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爺
Latest answers

講一講您在學生時代經歷過的一些趣事!

剛剛看到親友在講梭哈,不由得一陣悲從中來在學時曾發生過這樣的慘案。
.
學校某科的期末報告不是整組,教授真的叫我們一個一個上台講每個五分鐘,很嗨森,內容不難,我永遠記得我PPT還是前一晚更正確地說是當天凌晨才做完的,然後早十的課差點睡過頭。
這其實也沒甚麼,輪到我上台報告我很理所當然抱著自己的筆電上台,學校的筆電不喜歡也用不慣,然後接上投影機全班爆笑。
.
.
.
.
.
我為了提神醒腦當作業用的迷片網頁,還開著。(凝重)

然後我最愛的女優正晃著一對大奶被定格在畫面中央。
.
.
…………那天以後全班都知道我愛●科百華了

View more

好令人懷念的活潑歌曲。那首歌所屬的左手專輯裡面每首都動聽

Kris Zou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YbvxlWsArw
.
.
認真想想大人版的編曲比較近似我的心情吧。
話說回來,其實萬芳的歌啊,我最喜歡的專輯是她的答案,林萬芳歌本那張專輯,基本都是翻唱民歌,可惜網路上我只找的到歸去來兮,迴旋曲跟歸反而是我自己最喜歡的。
那個年代的歌啊,都瀰漫著一股滄桑和詩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Lop-MPxVg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8TZxWNvjT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MVMft1Yqbg

View more

您如何理解「愛」這個詞彙?

很難說我愛不愛我外子,這裡也鮮少提及我原來還有除了內人跟那些紛擾我內心的男人們以外的人吧。說來神奇,但她是我認識許久,但真正闖進我生命裡,那還是去年五月的事情,可是到現在,我覺得我已經走到一個有點難以放手的時候了。

說回來愛吧,我想我總是會習慣在表述意見以前去請求定義詞彙的精確定義。
畢竟對我來說,我希望能給予最接近我心目中正確的答案,而我跟發問者之間世界和世界的理解,可以不要有認知差異。

愛慾的愛,我想那是沒有的。
但我喜歡她,當然喜歡的要死,喜歡的想把她放進我家裡,我很樂意在她找到伴侶以前跟她當一家人。(她找到伴侶以後……就再說?畢竟她伴侶不一定會同意啊,我總是得尊重人家)
(所以說多元成家為什麼不趕快過啊不只是同性戀婚姻法而已啊我還有外子要照顧欸(扯遠了)

我想說那樣的喜歡不應該成為阻礙她的東西。
愛應該是那樣的感情。

不能因為我喜歡她,我不想她受傷,我就去阻止她那些在我眼中儼然就是無頭蒼蠅拚命往前衝的行為,我阻止不了她,所以我從來都支持她做的事情,哪怕我很清楚她很可能正在消耗自己的身體(不論是健康還是精神狀態)去做那些事情,對我來說那也沒有關係。

我知道那是她愛惜自己的方式。

而我愛惜她的方式就是給她餵食叫她看醫生盯她的行程表給她建議看她崩潰凝視她的爆炸。
她想說就說吧,她想做就做吧,妳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妳想要的自由我都給妳,依妳都依妳。

她只要知道我重視她那就好了。
她只要知道她消耗自己受到傷害,我也會很難受,那就好了。

我不求她要聽我的話,我不應該成為限制她的東西。

她知道就好了。
我什麼也不需要她為我做。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nacmpROGtU

View more

順便來說點其他的事情吧。

桃爺

你不用去想為什麼沒有能在自己最好的時候遇見我,不必去想要說甚麼才能安慰我,不需要去想你的言行假如雷到我……不用、不必、不需要,沒有關係的。

#因為我也沒有

有時候也會去想很無聊的問題,朋友的朋友是我關注很久的人,可我很有自知之明我大概不會是他想認識的類型,然後有天他主動來跟我搭話/加我粉絲……在覺得高興的同時我覺得不安會遠大於那份喜悅。

你試圖來認識我我很高興,可是從那之後開始的每一天我就會去看甚麼時候會認識到"啊這個人好像跟我磁場不合"然後跟我漸行漸遠/退粉絲,之類的。
.
.
我想這個想法並不自卑。
.
要觀察一個人並不困難,我不能否認這樣想很自以為是,我這麼說也沒有好像藉由觀察能看透一個人的意思。
我只是覺得,一個人的交友喜好,還有他習慣的舒適圈的模樣,那是很輕易可以觀察出來的模樣。而我恰好還算認識自己,只要稍加比較一下,自然會得到我並不在對方的舒適圈,或是我們不適合成為朋友這樣的結論。

我不會特別去改變我存在的模樣以及姿態。
可是對於自己始終無法成為多數他者心目中討喜的模樣,無法成為我喜歡的人願意接觸的姿態,我還是覺得有點傷感。

也僅止於此而已。

這畢竟是我自己選擇的模樣。
那麼我對自己如今的姿態,本來就應該負上全責。

View more

您是否因為一個愚蠢的理由而斷絕了某個朋友關係?那個理由是什麼?

告白失敗吧。(無奈笑)

說來慚愧,但那也是我自己不好。
我愛她愛了這麼久,早在認知到我不論她怎麼對我我都沒有辦法對她生氣的時候就該注意到了才對,我愛她是板上釘釘的事實。不論我如何矢口否認也沒有用。我告訴她的我愛妳但不是那樣愛妳,終於在我告白的那一刻成了假話。

那之後我便再也沒有辦法正視她。
彼時的時間點已經走到我和現在的人再一起很長一陣子了,你又能要我怎麼去想呢。持續且單方面的超支愛情,明明她也很喜歡我,但那感覺就是不對,我就是比起交往對象更加偏心於她。
終於認識到那是愛情的當天晚上我打電話給她,在無人的街道上邊走邊笑難受的只能哭。

最後不論願不願意,我們都只剩下形同陌路這條選擇。
因為我只是認識到我愛她,而我選擇了我現在的交往對象。
.
.
所以我總是一直、一直再說的,就是這樣的意思了。
妳告白,你努力,妳歇斯底里你竭盡全力,都是為了,不要那些戀心在午夜夢迴爬進妳的夢裡,蠶食妳的依戀,使妳崩潰。

https://ask.fm/Lureluce/answers/14247890779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mvsxBwpnIQ

View more

為了避避風頭,讓您必須暫時換個身分跟名字生活時,您會想用什麼樣的名字跟身分呢?

#crossover
#話雖如此我只是想寫寫身兼司書和審神者的原創腳色的乙女向
.
.
建議搭配這個↓↓做為導讀。
http://sssluceya.lofter.com/post/1dd6ff0a_e8aaed2
.
.
.
她盡力做好力所能及的每一件事,試圖在每一個工作環境裡做到平等的喜愛每個人,讓每個人的能力做到最大的發揮,讓她負責的單位能盡量的力量均等。她是審神者,她是特務司書,她不應報有私情,不應特別偏心。
可她縱容自己喜歡那些存在,她知道人心是偏的,她知道人類總會有所欲求。

她帶著百和司的面具,將人格也微妙的塑造做出相應的改變,去接觸她的每一個職場。

當她明確知道自己對蜻蛉切的感情已然成為愛慕,當她看明白她並不關注的第二把小狐丸眼裡產生戀眷的時候,她幾乎能聽見那個做為百的面具發生了不可挽回的質變,她作為審神者的資格正在逐漸的撕裂。

那是不可以的,對任何非我族類產生感情,都是不可以的。
.
.
作為親人,以及未來必須長時間相處的同僚,御的姊姊有將所有的事情告訴他。
御知道司是為了逃避她職掌的本丸才接手特務司書的工作,更知道此前她已經為了逃避接手了相當多政府部門的許多職位。幾乎沒有特別任務不回本丸,和刀男們的相處時間壓縮的不能再壓縮。

特務司書遠比審神者的工作更為嚴苛,或許也更為冷漠。
面對的是歷史上真正存在過的人物,或許她能因此要求自己更為冷峻一些。

御知道姊姊讓自己陪同,也是為了做一個安全插梢。在外人面前,她會做得很好的。

所以姊姊給了他叫做御的面具。

司或許想的夠明白了,御卻覺得她始終是有些死腦筋。

喜歡也好討厭也好,那都是人類最不可控的情緒。直面承受人類意圖掌握整個世界的欲望,在最前線一直戰鬥著的姊姊,那是他怎麼也學不來的堅強。
司從頭到尾都沒有否認那份感情的真偽,甚至是將那份感情認定為真才縱容自己這樣逃避。

御想自己或許到工作結束前,都不會將那些鍊金生物視作真正的生物吧。
有著和人類相同的軀殼又如何呢,就像他也不能明白喰種為何會愛上自己的食物一樣。儘管在真正相處以來,他也在一般定義上的喜歡那些鍊金生物,會普通的在他們潛書時戰鬥時受傷後感到憂心感覺憤懣,卻也不會在此之上產生更多感情。
.
人都不會討厭自己工作夥伴的動物的。
.
.
所以御有點羨慕。
羨慕接掌司書職位後反而能更加自持能好好擔任審神者的姊姊。

她並未收斂自己的戀心,同樣沒有拒絕附喪神的愛意。
司做為百,對於欲情的來去不抵抗也不接受,完美地扮演了做為百的模樣,更能夠好好的活下去。
.
.
所以御有點難受。

厭倦了扮演什麼模樣,他乾脆放棄了生而為人的資格,安心蝸居在家當個廢物。
那怕今天被姊姊帶離了那個沒有色彩的世界,他作為廢物的概念仍然沒有產生實質上的改變。
姊姊要他當自己留在那個地方,作為特務司書助理。

可是卻把自己遺棄在了他也不知道的地方。

Fi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H8-ECspymo

View more

如果用一句話來瓦解人跟人之間的信任,會選擇什麼呢?

莫過於一句「你騙我」吧。

不論聽著的人到底有沒有騙你,在你心目中對方的信用額度都已經少的趨近於零了,才會使你這樣告訴他,不是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mtFlsBGeBM

View more

如果您有飼養野生動物所需的一切條件,您想飼養哪種野生動物?

人類啊,你必須恪守道德法規善良風俗。

桃爺

最近噗浪跟lof討論得很熱烈的,我們倒底可不可以寫戀童癖,之類的議題,其實我想講很久了,但一直處在一個沒能好好整理思緒的狀態上。但這邊我想先談,三次元的那些愛。而非我們到底能不能寫。
以下的言論,我希望所有閱讀到的人,都能慢慢地,好好的,把它看完。
而不論你接受不接受,這都是我最真實的想法。
我很樂意接受討論,也很歡迎其他的想法。
.
我啊……總是覺得人心是不可以控制的,如果可以控制自己的喜歡自己的討厭,可以控制自己喜歡誰喜歡多久討厭誰討厭多久,那世間應該會少很多很多紛爭吧。
可是啊可是,我們是人類,人類不論擅不擅長都很習慣說謊,更習慣自欺欺人。

更何況人類給自己加了很多道德上的法律上的,試圖框正……應該這樣說嗎,姑且這樣說吧,匡正可能歪斜造成社會不安的所有生物本能。
比方恐懼,比方愛意。
所以我們有了刑法,有了民法,有了為方便管理人類的行政法。
.
可是愛情本身沒有對錯,有對錯的是你怎麼面對你的愛情。

你喜歡一個人當然不犯法呀,你喜歡同性喜歡異性喜歡老師喜歡學生喜歡老人喜歡幼童……哪怕今天對他們產生性慾,我覺得都是合理的……人類是生物嘛,那是很自然就會產生的情緒,是最不可控的向量。
.
所以我呀,我是……支持的唷
支持任何形式的自由戀愛。
.
強取豪奪弱肉強食,那是自然真理……對吧?

可是朕不給你不能去搶呀(笑)那是我唯一的底線了。
勉強一個人喜歡自己是不行的,強要一個人是不可以的,如果你已經用盡一切心計還是無法勾引你喜歡的人放在你身上…………那就繼續吧,到你累了你能夠放棄為止。
在那之前,你都有繼續努力的權利。

唯有去努力過了,用盡全力了,你才能夠把它放下。
你的戀心才不會在午夜夢迴順著依戀的軌跡爬回來向你索要你未能支付給愛情的遺憾。
.
在強調一次,任何人都不能強迫另一個人做任何事。
喜歡或是被喜歡都是一樣的。

可是如果你真的把人NTR走了,我想那也就是代表這個人對那些愛的情意不過爾爾,而你恰好身在那個能夠把他帶走他位置上吧……所以如果今天立場調換,你是被NTR了,那又有什麼要緊的呢。如果趁早能知道你們的愛也不過爾爾,你能去看見他的模樣,不是也挺好的嗎。
.
.
我覺得,真的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去當小三的人,大概不多。
.
當小三的目的,不是為了分食那人剩下的愛情,更不是為了讓那人願意交出自己的正餐給你。(小三扶正的意思)

我覺得當人家的小三啊,是為了儘早消耗那份愛,然後遲早有一天,把它放掉。

每個人都值得被另一個人全心全意的愛著,所以消耗了那個對已經有主的人的愛意,你才能更好的愛上另一個某人。
愛情是真的,過程是真的,可是你跟他呀,都是假的。
.
努力不是為了獲得,而是為了放棄。
為了不要有遺憾蠶食你的心臟。

獲得是順便的。
有也好沒有也罷,你得要對得起自己呀。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eRSgc66_Qw

View more

如果要用一種人以外的動物來形容自己,您會是什麼?

更喜歡淋浴還是泡澡?

最近致力於在泡澡水裡加奇奇怪怪的東西。
其實我蠻需要泡澡的,就算淋浴也要拿毛巾把全身搓一遍才有洗澡的感覺。但不一定會想用沐浴乳或是肥皂洗身體。

View more

說說您最大的三個弱點!

我覺得我自己被攻擊我大概都不會怎樣,我會試圖跟對方講道理,但講不聽說不通溝通不再同個平台上,那就算了。
然而如果攻擊到我重視的人,一旦踩到我的底線,我重視的人感覺到受傷或是疼痛的話,我大概會立刻變成瘋婦,會就這樣放棄理智直接開懟。

任何傷害我重視的人的人,都不值得原諒。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qyoz9kuDmA&t=58s
(順便這是我這幾年看到最離譜的溝通不再同個檯面上的狀況)
.
.
再來大概是……我心裡最柔軟的東西吧。一直放著的那些愛,還有對那些愛的恐懼。正因為用情至深至切至真,所以不論我的對象做了什麼傷害我的事情也就無所謂了,我害怕那樣的狀態,我也害怕那樣的自己。
.
.
.
.
最後一個也是我最大的弱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H2E8o5vVIc

View more

您是否已為人父為人母?

我不是,我也沒有勇氣是。

我覺得父母的愛是這樣的,他們不是孩子生下來就忽然變成父母知道怎麼去愛人,而是在期待孩子生下來的過程中,懷抱那個希望,懷抱那個期待,不論期待甚麼,期待孩子誕生,期待孩子成長,期待孩子的將來,等等等等,因為有希望有期待,所以會想去珍惜想去喜愛,才慢慢地喜歡上開始愛上這個孩子,而直到孩子生下來之後,才學著怎麼去"當這孩子的父母"

同理領養也是。

當我想去領養一個孩子的時候,我會去想像會去期待我能跟怎麼樣的孩子投緣,我當然不會想一下子去找漂亮的孩子,乖巧的孩子,會去領養孩子的人我想應該不會想這些,但他可能會想跟這個領養的孩子過上甚麼樣的生活,會去想我可能會領養到怎麼樣的孩子,藉由這樣的想像這樣的期待,才能產生喜愛產生親情,最後在真正領養了那個孩子,和他共同生活以後,才慢慢學會怎麼"當這孩子的家長"
.
可我認為是有無償的愛的。
當然你喜歡一個人也會想要這個人喜歡他,但人是不可測的生物,人生中總是有可能讓你遇見那麼一個你捨身就義(咦?)飛蛾撲火去喜歡的人,那個人喜不喜歡你那怕恨你入骨你也是歡喜的,你可以很低很低,低入了塵埃裡,你仍是歡喜的,能開出花來。
話雖如此,可任何愛情應該都是有容量限制的,我今天揮灑到一定程度,沒有了就是沒有了,如果你的喜歡一直是無償一直是受挫的,那麼這份愛情的容量耗盡了,那便也沒有了。
.
愛是會磨損的。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EUlc4N3zFA

View more

您推薦觀看哪套電視劇?

按 1 到 10 的分數,您給自己目前的瘋狂程度打多少分?

我們注視的絕望或許是同樣的地方,是同樣的模樣,我應該看見的是跟妳極其雷同的世界的光景……不是光景,對吧,因為妳的眼裡,沒有光啊。
少女輕輕笑著收緊雙掌盈握的對方的手指尖兒,假裝不知道上頭冷到心頭寒入髓骨凍進魂魄的表皮,和自己其實全然不同。
她其實很不安,她其實有點委屈。為什麼要說呢,自己,為什麼要把這件事說出口呢,為什麼要拿自己的幸運出來昭顯對方沒有他人相伴因此困在淵底,這樣的事情對比她多麼不幸呢。
.
可是她覺得她說的是對的。
所以對面的女人神情微微一動,露出的表情是切切實實的愕然或著一點點被理解的動容。

女孩的手心太柔軟太溫暖,幾乎令她感到噁心感到崩潰;相見相識相助相戀相愛,那是她每每看到都渾身不對勁也難以接受的東西,那是愛情嗎?為什麼非要是愛情呢?那明明就不是這樣的,將一個又一個無可限量的感情扣上既定的名詞冠上帽子,這樣的行為有什麼意義。
她厭憎俗世冠冕唾棄眾生幸福。

可是她很神奇的能夠接受她給的幾乎每一個故事的答案。
所以女人握住了少女被自己感染不安漸漸微涼的手指,溫溫的,軟軟的。
刺在這具身軀上的傷痛明明她也略知一二,可是她為什麼能漂亮的堅強的長起來了呢?
可是並不嫉妒,啊……
.
「嗯,沒有關係。」
「我喜歡妳眼裡的光。」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zetCVijZDM
.
.
.
.
少女輕輕地笑了。
女人沒有發現她的手指因為這句話和自己逐漸同溫,那也沒有關係。
其實妳也有喜歡人的能力的。

眼裡沒有光也沒有關係。
因為即便如此我還是喜歡妳現在的模樣。

View more

您是否過上了自己夢想的生活?

「已經沒有關係了。」
刖靜靜地開口,對著她從來也沒有真正見過,卻因為種種原因怨恨的不得了的箴說;彷彿擔心這樣的語言不夠傳遞她的決心,她又補充了一句:「請不要再安慰我了。」
她將兜起裙襬也完全裝不下的珍惜和愛情小心翼翼地展示給祂看,那些零零碎碎的,裝滿著漂亮的光澤的事物在那上頭微微轉攝著多彩的色,幾乎能把人晃花了眼。她凝視她的眼始終是沉默的。
「祢瞧,我有這麼多這麼多人給我的在乎,我已經知道了我做的努力沒有白費,我知道了該怎麼樣用這些東西構築的自己走下去。」
「祢拿走的我的雙腿的事情,我已經不想跟祢計較了。」
.
「我會繼續恨祢,不過祢不需要再擔心會失去我了。」
「我會活著。」

View more

什麼主意聽起來很棒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心情不好就發刀
傷害人也被傷害之後再來徒勞無功的想方設法把刀給圓回來,試圖假裝它從一開始就是珍珠。我也明白這是惡劣的壞習慣卻不知道從何改起才好,而我通常要事後才會知道其實發刀的當下我的心情並不美麗。
.
假如它可以實現一個願望的話,我希望那把深深插在誰心上的刀可以癒合
我不應該被原諒,但至少妳不要受傷。我知道包裝的在怎麼漂亮,當年由我親自捅進去的那一刀,都不會因此變成珍珠。
我知道它不珍珠,被圓的在怎麼完善都不能改變它曾是刀的事實。
.
它不是珍珠。

View more

覺得自己做過最溫柔的行為是?

她終於發現她對他費的這些唇舌只是一套又一套的徒勞無功兜成的迴圈,最後不論結果如何,她最大的慈悲都是身在他的身邊凝視他的崩潰。她想去努力想去理解的他的傷口他的世界,對他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
「我們逃走吧,我跟你一起去。哪裡都跟你一起去。」
拜託活下來,不要把我一個人留在這裡。看著他的眼睛彷彿這樣訴說,他能看見的卻只有一片空茫的期望,被自身眼底的絕望洇成一灘溺斃靈魂的光芒。

最後他只能握住她的手,緩慢而鎮重的搖頭。
沒有用的,他們還小,還太小了。小的不能把這樣的逃跑浪漫的稱之為私奔,小的不能夠把這樣湮滅光芒的絕望稱之為崩潰,扮家家一般的逃走只會在社會中戳記為出走,管他離家還是離校呢,他們走不了的,走不了的。

那要怎麼辦。她難以壓抑的覆上大不了自己多少的手,假裝上頭凍白的手指源自於冬日過少的衣料,而非身在名為人生的凍獄被太慘絕人寰的期待戳穿心臟。那樣彷彿攀抓一個救命浮木一樣的使勁,再多一秒的等待都會要了她的命。
心底有個答案正在生成,但她更願意聽見他直接告訴她,她想的是錯的,事情沒有這樣糟,他們可以不用那樣出走,他們還有地方能去。
會有的會有的,拜託不要……
.
.
.
.
.
她對他的印象終結在男孩當年仍然稚嫩的臉龐上流露的釋然和解脫的妥協,蜜釀出來最璀璨的中子星波霎。
她教會了他怎麼樣割開動脈,告訴他不能用美工刀,告訴他要沿著手腕上能看的見的青色痕跡豎著切割,告訴他手肘上方要綁上一圈又一圈的橡皮圈才不會一下子太痛,告訴他要準備一鍋足夠熱但又不能太燙人的熱水浸泡割開的血管……

她什麼都說了,就是沒有告訴他。她愛他,那是她唯一成全他的理由。
.
而他的回應,是自廿樓一躍而下的遺書裡,靜悄的「謝謝」二字。
.
.
.
山林裡的海妖。
對不是王子的人來說,人魚的歌聲只是海妖的噪音。

View more

您喜歡用什麼方式來表達自己?

紙玫瑰
【淹沒情感,或是被情感淹沒。】
.
.
他一直都是個不算浪漫的人,但他花了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去試著折出一朵能看的紙玫瑰。
他收集了很多種各形各色的紅色紙,放假在家就沒日沒夜的窩在桌上不斷的折,偶爾出門都還留意有沒有他手邊還沒有過的紅色紙可以讓他收集。
.
紙玫瑰。
.
.
她打開門,看見的就是這樣的畫面。
他窩在無數紙玫瑰的簇擁裡淺淺呼吸,沒有一朵玫瑰的款式和顏色是一樣的,它們都是紅色、它們都是玫瑰,她卻能在紛雜的花紅裡看見每一朵的異同,每一色的微差,甚至連紙裁都各有所異。
她知道的,他多麼想要有人能給他這樣一朵紙玫瑰;所以他折了滿坑滿谷的玫瑰給自己。
他知道的,實現自己願望的如果是自己就一點意義都沒有,所以他只能不斷的不斷的無法停下不能自己的為自己折出一朵一朵的心願。
.
他無法為他摺玫瑰。
她亦如是。
.
.
Fin.
.
.
.
#關於立意

很久以前寫了這樣的一段話給自己,然後當我開起沃德的時候,我發現這便是說故事給自己聽的我的姿態了。
.
#關於紙玫瑰

大概就代表著「浪漫的事」還有「說故事」這兩件事。前者我在書寫的當時就已經體認到,後者則在事過境遷很久以後的現在我才重新發現。

從很久以前開始,維持這個習慣。
說故事給別人聽,說給自己聽。

他是我的手感,她是我。
我的手感試圖為自己做浪漫的事,說故事給自己聽。
只是於此同時我的手感也明白不會有用,因為光憑這樣是無法安慰到我的,所以文內的她說,她亦如是。
.
.
.
#倒數15日的快樂

這已經是三年前的我曾寫在噗浪上的話。
爾今亦然。
.
於是我向你們索求,在今年的生日,給我一個故事。
寫給我畫給我或是實際寄給我都可以,我真的,想收到一個故事。
.
可以證明我過去說了這麼多年的故事,是有一點意義的。
.

https://www.plurk.com/p/iy3d3i

View more

什麼可以融化您的心?

彷彿她終於守得雲開見月圓,盼的就是這被完全擁有的時刻;實際上根本就不是這樣。本以為注定失去的親吻和擁抱切實地貼近這個體溫的時候,她都是不知所措的。那是她幾近虔誠的喜歡的人啊。最初的目的她本就不求他的喜歡,她要的從來就只有傳遞"你值得被更好的人喜歡被更好的對待"的心意。她將那些愛情堆到了他的眼前,卻從來沒有想過真的會有被接納被愛惜的一天。
從來沒有。
.
「我知道現在問這個很奇怪……」
女性兩臂橫在眼前,昏黃的夜光下仍然清晰可見兩朵緋紅的羞赧在她臉上沾染的痕跡。中原中也不得不暫時停下在她身上點火的動作,凝視著她理應羞怯的遮掩不動聲色。

「你……到底是看上這個……」——可惡你不能停一下嗎我要說話啊——「唔,這個身體,的…什麼地方?」
不想面對也不想看見,多一眼她會羞恥的說不完一句話。可是唯有這件事情,良月認為自己必須弄清楚。即便走到現在,她心目中的中原中也仍是偉岸的存在,自己作為一個旁觀人無法高攀的人。那麼這具身體,到底有甚麼被他擁抱的理由甚至價值?

長年裹在手套底下的手掌完全沒有一個黑手黨該有的粗糙堅硬,渾厚而柔軟的揉開她頸後一片汗濕的僵硬。這樣看似溫柔的動作之後,男人卻是直接動手抓開了女性的上肢,一對碧藍如洗的眼睛直直對上她的,眸中盡是深邃而又值白的渴望。
「那種事情,我知道就好了吧?」
.
.
拿去吧都拿去吧,怎麼樣都好了。良月近乎自暴自棄的想著。本來為了這個男人,她早就可以一切都不要。已經在想再去思考了,被這樣的眼神凝視被這樣的語言攻陷。
接著摟住了對方俯身探下來的親吻,閉上眼睛。

View more

你覺得自己在這幾年有什麼樣的改變?

我終於明白我只是想要被喜歡。
我想要被感謝想要被認同想要被在乎想要被需要,甚至想要被索求想要在某人心中的地位可以重要的不能取代…………
.
對,我想要成為誰心裡永遠不能失去的信仰。
.
那是我在Z軸上幾乎不曾感受過的東西。
.
.
我終於發現透過寫字透過建立現在的人格現在的形象,我只是想要被喜歡而已。
我發現原來我要的只是一個容身之處。

Z軸上的我根本找不到能夠留在這裡浪費空氣的理由。先認識這具肉身的人一定不會喜歡我,因為我也不喜歡。我沒有辦法要求任何一個人喜歡我也討厭的要死的東西,因為它真的很不值得任何人喜歡。

我討厭Z軸上的自己所以躲來這裡,可是只要活著我就需要那個身體,逃避活下去的責任我就越不能從Z軸上獲得滿足感,就越想往這裡躲……惡性循環。
.
.
.
………我為什麼沒有早點發現,我在這裡尋求你們的認同根本無益於讓我活下去讓我可以吃飯睡覺乃至於呼吸?
我為什麼沒有發現我應該建構的不是這裡的人格而是Z軸的為人?
.
講真的我對現在的自己最為失望。
過去說過的所有承諾終於還是變成了漂亮的空話,我所有的自以為有的努力真的沒有半點效益。
我真的,從大學以來踏進社會的這五年都沒有進步,而我高中之前之所以能活下來最大的功臣是我的惠跟我的太陽……已經到了不得不承認的時候了,我從來沒有認真的想為自己活下去過,真的沒有。
.
該如何說明,我真的是在最近這一兩個月才有漸漸開始活著的實感,好像最遊記前傳的三藏發現太陽不是自己之於悟空而是悟空之於自己的覺悟一樣,又好像霍爾拿回心臟了才終於知道心跳跟呼吸都一樣需要費盡全力……
.
逃避太久了,太習慣被溫柔的對待就會忘記他人根本沒有溫柔待妳的義務,妳找的千百種理由都是藉口,世界的溫柔只是杯水車薪的讓我沒有立刻死掉而已……偏偏我又很好騙的覺得那樣就足以讓我活下去,不是啊不是這樣,活下來只要持續呼吸就不會死,可是活下去不是這樣的概念啊,那是一個接一個的明天堆疊起來的人生欸,只有呼吸是不行的吧。
.
在活著的在呼吸的……是我啊。

View more

流星能夠實現願望嗎?

我希望你可以過得更好。
我希望我能為你做的更多。
我希望你值得一切你值得的。
我希望你更愛惜自己那怕一點。
我希望你一直是你,不是你成為了你。
.
.
「對不起,親愛的。」流星撫摸並親吻女孩的額頭,對這份祈禱流露最真實無奈的遺憾與渴望。「我也這麼希望,不過這些願望,我無法受理。」
「妳應該自己去完成它,妳應該完成妳自己,親愛的。」
「而我會在這裡祝福妳。」

View more

讀過什麼讓你掉淚的文字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ryenlQKTbE
.
.
.
而我在想,之所以對這類的題材這麼沒有免疫力。
大約是因為那是我從小就缺失的東西。
.
我也想要被這樣愛著。

View more

如何提升您的自信?

收到完全預期以外的告白的時候。
我幾乎覺得自己被注射一劑強心針,那種被喜歡被疼寵被期待。
被愛著的錯覺,或許也不是錯覺。
但其實比起推薦或是按讚,我更希望這個僅有單方出口的地方,也有人願意跟我聊聊,因為數字對我來說,真的不算什麼,它只是冷漠的增增減減離我好遠好遠卻又莫可奈何地牽動這顆心臟的東西而已。
http://ask.fm/Lureluce/answers/131006305687
.
但我也不是一個你說喜歡我,我就能夠喜歡自己的人。
這點大約沒有因為那一劑強心針有所改變。
http://ask.fm/Lureluce/answers/129680989335#_=_

View more

該怎麼跟桃爺聊天(ˊ・ω・ˋ)我是指,私下的時候(?

其實我自覺是一個好聊的人啦,不過好不好聊或許不是我自己一個人能夠決定的,關於這點,在我開始講廢話之前,就先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做個免責生冥吧(錯字無誤),以下言論僅代表(自稱)搭訕王的衛冕者也就是敝人在下我的個人意見,所以我會假裝不知道我好像知道的發問人是誰的前提上,僅用一個陌生人的狀態回應你的提問。

唉呀講這麼多就是這回應不光是針對你,所以別想太多了。
.
之前的回應裡也稍微提過我對於搭訕這個詞彙,或是行為的一些概念。
綜合故事的結論就是,搭訕是一個跟產生關係一樣的行為,必須你情我願,任何一方心有芥蒂或是產生抗拒都是無法完成的。
http://ask.fm/Lureluce/answers/130694395287

.
以我來說任何話題都有延續下去的價值,你想跟這個人聊天,你就必須延續話題,不是只是回答對方的問題,或是拋出問題給對方回答,嘗試著參與一個人的生活的時候也是,你總是有千百種理由去靠近去觀看,而我並不是一個很介意這種事情的人。我不是一個真正有秘密的人,我告訴你的所有事情都不是秘密。我攤在這副心脾(ASK&PLURK)的東西都不是秘密。
所以多跟我說說你的事情吧,我想我應該能夠明白你是真的需要答案,還是只是想要聊天,畢竟人類啊,只懂得說自己的事情而已。
http://ask.fm/Lureluce/answers/130482166679
.
或許我的態度讓你覺得我逼退了你的勇氣,因為我也不是一個真正懂得去讀空氣的人,不論如何,我很抱歉。
以及無比的希望我有一天能這樣對你說:
http://ask.fm/Lureluce/answers/130654783895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Ug7i2SFy9c

View more

Loading…

Ask @Lureluce:

About 桃爺:

從許久以前的無名小站到現在的臉書都充滿大頭奶妹的這個世道中選擇了蝸居在此處,承蒙大家看得起,但這裡只是一個說故事的場所而已——是的,說故事的場所。告訴每個你妳擬其名為「我」的故事的場所。
http://ask.fm/Lureluce/answers/130174640791

而我正欲推開人世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