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點了!!!!! 甜甜的2727!!!!!!(槓)如果米看過遊戲的話我再點遊戲的(槓###

  他沉沉的睡去,男人寬厚的掌順著輪廓掀開青年尚未長出青春痘的額頭,感受著他溫暖舒適的體溫,略小的衣服讓他胸口的起伏明顯;男人的手轉向侵略他的上半身,觸著那平滑的小腹、不怎麼壯卻也沒有什麼贅肉。
  青年總算因為對方不安份伸進衣領的冰冷的手給弄醒,像是傾盡全力一般卻仍舊只能撐開一點,蜜色濕潤的眼尚未聚焦,嘴唇上先感覺到另一偏涼的柔軟物體欺上,先甦醒的腦袋第一直覺是那個最不安分守己的情人,但托著自己頭部的寬厚的掌以及這動作過於靈巧的舌頭一點也不像他,一瞬、那人空住的手算準他視線恢復的時機又掩蓋住不讓青年看到他。
  運轉至此下出的反應便是欲將這個陌生人給推離,但自己的手無力的推卻像是某種欲求不滿的動作——對方似乎是這麼解讀的——欲加深入的舌尖舔著自己的後排牙齒,時不時的吸吮讓他更覺得事態不妙,一如他想像的冰冷的手指搓揉著鎖骨,溫柔的動作差點讓他忘了目前的情況。
  「綱吉——你一直都這麼色嗎?」突兀離開的唇瓣吐出了如此的話語,被強制失去的視力回復,那人長得就像他的情人,但眼下的淡淡黑暈以及紋路就像為了區分一樣的存在。
  「你……是十年後的言?」對方——言綱露出了你這才發現的無奈表情,用力搓揉著那個蓬鬆亂翹的頭髮,澤田綱吉緩緩地坐起身來,然後看著言綱指了指自己胸口尚未打好的領結。「……啊?」
  「打領帶這種事你應該會吧?里包恩應該有教過了。」他的臉倏忽湊近,幾次摩擦的鼻尖都感覺到對方的溫熱。
  見他遲久沒有展開動作,言綱只好站起身、順便抓起他的手往自己的領口伸去,有點高度的距離逼的澤田綱吉只能直直的跪著,迫不得已的替那個十年過去依舊沒有長進的戀人打起領帶。「都十年了還不會打領帶啊?」想起言綱笨拙打著領帶的動作,他不禁噗哧一笑。
  呼在他頸間的氣息令言綱顫慄,他垂下頭在澤田綱吉耳邊低低喃著:
  「你知道的、我不喜歡你在我身邊還想著別的男人、綱。」
  「等、——那明明也是!」又舔又咬的欺上對方的耳朵、還有不知道何時竄進褲頭的手——面色突地脹紅,來不及要他住手,粉紅色煙霧便包圍了整個空間。
  「綱吉?——那傢伙、我是指十年後的我做了什麼啊!」
-
我有看過但是我不太懂劇情XDDDD!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