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Ilaiyu:

SaSa
Latest answers

你覺得什麼是想念?

清脆的鑰匙聲,叮伶伶地開啟了門。

他走進家門,看著昏暗的客廳,立即明白自己是第一個回到家的人。
沒有過多的猶豫,踏著隨性的腳步、走向早已習慣的方向。
非常順手地摸著牆,正欲按下開燈鍵時,腳邊卻不經意地踢到了什麼。

彷彿聽見了『喵嗚──!』的叫聲,
他心下一驚,開燈的同時也往旁邊退了一步。
正眼一看,才發現那不過只是雙被隨意脫下的拖鞋。

那只是他腦海裡所產生的聲音罷了。
沒有什麼聲音,當然更沒有什麼其他的生物。

他不必怕。
不必再害怕,在無意間踢到了他那總愛亂躺的貓。
又或許,其實他更希望能夠真的踢到。
即便愛貓或許會很可憐的嗚嗚喵叫。

View more

覺得自己最開不起什麼樣的玩笑?

跟著愚人節問題一起回答XD
不知道會不會因為是在今天回答的,
所以連帶也被認為這個回答也只是在開玩笑呢?XD

這個問題其實我想了一下,因為自己是比較隨性的人。
很多事情都是看心情、看狀況、看事情之類的去決定,
很難真正判斷出怎樣的玩笑是自己比較無法接受的。

不過在試著回想了一下許多人跟我開過的玩笑例子以後,
稍微發現大部分、或者該說最常會讓自己被傷到的玩笑是兩個吧。
一個是『努力卻被忽視』、另外一個就是『喜歡的心情被質疑』。

啊。事實上,也是有在反省自己就是了。
畢竟會容易被開玩笑,其實雖然可能是這個人好相處、隨性,
但這也就代表了所有人都不知道你的底線在哪,彷彿什麼都開得起一樣。
錯的人不是只有對方,自己也是有問題的那一個。
這大概是我得寫在前面的事情。
那就是,我自己也知道,自己是有問題的那個XD

-

我在很多事情上,無論是生活上、還是遊戲上或其他(唯獨工作),
因為是個笨蛋,各方面都不靈光、不拿手,腦袋反應也轉不過來,
所以常常被人嘲笑,或者拿來當作反面教材。

假設我是真的自己耍蠢或沒怎麼用心,大概還不至於會有什麼反應,
多半都是跟人笑在一塊,呼嚨過去就好了。
然而也有些事倒也不是這樣。
儘管不明顯,實際上自己是真的努力了一波。
或許效果不彰,或者被挖坑、被背鍋,然後就又全部變成自己的問題。
即便自己想解釋也無從解釋起,或者根本沒人願意聽自己的解釋,
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是在開玩笑,他們只想要笑料這樣。

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或許我都能夠和大家笑在一塊,
不過當自己持續的努力卻仍是相同的情況時,
我就會變得宛如有著玻璃心或泡泡心的人。
無論是一句:「你這麼厲害,本來就可以吧?」
或是一句:「反正你再怎麼樣都會有問題吧?」,
縱然彷彿肯定了能力、卻否定了我的努力,又或者完全否定了我,
這麼樣簡短的一句話都足以將我傷得遍體鱗傷,不想再繼續談的程度XD

最後,迅速地說說第二個:『喜歡的心情被質疑』這事吧。
嗯───當然這仍舊是我的問題,因為畢竟我也沒有好好的明確表達過吧。
很多時候,或者該說其實自己也清楚每一次、每一次都只是在被開玩笑。
然而……果然還是挺難過的吧。嗯、非常難過。

我得承認,自己並不是一個長情的人。
既不長情也不專一,我很花心,喜歡的、有興趣的事物如繁星一樣多。
然而即使是這樣的我,回過頭來細數,
卻也會發現,仍然有一些人事物是喜歡了很久很久的。

因為我是個佔有慾很強的人,所以越喜歡越在乎越重視的,
我越會對著那些人事物表達出我的喜歡,
也幾近對全世界會接觸到那些人事物的四周放話過,我喜歡那些人事物。
即使沒有辦法獨占那些人事物,至少我想讓對方、或讓人知道我是喜歡的。
所以,當這樣的心情、這樣的表達被質疑了,就會特別難過XD

就好比我最喜歡的是最遊記的悟空,
即使在後期也有在其他作品喜歡上其他不同的角色,
如果被人說了,那我不要喜歡悟空了,反正我有其他作品角色之類的,
嗯────嗯,會忍不住想要生氣呢XDDDD

為什麼呀?
明明就知道我喜歡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從以前到現在,我就表達過不少次、甚至講到全世界都聽爛了我的喜歡,
為什麼這樣的喜歡卻還能被質疑呢?

是因為我也沒有阻止別人對對方的喜歡嗎?
不啊,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呀。
如果能把自己喜歡的事物只收藏在自己手中,早就想這麼做了。
才不想分享給任何人知道我喜歡的人事物有多麼美好呢。
但是啊,但是。
這樣是不行的吧,憑什麼可以啊?
我所以為的全世界,並不代表對方的全世界也必須如我眼中的一切。
我所認為的好,也從來不等同真的是為對方好。
因為我們要的根本就不一樣。從來就不一樣。
所以我只能夠一直喜歡著同樣的人事物,也只能說出我喜歡這人事物罷了。

而這樣的喜歡,即使別人只是開玩笑地質疑著,
「你是真的喜歡嗎?」、「其實你根本就不喜歡吧?你還是去喜歡別人好了。」
很受傷、很難過、很生氣,然而即使反駁了也無濟於事。
因為自己就是這樣一個無論訴說著真心或開玩笑都不被當真的人。

其實自己最開不起的玩笑,
或許就是『原來自己很會被開玩笑』這事情呢XD

愚人節快樂。
幸好有時候,愚人節裡的玩笑並不會比平常的玩笑還更糟糕。

愚人節,快樂。

View more

今天該開誰的玩笑?

前兩天我接了一個問題,
還在猶豫怎麼做答的時候,系統就在愚人節送我這個問題。
該說是衝突,還是不衝突呢XDD

其實愚人節的這一天,通常是我被開玩笑,而不是我開人玩笑。
所以這個問題對我來說,倒是沒什麼好煩惱的。
不過自三年前開始,自己也算從旁見證到了如何燃盡自己的熱情(?)在騙人。

雖然不知道是從哪裡、從誰開始這樣的活動,
但是我還滿喜歡、也很高興在愚人節有值得令人期待的事物。
看著各大遊戲、企劃、活動網站等等甚至親友為了愚人節而製作的精心活動,
儘管知道是愚人節仍會忍不住想嗷嗷叫著跳下坑去XD
然後就會因為也知道是騙人的就滾來滾去嗚嗚哀哀為什麼是愚人節這樣。

說是這麼說,不過我自己也是會開玩笑的人呢。
比方當大家欺負我的時候,
可能我就會開玩笑說,不跟他好了、討厭他了之類的。
通常大家都會笑得很開心。
當然也有人會回我說那就不好了之類的,我就又會裝哭著哀哀向對方叫叫。
於是原本笑著的大家,多數就又會笑得更開心了。

嗯───我自己也不確定這算是開自己玩笑、還是開別人玩笑呢?
不過,基本上我會開的玩笑都是偏向顯而易見的、甚至是可以讓人反擊的。
『玩笑』這種事情啊,果然還是比較希望能夠讓人笑得出來,
假設有人會因此而不開心的話,嗯、那就代表,這個玩笑很失敗呢XD
我自己是這麼想的啦。

說是這麼說,我自己好像常常忘記那個『人』應該也包括自己才對就是了。

View more

為什麼不喜歡吃冷掉的食物?

啊,這個確實沒什麼人問過的樣子(爆笑)
雖然一般來說,我會用確切的理由進行說明:
(1)冷了味道就會變了(←非常有道理
(2)冷了誰知道有什麼碰過(灰塵或蟲子等等)←好像也很有道理
大概通常說了這兩點,滿多人就會覺得是美食家或衛生潔癖地接受了呢XD

不過,總感覺今天特別想來說說,最一開始的原因(大概是剛吃飽,比較鹹)
嗯───只是這個就要追溯到很久以前的故事了XD

小時候,大概幼稚園大班左右吧,因為家裡的關係,所以就被送到安親班去。
那時候是因為哥哥(小一)的關係,所以連帶收容了我這個幼稚園生。
在那之後,直到小學六年級為止,我都在那家安親班一直待著。
幼稚園、小學時期,因為會有中午或下午放學的情況,加上年紀小,
所以就會待在安親班那邊吃中餐或晚餐。

因為安親班是屬於分店的那種(?)所以沒有廚房那類的東西,
一般都是總店那煮好以後,再送到安親班放著,等小朋友放學再吃。
雖然這並不是安親班的錯XD
但是那些便當總是蓋著的(雖然也是衛生問題吧)
然後水蒸氣就在裡面滴著,等到打開的時候,通常就是一盒冷冷的、濕濕的便當。

我吃了七年那樣的冷便當。
吃到最後,只覺得滿滿想吐,什麼味道也沒有了。
對當時的我來說,便當的味道大概就是那樣子。
所以我後來也很不喜歡吃便當,一放涼了,我就不會去吃它。
整個就是很浪費、肯定會遭天打雷劈的程度XD

直到現在,雖然能夠吃便當了,不過冷掉了的那種,
即使再讓我去打開來吃,我也是挺猶豫的(可能要先加工熱好之類的吧XD)

啊。唯一的例外就是,我一直都在吃那個便當,
只是可能在忙、或在打遊戲之類的,於是便當冷了,可是我仍然一直在吃,
這樣的話,我就會把那個便當吃完(如果還吃得下的話XD)
對於冷掉的食物,大概就是這樣吧?XD

View more

其實對你來說永遠地愛著一個人,會很難嗎?

難。
對我來說,真的很難。
這陣子我突然察覺,在這世界上,我所在乎的人比我想像中還多。
意料之外的是,我不在乎的人,也比我自己想像中得多。
我就像是原本站在圓圈圈中,當蒙上眼的布被拿開時,
才赫然發現其實我一直都站在方形框框中。不曾邁出去半步過。

驚覺這樣的事實時,我突然感受到了恐懼。說不上來的畏懼感。
從很久以前,我就一直害怕著某些人的離開,害怕自己的存在消失。
可是這種期待本來就不該建立在別人身上。
就像我誤以為的那些事情一樣。
這世界上,在乎我的人或許比我想像中得還多。
同理,不在乎我的人也肯定比我想像中得多。

「不要太高估了。妳並不是最重要的。」
幾乎所有人都跟我這麼提點過,我也這麼告訴著自己。
我還以為自己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然而直到那瞬間,我才發現自己錯了。
或許,這句話真正的對象不是『我之於其他人』,而是『我之於自己』。
對他人不該抱有期待,那是因為我們始終不會是她人,所以無法控制。
可是對我們自己而言呢?究竟又抱持著什麼想法呢?

高估自己了。對。似乎是如此。
我並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的害怕擔憂都不該是最重要的。
因為在那之前,首先───我自己得先確認好自己對他人抱持著的情感是什麼,這或許才是最重要的。

我以為自己會說,不會。
愛著一個人,不會很難。尤其是我這種喜歡時時抱持著少女心戀愛腦的人。
但是『永遠』,這個詞是如此地模糊朦朧、充滿著不確定性。
我居然作答不出來。
我竟然猶豫了。

我高估了自己的堅持、高估了自己或許會永不變的愛戀之心。
而那樣好像不對。好像、並不完全對。
因為我是個容易放棄的人。優柔寡斷、容易逃避、害怕受傷的人。
一發現有可能會痛、會受傷,那就乾脆閉上眼、摀上耳,轉身逃跑。

我覺得很難。很難永遠地愛著一個人。
因為我沒辦法不懷疑自己是否在哪一天,
就累了、想放手了、想離開對方了,放過對方、也放過自己。
我沒有那個自信。
沒有。

沒想到要扔什麼圖片,倒是突然想起了這首歌,所以就放這首吧XD
雖然這首版本很多,不過我喜歡這個版本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8mWCq_OLWw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一開始孩子初始設定和現在有什麼差別嗎

【預言家日報vr.】

說不太上來,畢竟我向來都只給孩子們一種方針、或者一個關鍵詞。
在不偏離這種方針、或這個關鍵詞以外,都是自由去發揮的。
無論是企劃的也好、TRPG或故事的也好,順順地走下去就可以了。
明明我是這麼想著的───可是要說毫無差別嗎?
不,怎麼可能呢。

即使說不上來具體的,但我知道有。

我想,或許是因為我變了。
即使只是微乎其微的改變,也足以影響到他們了也不一定。
而這樣的差異是好是壞,我自己不知道、也不敢知道。

大概,是害怕了吧。
卡在我前方的,是一如既往的難關。
即便許多年過去,仍舊沒有勇氣去跨越。
我跨不了這道關卡。所以我寫不出來。

簡短的片段還行,再長點就覺得自己彷彿要失控了一般。
我對那樣的失控感,很畏懼。
所以我寫不出來。
就連他們的差異或成長、困難,我都寫不出來。
對不起呢。

View more

今日顏色!

糾結的鐵灰色。

這幾天有些東西在糾結著,放不太開。
或許是突然對自己一直以來所信仰的事物,產生懷疑的關係。

究竟眼中所看到的是窗外呢,
還是,那只是一面折射了倒影的鏡子呢?

聽聽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M91ZsV3NKM

View more

【情境】和朋友玩真心話和大冒險,選擇大冒險角色失敗的話~會怎樣面對朋友或是想看角色完怎樣大冒險內容?

【預言家日報vr.】

跟著另外一題回答:『和朋友玩真心話和大冒險,選擇真心話的會說出什麼? 』

其實兩個問題都困擾了好陣子(雖然也是一年以上的問題)
該怎麼說呢────……
或許是因為,我自己其實還滿瞭解自己,這兩種都不大喜歡玩的關係吧。

關於真心話大冒險這遊戲,因為每個人的界線不大一樣。
所以……事實上,坦白說它和愚人節那類的玩笑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很多人就圖個有趣罷了,尤其當氣氛歡騰喧鬧的時候,大夥更不會特別去想到什麼。
什麼羞恥啦丟臉啦還是其他會造成別人困擾的事情,或多或少都不在意不關心了。
然而對於那個被迫(?)要玩的人而言,又是怎麼樣的心情呢?
畢竟,玩歸玩,有時候並不會真的想到其他人可能會有超乎自己意料的情況。
又或者,各方面地在意了起來。畢竟人際關係是稍微有點很複雜的。
比方要顧慮到氣氛避免冷場、又或者在意自己給人的觀感形象會有輸不起什麼的。

唔嗯。
雖然其實這些事情,也可以說是自找的吧。
不喜歡的話就說部喜歡、不習慣就說不習慣,
畢竟不尊重自己的人是對方在先,自己不給他們面子也是情有可原什麼的。
但是啊、但是……嗯,嗯────果然有時候,也不是那麼難辦到的呢。

其實這兩題應該都是問角色孩子們的。
不過忍不住感慨了一下,反倒拿起來說了幾句XDD
大概是因為比起角色孩子們,我自己好像比較容易面臨這種狀況XDDDD

可是,不會說真心話呢。
因為不想大冒險,所以我都會選擇真心話。
然而,那些真心話其實也都不全然是真心話。
這是自己最狡猾的地方了。
我想,我大概也是一個輸不起的人吧。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角色想追/倒追一個人的時候,會有什麼行動?

【預言家日報vr.】

今天開始的亂數抽籤,所以請我們家的丫頭(X)──米路希。

以目前的孩子群而言,其實多數都是『我覺得很好而想對你好』的類型。
扣除米路希。───是的,就是扣除這次亂數抽籤唯一的這孩子XDD
(這時後就覺得,抽籤什麼的果然很可怕呀)

會扣除她的原因,其實也滿簡單的。
坦白來說,她並不是一個能夠認清楚情感的傢伙。無論是自己、抑或是別人。
苳小麥可以說是還小不懂事,然而米路希卻沒法這麼解釋。
或許是因為她不願面對現實的狀況比較嚴重(是否來自於對象的關係呢?)

以題目來說,假設某一天、她真的思考過要追某個人的話,
和其他人的差異應該是在於,她是屬於『無論好不好,總之好就行』的類型。
既任性又獨斷,像是為了對方著想卻又不曾深思過,更遑論有沒有困難之類的,
在這樣的前提之下,不僅容易傷到對方,或許還把自己也置身在危險之中。
比方保護人不成,卻還變成自己也需要旁人或當事人去拯救XDDD
當然,要說好聽點的話,或許也可以說是義無反顧吧。

最後吐槽一下,追與倒追是差在哪?不都是追某個心上的人嗎XDDDD

View more

曾否為了喜歡的東西而努力?或者說你會為此努力嗎?

瞳9173

有的,無論是曾經、還是現在,持續進行。

比較困擾的大概就是,儘管知道自己在努力,卻仍忍不住想偷懶。
一偷懶了就對自己產生罪惡感,然後就又在自責過後繼續努力。
努力到某個程度就又想偷懶,於是無限循環。

不過或許是因為,我是個笨蛋吧。
所以不單只會因喜歡的事物而努力,還會為了不甘心、為了現實而努力。
即使是個笨蛋,卻也有著某種程度上的自尊,
當自尊達到無法忍受的臨界點時,就會忍不住想努力一發而逞強。
努力了這麼多次,結果自然有好也有壞。
其實,更多的時候是會發現自己的努力根本沒所謂。
一錯就全錯,又或者打從一開始那樣的努力根本就不被看在眼裡。
很多很多,最終都只能無奈地笑了笑接受。
或者,就這麼忍著、忍到看最後是自己先受不了或總算看開什麼的。

現實的部份也是差不多的。
畢竟,人總會為了要活下去而努力。
無論問誰都是這樣的呢。

View more

誰把你推入了水底?

我稍微想了一下──有誰能夠把我推入水底?
是現實之中,真正的水底?還是那片心中的水底?

其實沒什麼想法,腦海中也沒有一個特定的誰。
總覺得心情上有點複雜。
直覺上就是沒有人會推我,然而自己卻也不是在水面上。
浮浮沈沈的,像是自己一直就是在水面漂流著,沒有踏實感。
可要說怎樣叫做踏實,卻也說不上一個所以然。

或許,只有我自己才會把自己推入到水底吧。
可能是為了很現實的理由。
也可能什麼理由也沒有地就沉了下去。
畢竟這個世界本身就是一場混沌的漩渦。

View more

如果蝸牛沒有殼,它是無家可歸還是赤身裸體?

用手機作答時,總是讓我擔心排版問題(強迫症)
雖然現在,其實也已經沒什麼排版可言了(嗯?)
如果蝸牛沒有殼,那是因為它可以是一隻無殼蝸牛。它可以是捨棄了自己的殼、只是想尋找新殼而離家出走的蝸牛。它可以是因為它本來就是一隻赤身裸體的蝸牛。當然,它也可以是一隻被畫在圖畫紙上,被忘記畫殼的蝸牛。
我這麼想,有何不可?
其他人那樣回,有何不可?
為什麼一定要是因為它無家可歸,而不是離家出走才沒有殼?
為什麼一定要是因為它赤身裸體,而不是它穿了國王新衣才看起來沒有殼?
無可無不可。
我知道的。
這世界上留給我們的從來不是什麼是非題或選擇題。
而是一個「大哉問」。
答案千百種,似對似錯都是一種立場、一種想法、一種角度。
事實上,我很喜歡透過這些問題去瞭解不同的人、不同的想法與價值觀。
認同與否那都是其次,我單純就是「想知道」。
藉由「知曉」而去「理解」,再從「理解」去「判斷」,最後得出一個屬於我自己能夠接受或更加開闊的世界。
就像這隻蝸牛。
或許,因為它認識了小小的無殼蝸牛,它將殼借給了小小的無殼蝸牛,所以我們看到的時候,它才沒有殼。
然而,我們不知道的是,它有家。
不只有家,甚至可能接下來回家(殼)以後,比起從前只有自己這麼一隻蝸牛,已經有了小小的蝸牛一直陪著在它的蝸牛殼中守候著等它。
這聽起來,不也挺好?:)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如果要自打分數覺得自己是合格的親家嗎?大約是幾分?原因是什麼呢?

【預言家日報vr.】

唔。
我不太確定打分數的標準怎麼算、不明白怎樣叫做合格的親家。
但是───我認為,我是一個還滿……幸運的人,碰上很好的親家(?)

雖然現在完全屬於退圈(?)狀況,所以沒有在發囉了。
但是,當年總是不斷刷帖、看匿名回覆而覺得三觀無限刷新的自省倒非常多。
認真來說的話,我真心覺得那些受到指責的親家,好像都是在說我XD(自己拉椅子)
然而親自詢問親家以後,該怎麼說呢……
其實就是那麼一句話吧───『合不合格』這種事情是很主觀的。
一切就只看自己的親家對『你這個人對雙方CP的態度』進行評價而已。

雖然真心要說親家,其實我的三對都沒有正式在故事中浮出檯面。
不過……呃,好像只有彼此都有這樣的共識就可以……嗎?(有些疑惑)

我想,我確實不算是非常好的親家。
本身即使寫文、但基本不太創作,隨心所欲、看重心情,
就好比ask這樣子,想答就答、想寫就寫,
偏偏連自己都不太能精準抓到角色或故事的方向什麼的,然後又不會畫圖(欸)
造成我的親家很可憐,除了能和我互動聊聊孩子們的狀況以外,
幾乎要從我這邊獲得雙方孩子的糧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XD

我唯一能夠做到的,只有『親家和我聊CP之間的事情,我會很熱烈地回應』。
會特別點出自己『熱烈』這部份,最先開始是來自親家的感想。
即使沒有什麼糧食,但是我的親家會產糧啊(凎)
當親家默默產糧、並扔給我吃的時候,我都會吃得特別特別開心。

即使我什麼動靜都沒有、即使我看起來就完全是個創作圈以外的游離份子,
但是這並不代表我遺忘了自己曾經在筆下描繪出的孩子們。
我依舊喜歡他們、非常喜歡,這樣的喜歡甚至愛屋及烏到包括了她們的對象。
雖然或許有很多很多的因素導致我自己寫不出來、畫不出來,
但是親家們寫的、畫的我都很喜歡也很感激,還有滿滿滿滿的愧疚。
畢竟對方可是在一方幾乎毫無貢獻的狀況下自力更生呢XD
所以、當親家產糧時,我一定會認真地、由衷地告訴她們我的欣喜與滿足。

儘管這並不能夠彌補親家們那種彷彿將石子扔下湖裡,僅能產生漣漪卻無法掀起波瀾的感受。
每個人所期待的回饋不同,有些人能夠忍受這樣,但有些人則不行。
所以這個其實就是一個主觀的合作性問題。
我認為,對於自己要與人牽CP的狀況下,這種問題是很值得去被注意或溝通的。

回到我自己目前的三對CP來說:
一個忙碌三次元,相比之下,我默默寫著孩子的一些紀錄還比較多一些XD
但是,先前因為Ask的問題給親家進行了類似訪談,親家很認真回覆我了,覺得飛常開心呢XD
另一個……她跟我一起在渣劍三(。)還渣得比我凶狠XDDDD
最後一個,算是我三對當中最愧疚且擔心的,
因此我總會拿親家們之間可能會發生的一些衝突狀況詢問她或向她道歉,
不過她對於與我互相作為親家這部份,反而有很多時候比我更加豁達,
甚至會忘記自己孩子(我家孩子的對象)的重要日子什麼的,於是我就會放心了(?

怎麼說呢───看看上面這樣的例子,
無論是我、或是對方,似乎或多或少都有能拿出來被人做文章的感覺。
當年我在看匿名帖的時候,真的認為哪天我被親家掛上去鞭都很正常XDDD
但是啊,我們之間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無論是哪一對都仍能相處愉快。
所以,即使我不認為自己算合格什麼的,
但是對於親家彼此之間,只要隨時能夠保有良性互動,CP之間也都能圓滿,
一切就足夠了吧?

我自己是這麼想的啦XD

View more

今天是國際刺蝟日!如果您有一隻刺蝟,您會給它取什麼名字?

欸,居然還有這樣的日子呀XD

直覺來回答的話,我會告訴你,我取名一向都是看當下心情的。
假如我有一隻刺蝟,那我取給他的名字,
將會在我與牠相遇、並四目相對時,牠會傳達給我,告訴我,牠叫什麼名字的。
因為我是一個相信命運與緣份的人:)

不過,這樣的直覺過去後,若是真的真的非得取一個的話,
嗯────我想,我會叫牠:『抱抱』吧。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想問問大家孩子對於生命與死亡的看法,是否會相信死後的世界呢?

【預言家日報vr.】

今天開始的亂數抽籤,所以請我們家的小王子──拜麻。

儘管失憶了,但拜麻是一心相信著『誕生在這世上,就是有某種使命』的傢伙。
而他也很沉醉在這種尋找著使命的日子。
因此不太拒絕別人的要求,只要被指派了任務,就會努力地執行。
對他來說,並沒有所謂『毫無意義的事情』。

因為是相信生命是被指派了任務的傢伙,
所以對於死亡,則會視為使命完成,儘管或許連自己都不明白究竟什麼才是使命吧。
不過因為是這樣的他,所以並不相信會有死後的世界。
人因獲得任務而出生、又因完成任務而死亡,接著再繼續等下一輪取得任務。

說是這麼說,不過假設故事繼續走下去,會有什麼發展呢……
事實上,我也會很期待呢。XD

View more

妳覺得女孩子怎麼樣呢?

唔,這問題好微妙,我反而不確定該怎麼回答XD
不過,以我來說……對於自己接觸過、認識過的女孩子,
我想感覺大概是,很羨慕、很佩服……還有,非常非常非常────嫉妒。

尤其是越喜歡的人,我對她們就越羨慕越嫉妒。
因為待在她們的身旁、因為總是看著她們,所以……我自己比誰要瞭解她們的好。
正因為明白、正因為清楚,所以才更加地喜歡、同時更加地討厭。

我啊,就是一個悲觀又自卑的膽小鬼。
每每這麼看著她們,心裡就會忍不住地自我厭惡一番:
『啊,這麼優秀的人,肯定看不上我的吧?』
『啊,這麼美好的人,肯定會嫌棄我的吧?』
然後呢,又在心裡面把對方給批評得很糟糕,比方說:
『啊,這麼可愛的人和我當朋友,是希望我當個配角襯托她的可愛吧?』
『啊,這麼厲害的人和我當朋友,是希望我能夠給她當個小女傭僕人吧?』
就是那種超級超級超級超級令人煩躁的悲劇式想法之類的XDD(爆笑)

每一次直面望著朋友們的美好,我常常在心裡這麼跟自己打架著。
這真的很奇怪,明明要論喜歡對方的心情,怎麼樣都不想輸給任何人的,
可是真要論嫉妒對方,卻又覺得自己那股壓不下來的心情也是很膨脹的。
真的很糟糕、超級糟糕,糟糕到覺得自己真的很差勁、非常差勁。

明明是很佩服對方的。
佩服對方的努力、佩服對方的認真、佩服對方的堅持、佩服對方的勇氣。

妳知道嗎,我呢,是一個說肥不肥、說胖不胖,可就是很肉的傢伙。
而在求學時代,明明就有那種已經可以說是會被人私下嘲笑身材的女同學,
但是她卻可以毫不畏懼別人的眼光和議論而穿著她認為可愛的衣服。
即使是現在的職場上,明明就有同樣會遭人私下評斷的女同事,
可是她們一個比一個還更能夠穿著打扮都是自己喜歡或讓人覺得。
她們在乎嗎?她們知道別人會背後討論甚至嘲笑嗎?
知道啊、一定會知道的吧。
在乎啊、身為女孩子,哪有可能不會在乎這樣的事情。
每個女孩子、或者該說每個人都希望能夠被誇獎被鼓勵的啊!

所以她們不是超厲害的嗎?不是超有勇氣的嗎?不是超讓人佩服的嗎?
明明肯定會害怕的吧、甚至有可能早就被傷害過了也說不定吧,
然而她們還是選擇了最適合自己的風格、最適合自己的打扮,努力了一番。
真的很厲害啊,我覺得這樣子的女孩子超級可愛的。
甚至就會覺得:『啊──能夠這麼展現自己、瞭解自己的人很厲害啊。』
反觀我自己就是一個害怕被人評價,所以只能羨慕地看著那種人的膽小鬼呀。

女孩子,真的很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明明就像應該要被捧在手心上好好呵護的,
然而她們卻可能在下一秒就甩開你的手,自己往前走。
明明就像是很迷茫又脆弱地徘徊的模樣,
然而她們卻可能就在下一秒露出比你還堅定的眼光,無所畏懼。

既努力、又堅強。
既溫柔、又美好。
我所喜歡的女孩子們無一不是這樣的類型。
真的讓人覺得很嫉妒很羨慕很佩服,非常非常、非常非常。

View more

要怎麼跟公主病的人相處?

這個啊,可能要看我喜不喜歡這位公主?

公主若不是被萬千寵愛集於一身,她也不會是公主了。
所以,或許這位公主有她被疼寵的理由所在。
差別在於我能不能夠有機會明白是什麼樣的原因、又能不能夠接受這原因了。

若是接受、又喜歡這位公主的話,相處的方式會看公主的性格來決定?
比方說只是因為長期被養在溫室之中,對外界並不真的那麼明白,
那麼就讓她慢慢瞭解、慢慢體會、慢慢去懂得什麼是對自己、對他人好的。
不過多干涉、不過多介入,只是多給她一點思考的時間與機會。
我想,她會漸漸成長,會漸漸變得更能有自己的想法,
在原本的優點仍存在的狀況下,好上加好,我自己單純這麼期望著。

但是假設沒辦法、無論是她無法達到那樣的狀況,
或者是我在一開始就無法接受她的情況,對待方式基本上就簡單許多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我無所謂公主病想怎麼發作,就求別發作到我身上來。
一般而言在知道對方與自己合不來的狀況下,我就不會特別想去接觸對方。
而在需要雙方接觸時,如此社會化的禮節也讓我們盡量不要有不必要的互動。
否則一次也好兩次也行三次也罷,可我若不想容忍了,那也就不會容忍了。

說到底,我並不討厭公主病。
單純就是───我討厭人,討厭那個讓我無法接受的人。
是不是公主病其實並不真的那麼重要。
畢竟每個人對看不順眼的人,總是有無數多個毛病能夠挑。
要冠上那是公主病、貴人病、皇后病都是可以的,
而且,我想我自己也肯定會是他人眼中的公主病吧。

要怎麼跟公主病的人相處?
我不知道。
因為我不喜歡,我就不會去接觸他/她,更不會去相處。

View more

如果您發現您的朋友開始迴避您,而您並不知道他如此做的原因,您會採取什麼行動?

唔,即使你這麼說,我也不知道。
這個算是先前在收到這問題時,自己忍不住下意識地反應吧。

其實收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我立刻就拿去問了兩個朋友。
當時算是某種微妙的糾結發生在我們之間,
然而我還不確定自己該怎麼行動時,這問題就冒出來了。
我不確定這算不算是某種暗示,也可能單純是只有我自己才這麼心機(笑)
很茫然、很迷惑地猜測著,是因為打算迴避我了、所以才這麼詢問嗎?
還是說希望藉此來確認我的行動,好作為未來如何面對我的應對?

我不知道,所以選擇了直球攻擊:直接問它們。
因為我也在賭───賭所有我收到的問題,都不過只是群發罷了。
事後證明追蹤的幾個人之中,確實也有人收到這問題後,就安心了。
當然它們其實也有回答我:「這不是他們發的。」

很糟糕哪,這樣的我。
過多的揣測、過多的聯想、過多的算計。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了呢。

儘管如此,還是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好了。

由於是如此心機的我,所以其實這問題對我而言,行動方式很不一定。
並不單單只取決於對方是否為我所在乎的人、
這方面也還要依照對方性格及平常雙方相處互動的感覺來決定。
當然,在那之前我一定會去思考很多很多很多的原因,才造成對方這樣的舉動。

即便是我所在乎的、喜歡的,事實上我也可能就這麼放著,
懷抱著被對方就這麼放棄、就這麼永遠迴避、消失在自己身邊的心理準備,
畢竟有時候,並不是自己想怎麼做、希望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

我喜歡,不代表對方喜歡;我在乎,不代表對方在乎。
人與人之間沒有相對或公平,也沒什麼意外或巧合。
很多事情就只是這麼層層累積、慢慢堆疊而起。

有時候我的「以為」也不過只是個「以為」。
我不知道對方為什麼迴避我,或許我會找到一個『原因』而猜測,
甚至可能會因而像對方道歉、並且試圖挽回修補彼此間的關係。
然而,或許,對方根本就不只是『一個原因』,而是好多個好多個?
或許,對方其實早就已經受夠了呢?

我不知道。
有時候,越是這麼想,就越不知道該如何行動。
因為當面對一個就是想著要逃避你的人時,你再怎麼期望都一樣。
很多事情並不總是如你所願。
比方說,再怎麼喜歡對方,可是對方終究還是得離開你那樣。

很難的一個問題。
我想,或許我們都曾是這個『您』、也都曾是那個『您的朋友』吧。

View more

您有玩Pokémon GO嗎?您周遭有多少人玩Pokémon GO呢?假使您沒有玩,您會因為大家都在玩或為了加入話題而去玩嗎?

雖然猶豫了一會,不過還是決定從床上爬起來回覆一下。

(1)我有玩,不過玩得並不入迷。
可能是因為我覺得要開『定位』系統太麻煩了。
也可能是因為我習慣點開音樂、點開遊戲邊走邊玩,
所以如果只是開個PM GO,反而讓我覺得綁手綁腳XD

(2)我沒特別算,只能確定有人玩,當然也有人不玩。
其實這是一種很自然的動態消息感?
雖然確實令我意外的是,並非在我周遭、但意料之外的是玩的人還真不少。

(3)會的喔。為什麼不?
說我是盲目跟風也好、喜愛追隨潮流也罷,(當然我知道問題主沒這個意思XD)
儘管也可以選擇不去碰、不去玩,
但是對自己身邊的事物擁有好奇心而選擇嘗試,我想這並不過份或這並不糟糕?
我們只需要懂得規矩、懂得不造成他人麻煩,在這樣的前提下,
去玩一款APP遊戲,我相信這並不是什麼需要特別阻止的事情。

很久以前(?)曾經回答過類似的ASK,
我是那種會因為大家在看什麼在玩什麼兒跟著去的人XD
只要時間許可、硬體許可,加上自己確實有那麼點興趣在的話,我會。
從旁觀看畢竟始終與親身投入是有差距的,
在各方面許可的範圍,我喜歡自己去嘗試看看、去體驗看看。否則就太無趣了。
雖然也可能在親身體會之後,很後悔的狀況發生(笑)不過這也是一種經驗吧?
沒有試過,自己也不會知道了。我是這樣想的。

另外,其實在寂寞的時候,即便一起玩、或是加入了話題,依然也會是寂寞的呢。

View more

依戀類型測驗量表(RSQ)中,你是哪種依戀類型?

唔,那個恐懼癡迷什麼的吧,直接附圖了XD

我記得前陣子不久(可能幾個月前?)其實做過一樣的心理測驗。
而那時候與現在的答案既相似卻又完全不同。恐懼疏離之類的吧?
總而言之,也是個混合型呢。

這幾天隨性做著簡單的心理測驗,
聽說心理測驗的結果反應的是當下的心境和狀態。
我相信的喔,嗯,相信的呢。
尤其是像我這種很容易因為情緒而受影響,答案總是不斷更動的人。

無論這是戀愛也好、與人維持親密關係什麼的測驗也罷,
現在的我,已經做不到了。
沒辦法了呢XD

View more

密友的哪點讓您最為惱火?

唔,我想應該是自以為是的體貼吧?
總是以為對方過於脆弱,於是小心翼翼著自己是不是說話或做事傷到了對方。
總是以為對方過於為難,於是極力想避免讓對方困擾的狀況出現。
總是以為對方需要靜靜,於是裝做不曾看見過那滴眼淚。
很困擾的,其實這種體貼。
明明很清楚對方沒有惡意,甚至可能只是想保護自己。
然而卻因此而被蒙在了鼓裡、被避開在一旁,感受上很糟,其實也很寂寞。
不過,最糟糕的事情是,
事實上我在說的,是我自己。
自以為是的我,總是因為這種做法而傷害了很多的人。
然而往往總要過了很久很久以後,才知曉自己的錯誤。
通常也來不及就是了XD
真是的。

View more

流星能夠實現願望嗎?

不行。
如此現實的答案,我對自己直覺式的回應感到悲劇XD

然而明明是這麼現實的答案,
我自己卻是那個最常向星星許願的人。
即使它從不曾實現過任何的願望,卻仍舊不斷地許著。

我向星星許願,而不對流星許願。
聽說流星就是因為承載了太多的願望,所以才會墜落。
那麼,我就對著那成千上萬、無數億顆的星星許吧。

它們永遠高掛、它們永遠明亮,
可我永遠也不會知道它們是否因我的願望而燃盡一切。
或者,它們是否因我的願望而得以永存。

在那無法得到任何回應的黑夜之中,
就連星星也不會因此而眨眼閃爍,一切如我所願。
一切如你所願───就是這麼樣的一個幻想世界。

https://youtu.be/qiEAIVFN5YY?list=PLfc5NdKAYrpwWKqjZownpalshwQR-2x0n

View more

有什麼事情,是妳想了很久卻仍舊沒有行動的?

啊。
很多事情呢,超級多。

有些與其說是沒行動、不如說是行動到一半就停工了。
而有些事情,則是單純就想想、想著想著,
總覺得,似乎哪一天一個衝動、一個心血來潮,就會突破天際向前衝去了。

比方說,辦一場劍三夏令營?
比方說,辦一個短短的PM節日小企劃?
比方說,開始動筆、將累積了幾年的繪本故事畫出來?
比方說,為了某個人、或者是為了自己而將什麼事物給紀念下來?
比方說,純粹地只是為了自己的喜好而整理投入在紀錄什麼資料上?

比方說、比方說,有對於他人的、也有對於自己的,
明明這些事情是可以自己決定何時動手的,
但卻又因為各方面的理由而不知道該何時才能動手。
這種連自己也捉摸不了的狀況,總是會產生有點期待、有點困擾的心情。

可是,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偶爾還能夠讓自己立足於這世上的原因吧。
就只為了這樣子的小小期待。
就只為了不想讓自己────留下遺憾。

那麼,妳呢?

View more

說一說您從過去一直堅持到現在的一件事!

欸、過去的話,不知道怎麼算起呢?

妳知道嗎,這問題其實挺模糊不清的。
畢竟所謂的「過去」大概就是指前一秒、前一天、前一年……那些所流逝的時光吧。
嗚啊,這種問題超級讓人困擾的呀───!

可是,回過頭去數算的話,
假設以「十年」來看,也會驚覺到有很多是值得佩服自己的事情呢。

比方說,關於『喜歡』這回事吧。
我喜歡吃甜食、我喜歡上網、我喜歡漫畫小說、我喜歡最遊記,
我喜歡、欸,我喜歡即使不能說是創作,卻仍然不斷用文字紀錄著許許多多。

又比方說,關於『友誼』這回事吧。
我也有認識十年以上的朋友啊──……怎麼說呢,真是不可思議呀。
雖然總有種,好像該變了是變了,可有些沒變的似乎也都沒變那樣,
即使是我那如魚腦一般的記憶塞不下很多事情,可總是有些情誼,就是如此長情呢。

又比方說,關於『自己』吧。
畢竟,是一個喜新厭舊又容易逃避現實的人呢(笑)
結果還是有著一些說不上是堅持,可卻就這麼緩慢地發展下去了的事物。
無論是對待家庭、還是對待自己都一樣,其實也挺無藥可救的。
有些事物,十年前其實就懂了的,可是直到十年後的現在,仍然沒有放棄。
還在掙扎啊,一直都很努力地掙扎著。

就為了站在這個世界上,直面現實。

怎麼說呢,光是想到這裡,
總覺得都要給從過去直至現在,與自己相遇過的人們一個掌聲了。
很謝謝吶,就算我自己是這樣的一個人(什麼人?)
可是終究還是想謝謝那些從過去就堅強地和自己活在這個地方的人們,
無論是什麼原因,始終感謝著這樣的堅強而讓我能有幸與他們相遇相知。

或許,沒事就給自己來點自省式的知足,
才會更加懂得珍惜吧。

View more

綿羊睡覺時應該數什麼?

給自己科普一下:
(2) 綿羊:大部分為無角,有角則可能多為雄性,多為螺旋形。

嗯───依照這個科普來說,
沒有角的綿羊睡覺時,可能會數著要再幾天,自己才會長出羊角。
而有角的綿羊,則是數著頭上的羊角會不會偷偷地又多長一個吧?

人總是會想著一些自己沒辦法得到的東西。
至少我自己是這樣。

明明很清楚、也會對自己說,「現在已經(ry),是該滿足了。」、
或者說些「作人不可以貪心、現在就該知足了」什麼的,
可是情感上,還是會忍不住一直望著那些仿若遙不可及的事物。

很想對自己說加油,可是卻又下意識地排斥與反抗著。
過於極端的心情,總是會伴隨著反反覆覆的念頭,天枰總是在尋找平衡的那一刻。
大概就像,雖然覺得總想著那些自己無法碰觸的事物是很傻的事情,
但是───或許,有時後就是要有這樣的傻勁,才能讓人無所畏懼地向前吧。

-

他睡前對著身旁的人詢問:「吶,為什麼你總是那麼快就能夠睡著?」

「啊?都累死了,難道你不睡覺嗎?」對方懶懶地回應著。

他又問:「想,可是越是想、越是睡不著。我該怎麼辦?」

「不要一直想著怎麼讓自己入睡就好了。」充滿困倦的聲音,對方仍舊回應了。

可是他仍疑惑:「那我該想什麼?」

「……想想你所期待的事情吧。明天,你會往那個期待的方向更前進一步的。」

咩。

View more

Loading…

About SaSa:

喜歡的事物很多,
討厭的事物也不少。
不擅長寫文、不擅長畫圖,。
手很拙腦很笨,反應亦如是。
會悲觀會驕傲會難過會生氣,
就是一個平凡的普通人類,大概。 有問題盡量問,我盡量答。
然而會什麼時候才答,不知道?

#外星人 #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