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MaidYaga:

啊,是,是麼⋯⋯。[聽到人這麼說還是稍稍有些臉紅起來,侷促的繳著衣服袖子]嗯⋯⋯會的吧?萌神的頭髮已經不是正常的頭髮了呢。梅的頭髮這麼好看,肯定可以的吧。[笑

狐心【祀月酒馆】
唔…是嗎…
【臉上浮現一絲絲微紅】
正常或不正常…
說起來,有些我們眼中正常的事情,在他們眼中可能也是不正常的呢?
但要是頭髮能夠長到那樣——
【稍微思考了一下被門夾、或踩到跌倒的各種狀況,肯定的點點頭】
這是很災難性的問題吧…。

View more

[瞇起眼睛]梅啊,果然還是一直想天使一樣白白淨淨的就好了,就當作什麼也不知道。唔。[扯了扯一邊的辮子]嗯⋯⋯小女子小時候也扎過這樣子的呢。[笑了笑,確實也不太願意提起以前的事情]不過,梅的話還是留著長髮好了,畢竟剪頭髮並不是每個人都要遵守的呢。⋯⋯梅?[留意到對方的神色

狐心【祀月酒馆】
唔…怎麼…
【察覺自己的表情失態,馬上回給對方一個安心的笑容】
啊啊,我覺得這個樣子很適合狐心小姐呢,看起來很朝氣活潑喔。
那個…不想回憶的話…
不要勉強的沒關係…
【嗯…人多半都有自己不喜歡去回憶的事情,自己應該十分明白的吧】
要是將頭髮一直留下去,會不會有可能跟大神一樣長呢……
【想起了那位神魔大人長到很壯觀的長髮。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他長髮的長度好像都不太一樣,而且為什麼會飄……】

View more

為什麼呢——[深呼吸一口,閉上眼睛想這些什麼]因為外面的很骯髒的事情啊——萌神一定不會想讓梅知道那些的。[抬手繞著散落的一縷頭髮]啊,很重要⋯⋯但是因為很重要的存在已經沒有了,長髮也應該隨著而去吧⋯⋯

狐心【祀月酒馆】
骯髒的事情?
啊…確實是…大神並不想讓我知道,但這才是世界真正的樣貌吧。
【雖然酷洛都已經說了很多殘酷戰爭的事情了……
而自己就這麼待在這個安樂窩裡,什麼都不能做,什麼都不能改變,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即便如此,還是想要了解的呢——然而並沒有將話說出來】
嗯嗯,要捨掉才能得到新的事物呢,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喔。
【想到了自己的長髮……
既然都來到這裡了,照對方的意思來說,大概要剪掉吧。
不過剪掉的話感覺有些可惜……】
啊,狐心小姐看看這樣子好不好呢?
【已經給人綁上了兩個馬尾,用桌上的圓鏡子給對方看看】
【自己卻是看著看著,突然就想起了公主的影子,臉上一絲失落——是啊,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公主了】

View more

[收起了耳朵以方便對方梳理]以前麼⋯⋯[一瞬間有些失神]⋯⋯剪過呢。[閉上眼睛]梅沒有試過吧⋯⋯本來很長的頭髮,貼在背後總覺得很安心,突然就沒有了,背後也空蕩蕩涼颼颼的。[睜開眼睛不知道看著哪裡]感覺就像是⋯⋯就像是突然少了點什麼掛念一樣。

狐心【祀月酒馆】
【因為對方背對著自己,看不見她的表情,然而從語氣中依然可以聽出一絲失落】
……唔,為什麼呢…?
【將她的黑色長髮分成兩股,從桌面上的飾品中挑選了幾個精緻的髮飾來比對——那是夜夢神之前帶給自己的禮物】
長髮…對狐心小姐來說,是很重要的吧?
所以失去時……
【手中的動作慢了下來】
……為什麼剪了呢…?

View more

圍巾很舒服很暖和哦。綁小女子梳麼……?【下意識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小女子自然不介意……只是沒有以前那麼長或許不好弄呢。【玩著手指頭】小女子喜歡收集些小東西啦,覺得女孩子都會喜歡這些好看的梳子之類的……【有點不好意思】

狐心【祀月酒馆】
嗯嗯,我也很喜歡小東西呢。
狐心小姐也是很適合吧。
【微笑點頭同意,並不覺得這是什麼值得害羞的事情】
【請對方坐下後,以木梳整理著】
以前…?狐心小姐以前曾經剪過嗎?
【因為自己從未剪過,有些想瞭解內容】

View more

哈!?混蛋你说啥。[转过头听到对方又这么误解自己真的有想揍他的冲动,但不是现在这个时候]喂…。离本神远一点啊黑女。[一脸嫌弃地将眼睛撇到一边]哈?婊子你说的这些东西去找算命的,不要来找我。[看着周围只有黑与红的单色调,感觉到这副场景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后轻轻发出诅咒性的砸舌]

眸·宙斯
[哈兒]
哈、哈哈~別那麼說呀,這輩子做點功德,我讓你下輩子投個高個子的胎唷♪
【繞過眸,踏著輕盈的步伐來到另外兩人身邊】

[酷洛]
【擋住了身後的梅朵,只是用視線死盯住對他們上下打量的哈兒】

[哈兒]
多麼銳利的眼神唷!真不負戰族卓瓦夫那光是眼神就能殺人的名號……噗噗,可惜還只是個小孩子唷。
【伸手要逗弄酷洛,被對方拍掉了手】

[酷洛]
少扯到祖先的頭上去…!妳自己也答應過的吧?所以現在馬上給老子滾出去。

[哈兒]
哎?答應?我——答應過什~麼呢?
【哈兒不知情的模樣,一下子就激怒了對手,酷洛操拳打上去,卻只跌入一團黑霧中,哈兒的聲音在酷洛耳邊響起】
唷…小伙子做事有點魯莽喔?
【在酷洛警覺到時,梅朵已經被哈兒給扼住脖子了】

[梅朵]
嗚…不、不要…!

[哈兒]
噗噗噗,竟然直接把小羔羊讓給我咯♪
看來你挺適合當個衝在前線當炮灰的小兵,但不太適合當個保護公主的騎士呀?
【尖爪子刮過梅朵的臉】
來個交易吧?如果你再願意為我解開其他的結界,我就保證不傷害她?
【瞇著眼輕笑,卻沒有得到酷洛的信任】

[酷洛]
嘖,上回才說的話,這回又想再說一次?當別人腦子都跟妳一樣發育不良,都能當白癡耍嗎?

[哈兒]
沒吶沒吶~我上次說的可是「不傷人」吧?
我也只是踏進來了而已,我還沒傷人哦~♪
【身上生出了第二雙手臂一攤,把這場遊戲玩弄的愉快至極】

[梅朵]
…唔…酷、酷洛…你們在說什麼?
【不可置信的聽著兩人的對話】

[哈兒]
【聽見梅朵的問話而愣住一下,接著露笑】
唷~~原來,我們的牧羊犬小黑還沒有告訴他的小羔羊嗎?
小羔羊,你猜猜怎麼了?
是柵欄啊~柵欄!我讓他把柵欄給打開了呢。
柵欄打開後,飢餓的野狼可是會進來的唷?不過沒關係,你們以為的那個小牧羊犬…嗯哼哼哼,其實他也是匹狼啊,對吧?小黑♪
【梅朵難過的看向酷洛,而他卻以沉默承認了她的話】

[哈兒]
不過啊,不夠的唷~完全不夠。
【一改聲線變得低沉,銳利的爪子變形成一把刺刀抵在女孩頸子上】

[酷洛]
……你敢…!

[哈兒]
為什麼不敢呢?就算殺了這女孩,我也不會有任何損失的。
就是憑你的力量,你能把我怎麼樣了呢…?
…唔,頂多就是——……

【天降一道雷鳴,強勁的魔力氣流以落雷點為中心爆炸,塵煙中出現一個全白身影的人,白色煙絲圍住了另外三人,作為一道不可跨越的防護線】

[酷洛]
(…混蛋老鬼…你每次出場都一定要用打雷的方式嗎!?)

[夜夢神]
【瞥了一眼身邊的兩個少年,和從敵方手中奪回的女孩,已經差不多瞭解狀況。
夜夢神對哈兒吐出了簡單明瞭的命令】
——離開。

[哈兒]
…唔…嘛,說人人到呀?我剛剛正想提到你呢,沒想到這麼快就回來啦。難不成你一直在偷偷監視著這裡,就在等我出現?真是個變態的大發現呀,難不成是妹控!
【夜夢神沒有做出任何回答,光是氣勢就足以讓眼前的黑獸收斂住她囂張的爪牙。
哈兒見手裡的小獵物被奪走了,也沒什麼好留下來繼續玩的啦~再繼續待下去,還真的有可能會被撕成碎片呢】
[哈兒]
好吧好吧,那…我突然想到我家瓦斯爐還沒關火嘿!吶吶,小黑,你不介意我先離開這個火藥味戰場吧?
不過別忘咯~我隨時等待你的交易答案唷!
【哈兒捲起一陣黑塵消失,四周的景色也從詛咒的血紅中恢復成一片火紅的晚霞】

【梅朵還在恐懼中發顫,酷洛也未放下警戒,只要這老鬼還有那個神明在,他就絕不放鬆。
而夜夢神視線轉落到酷洛和眸身上,剛剛的那道命令不只是針對哈兒,也是對著這兩個人說的。
酷洛十分明白,同樣的話不要讓他再說第二遍,最好是自己識相點的離開】

View more

萬歲,小梅,小梅,我是男生,男生,我真的很高興跟小梅做朋友,(大大地揚起嘴角的弧度,既天真又燦爛)。 (突然想到了什麼),叫我虛無就好,虛無好像比小梅小,是應該要再加個姐字吧?(陷入了思索中)

墨虛無 戲子
嗯…嗯嗯!我都可以喔,虛無先生方便的稱呼就好呢。
【女孩笑了笑,絲毫未察覺對方109歲的現象】
唔…虛無先生來到這裡的旅途上辛苦了吧…不休息一下可以嗎…?
【花園中擺設著木製桌椅,陽光下的樹影搖動,綠茵充滿生機,枝枒間鳥鳴不斷,如果沒有人提醒,大家幾乎都忘了在這片安樂窩之外實際上是北風寒雪統治的陰冷地獄】

View more

外送饮料:皇室奶茶,加入牛奶煮出来的,一切按照某个人的标准而制作,送个白色的吸管给您——报复心理是吞噬幸福的心灵毒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报复手段,那么如果是你的话,有人惹到你了,会采取什么样的报复手法呢?

啊淳(Rolling boy!)
【接過了白色吸管,女孩皺起眉頭很認真的在思考著對方的問題,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相當令她憤慨的事情,甚至身體都僵硬了,手中的吸管也被她捏成扁狀……
但是直到最後,她還是垂下雙肩,只有一段無奈的嘆息】
要是惹到我的話,其實——
其實…我也不想去做什麼報復的手段……
…嗯…我不能那麼做。
【視線無助的盯向一旁的地板】
【是啊…曾經的她是多麼的想報復這一切,然而她漸漸明瞭了自己的力量是這麼的薄弱,那種不足以教訓對方的反抗,也只會為自己帶來更多的疼痛罷了】
我辦不到……
【好像是要警告自己報復的後果會有多慘一樣,重複著呢喃】

View more

小梅。 虛無是戲子 戲子是虛無 抱歉,我又忘記按掉匿名

墨虛無 戲子
…虛無……
【似乎曾經聽過他提起這個詞,但是詳細的解釋內容,自己卻也記不是很清楚了,或許是因為並非家常用語吧】
只要是朋友的話…都可以的吧…
【女孩帶著淡淡的笑容低頭詢問道】
那…請問我該怎麼稱呼先生呢?
【抬眼看了看對方的臉後,又稍微遲疑的小聲問】
………是先生吧…?

View more

梅朵小姐梅朵小姐~ 可以冒昧請教一個感覺非常冒昧的問題嗎OwO

韋伯
……!?
【見到陌生的人突然跑來還喊著自己的本名,嚇的躲回屋子門後,只露出一點小縫觀察對方,好像隨時會把門關上一樣】
………你……不、不好意思…請問你是什麼人…?
【聲音帶著顫抖的】
先生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

View more

如果你有辦法抵抗地心引力的話你也可以趴在天花板上面啊,我家天花板也是白色的ouo,忍術的話我只會千年殺耶,你可以叫夜夢神教你啊

掉茶冰團飲茶部員工*etfish
地心引力…?
【沒有聽過這個詞,疑惑的重複了對方的話】
也不用啦……要攀在天花板上,那太困難了…我應該也學不會吧?
【笑笑的搖搖頭】
【事實上也不想麻煩夜夢神來教自己忍術,生活上似乎也用不到啊…】
千年殺?
原來魚小姐也會忍術嗎?
啊…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呢,那是什麼呢?
【對眼前的黃魚發出了讚嘆與崇拜的眼光】

View more

哈囉,小梅小姐,我是戲子,恭喜您剛剛踩到我第兩百個讚,您希望我做什麼事都可以喔!

墨虛無 戲子
啊,戲子先生晚上好呢。
哎…我沒有什麼願望呢……
【露出困擾的表情】
【其實並不是沒有願望,而是覺得要求太無理,提出來只會造成對方的麻煩吧…】
…嗯……這樣寶貴的機會,還是請留給別人吧…
對不起呢。
【不希望對方會有被拒絕的感覺,擔心的鞠躬道歉】

View more

什麼異端啊!!你不要以為你小聲碎碎念我就沒聽到!!!與其說是異端不如說是走在時代的尖端!!時尚!!風潮!!獨領風騷!!!而且你的顏色在雪地裡還是天然的保護色,你看你往地上一趴就和大地融為一體了耶wwwww你是忍者嗎?

掉茶冰團飲茶部員工*etfish
【嚇了一跳!!】
咦咦?!對、對不起!魚小姐說的也是呢!或許大家也不會介意的吧…!…??
【慌亂一陣就跟著對方的說法走了】
噗,怎麼可能是忍者呢?
我聽說忍者是很厲害的吧…?
唔…好像還會魔法吧?
【想著夜夢神似乎有提過關於忍者這類的職業……
那叫忍術呢?還是魔法呢?總之是很神奇的一個職業,但似乎在幾百年前就失傳了呢?】
趴在雪地上會生病的喔…?這樣的顏色一點都不好呢…。
【無奈的苦笑提醒,對自己的顏色失望的嘆氣】
【以前被人類欺負的時候,是有被大家扔在雪地裡的經驗……那種事情可不想再嘗試第二次呢】

View more

同流合汙以後他們就會當我是同類了,在我有足夠的自保能力前這樣比較安全,話說我第一次看到藥草版本的防腐劑耶,原來這玩意也可以[新鮮現做]啊

掉茶冰團飲茶部員工*etfish
唔…?我不清楚呢……
原來魚小姐見過的防腐劑,並不是那樣的嗎?
【端詳著手上的藥草,視線又回到對方身上,看著眼前的魚頭人,還是嘆氣】
……在那之前,應該會先被他們當成……異端吧?
【怕用詞得罪了對方,低下頭小聲地說】

View more

——人物設定——

梅朵

【年齡】15歲
【身高】約145cm
【生日】07.21
【外貌】身形瘦弱,及膝的白色長髮,無血色的蒼白皮膚,紅瞳,經常穿著破舊的灰色女僕服。

來自尼弗爾王國的女孩。
在王國中被誤認為魔女,所以逃了出來,所幸得到魔王夜夢神( @Jor_Mun_Gan_Dr )的幫助,便在夜夢神所造的結界中定居。
和結界中的妖精們是好朋友,大家一起互相照顧著。
個性溫柔乖巧,內向怕生,不太懂得拒絕他人。
經歷坎坷,習慣對大家保持著笑容的面具,不想成為麻煩,也不希望別人替她擔心。
不多話,經常心事重重的樣子,有些悲觀、缺乏自信。


※※※※※※※※※※

隱藏劇情:
真實身份為血族與人類的混血兒。
父親是吸血鬼,因為家族被芬里爾和夜夢神擊敗,於是跟著家族逃亡到尼弗爾王國。
母親是尼弗爾王國的公主。
因為貴族的爭權,父親被殺害,母親和自己都被剝奪貴族的身份,淪為王宮裡的僕人,母女受到無盡歧視,一直不得相認。
梅朵還一直以為自己是因為外貌異常,被父母丟棄在城堡前,讓仁慈的國王撿回去撫養的孤兒。
在逃出王國後,受到夜夢神的保護,和妖精們一起住在結界中。
在結界外救了酷洛( @LastKuro ),把他視為親人一樣的照顧著。
最終卻遭到酷洛的背叛,被抓回尼弗爾王國,以魔女的罪名處死。

※※※※※※※※※※

「可以的話,請稱呼我梅吧,請多指教了呢。」

View more

啊,“她”的话……运作正常,无论是AI【在此感谢楚远栞( @Chuyuankan)提供的技术支持。】还是其他装置都没什么事……嘛,“身体健康”啦。 嘛,是啊,暑假要结束了—— 然而这对我来说还是没什么区别啊——想去找人提问可是看其他问题感觉场景挺严肃又不好说话啥的…… 太严肃的环境我不喜欢呐…… 说来现在“整天都放松的感觉会觉得害怕”的话……不考虑下走出这里去找点事情做吗? 嘛,别那样一脸被看穿的表情啊……我以前也怎么想过。 反正那只蛇——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忘了——会保护你的吧?

“克里姆”(白衣)【三叉枪插头上了】
AI…?
【眨眨眼,明顯沒有聽明白意思,但見對方一切安好的說法,也沒有好意思再去追問】
雖然它是會保護我的,但我不希望再給它麻煩呢……
【神情中稍顯落寞的別過臉,隨後又綻開笑容】
在這裡和大家相處,其實也可以是很有趣的事情呢,這樣就該…足夠了吧?

View more

是啊,但这些问题,因为解决起来很麻烦所以干脆直接简单粗暴一点就好了。现在这个样子就只能认命咯(摊手)。在冬天比较冷的话,穿厚衣服和围巾不就好啦!虽然带围巾会麻烦一点。我觉得长头发的优点除了看得漂亮,容易打扮以外,还可以把头发甩到别人的脸上,到时候就说“诶呀,转头的时候没看到背后有人”。我现在顺其自然,长到头重得受不了再剪下来。然后把头发困起来收藏^O^。梅姐姐有没有兴趣剪头发呀~?

FinN
咦…剪頭髮?
我、我是沒有什麼意見呢……
不過為什麼要剪呢?
【面對來人一連串的話,不知該如何應對,有些困擾的撓撓臉】
那就讓它自然的生長吧?
【偏過頭微笑】

View more

夜安,收到了意料之外的赞数,承蒙关注,非常感谢。嗯……似乎还没有正式的有过交流呢…那么,请问梅朵小姐钟意怎样的着装风格? (bot:后知后觉梅朵踩到了九百赞…那百赞要求也拜托啦!)

宿间 临岐
唔…我不是很懂這方面的知識呢…
衣服只要穿起來暖和舒服就好啦。
【笑瞇瞇的提裙,雖然是老舊的布裙,卻也是伴著自己離開尼弗爾的衣服】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