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Guijiu_:

苹果花榨汁也不是苹果汁的味道啦!【手指尖的流光构成了苹果花的形状】因为不能把整棵树搬过来所以这些花应该活不了多久了【粉红色的苹果花娇嫩柔软的花瓣上还坠着水滴,在流光下折射着光芒】给,送给萨摩耶先生

伝説の人形師
啊……非常感谢。【哑然,伸手结果那亮晶晶的苹果,轻轻嗅了嗅后满意地把苹果向上一抛,随后它就被无数不可见的力量分割为体积完全相等的小块】
【苹果块被无形的力托在半空中,她满意地信手拈起一块放进口中,眯上眼】很不错呢,蜜纳要来尝尝看吗?

View more

……[面对对方游刃有余地用语言还击着自己,内心当然有各种火大想要把对方吊起来打的冲动.但考虑到自己身体的问题还是选择忍气吞声]行行行——你开心就好。顺便纠正一点,本神丝毫不受别人的眷顾,你的蠢脑袋只能充其量看到表面现象,顶着这个没用的脑袋真是辛苦你了~。

眸·宙斯
嘿——呀,只执着于自己所看到的并把自己的狭隘强加于所有人身上的,井底观天人到底是谁呀?
【对于对方的人身攻击丝毫没有回应的打算,这种败犬哀鸣一般的狂吠声自己在以往的无数时间里已经听过无数遍了,而自己仍站立在这里安安心心和面前年轻的神明打嘴仗就足以证明自己胜利者的身份】
我高兴当然好了!【双手叉腰理直气壮地】你高不高兴关我什么事!我高兴就好!

View more

如果你可以从某个人那里知道自己确切的死亡的时间,那么你会主动去询问吗

伝説の人形師
首先我要确定那人是谁,他怎么知道,如何知道,为什么知道,是不是对我有恶意……等等的一些资料。
确定没有问题后再去询问。
理由嘛……我要在死前把我死后的事情都安排好,不然世界可是会大乱的呢。
(笑眯眯)

View more

Good evening♪【仿佛很熟稔的样子拍了拍对方的肩,简单的问安在嗓子里转了几个弯用法式英语说出了口】好久不见,就今天的心情而言会想到什么花呢?【夜幕里身边金色的流光飞舞】

伝説の人形師
啊,是蜜纳啊,晚上好啊
(以一个接近躺下的姿势坐在悬浮椅上,听见人的声音转过身,懒洋洋地飘到一边的茶几旁,替她倒上了一杯温牛奶)
今天……?花……?(听到她的问题稍稍愣了一下,随即托着下巴开始思考)
……苹果花吧,我最近有些想喝苹果汁呢。
(挠挠脸颊随性地笑了出来)

View more

那只是你自己内心的理解,你怎么样想和本神没有关系吧,按照你的话来讲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完全不在意对方怎样形容自己]会在这方面计较,到底谁才是小鬼?[眯起眼瞳,强烈到令人窒息的气场瞬间爆发出来,使自己所在的整个空间都阴沉下来,让对方的胸口顿时出现一种闷气,自己金色的眼瞳所闪耀的亮光展现出自己身后有多少服从自己的强大无比的东西]这种本神也会啊…。只不过比本神用语言的方式更加不友好,并且刚才用色诱的方式来诱惑本神的究竟是谁啊?

眸·宙斯
(一个念头便让对方的气场消失于无形,整个世界仿佛都若有若无地排斥着对方的力量)
这里是我的主场,想要反客为主,你以为你是谁?不要太自大了,在你的世界你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在这里,你什么都不是。
的确啊,我怎么想的和你没有关系,可是你让某个笨蛋不爽了,那就和我有关系了。
是啊……把别人的尊严当做地板随意践踏,这种事情对于你来说当然是家常便饭一般,什么都不是了。
(悠闲地喝了一口能量液)
色诱?你是不是太看高自己了?你真的以为你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我恋恋不舍的?要你下面那根玩意儿又有何用?
(讥嘲一般地冷笑出声)
受眷顾的废物罢了,连当初的我都不如。

View more

[听完对方的话内心毫无起伏,只是有点想笑.面对这个人完全误解自己在存活的年代所付出的多少努力,为了得到自己父亲的承认,杀了多少条生命,经历了多少让内心崩溃的事情才走到今天的位置]真是抱歉啊——本神对谁都喜欢用这种说话方式,如果你无法忍受只能说明你的内心意志力脆弱无比?

眸·宙斯
啊,把自己的错误推到别人身上,真是无用者一贯的作风。
(打了个哈欠,一只手搭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
说实话,你在我眼里只是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在那边以侮辱他人的方式博得同情与存在感。
换句话说,我自认为我的心理已经够坚强了,但是我干嘛要花那个心思来忍着你?心理意志力脆弱是一回事,愿不愿意忍着又是另一回事。你又不是我儿子我干嘛惯着你?因为别人无法接受自己就给他人冠以心理脆弱的名头?这又是谁教给你的?你那个没用的老爹吗?
说到头,你还只是一个给自己插上刺假装自己很厉害的小孩而已,真正厉害的人从来不屑于用言语来当做利刃——你为什么不学学名内小姐姐呢,看她多厉害,靠着气场砰——地就把别人都镇住了。

View more

……[没有阻止对方的动作,没有任何常人会有的脸红心跳,反而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虽然这么说,但也不能否认你是个变态的事实。顺便在说一句,和曾经的你很像?——见鬼去吧。本神是本神自己,独一无二的绝对存在,把本神看做想曾经的你,也不想想自己是何等下贱的货色。

眸·宙斯
(听到他的话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直起身把玩着手里的虚化法术支架)
说实话,有些存在对你的性格感到不满很久了,而Itawyer和Soul传回的消息也证实了我对你的看法。
(她转身走到巨大的四维光屏前,输入了一行数据后又起身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五百年的阅历不能为你提供任何的阅历,因此你肆无忌惮和邻邦交恶,并且任性地自我地凭借他人的同情要求原谅。
视他人为下贱,我不明白你凭什么有什么资格这么做——实力?还是自恃高贵?
强者靠科技,弱鸡靠变异,五百年就到达一个世界的顶端,在我眼里你无异于一团靠着上界加持才苟延残喘活下来的脓水。
(风轻云淡地给自己倒上一杯高浓缩能量液,啜了一口,然后随手放在一边)

View more

……变成女人了?真想不到你还有这种恶趣味。[然而对方依旧比自己高各种反感]

眸·宙斯
啊——啦,这不是我们的神明大人吗。
(从无穷无尽的算式与程序中回过神来,略带调笑地从悬浮椅上转过身来看着他)
嘛,到了我们这种等级早就不在乎性别什么的了,当周围都是自己一个念头就可以抹去的存在时,保持冷静反而比在乎外表什么的更重要。(她慢慢地站起身,白色的长袍顺着动作滑落,露出黑色的紧身衣,以及宛如羊脂一般白皙的皮肤)
——反正即使全裸也没有人敢露出不敬的目光,不是吗。
(身形微动,一念之间便跨越空间的距离出现在他的面前,以一个暧昧的姿势把他顶在了座椅上)
但你不一样……我可以感觉到你身上的力量……就像我曾经的那样……
(低头凑近他的耳朵,喷吐出的热气打在他的耳廓上)
(低低的笑着,暗金色的眼中透出莫名的笑意)
……不是吗,我亲爱的宙斯。

View more

……[目光瞬间阴暗下来,对方看待自己的眼神宛如被蛇盯上的青蛙一般.讨厌,异常讨厌被这样注视着,不免产生了许些怒火]啧。你想穿自己穿去啊,不要像脑残一样拉上本神。

眸·宙斯
那是因为我觉得宙斯你穿上女仆装什么的肯定比我好看嘛。
(笑眯眯地应上了他的话,黑发女子脱去了身上的研究袍,露出了更内层代表着自身阵营的黑色术袍)
……要开始了。
(她低低地笑着,明明是信步走着却转瞬间从偌大研究所的一端走到了另一端)
(如同想起来什么一般,她转过头来)
对了,宙斯的话可以先回去哦,女仆装在我衣柜的第二个抽屉里哦。
(轻笑着,消失了)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