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Komaed_59:

哈喽棉花糖小哥!来互相伤害啊不是,来快活吗~!嗨呀忘了自我介绍,初次见面我是超高校级的安乐死执行人奈落音芦花!音芦花是「愚か」的读音所以我只是个笨蛋不用害怕哟!我知道棉花糖小哥是个搞出过大新闻的幸运!出于八卦和职业心理问问吼,棉花糖小哥对幸运和死亡怎么看?帅哥你洗番次青椒不?啊哈哈哈开玩笑的只要回答前面的问题就好!

奈落 音芦花
棉花糖小哥...。倒是偶尔也会听见有人这么评价我,有时候的一瞬间还是会有种自己说不定真的是什么食物的错觉呢。...安乐死执行人,这样的才能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我想也是因为我太孤陋寡闻的缘故,但既然是拥有“了不起才能”的人的提问,无论如何也应该回答得尽可能的完美哦。
“幸运”称之为“不幸”也同样成立,用无法预料的“不幸”来交换等价的预料之中的“幸运”,这样的话能够明白吗?.....并不是在嘲笑你或者是侮辱你智商一类的发言,只是我在想这种渣滓所说出的话,无法理解也是情理之中。简单说来就像是用货币去交换商品一样,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我手中的货币面值无法自己去决定吧。
至于死亡,稍微会有些麻烦。对于死亡的定义是什么呢,心脏停止跳动?停止呼吸?还是说身体机能停止运作?哈哈...关于死亡的理解,大多数书本上也只叙述到这里了。不过那真的就是死亡吗?也有人说过真正的死亡是在存在被抹去后发生的,和最初的观点又不大一样呢,这样一来就可以明白对于死亡的定义应该是由自己的主观所决定的。我却觉得死亡若是能够被人所记住,换来些什么,那也并不划分在“死亡”里吧?啊,比如说在程序中的“死亡”,被告知会停止大脑的运作,细胞死亡,会导致真正的程序外死亡。我这种渣滓的死亡能够找出些什么真相...不如塑起我的铜像来纪念象征着“希望”的我永远活着吧?
...开玩笑的,我这样的人成为希望,根本就不可能嘛。

View more

说是幸运,更像是不幸啊…

啊哈?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呢。
……
嘛,也是。我这样在最底层的烂命被可怜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但是千万不要误会了什么,这种能力也让这样一文不值的我有着可以为希望所提供的力量。
对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是吗。哪怕再不幸运也不会让我死——
不,是我不会白白让我死去,因为我要亲眼看到希望的到来!
(双手插进口袋,低头一笑)
所以,看上去的不幸也只不过是我看到希望到来换取来的幸运罢了。

View more

诶?是吗,有时间我会去的。不过狛枝君不喜欢甜食吗?虽然很多男生不喜欢甜食,但是甜才是我们记忆中最接近幸福甜蜜的记忆(微笑)啊,对了。狛枝君要喝咖啡吗?冰香草拿铁还是其他的咖啡?

夜隅薇·格洛斯特(点心屋「人间」店主)
哈哈.....并没有那回事,说是讨厌甜点其实也并不是很讨厌呢。
甜是最接近幸福甜蜜的记忆吗?这样啊[思考着什么地回答地有些敷衍]
不过像我这样的渣滓是没有什么甜蜜的回忆的吧?啊,如果要说的话也是有呢。就是与'那个人'相见呢,真是想再一次见到他呢,他的能力究竟是什么呢?说是连我这样的垃圾的能力也有.....他也是幸运吗?一定是个有着了不起能力的人吧?虽说从来没见过这张脸呢。
如果说还有其他甜蜜回忆的话,那就是见到大家的希望了吧。在绝望的处境下,大家的希望一点点变得闪耀完美.....!!!!这才是超高校级的大家应该有的姿态啊!!!
而且.....该怎么说呢,甜食会让我觉得是饮下了剧药呢......这么说很过分吧?明明是您所喜爱的却被我这种一文不值的垃圾说成剧药。甜腻的味道就像是缓性药物一般能够麻痹到味觉呢,被麻痹后就算是在里面加入毒药的也不会被食用者发现的吧......
甜腻的奶油却是将自己推向死亡的深渊的事物,真是绝望啊....简直就是绝望的艺术品啊,一分钟,不,一秒钟也不想再想象下去了啊。[头疼似的扶着额头说道]
咖啡的话也是同样的道理呢,唯一不同的就是苦涩的味道吧?所以还是不用了。
实在是太抱歉了..被我这种渣滓评论最喜爱的东西的滋味一定很不好受吧?

View more

对您来说,天堂是什么?

啊啊.....像我这种渣滓也有资格说出我心目中的天堂吗.......实在是不胜荣幸啊。[双手抱胸状露出期待的表情]
天堂啊.....[像是思考一样手托住下巴认真起来]一定是充满着无限希望的美好的世界吧,像我这种渣滓是不可能到达的希望的世界吧。哈哈这样才是天堂啊......!!![与刚才的认真判若两人,丝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张开双手展现出奇怪的笑容]
或者是在烈火中唱响着圣歌的冈格尼尔长枪?哈哈怎么可能呢,那种事情只适合我这样的渣滓所存在的地狱吧,适合我这样的绝望的残党[说着脸上露出嫌弃、恶心的表情]说不定在圣歌的引导下,烈火的洗涤下,我就能够被上帝原谅呢?不是作为绝望,而且成为希望!!!成为希望去往我所向往的天堂啊!哈哈哈哈!!!想想就让人兴奋了啊!这是怎样的幸运啊哈哈哈哈哈!!![病态地笑起来然后又露出失落的表情]
但是天堂这种地方,究竟是什么呢?即使是让我来想象也完全不能想象出来的样子啊。果然是因为我这种垃圾根本就没资格去思考这种问题吧?
渣滓就好好地做个渣滓吧。一定会被这么说的吧?
也是呢。

View more

狛枝君夜安!最害怕自己的什么特质呢?

被道夜安还真是难得啊,还以为大家都忘了我这种渣滓还活着呢,不过对大家来说我这种微不足道的虫豸还是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腐烂吧?哈哈......[看起来似乎心情很好,用毫不遮掩愉快的语气笑着说]匿名的你也是吧?因为完全不想被我这种没用的垃圾记住,或者说是缠上,才会匿名的吧?当然,有人愿意理我已经能够好好体会到幸运的滋味了,真是幸运啊,还没被忘记。那么相对的不幸又会是被大家遗忘咯?[拖住下巴,眼睛盯着地面,做出思考的模样]
嘛,大概你不会愿意听我这种渣滓叫嚷吧?那么进入正题吧。
我害怕的特质?嗯......答案真是再简单不过了吧。当然就是「我的能力」。这种能力可是意外地符合我这样的垃圾虫啊。因为都是渣滓嘛,哈哈。要用不幸交换的幸运...........实在是太让人绝望了。
............。
实在是太可怕了啊。
啊啊.........飞机........飞机.......好可怕啊........飞......机.....[语无伦次地重复着相同的简单词语,脸上的神情由痛苦,惊恐,害怕共同组成]

View more

晚上好狛枝君!请问什么事情会让你觉得“有趣”呢?又有哪种事情会让你完全不想搭理?

迟慕
晚上好,这么元气的问安还真是让我这样的渣滓感到有些乱了阵脚呢。或者说不胜荣幸?[双手抱在胸前微微侧身地看着来人]真是抱歉,这么久才想起来需要回答你,但是毕竟这种问题对我这个渣滓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因为就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不过要说有趣的话.......[托住下巴一脸思考地慢慢开口了]当然是希望。不,那不是“有趣”,应该说是,“向往”,有趣的话,应该是看着超高校级的大家为了战胜绝望而诞生的越发闪耀的希望的光辉啊!是犯人生存下来,还是其余的大家生存下来,对于我来说是无所谓的。我仅是…希望两方都全力以赴地努力而已。我仅是…希望用这双眼睛看到前方所存在着的那绝对的希望而已。这便是让我觉得“有趣”的事情吧...![双手摊开说着几近疯狂的话,眼神中深深的黑暗让笑容看起来极其病态]
至于完全不想搭理的事情吗...[与刚才的神情完全不同,眼中并没有刚才的疯狂,只是一脸疲倦地转过了头叹了一口气]说是“绝望”却也不是呢,毕竟绝望也是为了希望诞生的非常重要的条件吧,而且那种东西....[愤恨地将手握紧,因为太过用力让关节微微有些泛白]实在是不可原谅....!!!那种毫无希望可言的东西。
相比之下,对我来说完全不想搭理的事....虽然说对于我这样的渣滓实在是太自大了,但是就请让我把这句话理解为觉得“无趣”的事情如何?那样的话对我这样的垃圾来说会比较好理解吧?对我来说,“无趣”的话,应该就是平淡的人生吧,毫无波澜,一帆风顺的平静的人生。
如果是这样说的话,能够理解了吗?

View more

超高校级的幸运 狛枝凪斗 处刑时间

[看着电子显示屏上出现的字样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笑容大概有些病态,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已经看到了啊,我最想要看见的美好场景,带着这病态的笑容对着剩下的所有人开口道]哈哈,没错.......!这才是希望,这就是希望应该有的姿态啊!像我这样的人也能见证到这种程度的希望,我果然很走运啊!
[听见黑白熊开口说道惩罚开始,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笑容愈来愈病态]虽然这么说完全没有一点一样的样子,不过还真是绝望啊,不过没关系,因为我怀抱着希望啊,因为我是最接近希望的人啊.....称我为超高校级的希望吧.......!
[说着被黑白熊带离这里,来到惩罚场地,被绑在大轮盘上,双手手腕被拷住无法动弹,就连腰间也被黑色的皮锻所捆绑,身体死死地贴紧轮盘。黑白熊坐在不远处笑着,手中拿着的遥控器想必是控制它身旁能够发射出飞镖的机器的吧,不由得向它露出嘲讽的笑容缓缓开口道]真是......丑陋啊,绝望。
[一支飞镖向我飞来,将空气划破的声响伴随着黑白熊的笑声和它不停地按下按钮的机械声音,让我清楚地明白即将迎来的命运。这就是为‘幸运’所定制的惩罚游戏,当之无愧。那支飞镖向着我的方向飞来,最后钉在了距离我的左手还有2厘米的地方,第二支,第三支,第四支......全部都落在极其近的地方,但是幸运地全部避开]我果然,很走运呢。
[无暇顾及被吓到而流下的冷汗,这么感叹道,身为拥有这能力的我,明白在这之后会怎样,又一支飞镖飞来,这一次,这支飞镖将我的脸划出一道伤口]......实在是幸运透顶。但是已经没有了作为交换的‘不幸’吧。
[一支飞镖朝着我的方向飞来,与之前不同的是,正对额头,不再害怕,只是叹了口气微微笑着闭上了双眼低语道]
这样就....结束了。
【图侵删】

View more

喜好之类的,在下手里也只是有"官方性"的资料哦,要是说想要了解前辈…那可是远远不够呢!所以前辈不介意的话,愿意和在下深入了解彼此吗?[认真]

黑泽政子[超高校级的化妆师]
‘官方性’的资料吗.......也算是很厉害了呢[像是在思考一样看着地板]就连我这样的渣滓的资料也会毫无顾忌的保存下来吗,真不愧是未来机关呢,还真是让我感到有些开心啊?
关于这个问题,还真是有些难办呢。明明是身为‘超高校级’的你向我所提出的的请求。我是否该答应呢?被‘超高校级’和‘希望’的人要求成为朋友,这等幸运所带来的不幸究竟是怎样的呢?我想就算是坐在房间里被天花板突然掉落所带走生命也不足为奇吧?
在我身边的人都会有厄运降临,就算是希望我想也会有丧命的可能性呢,真是难以抉择?
当然是开玩笑的。
为了‘希望’我更希望你能够活下去,像我这样的渣滓本来就不配有什么‘朋友’呢,一生仅仅只为了希望而化身为垫脚石,这就是我的全部使命,不需要了解太多,只要明白我是个愿意为了希望付出一切的垫脚石不就好了吗?
.....所以不能答应呢。

View more

初次见面狛枝君,我是点心屋「人间」的店主,夜隅薇·格洛斯特,请多指教(微笑)

夜隅薇·格洛斯特(点心屋「人间」店主)
格洛斯特小姐吗,早上好。
我想这个时间格洛斯特小姐应该不会及时回答我的吧。只有我这种人才会在这样的度假胜地,在这南国小岛上想着如何见证到希望吧。
甜点屋吗........似乎听起来不错的样子。[双手抱在胸前笑着说道]虽然我是对甜品没什么兴趣啦,但是不如去和日向君打个招呼如何呢?我想他应该很乐意购买你店铺中的草饼的。

View more

幸运…其实不幸占的比较多吧…不是这样的哦狛枝君,虽然说大家都是有着超高校级的能力的人,但是真正相处起来并不会很难,因为自己是普通人而大家是超高校级这种事自卑我也有过所以大概能稍微理解一点狛枝君的感觉,但是试着好好相处的话,其实大家都是很友好的。并不会在意能力啊超高校级之类的,只是普通的同学朋友的相处也是很容易可以做到的!……不要一味的自我贬低而是乐观的向前看吧?狛枝君其实也是很厉害的人哦!绝对的希望绝对的绝望之类的存在于哪里,其实都是自身是怎样认为的而已,哪里都会存在,也哪里都不存在。没有必要羡慕也没必要失望,狛枝君的话,能够理解的对吧?

苗木诚
苗木同学,你在说什么呢?[顿了顿又笑着继续说道]我和超高校级的大家不同,我有的只是废物般的能力。我们从以前开始,就理应一直是被如此教导的,就算不直接地用语言说出来,看到包围着我们的这个世界就应该能够明白吧?因为电视呀网络呀新闻里所传达的“满溢着希望的信息”就是这样说的嘛——赢不了的人,不努力的人,就算努力也赢不了的人,都等同于无价值的垃圾。
有价值的人类和无价值的人类从出生的那一瞬就已经被明确地区分开了——无能的人类就算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成为有价值的人类。
努力能孕育出成功什么的…真是个荒唐的误会啊。世界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嘛。小型犬不管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成为大型犬;而企鹅不管再怎么努力,都无法飞上天空。即是说…所谓无能的人类,就是不管做什么都是无用的。有能的人类不是去成为的,而是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拥有了所谓的才能容量。
对,就如同我一样。[将目光从对方的脸上离开自嘲地笑起来]你们拥有着让人尊敬的能力,而我只不过是运气好一点罢了。这么说真是让人伤心啊,虽然我百分之百地相信着这份幸运。
苗木同学,希望当然会存在于某一个地方。你作为‘超高校级的希望’应该会明白的吧,要见证到伟大的希望,绝望就是最好的铺路石不是吗?希望绝对会战胜绝望,所以我做出了这些事,这些事会被希望所踩踏,一步一步变得更加伟大。这一切都是为了希望........这一切都是为了光辉的未来啊。

View more

[因为没有任务而换下了制服穿了日常装]早安哦狛枝前辈!昨天说的这个,应该就是前辈喜欢的东西了吧~[赠送记忆笔记]

黑泽政子[超高校级的化妆师]
早安,竟然还记得和我这种人的承诺实在是让我感到惊讶呢........。嗯......?[接过记忆笔记]啊啊.......原来是这样......原来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它才来到这里的啊!!!实在是太感谢你了,黑泽同学!未来机关,究竟是怎样的组织呢,竟然连我这样低劣的渣滓想得到的东西也能够知道,明明至今为止都不会有人会愿意上前询问我这种没用的渣滓喜欢什么,想要什么的吧,更别说礼物了哈哈.......。

View more

狛枝君中午好…[戴着兜帽昏昏沉沉的进屋]你拿到了…我的千赞…有什么愿望吗?[打哈欠]吃完饭后更容易困呢…

七海 千秋
哈哈.......虽说七海同学说是中午,可是我居然这时候才看见,实在是抱歉了。[轻松地笑着对人说道看见对方有些昏昏欲睡不免有些担忧]啊.......七海同学会很困吗?请还是休息一下吧.......?还是说我这种人实在是太碍眼了让七海同学你感到不适......?如果是那样的话........要我走开也是可以的噢?
啊说起来,七海同学找我的原因.......竟然是拿到七海同学的千赞了吗.......[像是思考一样地看着地面]实在是预料之外的事情呢......我这种渣滓也能够拿到七海同学的千赞.......我果然很走运呢,但是这样走运却一直没有不幸的降临吗.......还是说在不久之后会有更大的不幸呢......?啊啊......[扶住额头就像是遇到了头疼的事情一般]不过啊,像我这样的人给超高校级的你提出请求也没关系吗?原来如此........果然大家愿意包容我这种人吗......实在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呢......我的愿望吗......?虽然的确是极为厚颜无耻的,但是无论如何也想要看到希望最终胜利的模样。
所以说.......如果可以的话,在离开这里以后,在找到希望以后,在拯救了这个世界以后,如果我早已经怀抱着希望而离去的话。那就......赞美我吧,传诵我的伟业吧,铸造我的铜像吧,敬仰我吧,将我称之为....... 超高校级的希望吧。

View more

嗯…狛枝君晚上好!

苗木诚
.........。早.......?超高校级的‘希望’。[看着来人的能力却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
...........。你就是‘希望’吗.........?还真是有些惊讶啊。明明和我这种人的能力一模一样.......却能够成为如此的光辉........要知道,能够成为‘希望’这种事情我可是想都不敢想啊。就连成为垫脚石都有些内疚,觉得自己实在是大言不惭。
.......唉。实在是有些失望呢。
......倒不是看不起这能力,也是呢要不是我有这样的能力,进入希望之峰学院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看来你的幸运就是能够成为‘希望’吧。真是‘幸运’啊,和我这种的人所表现出来的完全不一样呢.....
我很羡慕你呢,有着这样的能力还能和大家打成一片,还被称之为‘希望’这是何等的幸运啊.......!不过希望不愧为希望,就算只是建立在这与我能力相同的垃圾才会有的幸运上,竟然能够如此散发光芒。这才是希望应有的姿态!这就是真正的......希望。

View more

…[感觉上果然和"传闻"所说的非常类似]狛枝前辈不要这么说自己啦!身为后辈的在下才是要以前辈们为目标而努力哟!唔…今天时间也差不多了,在下要回去整理数据了,那么晚安哦狛枝前辈,下次的话在下会带来前辈喜欢的东西哦![故作神秘地笑笑,其实是掌握着对方的喜好资料]

黑泽政子[超高校级的化妆师]
啊......这就要离开了吗?[有些失望地垂下头]明明想着好不容易看见了‘希望’......不过想想也是呢......谁会愿意一直看着这种人呢.......更何况是‘希望’啊。向我学习.......?根本没什么好学的吧,果然还是向其他超高校级的人学习吧?向我这种人学习只会变得越来越糟糕..........我这种人只是为了‘希望’而存在......这样说会不会有些太自大了?明明毫无用处却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为了伟大的‘希望’而存在.....!!
不过如果整理数据的话可是要好好加油啊,如果是因为我这种渣滓而耽搁的话,真是让人感到绝望啊.....只会妨碍到‘希望’什么的.......连我自己都会变得不能原谅自己了呢.......
[听见人的话有些惊讶]不愧是未来机关呢,就连我也会有记录吗......我所喜欢的东西.......?真是好奇会带来怎样的东西呢........
那么,下次见吧,晚安。啊......竟然这么随意地说着‘朋友’才会说的话,我果然还是太自大了吧.......。

View more

狛枝前辈…初次见面呢,在下超高校级的化妆师,黑泽政子.现在在检查这边的BUG修正程度,嗯…请多指教![穿着未来机关的制服对着对方笑笑]

黑泽政子[超高校级的化妆师]
超高校级的化妆师吗........将一个人的模样变成另一个人的模样的话......真是非常厉害的才能呢,但是靠近我这种渣滓真的好吗?超高校级的你,值得尊敬的你竟然靠近我这样的人......会变得不幸的吧?[这么说着突然看见对方的制服突然双手抱臂,表情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就如同看见了梦寐以求的事物一样]
未来机关......你是未来机关的人啊!!那个拥有着.....真正希望的地方!!!我这样的渣滓竟然能够被如此接近于希望的你所搭话,实在是让人感到兴奋啊.....!!!
啊啊.......我真的非常走运呢......连我这种人也能够见到如此接近希望的人......实在是太幸运了......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不幸呢?哈哈哈不过都已经没关系了!我已经能够见到希望了......!实在是太好了......![有些病态地笑起来]

View more

狛枝先生贵安,请问你会充满绝望的环境里希望着,还是在充满希望的环境里绝望着?(微微鞠躬)

名内 华【超高校级的心理医生】18岁(日常向)
哈哈.......居然像我这种渣滓居然有一天也能被人打招呼用到‘贵安’吗?[自顾自地笑起来]
关于这个问题,我更希望在希望的世界中成为‘绝望’。因为像我这种人渣怎么可能成为希望呢?即使是深爱着希望,想被人称之为希望。不过垃圾就是垃圾,能力本来就是生来便具有的。我在希望的世界中成为‘绝望’的话,不就能见证更伟大的希望了吗哈哈哈........[毫不掩饰面上几近疯狂的大笑继续说道]啊啊,这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啊......如果是为了希望的话,我甘愿做希望的垫脚石啊!

View more

呐......大家,可以准许我这个渣滓说一些话吗?

狛枝 凪斗(Komaeda Naito)
初次见面,超高校级的大家。虽然对你们来说仅仅是垃圾.......不过我也是被称之为「超高校级的幸运」。哈哈,但是啊,不过是个渣滓怎么配和超高校级的大家相提并论呢?怎么可能会比大家优秀呢?有那种想法的我实在是太自大了。
以下是本体的时间,要是因为我这种可有可无的人而耽误了大家.......我是会非常绝望的.......
「这里本体,文羽桑,初次见面。因为一直有几个喜欢的大大c狛枝就想着自己也来试试。不过我大概非常弱吧,即使如此也会加油。如果实在是不喜欢的话就告诉我吧,嗯..... 我会退的?不过c狛枝也算是兴趣爱好所以也不太确定。这里只补了弹丸2的正剧大概也有很多没补.... 顺便这里智商实在是低怎么想都不可能有狛枝的智商高,所以手下留情?我的智商大概是小学一年级xxx大家请关照一点太难的问题我会短路的.......那么就这么多咯?本体号@tianrandaimeng_欢迎来玩」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