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Karim_Crimson:

“与某个残缺之人的关系……”

“克里姆”(绯红)【盲人注意】
嘛,这里的“残缺之人”……恩,那孩子哦。【@hoanmeirin】
毕竟她的能力,算是从咱这里借来的……一点点吧?
当然用抢这个说法也对x
再解释咱和她之间的关系前……
先来解释下咱这里的能力吧?
与白衣类似的预测与跳转……
不过,作用范围是在±60min之内。
也就是前进与后退,且可以自由设定要跳转的时间点,很方便吧?
既然是自由设定……恩,那样的话,就不是和她一样可以干涉会发生的事情与在过程时可任意穿透障碍物(因为白衣的克里姆王(不过那孩子表示非常不想怎么叫……但反驳无效!拿我的东西还好意思自己决定名字?!)是跳跃到时间线之外嘛)啦。
只是回到了一开始的设定……删除时间。
比如说吧?白衣在一小时内炸了栋房子——哦真糟糕虽然咱觉得她不会怎么做——然后去买了一瓶脉动——
咱就可以直接掐到她去买脉动的时候,中间炸房子的过程就会被删除——不过房子还是毁了x
【但是,前进的话除了自身(与拥有一部分能力的白衣)以外的人并不会有被删除的那段时间的记忆,但反之后退的话记忆却还会保留。】
——当然,如果是把我宰了的话……
……
还是倒带吧,趁我意识还在的时候。
说白了就是“为了不在原本所要的结果上出现变动而强制让本该发生的结果发生”和“不想让原本的结果发生而强制回到对自己有利或者无害的局面”的能力呢。
【也可以用来赶路x】
然后是预测……也是一个小时。
作用目标同样是会对自己造成影响、波及到自己以及自己接下去怎么做会发生的结果这三类。
恩?白衣没说到第三类?
那个粗心的孩子……
俩……啊,被那孩子感染了也喜欢用“俩”这个字了呢——者之间,是可以分开使用的。
嘛,接下来就是咱和她的关系……
某种意义上的,她的姐姐哦?【为什么是某种意义啊我说】
恩……手头上没有相机啊……(“这才不是你不贴头像的理由。”)
嘛?大致说一下吧?咱和白衣长得很像——不过……咱可没她那么没节操!放心!
……不对吧哈哈哈哈……
嘛,就大致想象一下?相近的容貌,相近的装扮(当然咱才不会在衣服上面装推进器与冷冻装置呢!)以及——相近的血统。
还有哦,这里是盲人,所以听力被锻炼的非常强。
基本上半径40米以内,只要发出声音就能精确定位的程度。
但是偶尔还是会撞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经常撞在店门口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里经营着一家咖啡店,不过没什么人来,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在喝咖啡。
不过咱身体能力没她那么强…(“虽然怎么说,但你的身体能力还是大概超出一个训练有素的军人4倍以上吧?”)肉搏战好像不太行啊哈哈哈哈哈哈
哦对啦,之前找她做的镰刀(那把可分成三节还自带小型喷火装置的镰刀……啊,我叫她再加个斧面的事情她应该没忘吧?)……哎呀,好像一直都没拿……?
嘛,身高是一样的啦,175.
说来咱记得那孩子认识个好像挺矮挺可爱的孩子……
……感觉被扩音器指着呢?不会吧哈哈哈哈哈……
【——回到3分钟前。】
【所用过的武器/道具……上面提到的那把镰刀、大衣上的滑翔翼、大量柄内填充TNT炸药的烧烤铁签(长度大约在40cm左右)
喜欢大小在正好能还在嘴里那样大小的兽足(尤其是猫类与狐狸)
并不会开车,滑翔翼也才只是刚刚学会,所以很羡慕能熟练驾驶与操作的白衣。】


之后……还有一点。
因为各种原因,虽然白衣被消除了以前有关夏安的任何事情但克里姆却并未消除。
这就导致了白衣那强行暂停一小时时间的能力被剥削成了如今这般的原因之一,特殊能力算作个人能力的一种主要也与大脑控制有关,但强行破坏大脑某部分的结构结果导致能力也受到了影响。
但正是因此,却突然意识到很难与夏安搭话。
——以为以前克里姆与夏安根本没有交集。

View more

群發:( http://ask.fm/LastKuro/answer/128741881093) 我被酷洛欺負了~

……那就揍他呀?
说来人心生来就是恶的,这我同意。
但无论多么阴暗,却总会有一丝虚假的善意。
就是因为如此,为了安心,人才会去做哪些与内心相对立的事让自己活得安心,因为他们不想承认这样的内心。【喝了一口酒】
嘛,只是说大部分人罢了,毕竟还有些人没意识到自己内心的“恶”。
当然,我指的只是人类,不要多想——【戳了戳对方的额头】
说来腐烂之森离这里也挺远的吧?要喝些什么吗?

View more

@#$%^&*&^%$#@#$%^%^……!【“卧槽你们姐妹俩都怎么没节操的吗!”】 那个,不,等一下…【刚想后退就被对方压的更紧,因为乱动的原因对方的舌头也扫到了裂口的断面…】

“裂口女”【原名不详】
【顺势抱着对方,轻轻拖着对方下颚让裂口闭上,并继续索求着对方的舌头】
呜……还要…嗯。【什么展开啊这是】

View more

……我是不是该说谢谢?【然而并没有像对方想象的那般被击晕——感受到对方瞬间打过来的时候迅速向前低了一下头使冲击的力道减少到并不会将自己击晕的程度。】 你也明白的吧……你跳转时间的时候我还会保留着被删除的记忆,既然记忆犹在那做出反应就不是什么难事了。【走到对方身旁拿过对方手上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拉过对方的领子就怎么吻了上去,将刚饮入的血液全都灌到对方嘴里】 既然倒出来了就好好喝啊,我记得你不喜欢冷的吧?

“克里姆”(白衣)【三叉枪插头上了】
…’…‘$”%:&*()【*“&^%,$%^&。】】}*(…?!【整个人突然凌乱了不知所措】

View more

说是如此不还是把我推了吗……【无奈起身重新别好扣子】 说来,你什么时候能把饮血癖改改……我以前发病都没你怎么……?【觉得好像记忆哪里出现了一丝絮乱】 呃,错觉吗……【单手捂住额头,再次抬头看向对方的时候一瞬间却觉得对方有些陌生……】

“克里姆”(白衣)【三叉枪插头上了】
【——将对方击晕并使其平躺在床上,给对方盖上被子后又倒了一杯血但却没有喝的心情,只是就那样拿着酒杯趴在窗台边,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
……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