有。

榕桂菲站在那看他倆拉拉扯扯,掩著嘴笑起來:「軍長這麼抗拒,莫是嫌棄奴家了……」

「等等啊榕姑娘我沒這麼說……」啊啊這落井下石的腹黑感怎麼跟老大仔這麼像不愧是小妹嗎!「是說只是要開舞的話老大仔你幹麻不自己去!」

「我身分不方便。」已故前軍長.鐵驌求衣.軍師御兵韜如是說。

「王上也不方便。」榕桂菲在一旁補充,「所以只有軍長您了。」

風逍遙眼神死,瞻前顧後的思考了一下,發現好像確實是這個樣子。流程上的時間已經在拉拉扯扯間流逝,樂隊的音樂也換了,遠遠就能看見蒼狼與王族親衛帶著賓客們往這邊走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老大仔,你又陰我!」

View more

要撫慰碎裂的心,最好的方式是什麼?

掃起來然後扔了。

View more

我也喜歡你,親愛的(抱個滿懷)

阿白

我本來想自己默默收著就好,但現在ASK顯然會清陳年問題所以……(驚慌)

謝謝阿白的抱抱,你肯定不知道你這個回應給予當時的我多大的安慰,
我要把這個抱抱永遠的收藏起來。(抱緊)

View more

大發現!

灰夜

後台放置一年以上的問題都不見了!
天啊那些都是我的回憶啊QAQ!(。

View more

最無用的超能力是什麼?

忘記在哪本有異能者設定的小說裡看過的:
「從五公尺以上的地方往下跳一定是頭先著地」。

View more

密友的哪點讓您最為惱火?

我是需要距離的人,企圖更接近我會讓我感到不安而焦躁。

不過這樣說起來的話,
這樣也無法被稱為密友吧?

View more

如何提升您的自信?

這問題打從我有意識以來就困擾著我我還期待誰來給我答案啊!

View more

Loading…

About 灰夜:

只是一棵小小草,我很乖請不要把我拔掉。
如果要問孩子要點名喔呦ヾ(`・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