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Lucky_Evil:

唉——居然还能看见你这家伙啊,以为早就在不知道哪里的垃圾桶里自生自灭腐烂掉了,没想到意外的精神嘛。晚上好哦!

西園寺日寄子
嗯,晚上好,果然是西园寺啊。自生自灭的烂掉吗?听起来挺有价值的,值得一试呢。不过,自灭这个环节实在没什么办法啊。[微笑]不危及生命的丢掉手脚还有可能试一试,不过,那样就没意义了吧?

View more

是因为根据先前的对话会使对方产生一些固定思维吧?那么这个时候,如果面对的是黑枝桑这样的人,看起来我就需要再往下思考一步了呢。…不过,也有可能对方已经揣测到了这种想法?这时候就反而要逆着对方的想法来呢。啊总感觉陷入了一个循环…[做出了似乎是苦恼的表情]不如就这么什么都不想,看看自己会不会中招好了?

夏安
嗯,也是一种方法吧。不然就会死循环了?不过,一般人可能不会想那么多层?其实只是二选一呢,如果不考虑别的可能性。[微微偏过头看着对方]如果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种可能性,就去等等看吧?反正也不可能知道究竟有多少种。[微笑]这个可以叫有趣呢,大概。

View more

谁杀死了死海?

嗯……这个名字的由来,好像是因为几乎没有生物能在死海里存活吧?水里的盐分含量太高了。这么说的话,其实是它会杀死别的生物,而不是有什么东西杀死了它吧?
不过没有生物存在的水确实就是死水罢了,那它是被什么杀死的呢?盐吗?但是盐本来也是它的一部分吧。[微笑]真难想呢,这个问题。

View more

(抬起头正视对方的眼睛)数千精兵对一个通天大盗+一个死神的夺宝棋局,若您有获胜的意愿,就请随在下一同前行吧(把双手在胸前叠起来)夺取德意志心脏之处的至宝

怪盗キッド
听起来还真浪漫主义呢。[微笑]获胜的意愿?很遗憾,我从来没有这种东西。而且这件事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呢。我会协助你,是因为怪盗先生达成了我的条件。…啊,好像说的有点败兴了?放心,我保证我会配合你的整个行动,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希望怪盗先生也做好心理准备了?[用食指点了点心口的位置,可能是参考了一下对方的动作]“死神”是不认人的呢。

View more

这么说来之前确实是有几面之缘,没想到竟然还能在这种时候相遇…人生还真是奇妙?(完全忘了自己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还在认真回答问题的黑枝君真是勤勉得令人感动!

SLUG
是吗?我只是待在这里而已,没有干什么特殊的事呢。嗯……如果干了的话可能就是另一种情况了。[微笑]奇妙吗?也是呢。毕竟人也是可能性之一…不,是占了相当一大部分呢。只要在会有人的地方,就猜不到会遇见什么样的人呢。除了不会遇见已经死掉的人,别的就很难说了吧?

View more

若是任务轻松在下也不会来找您,只要在下能保留一条小命,其他家伙的死活并不会对在下产生什么影响,也不会有人知道您曾参与这个荒唐的行动,语言只要您紧紧跟住在下就不会有问题。至于报酬,难道您需要“他们”的灵魂用于献祭?

怪盗キッド
我是无所谓呢,不过看来你是打定主意了?好吧,那就只差把报酬谈妥了。…献祭?不知道那个有什么意义呢……嗯,我想想……[若有所思的]这样吧,告诉我一个名字吧?
对怪盗先生来说除自己外最重要的人的名字,怎么样?

View more

只是个玩笑啦。生气了吗?嗯……辣椒巧克力?只是有听过名字而已。问这个做什么呢?

夏安
举个以前的例子而已,听到辣椒水就想起来了。比如,这种时候拿巧克力样子的东西出来,就很容易以为只是加了辣椒的巧克力吧?[微笑]一旦有了一个固定印象,再想干什么令人吃惊的事都不会太难。恶作剧就是这样的呢。

View more

借刀杀人这种事,在下从来都不会脏自己的手。知道您是个死神一样的存在,需要的也只是您轻轻挥动镰刀。

怪盗キッド
镰刀就算了吧?除非是用来割草。那个当武器用够麻烦的。[眨了眨红色的眼睛]我的确有“死神”的才能,不过,说到底这其实是种运气,不是能力。接触到什么程度才会死,并没有真正的规律呢。有和我接触了很久也没有死的人,也有第一次见面就出了点小意外的。差不多正好到怪盗先生这种接触程度也不少哦?
嗯,还是说重点吧。[拿起桌上的书起身走到书架前插了回去,一边说着]想让我帮忙杀人确实可以。怪盗先生需要杀的听起来也不是普通人?接近起来会有麻烦吧,不过努力一下应该没问题。如果确定要谁死掉确实有一个方法,只要我“试着去攻击他”就可以了,这么做一般会在短期内把死亡率提高很多。但是那个人会以什么方法死掉,我的“才能”会不会同时牵连到其他人,这些就没办法确定了呢。有人是不能死的吧?而且……[把书摆好后拍拍手转过身来]如果能成功办完,我想我这次也会有兴趣要点报酬。[微笑]来决定吧?对了,我确实不会德语哦。

View more

【时间】2016年11月x日【地点】东柏林新勃兰登堡机场【目标】一架擅自起飞的警用直升机【任务描述】将该机胁至霍亨索伦城堡博物馆,随后前往西柏林坦佩霍夫机场【特别注意】别让劫机者和人质挂掉,杂鱼无所谓……一个德国人交给在下的任务,这种事情在下一向选择借刀杀人

怪盗キッド
啊咧,我可不会德语呢。[不知道是不是在开玩笑]借刀杀人?我是无所谓呢,不过确定要让我去吗?

View more

感觉已经成了某种新货币…啊,那个,寒冷的夜晚要不要试试加了辣椒粉的水?[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看着对方]

夏安
那个就算了吧?没什么用呢。而且,用听起来更有尝试价值的东西来提问可能会更好哦?[抬手点了点眼镜框]夏安桑吃过辣椒巧克力吗?[对对方的这种表情只是又微微眯了下眼睛,嘴边仍然笑着]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