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JanFour:

在stk的小天使和别人因为cos的原版问题吵起来了,还发展成了对喷。不还原是po主那边的错,但小天使说话也太激动,被刷了小半天屏,怎么说呢……心情很不好。虽然绣绣没有涉足cos这方面,可以告诉我怎么平复或者正视自己现在的心情吗?

Zenlam
摸)这样的事挺常见的,我也能理解岚岚的心情。怎么说呢这种事看开一些,无法沟通的人在哪儿都有,我相信泥的小天使能够应对这样的事,你也尽量无视比较好,没有必要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还是去做点别的事转移注意力吧w

View more

用“吻手禮”作為tag,來寫一個小段子吧。字數cp不限。

A piece of sun
[法+乌]
“……小姐?”
直到有只手轻轻搭上冬妮娅的肩膀,她才猛地眨眼,从漫无边际的神思中醒转。转过身去,一位身着深蓝礼服的绅士正站在她的身侧,金发在他的颈边微微摆动。在并不明亮的花园的灯光下,好像有温和的光顺着那金发的弧度闪进她的眼眸。看着她有些出神无措的模样,对方的微笑似乎更深了些。
“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对方再次说明来意,而冬妮娅却越发不知该如何摆布自己的唇舌。她怎么能对这位好心的绅士说——她不过是因为不适应舞会偷偷溜了出来,却不小心迷路了呢?这样想着,她微微敛下了下巴,勉强的答道,“不、谢谢……我只是想在这待一会儿,谢谢您。”
“那真是太好了,我也正想出来偷偷气,如果能与您作伴的话真是我的荣幸。”对方似乎毫不在意她不自然的表现,反而自如地搭起话来,“不过没有人陪伴您吗?我是说像您这样优雅的小姐,不应一个人在这里孤单才对。‘
”不,我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冬妮娅抿起嘴微笑。纯澈的碧色眼睛似乎变得更明亮了些,”是万尼亚带我来的。“
”原来是这样——很荣幸认识您,“对方眼里闪过一抹类似于惊喜的神色,然后微微欠身轻牵起她的指尖,”您和您的母亲一样美丽“,他的眼睛在金色的发丝下注视着她,同时在她的指尖留下如羽般几不可察的触感。尽管他并未真实地轻吻她的指尖,但冬妮娅却感觉有细微的颤动从指尖蔓延开来,一直到达颈后。
”啊谢谢您……我……”冬妮娅想,也许她需要逃跑了。
(完。勉强写了这么一个没头没尾的果然还是……抱歉(掩面)

View more

好的,接著思想自由并實現自由思想的權利,繡君覺得,一個極端反人類的恐怖分子,能否有實現自己屠殺人類的思想的自由呢?(你(。

A piece of sun
好吧我的说法确实太宽泛了。
换个角度讲,人人都应有实现自由思想的权利,所以任何想要试图将别人的权利从根本上抹杀的人都违背了平等的基本意义,更不必说想要剥夺他人一切权利的这种行径,于是他将不被赋予这方面的自由。也就是平等与自由不会放任他人破坏它→大概是这样的逻辑吧,虽然我的表述有点混乱了……

View more

如果可以由你除去人類文明的一項發明,讓他從此消失在世界上,你的選擇是?為什麼?

这个好难说。存在即有理,发明出的任何事物都有好坏,但是人心之恶永远可以让各种各样的东西变成害人之物……所以消除某项发明无法改变什么,人类总会找到各种各样的替代品。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