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一篇你創作的舊文,介紹當時創作時候自己在想甚麼吧!

( ´-` )我把文章從個人網裡刪掉了,不過文章也沒有很長、找些小節錄放在這邊↓↓↓
--
從一開始,一位青少年就站在少女的背後,看著她的一舉一動。「在這麼危險的高度,很痛苦吧。」他說著,眼睛沒有離開少女。「我能理解你的痛苦,但還是先下來吧。」
「吶,輔導員先生,我很寂寞。這裡只有我們兩個,如果連您也不過來的話……我只好自己一個下去了呢。」少女打斷對方的話,附帶那像銀鈴的笑聲。她把話說完後自己也笑了出來。「對了,就坐我旁邊吧,輔導員先生?」少女拍拍身旁灰白色的位置,自行決定了青少的位置,她那帶著期待的語氣讓青少不忍心拒絕。
「謝謝。」青年坐到少女的旁邊。風吹,兩人的頭髮都起舞著。「我想自殺。」少女開口,是肯定句。被突如其來的告白嚇到,那青年也只是微微點頭。他愣了數秒才想起自己的職業,急忙地說:「為什麼呢?生命還是很寶貴的。」
少女看看他,又笑了。「輔導員先生,您知道為什麼我要選擇跳樓嗎?」她無視掉青年的發言,挑望遠處,自顧自的說著。「這樣,跳下去。大家都會記著我了。」
「輔導員先生,往下看。看到嗎?大家大家都如此的渺茫。人類在這個地球裡,也只不過是微沙都不如的個體罷了呢。」少女握著青年冰冷的手,指向街道。「輔導員先生,您看。下面的女生在看著我們喔。她會把今天的事情向她的朋輩分享吧?」
牽起手,少女領著青少的手揮動,對地面上的觀眾問好似的。「要怎樣才能令大家記著我呢?我一直為此困擾了很久。」
少女站了起身,張開雙臂。一旁的青少帶著驚恐,想要抓著那少女。「嗯,不會跳下去喔。」看到青年如此激烈的反應,她笑了出來。「吶,輔導員先生。你會怎樣讓人記著自己呢?」
記著自己?
「……不知道。」青年沈默了一陣,只能吐出三個字。少女帶著歡愉的眼光轉向他。「是吧?所以啊,我想到方法了喔。」少女坐下來,抱緊了那青年。「跳下去。跳下去後,他們都會被我所嚇到的。今天是永世難忘的日子,因為有人從他們面前死掉了呢……。雖然是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但就是有一條生命從他們眼前消失了呢,這樣,大家就記著我了喔。」少女語氣愈說愈高昂,聲量也變大,她吐出長久以來的決定,開始狂妄的笑。
那青年一震驚,抓緊了少女的雙臂。「嘻嘻,輔導員先生想要說……『要愛惜生命』,是吧?」少女搶先發言,讓青年把話吞回喉裡,微微點頭。她跳離剛才與青年一起坐的位置,站在青年的後方。「所以……聽從輔導員先生的話喔,我。」她從後抱了上去,雙手橫上他的腰。「很乖吧?讚賞我嘛……」用頭部蹭了蹭青年的背,少女那銀鈴般的笑聲再次響起。
然後,用力一推。
「再見了喔,輔導員先生。」少女用雙手撐著身體,向下凝視著在天空裡飛舞的天使。「嗯,不會跳下去喔。」少女向下揮手。「是我,呢。」
--
翻了檔案名字遽然發現已經是三年前的文章了,當時正看著心理學書籍內容剛好是有關於自殺的,提到有人想要自殺時的應對對答方案,覺得很有趣就拿來創作了。
對話之中也有加插些許個人的看法吧,總之東想想西看看就寫出來了,文章的結尾換成了第一人稱,寫著「我」覺得今天也是平平無奇的一天,路過堵滿人的大廈只覺得很阻塞,沒有理會少女這場表演,想要營造出跟少女想法完全相反,帶點諷刺--婊婊--味道,不過大家都說看不懂就是了←
事實上現在看會發現對話好像非常的矛盾啊,中二臭,句子也怪怪的我還有發現錯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