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NanaiHana:

夜安,好久不见,来问候一声【微笑】

苗木 誠
苗木前辈夜安……算是平安,回来了呢。
(脸上的笑容和往常比起来好像有点勉强,似乎是忍着别的情绪不要冲出来,低着头很意外的没有正视对方,黑色的视线落在地面上。然而放在胸前紧握的拳终是送开了,眼睛也回到了对方身上,漆夜似的目光里有了些精神)
事情我听说了些许,有关未来机关和前辈们遇到的一切。苗木前辈的内心深处所起的变化之大,让我都有点……不认得前辈了呢。
(有些无奈和苦涩的神色浮现在清秀的眉宇之中,带着丝轻叹的话语飘进了对方的耳朵)
苗木前辈的眼睛里又多了很多明亮的希望,但是……
我也看见了同等量的悲伤。
我的话能做到的也不多。如果苗木前辈哪一天需要倾诉的话,这里的门随时都敞开着,不管是多少的量——
因为,我也是抱着同等的觉悟站在这里的哦。
(往常的温和笑容在脸上重现,安然轻语)

View more

啊,这不是华华吗!(手里提着半打啤酒,有些皱巴巴脏兮兮的白大褂松松散散地披在身上,让她看起来较以前少了几分锐气而多了点懒散而倦怠)好久不见啊,我能进去坐坐吗?

萨墨比恩(性转)(日常设定)
萨墨比恩先生您这是?……
(因为在家里掸掉扬尘做清洁而敞开着门,对方的出现惊动了在门口撒欢的柴犬,不由得循着声音望向门外,却是发现了提着酒穿得松松垮垮的人——这精神状态看着让人有点担心,不过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微微试探性的语气飘向了对方的耳朵)
您进来吧,不过今天得换拖鞋——我这儿刚做清洁。拖鞋就在玄关放着,随您喜欢选着穿吧。
(端了杯茶有些困惑地看着他)
怎么了?看上去没精神呢。

View more

下午好,各位。又是我,总会有没什么质量的问题的墨鱼。那么今天的问题是—— “您会希望平行世界的自己,与您有什么不同吗?” 我自身希望她能是个在社交比较brave的人。因为我自己社交恐惧症很严重啦。

墨鱼
这个啊……其实平行世界的我,我都见过啦。
要怎么说……和我想象的确实不太一样,又十分的情理之中。
(苦笑着看着她)
与其说是平行世界的自己,还不如说是想成为的那个人吧。
我其实一直在想,我所经受的磨难是不是能让另外一个世界的我拥有比我现在这样更加温柔的人生。
那个世界里的我不会失去父母,不会失去关谷先生,不会失去同学,不会失去我的前辈们,预备学科的大家也能和本科生一起在阳光下寻找自己的未来,世界并没有陷入绝望,一切就像乌托邦一样。
可能我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很幸福地用一些平淡却记忆深刻的点点滴滴感受什么叫活着,最后安安静静地面对死亡吧。
也许不会有人记得她的名字,也不会有人将她奉为希望般注视,可是至少她的生死存亡不会影响他人的幸福。
活在那个不需要心理医生的存在,也能真心笑出来的世界——
就可以了吧?
(露出孩子一样单纯干净的笑容)
我在为此而努力着,努力成为那样的人,努力成为像在那个世界里活着的一份子。
那个美丽的世界不是平行的,而是能被这里的人们所触碰到的——
【真实的世界】。

View more

您喜欢 12 人的派对还是 60 人的派对?

提起派对的话应该会是那种非常热闹的活动吧?六十人稍微太难组织了……
(因为以前是班长所以自然明白发起一个活动是有多麻烦,十八个人的派对活动就够呛的紧,况且本心上自己也不是特别喜欢过于繁杂的环境,食指轻点着脸歪头思考)
嗯……我比较喜欢稍微小型一点也比较随意一些的派对,不需要太吵闹的感觉。
毕竟派对主要是为了让大家能够在欢快愉悦的气氛之中了解彼此的一种社交活动吧——我是比较倾向于这样的派对。所以说太过热闹的话感觉效果会大打折扣呢……
人不冷静的时候处理问题的理智程度也会低得惊人,这是心理学的常识哦。
(竖起食指这样耐心地说明)
呀……果然我还是不太喜欢特别热闹嘈杂的环境,除了性格的问题之外,也受了自身能力的影响。不过要是有必要的话,就算要出席那样的六十人的大场合,也并不是不行的,还请不要过分介意我的事呢。
(右手覆在心口浅笑着)

View more

安卓可以找旧版.apk安装;苹果我想越狱过可以手动.ipa。像我这种没升级的未动口苹果,庆幸极了。不过...您现在是解决啦?

杜松子酒
其实也不算解决了这样?
(食指挠了挠脸苦笑)
毕竟现在是利用了苹果4的手机系统落后外加ask本身的版本兼容限制,所以需要利用苹果6的流量加上苹果4才行,相当的麻烦就是了。
所以说自动更新什么的果然还是免了……
开启旧版本的使用从某种意义上方便了客户,不过像这样越改越糟糕的状态,公司肯定是不希望开放旧版本重新安装这样的业务了。
总之愤怒的本体小姐是恶狠狠地给这个版本留下了一星的差评呢。
(无奈地摇了摇头)

View more

(安静的听完了对方的话)……那是你儿时就存有重视的地方吧,我明白了(从人面前让开)。

谢谢迦尔纳先生……
(敛眸低语,朝他微微鞠躬)
路程可能有点长,在去那里的路上,迦尔纳先生可以告诉我这次战争的情况吗?
……我稍微想知道迦尔纳先生的心情。
(脸上划过一丝黯然的神情,随后自嘲似的轻笑)
心理医生连这个都看不出来,有点受打击呢。

View more

好久不见的群发。 Q“如果可以,你更希望回到过去还是去往未来?可以的话也请附上原因吧,谢谢。” 自己的A:“我想去未来。在知晓我想知晓的新奇事物后自杀。”

墨鱼
先不说我的答案,就算看到未来也请不要自杀啊?
(看着对方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
比起未来还是过去这种事情,我想我还是做好当下的事情会比较好。
我要尊重过去的我的选择,而不是去扼腕叹息。
未来么?随着现在的向前进,一定会有一个结果给我的。
我在经历着过去,随后迎来未来。
也许两者我都在做呢?
(微笑)

View more

……没关系,看来我这一趟并没有白来(表情有些缓和)。自然是会看到的,我自己也不完全清楚将来是什么样,你的愿望和坚持我确实地感受到了。虽然做不到保证,现在能够拿来回应你的是心意(向人颔首)。还有一件事,想要送你礼物不过不知道你的喜好,因为没有钱的缘故,如果要尽快的话最好是能通过打猎之类方式获得的东西…。

(听了对方的话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迦尔纳先生……噗,稍微看到了不太一样的迦尔纳先生了?感觉比以前更加容易接近了呢。
(一边为对方这样细微的改变感到高兴,一边却也在思索着对方的提议——虽然对于自己而言,能看到对方平安无事的回来就是最大的惊喜了。但是实在是要应景的话也并不是糟糕的主意,自己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除了喜欢吃生鱼片之外?不过大半夜的这显然不是什么好提议)
唔……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喜欢的东西,(歪着头想了想)迦尔纳先生有时间的话,可以陪我看看那片海——小时候居住过的,如今变成了娱乐会所和私人海景别墅区的那片海吗?

View more

(向对方回礼)夜安。我是特地来见你一面的,名内华。圣杯战争已经结束了。

真的吗!
(一直以来都惦记着也担心的事情终于有了结果,在那一瞬间心里的包袱就放下了)
太好了……迦尔纳先生还活着——唔,也不对啊迦尔纳先生原本是英灵呢。
(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后朝他欠身)
战争结束了,也可以休息了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因为太高兴了所以反而什么也……
(有些尴尬地苦笑,明明胸口填满着喜悦的心情,却没办法用言语表达,这种失语的状态让自己不安起来,不过很快压抑住了)
嗯……那接下来的日子里,就作为普通的英灵看看现在的世界吧?虽然不一定变糟,也不一定变好,但是还值得被看着。
请多指教,今年也好,明年也是。

View more

哈哈哈又有了群发来刷存在感的理由了niconiconi☆】【划掉】万圣节快乐!想问问如果你是被刻的南瓜灯想要万圣节往肚子里放什么呢XDDD!【←这啥问题】就是这样啦呀哈哈哈~~!【撒着糖走惹】

草酸艾司西酞普LAN-玖蓝
万圣节快乐?……虽然已经过去好久了呢。
(看着对方的动作,也学着她的模样眨了眨眼有些困惑地说着)
nico……niconi?……
是,什么意思呢?微笑?
(听了她的问题点了点头)
南瓜灯的话,我想我还是老老实实放蜡烛在肚子里吧?
毕竟,我是盏灯呢。
(微笑着说道)

View more

好久不见,小姐。这么来打个招呼,不知道说些什么。嗯,晚上好?

絕歌。学名星夜
晚上好星夜小姐,久疏问候了。
(微微颔首)
这一次也是因为被刷赞了所以过来看看吗?
(哭笑不得地说道)
看见主页上您说——您好像入新的……坑?
(看样子是有些不太理解「入坑」的意思)
嗯……无论如何,祝您在那边也能开辟出新的未来吧。
(露出淡淡的笑容)

View more

那么借你吉言啦,名內小姐。(提裙) 嗯…………在我的眼中……感觉名內小姐何时都十分的冷静,无论是什么事,都游刃有余──这点让我很的羡慕(笑) 但是(迟疑)…………总感觉您的眼神…似乎……十分的呃……冷漠?(轻轻的说出来,)啊……也有可能是我想太多了,请不要放在心上(鞠躬)。

莱雅·兰佩洛基(娘化)(学业繁忙)
冷漠吗?……
这是第一次被这么说,不过也许您是对的。
(并没有做什么辩解,只是闭眼颔首)
虽然不是很清楚原因,不过对于心理医生来说这不是个好兆头,谢谢您的评价和提醒,我会记在心里的。
(抬眼用深邃的黑色视线看着她,淡淡地浅笑着)

View more

点到了百赞的名內小姐,请问有什么要求么?(提裙行礼) (b:好久不见~)

莱雅·兰佩洛基(娘化)(学业繁忙)
莱伊……唔,小姐?
(完全没接受过来的感觉看着对方,不过想到这个平台的特殊性也就没有太大惊小怪了)
啊,居然点到百赞了吗?先祝您人气高升了。
(朝她颔首欠身)
要求吗?……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提了一些您做不到的要求的话会给您添麻烦的。
(有些苦恼地看着对方)
那就评价一下您对「我」的看法吧,任何时期的我、任何状态的我都可以的,十分感谢。
(朝她鞠躬了)

View more

[踩踏着夜色,踏着凌乱脚步来到她的家中嘴角轻微上扬.轻轻地敲了敲门但却躲在树后,心里早已经打起了试图恐吓她的意图.]看起来是人类呢……嘿嘿嘿,人类就真是——最好啦![躲在树后喃喃自语脸上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愉快神色.]

OOC的多多良小伞
(静静看着手里的相册,应该是完全沉浸在其中了,思绪突然被敲门声打断了)
嗯?……这个点会有人么。
??:
「小心哦,华。
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我来保护你。」
啊……我知道了,谢谢你,我想不会有事的。
(向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轻轻道谢)
难道是来了什么意图不明的人吗?……但是全然感觉不到敌意。
??:
「对方没有什么敌意。
是个小孩子,不过没下雨的天气打着伞是很奇怪的事情。
嘛……这个平台的话应该也不感到奇怪,我只是感觉到非人类的气息。」
(听见声音所说的的话语,无奈地笑了笑)
没事,如果没有敌意的话,应该能沟通的吧。
(这么说着就打开了门)

View more

你☆好☆喔!( •̀∀•́ ) …………刚才那是假的啦。万圣节快乐,小姐。我是一个外星人,简单称呼易戈就好啦。(微笑)

大耳朵 易格拉锡卜
啊啊,您好,万圣节快乐。
(浅笑着看着对方。注意到对方的耳朵似乎大得有点不像人类,不过也是习惯了这样的事情便也没说什么了,然后对方的话也确实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易戈么?好的,那之后我就这样称呼您了。
(右手覆盖在心口微微颔首)
名内华,是人类的心理医生,初次见面请多指教了。
虽然时间已经不是万圣节了,我的错没来得及回复,但是和同学晚会的时候做了很多南瓜布丁和南瓜派,要吃吃看吗?
(双手搭在身前微笑着看着对方)

View more

您会如何对付熊孩子?

咕噜咕噜问题机
熊孩子啊,是指那种调皮捣蛋又似乎是缺少家教的孩子吗?
相关的事情我听过很多,家里的东西被亲戚或者朋友家的孩子破坏了,不仅连应有的补偿都得不到,还要被冠以小气之名的现象么?
(看着对方微微笑了笑)
这是只有在对方家长觉得跟您本人很熟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
您觉得这些熊孩子的家长敢把自己的熊孩子拉到陌生人面前任由他撒野吗?不,不会的,这些家长通常都觉得自家孩子给您造成的麻烦,只需要您看在他的面子上就可以一笔勾销。因为如果您表现出不满,那就是对您和他之间的「亲密关系」的不屑和侮辱。
是这样没错吧?
那么怎么对付熊孩子呢?——
根源上,您应该让您的朋友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您的处事风格是「就事论事」,并不会因为面子而把对错搁到一边去,您并没有给您的朋友的教育不当负责的义务。
对于熊孩子本身,自然是需要告诉他哪些东西绝对不能碰,而且要当着他父母的面说出来。假如这么做了之后,熊孩子破坏了你的东西,他的父母还来说情并咄咄逼人的话,这个朋友我就建议您不用深交了,更没必要带到自己的家里来。
如果是家里的亲戚的孩子,也是一样,以后见面的地点一律设置在家外。
这些人把自己的面子看得比金子还重,相信自己的面子能够抵过亲友的所有损失,那么自然在外人面前就会格外注意自己的脸面,多半情况下这类家长也只会在公共场合才会好好管教自家的孩子。除非是对自己的面子太自信,自信到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可以靠他的脸来买账,那个时候就由陌生人教他认清事实吧。
(温顺地颔首闭眼)
差不多是这样的观点。

View more

您更喜欢傲娇还是病娇?

咕噜咕噜问题机
病娇要治。
(挑眉,严肃地点了点头)
虽然听大谷同学说这是宅文化里一种特别的萌属性,但是作为正常活在身边的现实人而言,我可能更喜欢傲娇。
傲娇只是不能坦率表达自己的心意,但是病娇的话有危害别人和他自身的可能了吧?先不说爱这件事情是不是单方面付出就好,就他认识世界的偏激度来说,我就会觉得很可怕而完全喜欢不起来啊。
(竖食指解释了)
至于出现这样的属性而且被人追捧,也许跟反差过大而产生的猎奇心理有关,以及现实生活中大家确实很希望有一个能够全心全意为自己奉献出自己一切的人来。
这是缺爱造成的也说不定?……
但是事实上这并不是健康、积极向上、智慧的爱,作为心理医生我是决然不会认同这样的方式和属性。
至少我觉得爱着谁之前首先就应该想想自己有没有爱着他所拥有的一切的责任感和勇气,而不是把他的一切本该属于他的东西给剥夺得一干二净,从而让他世界里只有你一个人。
你该做的事情,应该是努力成为他生命之中众多所珍爱之物里,决然不会被他选择丢下的那个。
我是这么认为的。

View more

啊 因為感覺華小姐是這方面的專家 抱歉呢誤會了…我是被診斷為妄想型精神分裂哦(苦笑)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只被診斷重鬱症 只到後來醫生說是思覺失調 終於有種解脫感?:)

惡魔醬
怎么说呢……对于医生来说的话,能找到是什么样的病,就离解决它不远了,从某种意义上我是替您感到高兴的。
思觉失调的话……您等一下,我稍稍去查个资料。失陪一下抱歉。
(起身去了客厅里放着许多藏书的书架前,书架上有着专门的检索标签,很容易地就拿到了书)
第六章节47面第三行——啊,是这里的。
(凝眉仔细阅读)
15岁到25岁之间易发,一种早期的不正常精神状态,加重后会延伸成许多严重精神疾病。主要病症是思想与言语紊乱,妄想,幻觉,而患者本身是坚定不移地相信自身的感觉的。
因为我现在不清楚您的病症具体体现为哪一方面,所以也只能大概说说而已。
唔,我现在给您泡杯茶,您内心深处是什么感觉呢?
(歪头)
医生有说明引发思觉失调的缘由吗?比如说是生理上?或者说心理上受了重创?
(听了她的话,合上书看着她)
解脱感,是指什么呢?

View more

本体:大概名内自己内心的片段?

名内 华【超高校级的心理医生】18岁(日常向)
明明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但是我偏偏不信那样的未来会发生。
所以总想着竭尽全力去做点什么。
虽然结局不尽人意,但是我没有遗憾,我尽全力了。
所以用静思来总结一下。
人想堕落是很容易的,失败个一次两次之后开始怀疑自己,这种时候稍稍有人教他如何放纵的话,即便知道这样不好也来不及改变,因为他的灵魂已经跪下了。
他开始用灰暗的眼睛看着自己,看着别人,看着世界。
也许很多人都在困惑,自己的温柔、善良、退让、谦逊等等这些与人为善的做法是不是都是错的,因为从来就不会有回报。也许人类本不该这么活着,他们是应该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而学会虚伪、背叛、残酷、冷漠,将所有人都变成可以利用的棋子。
可是,错的真的是之前的我吗?
所有的这些,原本就没错。
温柔不对吗?善良不对吗?
至少我是不会喜欢天天对我恶语相加的虚伪小人的,我也不希望这样的人从我身上获得了什么之后而选择和他一样活着。
我想多做正确的事。
别人的蛮不讲理,冷漠自私……别人的错误,永远都不是让自己也犯相同错误的理由啊。
唯一应该去做的,就是修正自己的方式。
变得聪明,变得智慧。
所以我敬佩真正充满智慧的人,他们有着精湛的生存技艺,同时也有着一颗乐于思考并深深爱着世界的心。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永远都没有表面所想的那么简单。就如同庄子的无为理论,那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无所作为,而是顺势而为,不强迫事物前进的方向,而是充分去挖掘和了解一个事物的潜力,最终随其本质来发展。
不过因为懒惰而把它下意识理解成什么事都不干给自己找借口的人也大有人在,所以是不是真的只是「理解偏差」还有待考证。
学习一种思想、一种知识让自己变得智慧,确实不是仅凭一腔热情来维持的。就生理心理学而言,也许是体内的多巴胺在那一瞬间分泌旺盛导致自身兴奋而做出的决定罢了。
所以成人难,成一个智者更难。
我并不算什么聪明人,也不算智者,我只知道我应该往这方面走,因为我不想做一个白痴和愚昧冷漠的人,我每往前走一步,我就离那些会伤害他人的特质远一步。
我希望这个世界上的笑容多一点。
我希望能点燃这样微笑的人多一点。
这样就好。
「理解你」。
「对不起」。
「谢谢你」。
随后——
「我爱你」。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