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Kuzuryuu_Fuyuhiko:

九頭龍冬彦
Latest answers

少爺生日快快樂!((((((((((っ・ω・)っ 【一箱牛奶】

哦、哦……居然还有人记得我的生日啊,虽然不清楚你是哪个家伙,不过多谢祝福了。有心就好,礼物就……什——!?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居然送这混蛋玩意过来!……嘁,看在今天心情不错,以及你这家伙是出自好意的份上,这次我就饶了你!
有心意就好了,那箱东西你就自己带回去慢慢喝吧……。

View more

九头龙少爷还会回来吗_(:3」∠)_

森川

あぁ——?这什么蠢问题啊,问得好像我不打算回来了一样,又不是死掉。我只不过是忙于各种事务才暂时离开的,像是照顾那些家伙什么的……。哼,我可不像你们这些家伙这么空闲啊。
不过话说回来,未来机关那里好像又发生了什么大事,那些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总之,让你们这些家伙久等了真是抱歉了啊,我回来了。

[P站ID=45439261_p14]

View more

您是否被刺伤过?在哪里?

切……想起了不好的回忆啊。
被刺伤这种事情对老子来说可是家常便饭了,不过啊……唯有那一次是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忘记的。
黑白熊准备的那恶趣味的刑场,那恶趣味的方式,啧!现在想起还是觉得恶心死了……!在脑袋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就下意识地冲进去刑场,当时我只想着绝对不能就让佩子这么代替我去接受那种荒唐的玩意。
那家伙,就这么用着身体护着我……在感觉到被利刃刺下的痛感时,我是很明白的啊……那一切都是贯彻着她的身体才换来的!佩子那家伙……真是蠢蛋!
那家伙所承受的才是最痛的,比起我那一点儿的刺伤,我更痛的是那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她承受那一切看着失去她的心痛啊!
虽然是个差劲死的回忆,但是这对我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回忆……。老子绝对会带着这份回忆,在这个世界继续走下去,连同佩子的份一起。

[图片来源未知,侵删]

View more

(群发)看着镜子的时候您在想什么?

|闲极|自称问题机,假装在工作

【视线对向小屋里浴室的镜子,看着映出的镜中人,手移动到了右眼处。感觉到眼罩的触感后,表情似乎不自觉地变得悲伤起来。】
「佩子……。」
【默念了她的名字,现在能够好好地站在这里,好好地呼吸,都是因为她,无时无刻都会被右眼上的眼罩以及里面的刀痕提醒。正因为如此,才得一定要珍惜这条被她救回来的生命,好好活下去,直到她再度睁开眼睛,再把所有真正的心意与想法都传达给她。不会再因压力与痛苦而感到犹豫,不会再因自己的软弱而失去把真正的想法说出来的勇气,要真正独当一面地去守护她。】
【悲伤的表情早就被坚定的神色替换,放下了手握紧拳头像是要提醒内心已经下定决心,便踏出脚步离开小屋。还有许多该做的事情必须去做。】

[P站ID=45439261_p74]

View more

【群发】一个对您来说有建设性的话题是:D?

|闲极|自称问题机,假装在工作

比起讨论建设性的话题,果然还是实战更有效啊。对我而言光是讨论和建设顶多是让脑袋有个思路,没有实际去做的话不就和放屁一样吗!哼,老子可不想听那堆没什么作用的漂亮话,有时间说漂亮话倒不如去多做点实际有用的事情。
……在黑道的世界,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先讨论后再决定的啊,除了想早点人头落地就另当别论。

View more

(群发)您遇见过旅人给您讲他们的故事么?

|闲极|自称问题机,假装在工作

啊?这倒没有啊。
不过,有机会的话,我想担任里面的这个“旅人”的角色,说一说我们的故事啊。哈,对方听了会吓得尿出来的吧,如此荒唐的真实故事——
但想一想,已经很多人经历过了吧,这种荒谬的事情……啧,都是江之岛盾子那个臭女人的恶趣味杰作!

View more

【群发】意见与所有人对立的时候?

|闲极|自称问题机,假装在工作

那就要看是什么情况啊——不过,若是老子坚持的事情,管对方是什么狗屁总统还是谁的,都休想阻碍我!
我可是混黑道的啊,要是区区几个人的意见与自己的不合就必须退步,还怎么在黑道上的社会立足啊。打算混黑道却还畏畏缩缩的话,就只有等死或是一辈子当个走狗的份了吧。
……但,如果是那个家伙所说的,我大概会稍、稍微听一些吧……。

View more

哟!下午好啊!九头龙 如果有时间的话一起去爬树怎么样

夜安,虽然和你这家伙不熟,不过说起爬树,就想到小时候经常爬树的时候。嘛,今天老子心情好就稍微告诉你小时候的事情吧——我家院子里有很多树,爬到顶上就不容易被找到了。当时为了躲避老爹老妈的说教,爬过很多次。……不过一旦暴露,就会被放出狗来追,或者被从树上摇下来。说起来还真是狼狈啊,偶尔爬上去就爬不下来了还得让佩子那家伙来救……啊?!你那什么眼神!我、我刚刚什么都没说啊!切……总之好久没试过了,答应你这家伙去爬爬看消遣消遣也不是坏事……。

View more

【群发】不变的东西在哪儿?

|闲极|自称问题机,假装在工作

哈?别开这种狗屁玩笑了,怎么可能会有不变的东西啊……。无论是在黑道上的生活,还是其他的什么,都是不断地在变化啊。虽然说我的人生都是在打打杀杀,正因为如此才会有突发的变化,例如一个不小心就会死掉之类的……。
嘛,仔细想想,只有时间是不变的吧,从来就不会停下来的时间。哼,正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才得一直前进下去。惧怕未来什么的,我不会重犯,也已经不会随随便便就迷茫了。

View more

【群发】您发怒的前兆是?

|闲极|自称问题机,假装在工作

你这个问题本身就令人很火大吧混蛋!
啧,老子发怒还需要前兆的吗?!真那么好奇的话我不介意让你亲自体验一下直接一枪剁了你的感受啊!

View more

【群发】您以什么方式来忍受夏天!

|闲极|自称问题机,假装在工作

啊——?忍受夏天?老子又不是个娘儿,夏天不就用来享受的吗……还需要特地忍受什么啊。
说到夏天肯定就少不了海边吧!一边晒太阳一边享用着椰子是最棒的事情啊。记得以前家里还进行过什么砍西瓜的游戏……不过那个还是算了。
总之,夏天还是很享受的啊,如果有办类似夏日祭的活动就更有趣了……。

View more

晚上好呢,九头龙同学。苏醒以来后的工作辛苦了,在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不妨好好休息吧![侧头朝他微笑着递出了礼物 星之砂]生日快乐,九头龙同学!据说星之砂是只要持有就能够给人带来幸福的物品呢,在生日这一天总会有奇迹发生的,所以请务必要期待到夜晚的最后一刻哦!

索妮婭·內瓦曼

哦——是索妮娅啊,晚上好。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目前我们也只能尽力做自己能做的事情了吧,我也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责任罢了。
……连你也记得我的生日吗,哈,还真是令人稍微有些吃惊啊。礼物什么的就不必了,有心就……什么!你这家伙手上居然有这么厉害的东西!该说真不愧是超高校级的王女……嘛、嘛,虽然我不太相信奇迹什么的这一套,不过既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就收下吧,谢谢了,这个恩情我会谨记在心的。
是说,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去忙,别因为我的生日这种事情就大意了啊。

View more

……?诶,虽然记不得名字了,不过听说好像是你的生日呢!嗯,生日快乐!不过好像也没什么礼物可以送…我以前的记忆笔记送给你可以吗!

Otonashi_Ryouko.音無涼子

啊?你谁啊你?并不眼熟的样子啊——是说不记得名字就别随随便便找人搭话啊!
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些无聊的家伙们那里听来的,姑且就先道谢一声吧。记忆笔记……那是什么个玩意啊?哼,老子可不打算接受什么来历不明的礼物,再说也没人让你送啊!总之,真有心的话……听清楚了啊,九头龙冬彦,超高校级的黑道,给我好好记住我的名字吧,然后把你的名字报上来,这样就足够了。

View more

生日快乐,九头龙君。

啊?你这匿名的家伙是谁啊?是说送个祝福没必要搞得那么神秘吧!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切,下次记得报上自己的名字啊,我可不想搞到连道谢的对象的名字都不知道。
那祝福和心意我就先收下了,谢啦。

View more

晚上好啊九头龙同学。[笑着对着他打招呼道]啊,虽然被我这种渣滓打招呼会不会让你太为难....?感觉九头龙同学一直很讨厌我啊。不过也是呢,像我这样的渣滓.....。不过今天并不是来说这种事的。只是在黑白黑白扭蛋那里意外地抽中了大概是你喜欢的东西。[拿出古董人偶这么说道]刚好是九头龙同学的生日的话,就作为礼物送给你可以吗?哈哈,当然了,如果实在是恶心我的话不收下也是可以的,随便丢掉就可以的。不过我带来的不幸还没有恶劣到在礼物上布下诅咒一样的东西吧。

狛枝 凪斗(Komaeda Naito)

是你这家伙啊,狛枝。话先说在前头,若是再算计着什么阴谋诡计,老子是不会放过你的!别说我没警告过你什么的,到时候别自讨苦吃了还要怪人啊。
啧,虽然我不需要你这种家伙的祝福,不过都特地过来了,姑且就勉强收下吧。
……等等,你说这个东西是你抽中的?!别给我胡扯了,你这家伙明白这个东西的价值吗?怎么可能说抽中就抽……!哈,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你这家伙是依靠才能抽中的是吧,依靠超高校级的幸运之才能……嘁,真令人不爽。原本就没有要你送东西之类的,我只是看在你还有点良心的份上才决定收下的,少自以为是认为我会感谢你啊!还有,别随随便便的就把老子当成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看待啊混蛋!既然我决定收下那我就不会随意丢掉,这是基本的礼貌和道理吧,你这家伙已经沦落到需要老子教你做人道理的地步了吗!
反正就这样!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就马上给我滚出视线,我可不想在你这家伙身上浪费时间。

View more

今夜的俗世间依旧混杂着少许躁动的气息啊,因此,感应到暗之元素的异常后本王特地就此划下阵法向位居冥界的使魔之一进行了询问。呼呼呼……实为令人惊讶之事,未曾想到你这凡人的诞生之日竟会将此世间多种元素保持着的微妙平衡扰乱!不愧身为凡间最大邪恶势力之一的首领!本王就此,暂且给予你认可吧……!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身为灭死界冰之魔王的本王,田中眼蛇梦给予的认可,跪下谢恩吧,凡人! ……生日快乐,九头龙冬彦。 [ 田中眼蛇梦 向 九头龙冬彦 赠送了礼物“古董人偶”]

田中眼蛇夢

什么啊,你这家伙还是老样子总是喜欢说着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啊,不过说到底你说的这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语不就只是为了要表达祝福吗?切,真是的,真不明白你这家伙的脑袋在想些什么,每次非得用这些难以理解的玩意儿来交流,直接一点说人话是会少一块肉吗!
……算了,反正这就是田中你这家伙的作风吧,虽然是有些让人不爽不明所以的祝福语,但怎么说都是心意,不收下也太不近人情味了……什、什么?你这家伙是从哪搞来这个东西的?等等,你明白这个东西的价值吗!我可是花费了很大功夫都没能得到手的啊!你这家伙居然这么轻易就……可恶!总觉得有些不甘心啊……。
啊——?别太得意忘形了,就算你没送我,我迟早一天也会把这个玩意弄到手的啊!只不过是被你抢先一步了……这个人情总有一天我会还的,以九头龙之名担保。
总、总之谢了。

View more

九头龙前辈对于小姐的看法是怎样的?

哈,听到那家伙被称作「小姐」什么的还真是久违了啊。
……不过这个问题我之前就答过了啊!切,一个两个的脑袋是只装着八卦的玩意吗……好奇心都用错地方了吧!
http://ask.fm/Kuzuryuu_Fuyuhiko/answer/121832552986
http://ask.fm/Kuzuryuu_Fuyuhiko/answer/121483215642
http://ask.fm/Kuzuryuu_Fuyuhiko/answer/125705750042
都是相关的问题,还得让老子特地翻给你,你这匿名的混账家伙当你自己是谁啊!真是麻烦死了……。

View more

Σ不知道为什么被端到了桌子上]呼……还好自己还是温热的没有太冷,[这么想着等着那个男人就走了过来bushi

【刚处理完一些事情,觉得口渴走到餐厅正想找一些水或饮料来喝时,桌子上的杯子吸引了目光,好奇心驱使自己走上前去确认杯内的东西,然而奶白色的东西映入眼瞳的那瞬间,脸色猛然变得难看】……什么啊!是哪个家伙好放不放偏偏放这一杯玩意在这里!【瞪了瞪杯里的牛奶,仿佛和其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我也想喝的啊,这样身高就可以长得更高了吧……。」因对牛奶的阴影,不爽的眼神渐渐转成一丝恐惧,夹杂着无奈。】啧……可恶!【低声咒骂了一句,便再也不理会那杯牛奶,继续踏出脚步寻找着自己需要的东西。】

View more

您家的墙壁上有没有艺术作品或者是海报?请发张它们的照片!

与其说是有倒不如说多得很啊——九头龙家之徽章、龙与虎还有黑道标志相关的挂画、「道义」的挂字以及其他相关作品的都有。哼,老子家怎么可能少了这些东西啊,要知道这些可都是黑道家的钟爱,当然也包括了九头龙家。
嘁,但目前我手上没有家里那些东西的照片……。虽然东西没那么齐全有些不爽,不过就先用小屋的照片凑合吧。

View more

您浪漫吗?为什么?

哼,谁知道……再说浪漫这东西对于每个人来说定义都不一样吧,例如我的话是倾向枪械浪漫之类的风格,充满危机的浪漫才是男人的浪漫啊!整天说着恶心肉麻话的那种还是饶了我吧,光是听都快被恶心死了还怎么个浪漫法!
不过提起浪漫,就让我想到了曾经身为海军的曾祖父的格言——「要选那一定要乘军舰啊!军舰是男人的浪漫!」,有点令人憧憬啊。

View more

少爺以前經常和妹妹吵架嗎?

啊?突然问起这个问题干什么啊……。
我和那女人之间何止经常吵架,还经常打架呢,而且并不是一般的打架,是动真格想把对方杀掉的那种。嘛,对我而言算是家常便饭吧,倒不如说这就是我们的相处方式啊。
真该说不愧是出生于九头龙家的女人,那家伙虽然身为女性,实力却一点儿都不弱,好几次都差点要被她干掉了啊!当、当然是我一直让着她的缘故才会这样的……。说起来任性得要死的可是妹妹那家伙哦?明知道我讨厌那玩意,居然还自作主张帮我给那玩意加热然后逼着我喝完之类的,不打起来才怪!切,回想起来还真是觉得不甘心。
不过,现在反而怀念起和妹妹打架的那种感觉了啊,即使有时候理由很荒唐也很夸张,但还是挺多乐趣的……。嘁,一不小心又把话题搞得这么伤感了,哈——我可不能这么垂头丧气下去啊,不然那家伙肯定会在地狱那方嘲笑我甚至是不放过我的。
……我可不能再辜负她的期望啊。

View more

九頭龍前輩,初次見面!雖然在下初出茅廬但是在很多方面都有聽說過前輩的大名!年紀輕輕就已經成為九頭龍組的首領了麼!我可是一直都十分向往著前輩,向往著九頭龍組啊!今天可以得到與前輩見面的機會真的是十分榮幸!

哦、哦……初次见面。还以为又是哪个不知好歹随意过来搭话的混蛋,又或者是那些脑袋只装着八卦整天追着人访问烦死人的臭记者,看来不是啊。
嘁,又是个天真到家的家伙,我只不过是继承了九头龙之家黑道血脉的人,然后履行自己的责任罢了,根本没什么了不起,这话我已经说很多次了吧。不过向往着九头龙组……还有「初出茅庐」这种说话方式,该不会你也是混这行的家伙?那么向往着九头龙组这种事情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奇怪了,毕竟是名号如此响亮的庞大黑道组织,大多数混江湖的家伙都会憧憬的吧,但也引起不少其他黑社会组织的眼红就是了……。
那个啊,比起憧憬还是向往这种玩意,我认为用行动来证明你的力量与诚意更直接实际啊。喂,我说你,有意思想入帮?虽然我想你应该不会盲目到不清楚这些事情,不过以防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再多说一次吧——九头龙组可不是什么让人玩闹的小混混流氓组织,更不是什么半吊子的黑道组织,而是掌握着能够改变这个世界的力量真正的黑道组织啊,一旦背负或成为这份力量之一,可就不允许你随随便便说不干就不干,这辈子你都必须背负着九头龙之名,直到死亡。你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与觉悟吗?你有足以背负九头龙之名的力量与忠诚心吗?话先说在前头,九头龙组不需要不自量力的家伙,带着玩闹的心随随便便加入可是很快就会死得惨不忍睹的哦,你这家伙最好是给我考虑得清清楚楚后再回应,否则后悔了别责怪老子!
最后看在你这家伙那么有诚意地请教,无论你这家伙是否有意加入,给我报上名字来,这是最基本的道理吧,我可不想搞到不清楚要对谁表达谢意的状况。

View more

晚上好,九头龙同学。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其他届的幸运不过这不是重点……有个问题,因为是黑道,所以应该是和纷扰争执这些事情为伍的吧?不过……嗯,感觉九头龙同学不是喜欢争执的愉快犯,所以想问有没有想过避免一些和自己没关系的争吵,或者想办法尽量让自己不和那些纷争扯上关系什么的?毕竟被卷进那些事情想想就觉得很麻烦……啊,不过既然是黑道,感觉麻烦会不请自来……真辛苦呢。

蓮見 芹実

哦,晚上好,确实是完全不眼熟的家伙啊,其他届的「超高校级的幸运」吗……不知为何就突然想起了某个惹人厌的家伙……嘛,别太在意我说的话。听你的口气是已经知道我了对吧,哼,算你有眼识,那我就不浪费时间自我介绍了。
虽然你这家伙一上来就问这种麻烦的问题让人觉得有些不爽,不过看在你认真的态度以及也没有恶意的样子,这次就勉强回答你的问题吧。
既然你明白我打从骨子里就是黑道,那么用脑子想想也应该就明白了吧?比纷扰争执还更糟糕的烂事我都早就习惯了啊,还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别随随便便用那一副瞧不起人的语气说话。避免?嘁,开什么鬼玩笑!我可是混黑道的,当然不会特地去避免也不会逃的啊!哼,虽然说有眼色和脑袋的家伙当然都不会白痴到随随便便惹上我或是九头龙组,但如果真有混蛋那么不识相敢惹我麻烦的话……不,应该说确实是真的有某些家伙那么不识相,至于他们的下场……我想你应该也很清楚,就不必挑明说了。总之,没必要的话我当然不会浪费时间去自讨麻烦,可我也绝对不会特地去避免那些所谓的麻烦事什么的,该下手的时候——老子可是不会有任何毫丝犹豫的啊!
那个啊,有一点你必须给我搞清楚,并不是喜不喜欢还是麻不麻烦的问题,而是这就是背负着「超高校级的黑道」的我的生存方式——就如你刚才说的,老子可是整天与这些事情甚至比这些事情还要糟糕麻烦十倍的事情为伍的。我啊,和你们这些家伙,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杀人或者被杀,被杀了就杀回去,我就是在这样的世界生活着。比起这个,那些什么屁争吵纷扰根本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事!
哈——不知不觉就说了这么多,对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说这么多,还真不像是我的作风啊……。不过这样就明白了吧,给我好好怀着感恩之心珍惜啊!

[图片来自于搜索,图侵删]

View more

啊,九头龙少爷,可以稍微问一个问题么……那个,如果少爷将来……我只是说如果,,,如果将来少爷留头发的话,会不会也想日向君一样弄出一个飞镖一样的呆毛啊!

哈——?你说要我把头发弄得像日向那种呆毛头?!开什么玩笑!我才没那种奇怪的趣味把自己的头发搞得好像接收天线一样!说是像飞镖一样结果都完全发挥不了飞镖的作用啊!说起来不只是日向那家伙,连未来机关的苗木小子也留有呆毛的样子……是遗传还是最近流行的潮流啊?
哼,以后我真要换发型的话,也肯定是选择更帅气有型的刀疤发型啊,例如刻有枪械花纹之类的刀疤发型,或者刺青头也是超酷的吧!光是想想就觉得热血起来了啊,不过对于我目前的发型也算满意就是了。

View more

九头龙君……对于田中第四章的行为有什么看法吗?

对于田中那家伙的行为有什么看法?啊,是指在惊奇屋的时候吧。
嘁……那时候为了找出能够逃离岛屿的线索而不得不跳进黑白熊准备的陷阱,明知道是陷阱,但总没理由坐以待毙啊。然而黑白熊那混蛋却规定我们说直到下一次的互相杀戮发生之前,都没法出去……而且竟然还不让人吃饭!啧,开什么鬼玩笑啊!如此直截了当的作法,这分明就是想逼我们之间开始互相残杀!
但很遗憾,果然再度发生了互相杀戮事件,而且受害者还是弐大,偏偏是弐大啊!可恶……明明都变成那种身体也总算是回来了的啊!
……结果犯人居然是田中那整天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的家伙,说什么为了让我们全员活下来和弐大堂堂正正进行了男人之间的决斗……可恶啊!这算什么狗屁杀人动机啊!
虽然我还是无法完全认同为了不让大家都饿死在惊奇屋里就开始互相杀戮,不过那时候的情况已经是走投无路了……不得不承认,若那时候没开始互相杀戮,我们的命运不就饿死在里面甚至饿得开始人吃人,不然就是迟早有人会死在终极死亡空间里,或者说就算弐大和田中没开始,其他人也会克制不住求生的本能而开始杀人的吧。
嘛……或许当时弐大和田中还抱有少许私心,打算杀了人后不让人发觉独自一个人逃走——要不是我凌晨时分一直守在休息室里,以及田中没抽中最豪华拥有隔音功能的房间的话,说不定就连一丝破绽都无法找到了……。但成功杀害了弐大的田中那家伙似乎也做好了被查出来的觉悟……。说实在,田中那家伙敢去挑战终极死亡空间,并且接受弐大的挑战,到作案的过程,这些都让我从「整天只会说些莫名其妙的中二话并拿自己饲养的动物装帅的混蛋」的印象改观了——那家伙的勇气和脑子都不简单。哼,说到底也就是个不坦诚的家伙,某种意义上。明明救了我们却还嘴硬不肯直接承认,在最后的最后还说着那堆耍帅的蠢话,一脸平静装酷地接受那该死的处刑了……。即使有些荒唐,我十分感谢让我们活下来的这些家伙,这份人情我日后必还的。
总结来说,错的人并不是他们,而是黑白熊以及江之岛盾子那恶趣味的臭女人啊!所以啊……我绝对不能让他们的牺牲都白白浪费掉。不管用尽任何办法付出庞大的代价都好,我们一定会想办法让那些家伙们醒过来的!

View more

Loading…

About 九頭龍冬彦:

超高校級の極道#弧长#严重剧透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