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LastKuro:

嗯……是正常人啊。 [摆摆手让暗蝶送自己下去,笑着蹦跳着到对方面前] 如果还不信,不如用正常人的方式打招呼吧! [笑着伸出手] 你好,酷洛,这里骨怜……影余,我是影余,久仰大名,多多指教!

骨怜雀
你能說騎著蝴蝶的人是正常人,鬼都不信。
我不管你是哪派來的怪物,我也不知道你從哪打聽來老子的名號,這裡不是你們這些搞魔術魔法的怪物該待的地方。
【沒有回應對方的握手招呼】

View more

+1 answer in: “哇啊?? [还没来得及感叹手感还真不错的时候就被身下的人打飞上天,堪堪在空中稳住身形之后从黑色发尾浮现出的黑色蝴蝶叠加在自己身边好让自己悬浮在半空中] 好……痛痛痛痛! [左手揉着被揍的发疼的肚子弯着腰老半天才缓过劲来伸出右手颤抖着指着酷洛] 同学……你……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正常人不应该是边喊着好痛边问你是谁,或者是问同学你没事吧?你居然是把人打飞……”

哇啊?? [还没来得及感叹手感还真不错的时候就被身下的人打飞上天,堪堪在空中稳住身形之后从黑色发尾浮现出的黑色蝴蝶叠加在自己身边好让自己悬浮在半空中] 好……痛痛痛痛! [左手揉着被揍的发疼的肚子弯着腰老半天才缓过劲来伸出右手颤抖着指着酷洛] 同学……你……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正常人不应该是边喊着好痛边问你是谁,或者是问同学你没事吧?你居然是把人打飞……

骨怜雀
你是正常人嗎?
【看著對方,只是在想著自己怎麼會連對方出現都沒察覺到】

View more

+1 answer Read more

[躲在树上暗中观察] ……啊,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帽子啊,嗯,看不到脸,说起来对于这种毒舌的家伙要怎么营造一个良好的偶遇氛围再伸手去调戏呢,这家伙看起来超凶的啊。 [思考了老半天也没有想出一个好的办法苦恼地揉揉了脸干脆在酷洛头顶偷偷用暗能量打开一个小的暗门直接从天而降摔到对方身上,在对方还没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看似无意地伸手捏了捏对方的脸,又揉了两下]

骨怜雀
【天空佈著陰雲的午后,本來午睡的狀態似乎是被什麼聲音吵醒而中斷了,伸直了懶腰——
如果以自己身為一個狩獵魔物的專家來說,感官是絕對不會出現這種低級錯誤的。
至於要問為什麼,那就歸罪於睡醒後頭腦昏沉原因所致吧?
總之,自己身體就這麼被從天而降的人突然壓了一頓】
唔…!?
【悶悶地發出一聲,然後——】
幹!什麼鬼!
【暴衝的往眼前未知物上揮拳,一把打飛】

View more

(伸手打算要摸帽子)

陈先生
【迅速的跳起遠離到對方觸碰不到的垃圾堆高處】
當老子是野狗野貓隨便你髒手摸?
【看了看對方並沒有同行的人,也沒有感覺到異樣的氣息,僅僅是一個普通人類】
沒有要事要講就滾蛋,沒事跑來垃圾站鬼混試膽?現在的小鬼是都不用上學的吧?

View more

+1 answer in: “为什么整天都戴着帽子呀xD 不热吗”

无所顾忌也是在制定好计划之内来随心所欲。本神的力量早在万人之上还用得着嫉妒别人?顶着脑子却说出智障的话真是愧对它,你有没有脑子还是一个样,地下沟鼠的性子还在骨子里。[宛如嫌弃般朝对方摆了摆手] ……既然你让本神搞清楚那也请你竖起耳朵把你那扭曲的观点重新梳理清楚。第一,本神自己种下的种子,由本神一个人来承担。第二,怪物和人当然有差别,“人性”是它们没有的东西。第三,也不要把本神和那些愚蠢无知的神明比作一类。大家所期望的正义也一定会实现。

眸·宙斯
聽起來真像是選舉前夕所有候選人互相抄襲的空頭支票台詞。
【少年越是聽這個自稱神的傢伙所說出的承諾,越覺得他的智商可以低到如此神奇】
你多吸口氣都是浪費氧氣,放個屁都會讓整個人間邁向暖化,你說你是一個人要去承擔什麼?
【隨手取出一枚早已不通行的舊硬幣,扔在手上把玩】
我也沒想到世界上還有人腦袋裡還裝著陳腐的二元論,真不愧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神祇。
物種不同,怪物的定義也不會一樣,這個世界絕對沒有你的天真腦袋以為的這麼小,別拿自己可憐的價值觀去衡量整個世界,井底之蛙。
【把那枚令所有收藏家都會珍惜在寶盒裡的硬幣彈射向河面上,只濺起了幾灘髒水漂】
順帶一提,真抱歉,老子可是無神論者。
無論你是要來傳教還是要來攻擊其他宗教的都滾吧。
【指向天空,比了中指回去】
這個世界沒有神,只有會操縱與不會操縱魔能的傢伙。
你們這些操縱魔能的東西,對這個世界來說就是怪物。
你以為萬人之上的能力,像一條狗往身上套個人模人樣的衣服,便自以為是人類的得意了,但你的頸圈暴露了你只是個被私心——你們所謂的人性困住的悲慘囚犯。
【扯著嘴角】
你和貧民窟裡一般的賤民沒有兩樣。

View more

不需要。本神最讨厌这种东西加上用劫眼任何在预料之内的陷阱都不在话下。[满不在乎地怂了怂肩膀,为了不在这自己不擅长的方面做深入选择转移话题]还有…谁需要你的同情了?本神同情你还差不多——在指责排斥别人的正义之前也先动动你生锈的脑子想想自己的话语是有多矛盾。你也不是在伸展自己的正义,和保持自己道德观的怪物有什么区别。——简直就是个小鬼。 嘛…虽然本神也是个小鬼。和你一样。[终于自己也开始承认了这个称呼]正因为是小鬼所以才可以无所顾忌的去做,妨碍一切都人都是渣渣。 啊对了。顺便你的臭脸越来越臭了。已经散发出一股恶心吧啦的臭味现在完全轮为腐肉,想吸引苍蝇就直说[捕捉到对方有些复杂的神气]

眸·宙斯
無所顧忌?
呵,原來這就是你的做法,什麼都不用考慮,不經大腦就去行動,捅了簍子出來就叫別人給你擦屁股,見能力比你強大的還會嫉妒,最後連悔過都還要拖著小女友來陪你承擔。
憑什麼要別人和你一起解決你惹出來的禍?
你和那隻綠毛大老鼠(菈特)是親戚吧,你們這點爛性子上倒是挺相像的。
拿著強姦來的血緣來自稱神的雜種,連我和你的區別都分不出來,你的神性基因沒辦法讓腦子生點智商出來嗎?
還是說你遺傳的只有神族的獸性暴力和自我中心的那一面罷了?
給我搞清楚了小鬼。
一,能力範圍中的隨心所欲和你惹是生非的垃圾是不同的層次,別把你跟老子擺在一個等級上,蒼蠅。
【把對方挑釁的話丟回,隨後又改口】
不對,蒼蠅還能把屎吃掉,你只會造屎出來而已。
二,怪物和人類在某種層面上沒有差別。
【眼神冷漠銳利】
三,我就是我,不需要被你們歸類。

View more

警察?酷洛以前原来进过警察局啊!警察帅吗?对了对了他们手上有枪吗?[用手进行模仿]唔,虽然大家都这么说我没有前辈的样子啦……[挠头]不过学校真是很有趣哟![本来还打算说发生对方已经翻墙跑走了]等、等等酷洛!?我还没说完啊!……太郎丸去把他找回来。[抱出一只狗追酷洛的行踪,自己也跟在后面]

丈枪由纪
【一連串的問題忍不住爆青筋】
喂,妳想看警察是不是?自己拿手機打電話,告訴他們這裡有個騷擾人的精神分裂女。
【開始以跑的速度加快起來,從屋簷邊緣斜過閃避了陽台的阻礙,少年踏過的屋簷只掉落了一些粉塵。
在沒有能夠立足平衡的路線上,就不信那種要用四條腿才能平衡身體的畜生還能飛過來】

View more

哦呀……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我想知道你是享受这个过程还是为了那个结果。如果是后者的话——要好好筹划是没法避免的事情呐,因为是「胜负之争」嘛♪(鼻息间轻轻哼了一声,眯着的眼让人看上去是个狡诈的狐狸)觉得有想做的事情就去做呗,我是个人类,没有什么很长的寿命,所以没有太多的时间做无聊的事情。(耸了耸肩膀挑眉嘴角微扬)我可不讨厌小孩子的梦想和天真,不过要是要实现大人所想的野望,就得做大人要做的事,这点不否认吧♪

白华【超高校级的心理罪犯】(18岁)
大老遠的過河來討論我到底是享受過程或結果就不算件無聊事情?
【打了個哈欠後,語氣也認真了幾分】
說了一堆妳對於統治世界的想法,看起來妳對老子嘴上說要統治世界,卻賴在這裡啥也不想幹的態度很有意見?
說白了就是本大爺爽,非常樂意浪費妳的苦短壽命,讓妳來研究這個夢想還是野望的問題。
【貌似給她敷衍過去了】
要是妳覺得這樣還能給妳自己帶來點樂趣,想繼續探討下去,那我也不反對。
總之,妳有妳的閒工夫,我有我的事情,時間到了老子就不陪妳耗了。

View more

小女子可不想發生什麼爭鬥打架——[挑眉]只是這麼順口一說罷了。

狐心【祀月酒馆】
正好,老子也不像某些滿腦子總想幹架,見到路樹也要拿腦袋去撞的發情雄鹿。
【雙掌一拍,示意沒什麼好再給對方說的了】
不過啊——就算沒事,看到礙眼的怪物杵在這裡就不順心。
妳有語言理解障礙,還是智能低弱問題?能自己爬到老子車裡來,就不能自己閃遠點?

View more

啊呀——~[大嘆氣]小女子還以為閣下會突然拔出槍來崩了小女子呢~

狐心【祀月酒馆】
妳希望老子開槍,然後妳才好賣弄妳那啥不死狐狸的妖術外掛來表演吧?
【直接點出了大多數魔物或神明來到這裡找架幹的真正理由】

【酷洛並沒有如原作中,直接靠機關抽死這些踏到廢棄區的魔物,因為這裡是開了槍也不能讓你們帳號消失的ask破系統】

View more

掛起一個假笑)我似乎從未如此說過?我只是提出ㄌ假設和選項,你卻捕風捉影的將我定罪,嘖嘖,不過就算你誤會了什麼我也不打算和你解釋我的論點,畢竟,話不投機半句多不是嗎?(挑眉)

洛淚
分析背景就算定罪?
妳既然都自認罪了,是不是該負起責任為自己好好想個罪名,好讓老子把妳轟成碎片?
【語氣變得冷淡無聊】
妳也發現到自己的智商還不足以向老子投機,也察覺到自己的廢話已經超越半句太多了?
想哭就滾回去擦鼻涕,別在這裡裝強。
【雙臂往頭下一枕,躺在駕駛座上】
總之,沒有依照回答人設計題目,導致訊息不足讓回答人沒法做出準確的決定,那是出題人懶惰的錯。
如果妳只是想看回答人反應,要是題目當下暫時只能取得這些訊息,老子的答案會是一,不是三。
妳還想問殺人的理由?
這世界該死的人永遠不缺該死的理由。
【端起遙控器指指電視】
至於這點時間,倒可以把那隻死神留下來。
就妳的解釋,死神可不只一隻吧?
所以是不是有什麼死神族的培育所還是啥死神組織的鬼東西。
乾脆搗進他們的巢穴做一次屠殺光,免得他們四天後又派一隻死神來推銷殺人交易,煩不煩?
【根據一般傳說,死神會帶走死者的靈魂。
雖然酷洛是不相信靈魂這種東西,也不知道死神帶走靈魂的目的是啥,但既然題目裡都出現死神了,那靈魂是不是人類還未發現的存在,這點就不得而知了。
依照一般人會有活下去的本能,多少都會有討厭的傢伙或仇人,還有籌那點交代後事和心理準備的時間,一般人幾乎都會選擇以殺人交換那幾天餘命。
所以那些死神根本不用動手,光出這種問題讓人類自相殘殺,就能帶走成倍數量的靈魂,這種交易未免也太便宜他們了】
啊,就算什麼都沒有找到,等三天後再把他搞死也不遲。

View more

只是一個假設的問題啦…呃,而死神死後還會不會死,照理是不會...直到有新死神出現? 當然是先殺人才給壽命啊… 我還以為酷洛你會毫不猶豫選3?

洛淚
也就是說,只要把接下來的死神全部幹掉就能永生。
【轉為略微快速的語調】
所以妳的整道題目解釋下來,真正讓我們死的不是身體衰竭,不是生理功能喪失,其實是死神的鐮刀?
【最終得出一個嘲諷對方的笑容】
原來妳認為全世界的人都是被死神謀殺掉的。
再說了,臨死狀態下還有殺人的能力,不覺得挺可疑?
這聽起來可不像是生病臥床或重傷、失去意識等待死亡的情況。
【將指節關節掐出清脆的聲響】
倒像是某個不要臉的死神在脅迫本大爺去殺人的意思?

View more

(群發)這是一個假設性的問題 如果有一天,你就要死了...然後死神和你說 你殺掉一個人,他就給你多三天或更多的壽命(不超過一個星期)而且他能保證你不被別人發現那麼你會? 1.殺人活下去,理由是? 2.不殺人,等待死亡,理由是? 3.宰了死神,你怎麼宰? (3是因為好像有些不是人的樣子@@)

洛淚
回答之前先問妳。
一,既然死神能決定我死亡的時間,所以只要死神那東西掛掉,我就永遠不會死?
二,先得到三天的時間才去殺人?還是先把人殺掉才能得到那三天?
【即便有噬神的能力和選擇權,少年也不急著做出回答。而最後一個問題似乎也是最關鍵的】
三,妳不打算給人明白一下情況嗎?毫無前情提要,為什麼老子突然就要死了?

View more

好好不吃不吃。[放回去蓋好]小女子本來也是拿來給你們的。啊呀不要這麼彆扭嘛,一起開心有什麼不好的~

狐心【祀月酒馆】
鬧彆扭?
妳腦袋被精蟲給灌壞了?還是妳遇到男人就會自作多情?
現在是該來垃圾場鬧事的時間嗎?狐狸精。
【除了兩個人的聲音,和這個公車內一點微小的電器運轉聲以外,外面是一點聲音也沒有的。大白天這地方就已經人煙罕至了,到了晚上更是沒人會想來光顧的鬼地方】
總之,妳要發情要送禮要攻略男人也找錯對象了,妳要拿妳的粽子開派對,找別人去開。

View more

小女子的尾巴可不會再長了,天生了九尾可一輩子都是九條尾巴。[於是直接自己開門進去,提了個籃子]好久不見所以帶了點小零食,放在這邊即使閣下不吃也會有兔子來吃吧。[伸懶腰]啊⋯⋯刨土洞?那閣下以前是掛在土洞酒館的房梁上的咯?

狐心【祀月酒馆】
【瞅了她和籃子一眼】
你他媽的要放陷阱捉兔子挑老子這裡幹嘛?拿走。

View more

呀,夜安呀~[敲車門]許久不見,長高了點麼~生活有沒有改善呢~

狐心【祀月酒馆】
又不是天天買新衣,誰會沒事去注意自己的身高。
許久不見就要問這種無聊問題,妳是很期待別人問妳尾巴有沒有長到100根了?
老子可不是妳這種尾椎能無限分裂的生物。
【門沒開的就在裡面直接回話了】
妳覺得老子的生活有必要改善?
【揚高了音調】
嘖…算了,我幹嘛問一隻拿爪子刨土洞住的狐狸。

View more

哦。[很平淡地回应对方,完全不把对方的话当回事]你有本事就把它从本神这里挖出来,并且它也会选择你作为宿主你就可以利用它了。[自己的话言外之意就是对方不可能被劫眼选上]......本神做的那些事情,都可以改变未来的发展。[曾经自己也向夜雪说过自己的愿望,想创造一个没有人悲伤的世界,自己现在,大概还坚持着吧]

眸·宙斯
誰說過要弄髒自己的手去碰你了?
況且老子也沒有養一顆鬼眼球當寵物的閒功夫。
【拍拍手套上的灰塵】
顯然你那顆只能靠兵器的腦袋還沒辦法理解,要是光靠自己就能達到相同效果,你還會想要那顆在你腦袋裡精神分裂起內鬨的蠢眼珠?
【作為一個神明,卻連發動原理都不了解,對他的無知而產生的誤會感到可笑】
跟我說你的這些妄想有什麼用?是想要我同情你嗎?
反正你早死晚死都一樣的結局,現在的問題不是能力強弱而是你的智商不足,稍微花點力氣去動腦吧,你連她或自己的悲傷都擺平不住,還想創造一個沒有悲傷的世界?
——等你先學會不靠兵器來閃這種一般陷阱再說。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