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JHGHJGJHGASHJ:

人设

姓名很多,爱怎么叫怎么叫
分为武器形态和人类形态
武器形态不定是诸位最顺手的样式,原本被制造出来的样子已经忘记了
人类形态为自卑的瘦小少年
被称为修罗场最强兵器
身高165
饭量很小
经常忽然就哭了
常常站在角落
身体各部分可以变成武器
很怕孤单,很容易迷失自己,很想回家的男孩
【如果谁愿意永远使用我···就好了】
【这样自私的我真是卑鄙啊····】
【像小丑一样···】
【··谁带我回家】

View more

暗色アリス

作词:samfree
作曲:samfree
编曲:samfree
歌:初音ミク
(中文and日文)
冷たい雨音
恐惧著在冰冷雨声
窓の外响く夜は一人が怖い
於窗外响起的夜晚时孤单一人
离れないように
彷佛不会分开般地
君を抱きしめる强く
用力地拥著你
だから时计の针
所以就算时钟的指针
天を仰いでも
朝向了天顶
目を逸らさないで
也不要将视线挪开
ただ私を见て
请只看著我一人
优しさなんて伪りでいい
温柔什麼的就算是虚假也好
夜が明けるその时まで
就直到黎明到来的那瞬间
嘘をつき通して
持续地编织谎言
刹那の时に溺れる様に
彷佛沉溺於刹那时刻般
君を感じさせていて今だけは・・・
让我感觉著你仅於此刻……
すべてに等しく
虽然结束会平等地
终わりは访れるけどそんなことは
造访一切事物但那种事情
涙になるから
因为只会令人落泪
考えることをやめた
於是我停止了思考
二人闇の中
让两人在黑暗中
身体を溶かして
将身体溶解
もっと深くへ
纯粹地朝向更深之处
ただ堕ちて行こう
堕落而去吧
映し出される悲剧のアリス
被映照出的悲剧的爱丽丝
罪の色で饰り付けた
被罪恶的色彩装点
爱で缚り付けて
被爱紧紧捆起
忘れぬ様に失くさぬ様に
无法忘怀般地不会消逝般地
そっと何度もつぶやく君の名を・・・
无数次地轻喃著你的名字……
止まない雨は
不止的雨
すべてを流してくれるでしょうか
会为我将一切都冲走吗
优しさなんて伪りでいい
温柔什麼的就算是虚假也好
夜が明けるその时まで
就直到黎明到来的那瞬间
嘘をつき通して
持续地编织谎言
刹那の时に溺れる様に
彷佛沉溺於刹那时刻般
君を感じさせていて今だけは・・・
让我感觉著你仅於此刻……
(罗马音)
tsumetai amaoto
mado no soto hibiku yoru wa hitori ga kowai
hanare nai youni
kimi wo dakishimeru tsuyoku
dakara tokei no hari
ten wo aoi demo
me wo sorasa naide
tada watashi wo mite
yasashisa nante itsuwari deii
yoru ga akeru sono toki made
uso wo tsuki toushite
setsuna no tokini oboreru youni
kimi wo kanji saseteite ima dakewa ...
subete ni hitoshiku
owari wa otozureru kedo sonna kotowa
namida ni narukara
kangaeru koto wo yameta
futari yami no naka
karada wo tokashite
motto fukaku e
tada ochite yukou
utsushi dasareru higeki no arisu
tsumi no iro de kazari zuketa
aide shibari zukete
wasure nu youni naku sanu youni
sotto nandomo tsubuyaku kimi no na wo ...
yamanai ame wa
subete wo nagashite kureru deshouka
yasashisa nante itsuwari deii
yoru ga akeru sono toki made
uso wo tsuki toushite
setsuna no tokini oboreru youni
kimi wo kanji saseteite ima dakewa ...

View more

·

【哗啦——】
吃力的推开浴室门,一瘸一拐的,滴着水扑上床
【呜~】
好痛,都没感觉了
【悉悉索索】
湿漉漉的水汽裹进被子里,
绞成扭曲的样子,恨不得把被子扯坏
【叮铃铃铃】
诶,这时候,是谁打电话呐···
【呐~亚伦,你中午不是说难得想泡会澡嘛~所以呐~我出门前给你倒了水呢】
原来是被同住的人讨厌了吗
【啊···谢谢···】谢谢你倒了一浴缸的沸水
【不客气啦~我也是顺手,水温还成吧~】
【非常···非常适宜····】如果不是我试试水,现在已经死掉了吧
【啊!那就好~我现在和朋友在唱歌,有什么想要的宵夜吗】
【不必了啦···】有朋友真好呐,真羡慕
【那我晚上不回来了哦】
【嗯····好···】好讨厌,一种这家伙是家长的感觉
【咯滋——————————】
忍不住把电话拍到墙上
看着四散的绿色碎片一阵不可救药的疼痛
啊···皮掉下来了···
【呜~好痛】
好想回家
我受够这个廉价的合租房了
好讨厌
去死吧
····
【来自本体就天洗澡的真实感受改编】
【不多说了,脚好痛】

View more

嘛放心吧塞壬很有教养,是不会吃的【等猫安静后放开按住猫的手,看起来很无害地微笑】能麻烦你出来说话么?我不会伤害你的。而且如果要真打起来……我也不是你的对手吧~【狡黠笑】

莫尔·查普曼(窥屏狂魔高亮注意)
不,不,不,我我我我····加利利先生是我的朋友···【飙泪【把老鼠藏进兜里

View more

再见,卡门【下半篇】

12月1日
【波尔多,我发现盖尔先生他经常出现在受害人出现过的地方】卡门按着我的肩膀尖叫
【诶,那个,也不一定···】
【所以帮帮我吧,上帝啊,怎么办】她在小屋子里来回走,身上的金属挂件叮当作响
【感应吗?我,我很弱的···】虽然这样说我还是闭上了眼睛
一个灵魂,十个灵魂,上百个,上千个,上万····
【找到了!少尉的家里,有一个紫色的灵魂···诶···那个···】
【这样么】卡门看起来情况不太好,她用力揉了揉我的头发
11月19日
听说有一些女人死在胡同里,被捅死的,应该是长武器
11月17日
那个叫盖尔的少尉来了我们家
在那之前卡门打扮了好久
不明白她在想些什么
【这是女人的小秘密哟】
【诶···?咦!】
顺便一提少尉似乎很惊讶我和卡门住在一起
【小子,我建议你注意点】
【哦···】
卡门似乎要结婚了吗
不开心,少尉带来的苹果我也没吃
11月4日
今天卡门在广场跳舞的时候,碰上了年轻的上尉
白马银枪,多好的形容词
他们谈的很开心
我知趣的走到一边
【老板,那个···苹果】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是肉铺】
10月30日
我们在巴黎找到了一个很小的屋子,
巴黎真的很棒,
但是因为房租问题
【要更加辛苦卡门了啊···】
【说什么呢,能跳舞赚钱,那些大小姐们可是想都不敢想的呢】卡门揽着我哈哈大笑,好像是什么可爱的笑话似的
【嗯】
10月28日
【卡门,我们要去哪里?如果不想说···就算了···】
坐在老马拉的马车上,天气有些变凉了
【巴黎,是巴黎哟】卡门用漂亮的梳子梳顺头发,她棕色的头发又软又多,客观来说很漂亮,但是没有母亲好看
【大城市耶,那···】
【有漂亮的大小姐哦!虽然没我漂亮】
【诶···】
轮子【咯吱——咯吱——】的慢慢转动
9月
【呐呐,卡门,今天也好晚】
解决掉尾随的欲行不轨的混混,坚定了要一直跟在卡门身边,太危险了,没有我,她就被欺负了吧
【呼——真是吓死我了】卡门揉揉我的头发,夸张的松口气
【没看出来···】我发现我习惯被她揉头了,只是无所谓而已,我只是无所谓
【因为波尔多肯定会来救我的嘛~】又来了,撒娇一样的感觉,完全不能指责啊
【嗯···】
【今天我很努力跳舞了哦,赚了好多好多钱】
【我们回去吧···】
【好的,呐呐,我想吃宵夜!】
感觉还不错,是个不错的主人吧···
8月
【那个···虽然不想指责你,但,但,我直说了,你,是靠跳舞赚钱的啊?】异常惊讶,我还是头一次看见舞女呢
【小少爷不知道穷人赚钱是很辛苦的吗】卡门继续扭动她漂亮的腰肢,水蛇一样的舞蹈
【之前,不知道】坐在唯一的床上晃着脚,不想去看她,有些心烦
【不要介意嘛,等我有钱了,就送你回去,本来就不想接受魔女的馈赠】不爽这个家伙,超级的
【你说的,不要后悔啊】
【呵呵,如果是个大帅哥我就肯定要留下了哟】
【什,什么啊···真过分】
【虽然小鬼也很可爱呐】用力揉头
【你,你,那个,你···】失礼的家伙
7月
【节哀呢,卡门】魔女金妮踏着阳光与灰尘,带着我踩进这片陌生的破地方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那个女人是在哭吗,好逊
【看样子,你母亲死掉了啊】冷漠的,淡然的,不愧是母亲
【你看不出来吗!】啊~和母亲顶嘴了,会死的很惨吧
【卡门,你母亲在生前祈祷在自己离开后能够有人能够保护你】被推出来的就是我啊···
【妈妈···怎么可能···】还在哭啊,好烦啊
【那么你和我的孩子好好相处哟】不要把我留在这种穷酸的地方呐
权衡许久,趴在死人旁边的女人终于算是和我握手了,我瞬间变成一把匕首, 那匕首小的我自己都惊讶,同样也非常美丽,吉普赛的风格
【那个···给我个名字吧····】
【波尔多吧,怎么样】
【还成吧····】啊,她就着眼泪笑了
【我是卡门,吉普赛的卡门,先说好,我不知道死武专的规矩】
【不知道也无所谓,反正我和他们不熟,那么请多多指教】
【请多多指教】
21年前
【哦!我请求有人能够保护我可爱的小女儿,她那么美丽啊!】
【神啊!】
【神不会理睬你的】
一双手扶起了跪拜的女人
声音温和的不可思议
【让我帮帮你吧】

View more

【强行按住让对方喝下去】这下就好了【微笑,拿出几包相同的药】每天2次,不喝的话……【摆弄针管】下次就全部注射进去,应该有好几针管呢。【看着】其实啊,抱歉呢刚才是骗你的,区区一个小病怎么可能会让人废掉呢?【狡黠笑】只是想吓吓你让你别那么反感药物,但好像没有作用呢~只好用灌的了。顺便说一句,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的简称是——感冒【眨眼】药放在这里了,记着喝。塞壬,走了【瞥了一眼看好戏的猫】晚安~【挥挥手走远】

莫尔·查普曼(窥屏狂魔高亮注意)
晚,晚安【待人走远后把药塞给加利利先生吃】加加利先生多吃点,唔···真苦,再碰上莫尔桑我就逃走好了···阿···阿嚏!该死的下雨天【缩进被子里变成一团】已经不想动了···啊~好想回家····阿嚏!

View more

趴)因为这种理由。。。本体从来没有想过画板一类的东西呢(笑)即使是在黑板上涂画也要坚持自己的梦想!

(渣渣手机实在受不了了(我以前的梦想是漫画家和插画家,不过我发现我是不喜欢为了某人的要求而去画画的,感觉超讨厌,虽然我现在学习的和美术也有关,但是他叫做建筑,只要速写和素描就够了,更加枯燥,小伙伴画画感觉很不错,要加油啊,手机打字超级烦,顺便晒一下我上次画给逗比的插画,反正大概也猜得到我~

View more

晚上好,这里群发提问【有追问嫌疑】当你面对背叛时,会怎么做?【哦呀生病了?啧你没事吧,很不舒服么?【皱眉,打开书包把猫赶出来找出迷你急救箱】鼻塞么?【关切脸】

莫尔·查普曼(窥屏狂魔高亮注意)
背····背叛···?阿嚏!···【裹在被子里摇晃】撕···撕碎他,吃掉他的灵魂······啊····阿嚏···什么嘛···难得想到了很帅的台词···【小声】啊···我只是有点感冒,睡一会就,就好了···那个···不用担心····阿嚏!

View more

群发提问:如果有一天妹子们做梦梦见自己长了小JJ,还是在洞的上面。。。两者兼有!妹子们会是什么反应 。。。[梦里的噢~] [本人表示这是我的亲身经历。。。一觉醒来吓尿了QAQ,第一反应就是去摸。。。] 路明非[欢脱向]提供问题【←谁来收了这只妖孽

群发提问制造机【黑】
诶???那个,这个,我,我···我是男的··【小声】果然···该去看医生吧【脸红的能滴血

View more

别逞强,我看你是得了急性上呼吸道感染。【抿嘴】不好好处理整个人就废了。(才不是哩)【在箱子里翻找】啧全都是抗生素啊。【皱眉,扯出来一小袋子粉末冲开强行给对方灌下去】给我喝了。

莫尔·查普曼(窥屏狂魔高亮注意)
呜哇···呜呜呜!!!!!!【←翻译:饶了我吧!!!!!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和这种药剂相处啊!!!!!!【蠕动着想逃走】

View more

群发一个很古老的问题,请问你的十大错觉是什么?

莫尔·查普曼(窥屏狂魔高亮注意)
嗯···我想想看···
1.我的母亲是最爱我的,我回家的时候她一定会给我拥抱
2.医生似乎讨厌我,我觉得是因为我和桌子先生结盟的原因
3.我的的鸣叫可以让所有灵魂都颤栗起来
4.我是个非常非常胆小没有主见的人
5.我不会对搭档有任何愧疚感,这是理所应当的
6.我有健康完整鲜亮的灵魂,它没有一丝裂缝,非常非常坚硬
7.我非常非常爱我的母亲,非常非常的
8.我是魔女金妮的儿子,我拥有很长很长的寿命与生命力,所以我一定不会死
9.以上有一条是真话,或着几条
10.第9条是假话
嗯···就是这样吧···呐?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