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以「不能回頭」跟「保存期限」為元素,來寫個極短篇/畫張圖吧?

剛好在整理書櫃,發現放在深裡的明治巧克力過期了。
這種零食保存期限是十二個月,巧克力盒子上印著的年份是兩年前,二零一一。
我躊躇著。
那是對我來說很重要,很重要,非常重要的一個女生送給我的禮物。
四年前,一場同人場次裡面我們交換了情人節巧克力。我還很記得她的要求,她是個嗜甜的小女生,跟我說要送她三顆白巧克力。我答應了。
然後,她把這盒明治巧克力拿出來,說自己又不會做巧克力,可是知道我不好甜,在便利店挑了這個黑巧克力送給我。
低下頭來,我有點不好意思。
有點像是被反GANK 了一波啊,那時候的我一定是這樣想的。

巧克力被放在深深處了,直到過期這麼久才被發現。我想是對這件事情的逃避吧。
後來她離開了,到現在我還認為這是我的錯,是我傷害了她。那麼一個像玻璃的孩子啊,因為我的無知在她身上刻割出很多很多道永遠的傷痕,而她每次都只是笑笑,沒有回應。後來我被過度滿溢出來的獨佔慾望吞噬了,想要她只看著我,只看著我。
為了保護自己,她離開了,用彩色的花遮蔽身上的傷痕,告訴我她只是想要冷靜一下,會回來的。
只是,留下了巧克力的她再也沒有回來了。是想著,不能回頭吧?回過頭來的話,傷痕會一直增加,總有一天會碎掉的。以自己的角度來看,換作是我大概也會頭也不回地離開吧?我那麼的信任你,卻只會傷害我,我還沒有那麼自虐,自願地忍受你那猛烈的攻擊。
現在回憶起來,那時候的我一點都不溫柔啊。自以為很成熟自以為很體貼,根本所作的事就與小孩子搶奪玩偶沒有分別。
是因為那時候的我用美其名的溫柔,實是一個又一個的枷鎖令她遍體鱗傷。自以為事的自己忽視了她的需求,自以為對她好的事情,實是令她痛不欲生。那時候的我還不懂,痴心的以為她還會回來,留著這巧克力,留著我們的約定。
現在想起來,真想要捏死過去的自己啊。

四年過去了,我還是那樣深深愛著她。曾經與她到過的地方都會挑起我那以為結成焦的傷口,流出鮮紅色的血,滿地血液映出跟她的點與滴。跟她的對話在腦海裡模模糊糊的,唯一深刻的就是她把巧克力送給我時候所說的話。
因為真的真的,打從心底很興奮。
因為真的真的,打從心底裡喜歡你。
曾經,以為自己有那個資格能夠擁有你,保護你。
而現實卻是滿地鮮血收場,你與我的血。
四年過去了,不知道她過得怎樣,換了噗浪換了電話號碼,我所知道的都換掉了,狠狠地切斷所有,她沒有回頭,成功逃離了那個愚昧的小屁孩。
我也假裝不再回頭,在她生日的那天換了噗浪,其實只是想要令自己記著她的生日吧。偷偷發了個只有自己看到的私噗跟她說生日快樂,接著的這幾年來,每年都會跟她說生日快樂。內心的某處懼怕把這些事情放下來後,會把自己所作所為忘記吧,惡劣的一切。所以用很自虐的做法記著了,換個方法逃避了,把記憶封死在巧克力上面。
最後,我拿著這盒巧克力哭了好一陣子,肩膀不受控制的抖,喘不過氣來痛苦地呼呼吸吸,臉扭成一團,一定醜死了。種種的內疚、罪惡感、自責溢出,刺痛著我。
這些年這些日子來,真希望自己有變得溫柔啊,真希望現在的我有資格給你安全感。巧克力靜靜的聽著我哭泣,
再怎樣,時候是無法轉回頭的,它說。
惆悵的保存期限有多久呢?
這份歉意,大概會跟著我一輩子吧。

極短篇・*・:≡( ε:)(幹嘛

The answer hasn’t got any reward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