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KazawaYouka:

每次半夜回家來整個ask只剩下我一個人一樣,超無聊(!!)——來問問大家如果半夜睡不著會做啥?

賓拉臻
大家都有事在做,所以使用网络聊天的时间较少也是可能的。之前能和自己讨论的人还很多的,但是现在没什么人,感觉到无聊很正常。
(黑蓝色的眼睛静静看着对方)
半夜睡不着的话,我会看书。
(随后看向别处)
……除去必要的安排和生理需求的解决耗费的时间,基本上我都在看书。
(考虑到对方跟名内关系不错,于是并没有用太淡漠的方式回应对方的提问)
宾拉臻小姐一直都给人很活跃的感觉,您目前以什么方式来排解感到无聊的情绪?

View more

【群發問題: 對於承諾的看法如何呢? 曾與誰作過承諾? 有實現嗎?】

(´・ω・`)
……承诺是对未来的企盼和约束形成的产物,我对此并没有特别的看法。
(淡淡地说着,看向了窗外)
我对很多人做过承诺,比如向有些人提出再也不会回去的承诺,这些都实现了,毕竟这些都是只要约束自我就可以完成的未来,但是有一个承诺我却没能实现。
(眼神里渗出浓郁的悲哀,最后不得不闭紧眼睛凝神片刻,这才使得表情逐渐平静下来)
……抱歉。

View more

【指尖划过对方的发丝,温柔地笑笑】今天我的心情很差…可以安慰下我吗,用你的方式。

(把对方的手直接拿开,黑蓝色的眼睛静静看着对方淡淡开口)
这是我对您的尊重,毫无他意。
(淡淡看了对方一眼,将书合上,完全没有要和对方商量的意思,直接做了请对方坐到对面去的手势)
因此,我希望您也能像我尊敬您的自身一样尊敬我的自身。
(看了看窗外,眼神变得柔和)
烦请您坐到对面的位置上,暸望一下窗外的花。
此刻它开得正好,不差一瓣一叶,您可再也找不到比笼着月光织成的白纱更美丽的栀子花了。
黄鹂为它谱写着浪漫的歌谣,蟋蟀也在夏日的夜晚奏着哀婉的华曲,可它却高傲地耸立在枝头不为所动,如公主般俯视着过往的每一个人。
而您为他事感伤之际的愁容,却惹得它为您落泪,夜露便是它的真情。它愿用自己的婀娜取悦您的身心,祈望您温柔的目光轻抚它柔嫩的蕊中。
(闭上眼,将脸埋入围巾中)
而您柔波一般的目光流淌在这斑斓的花丛里,也浸入了它的芬芳。
……将这个世界此时此刻的美丽永远铭记在心,就是最好的安慰。
(黑蓝色的眼睛静静看着对方)

View more

聽說關谷桑好像也很喜歡名內耶…風間會討厭他嗎?

亞加琳
……随他去。
(黑蓝色的眼睛里有些阴冷)
他根本就不了解她。
他抚养了名内同学十年,他给名内同学的恩情我永生难忘,但是他给名内同学的伤害同样让我刻骨铭心。
(剑眉微挑)
所以谈不上讨厌到作呕,但是绝对无法成为挚友。
想让我们站在一起行动,只有名内同学遇到什么需要我们两个人共同帮忙的情况下才有可能。
……其余免谈。
(把脸埋入围巾不语)

View more

所以說,如果名內要跟風間結婚的話,風間會答應嗎?會嗎會嗎?【期待眼光////】風間會不會怕被關注啊?

亞加琳
……咳。
(闭上眼,脸也偏到了一边去,手握成了空心拳抵在唇面,表情有点不太自然)
我这边自然是感到荣幸,但是名内同学应该不可能对我有这种念头吧。
(黑蓝色的眼睛闪着淡淡的光)
被关注吗?……
对于那种事情我自然不会感到害怕,但是我并不喜欢。
(黑蓝色的眼睛安静地看着对方)
……名内同学除外。
(默默补了这么一句)

View more

因为风间君是"文学家"呢,在下能够想到和这个才能有所联系的就只有书籍了吧.这本书是朋友送的,在下看不太懂呢……风间君的话一定可以完全理解吧![笑笑]

黑泽政子[超高校级的化妆师]
……既然是黑泽同学的友人赠予的书籍,不是应该由黑泽同学保管更合适吗?
(轻轻抚摸着书的封面,像自言自语般说着)
看不懂?……
(沉吟片刻)
[……也许这本书背后,还有别的意义吧。
那些需要黑泽同学去明白的意义若是由我来完成的话,也就辜负了这位友人的初衷了。]
(黑蓝色的眼睛静静看着对方,剑眉微挑)
黑泽同学既然说「看不太懂」的话,想必已经把这本书通读过一遍了,如果不介意的话,敢烦黑泽同学说得一二点理解,经过三四番推敲,初得五六星灵感,只需七八分静思,便得九十年人生真谛。
(闭眼浅笑,轻轻地点了点头)
有劳黑泽同学指点鄙人。

View more

风间君?[已经拆掉了眼罩,绿色的双瞳看着对方]谢谢风间君之前去看望在下哦,在下已经没问题了,这是谢礼~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递出一本褐色封面的古典书籍]

黑泽政子[超高校级的化妆师]
……没问题就好。
[跟之前见到的眼睛颜色不一样。
怎么回事?]
(黑蓝色的眼睛闪过一丝困惑的光,不过很快就被冰冷的色调吞没)
谢谢黑泽同学厚爱,不胜荣幸。
(双手接过了书,轻轻翻了几页发出细细的沙沙声)
……为什么要用这本书作为谢礼?
(黑蓝色的眼睛里闪着困惑的光)

View more

贵…安…[睁开快要闭上的眼睛]风间君…可以教教我…什么是感情吗?[带着些期待说道]

七海 千秋
你好前辈。
(黑蓝色的眼睛静静看着对方)
感情这种事情,拆开的话就是「感觉情绪」,所以是不需要教授的,只需顺其自然就好。
如果刻意去思考感情为何物,反而会与之擦肩而过。
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有异样,无论从心中流过的是寒流还是暖流,那都是名为感情的溪水在其中跳跃,给予生命另外一种意义,它会使你的生命之舟缓缓前行。
所以,闭上眼,随着它去了,也许就能看到了吧。
(把脸埋进了围巾,闭眼轻声)
……保护大家,也是一种感情。

View more

(像是看穿了他的心事)即使知道迟早要毁灭也绚烂夺目,就像烟火一样。不过…不是转瞬即逝,也许更像蜡烛吧?(安慰一样的递给对方一本诗集)

SLUG
……
她愿意怎么样选择都好。
她本来就是奇迹的火种,如果怎么样做都可以带来奇迹,我便希望她能以她自己最爱的方式燃烧下去。
(黑蓝色的眼眸闪着淡淡的光)
……只是凭直觉觉得她本质上更贴合心理医生,在那个位置上,她的奇迹才能完全展露出来吧。
不过如果她不能爱上并正确理解这个职业的话,那么不做可能更好罢了。
(接过诗集)
这是?
(被包住了封面所以不知道是谁的诗集)

View more

[群发][手里拿着一束枝叶分明,被淡蓝色半透明纸包好的白玫瑰递给对方,带出几丝淡淡的香气]白色情人节快乐哟!不介意的话请收下吧![对着人笑笑]

黑泽政子[超高校级的化妆师]
……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玫瑰花我不能收。
(黑蓝色的眼睛静静看着对方)
若是这玫瑰象征着我们的友情,那么这时间持续的也未免太短了罢。
(指了指图书馆外的土地)
请黑泽同学找一块肥沃的土壤将它种下,愿它能开放得更为灿烂。
(把脸埋在围巾里,闭眼深呼吸着)
那个时候,这朵花将会变成美丽的花田,在每一年流逝的春风中安然地彰显它的每一寸美好。
愿友谊地久天长。

View more

[群发][唐帅哥任性]你想象一个炸弹或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藏在你的城市中,并且爆炸的倒计时马上就到零了。在羁押中有一个知情者,他知道炸弹的埋藏点。你是否会使用酷刑来获取情报? [抱歉打扰,无视也没关系]

蓝蓝路菌
……
建议把题目改成「有罪犯绑架了重要人物,你秘密抓到了罪犯的同伙,而目前只有这个同伙知道人质所处的地点和环境,根据以往经验你知道营救速度自然是越快越好,在有测谎仪以辨认他的话的真假的情况下,你是否会直接使用酷刑让他迅速说出情报以便于营救工作」。
不然的话,这个问题就太复杂了。
在原题里,逼问的目的是为了拆除炸弹从而保证所有人的安全。但是很明显,逼问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在炸弹马上就要爆炸的情况下去询问埋藏地点派人拆除,赶到的话当然好,全城获救,可是没赶到呢?只会赔上所有人的性命,这还只是建立在逼问一定得出真话的前提下。
这是赌上全城人性命的选择,我赌不起。
倘若真是如此不堪的状况,我宁愿让更多的人疏散,尽量减少损失,如果逼供可以同时进行,那么我会选择先讲道理,实在不行,逼供,看我能否有幸获得最佳结局。
……然后我会为此忏悔一辈子,为我的无能。
(这样说完后继续看书)

View more

[歪头]文学家…请问…和腐川小姐的文学少女的区别…是擅长的内容…不一样的关系吗?风间…君?

七海 千秋
你好。
比起创作,我更擅长研究。
跟腐川前辈相比,才能的性质完全不一样。
(黑蓝色的眼睛静静看着对方)
最近能一口气叫出我名字的人越来越多了啊,如果是因为来图书馆求学的人变多了的话,倒也是荣幸了。
(将手中的书合上,看着对方)
……贵安。

View more

另外提供一种更简单的鱼面包的做法:成条鱼肉120克,面包糠100克。 盐、味精、花椒粉等调教混合。 将鱼肉裹上面包糠,下锅油炸即可。

SLUG
……
那不是「炸鱼」吗?
(表情少有地抽搐了一下)
班规有明确规定「严禁将炸鱼用于惩罚以外的用途」,身为副班长的我要是带头犯错的话,会被名内同学教导的。
(皱眉)
虽然这条班规是针对名内同学上料理课造成爆炸这件事设计的,但是问题就在于名内同学的炸鱼不仅是制作过程危险,而且出来的成品也很危险,所以班规就这样规定了。

View more

我觉得,名内华更能成为一位出色的心理医生。(注视着他) 风间桑希望名内同学是一位心理学者吗?

SLUG
心理医生吗?……
(闭眼,良久未语)
那是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她给我的感受。
……不仅仅只是知识对口的方向,还有在那背后被她刻意隐藏起来的什么东西,也是不断让我这样提出这个疑问的理由。
但是现在的她,绝对不可以是「心理医生」。
(语气莫名严肃,微皱的眉透出一股严苛)
就算她过去的称号真的是「超高校级的心理医生」,我也不会认同的。
……如果只是现在的她,我宁愿她只是个心理学者。
(黑蓝色的眼眸交织着复杂的神色)
她的未来由她自己去选择,我没有资格将我的期待强加给她。
无论最后她选择了什么,我都会尊重她。
……只要是最合适她的道路,我的期待,根本不重要吧。
很多人,都死于在意的人的期待。
只有不期待,她才能够找到真正的自己,找到最合适自己的那条路。
(将脸埋入了围巾)
……虽然对于我来说,我在偷偷期待她会成为心理医生吧。
[我想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心听听自己的心声吧。
别人的心声已经倾听得够多了,你该听听你自己的声音了。
正确的去认识自己和自己的才能吧。
……不然的话,你会被自己施加给自己的巨大期待所吞没的啊。
华。]

View more

…鱼面包要怎么做呢?(听到有这种做法不知道所以很惊讶的人)

SLUG
贵安SLUG小姐,久仰您的大名了。
(看着对方,黑蓝色的眼睛变得有些明亮的样子)
鱼面包吗?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特别难做的面包,名内同学说,就是把混入胡萝卜丝的鱼状面包放入烤箱烤成金黄色,最后横刀剖开面包,放入吞拿鱼酱就可以了。
……稍稍有一个问题想和SLUG小姐探讨一下。
虽然会很失礼,但是我和其他同学也迫切地想知道更多人的看法。
(默默把围巾拉下,能够看到那张英气的脸上严肃的神情)
您觉得,名内同学……真的是心理学者吗?

View more

早安风间君!…唔,我们以前见过吗?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名字…?[对自己疑惑着,下意识摸了摸头上的绷带]

黑泽政子[超高校级的化妆师]
……
(合上手里的书,抬起头看着对方)
我也许只是被现在的你重拾起的古旧的记事本吧,可眼前的我,于你,却是新的。
倘若是未来的某日,你翻到了末页,便会发现我只是被你忘却了。
(黑蓝色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对方)
贵安,这位女同学,好久不见。

View more

…[转身时听到那句话整个身体突然顿了一下,随后不知为何笑出声来,笑得身体有些发抖,逃似的离开了]

黑泽政子[超高校级的化妆师]
……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黑蓝色的眼眸只是看着对方,直到对方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愿那个人的明媚,能够在你的脸上重生,绽放。
(轻抿一抹绿茶,如同梦呓一般自言自语后将目光落入了书中)

View more

啊啊,看样子又是个原来的同学呢?偶然遇到真是缘分性的不幸呢,就当没看到我吧~?[举起手示意没有恶意地想要离开]

黑泽政子[超高校级的化妆师]
……如果不想让我看到,我埋头看书的时候您就可以走过去了。
(书脊托在手心,右手翻阅书页的动作停了下来,在透过了阳光的落地窗旁坐着的风度翩翩的冷色调少年,黑蓝色的眼眸静默地看着对方,如同一幅安宁的风景画)
所以,这位女同学,您有什么事吗?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