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Schiffer_M:

如果您的公寓著火了,您首先會搶救什麼?

《狐來庠序》
「哇呀呀呀呀!嗷嗷阿嗷!」一隻橘毛狐狸拖著一大包鼓鼓的包袱從地面張開的圓出現,他慌張的揮舞著短小的前肢搭配上驚慌失措的叫聲像極了溺水的小動物。
破尾巴盯著墓夏露出疑惑的神情,直到他聽懂了這位好朋友在說什麼,馬上撈起小狐狸跟著跳進圓中,天地翻轉星月滾騰間他到了深夜的山林中,然而與平時不同的是眼前的草廬現在陷入了一片火海,濃烈的黑煙和火光遮掩了大半天空。
「躲好。」破尾巴眼見事態不妙,用他粗大的手爪胡亂把那隻狐狸塞進背上的包袱裡,花了點時間把尾巴也完好的塞進去,轉身面對火焰定下神來凝聚力量,火勢蔓延的速度很快,已經不是普通程度的術法可以收拾。
黑髮青年大吼一聲,耗盡了泰半的力量運起雙掌擊向地面,隨著地表不斷震動轟隆作響,一條水龍破土飛向夜空,捲起狂風降下暴雨,半柱香的時辰過去,才終於滅了這場大火。
墓夏雖沒有受傷,不過破尾巴已經難以維持人型,他手扶在地上用力的抖了抖甩乾自己身上的水,用前吻去咬開包袱的結,沒意外的看見昏死在裡面的狐狸。
用鼻子頂了狐狸的肚子幾下沒有反應,這下大概又要半天才會醒了,破尾巴咬起狐狸的後頸把他拖到樹邊,回頭要來幫忙整理墓夏款好的包袱。
墓夏的包袱:無半粒蛋,三條菜脯,番薯籤參飯
==================
不要打我WWWWWWWWWWWWWW

View more

您逃避鍛煉的常用藉口是什麼?

《Lost Era》
眾多醜陋的小地精不斷的追逐著一狗一人,沙札遇到這樣敏捷的敵人也罕見的跑了起來,他知道自己的盔甲擋得住那些又小又尖的矛,可是偏偏那些地精很懂得見縫插針,簡直就像蚊子一樣惱人。
「不行不行不行,我的範圍技來不及清怪!」沙札大喊的聲音不斷被嘻笑的地精蓋過去,他們的數量不斷增加,讓沙札像是在合唱團裡落單的乾叫男高音。
「那條路,我聽見那條路的方向傳來風聲。」沙札聽見懷裡的小黃狗這麼說,馬上轉個彎跳進一旁的坑洞,然而事情不像兩人想得這麼輕鬆,那個坑洞讓他們兩個不斷翻滾,溜滑梯一樣的止不住。
天旋地轉後,沙札扶著額頭慶幸著自己的血量還殘留著一些,這樣只要稍微休息一下,就能有體力找出口擺脫這個噁心的副本了。
然而平靜的氣氛安靜得詭異,沙札坐在地上往一旁看見倒在一旁的小黃狗變回人型,他抱著手安靜的用下巴朝著四周努了下。
「喔該死…。」
他們摔進的不是靠近出口的地方,身旁圍著一大群黑鴉鴉的地精,地精們看起來也嚇了一大跳,氣息轉瞬間劍拔弩張,地精全拿起了武器露出兇神惡煞的樣子。
「…e04su3su;6。」
冷靜又平淡的聲音說。
沙札扭過頭發覺斑點不知何時堆了一大堆高性能炸藥在身旁,他手中拿著很陽春又不妙的東西-一個看起來很亮眼又鮮艷的紅色大按鈕。
「等一下快住手哇阿阿阿-!」
[ 系統訊息 ]猛烈的閃光夾雜著高熱把地下洞窟炸成了盆地。
=====================

View more

您周日早上一般會做什麼?

《HGWS》
「斯卡因,斯卡因!你可以教我泡紅茶嗎?」
突然一陣劇烈的搖晃,斯卡因被晃得從夢境裡脫出,他感到夢境前一刻似乎在地上摔得不輕。
「…可以是可以。」馬上睜開眼,藍髮青年對上的是有著自然捲金髮的另一名青年,那是自小一起長大的竹馬交,但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裡是傭人室,你平常不能進來的。」揉了揉眼睛,斯卡因把牆上掛著的黑色棉衣穿上,打了個呵欠問:「你是怎麼知道我今天沒排班?老巴特勒沒有說什麼嗎?」
「沒有,這算是我的特權吧?只要問問女傭就知道你的行程啦,你在新來的女傭間滿受歡迎的耶,大家都在說那個藍髮的傭人很迷人,奔放和禁慾的素質同時出現在一個男人身上使他很出色。」看著斯卡因從床上爬起去角落的水桶舀水洗臉,布萊茲臉不紅氣不喘的把他聽到的全說出來了,要說整個宅子裡最八卦的是誰,一定就是那些穿梭其間的傭人們了。
「你倒是把讀書的強大記憶力都浪費在八卦上了阿。」斯卡因把毛巾一攬,伸出手一邊一個的捏住了布萊茲的臉頰。
「屋為呃些愛偶異摟痾。」
噗的發出笑聲,斯卡因把臉別開,換上傭人室裡掛著的輕便服裝說:「好吧,就教你,但是之後我惡作劇的時候你一定要幫我。」看著布萊茲喜孜孜的模樣,斯卡因忍不住在腦海裡疑惑起現在該不會布萊茲比自己還懂惡作劇了,他所散發的氛圍和以前鬱悶的氣氛不大一樣,當時的少年總是很安靜的讀書寫生,努力的書生氣息到現在就像是個脫韁野馬一樣,一個沒看好好像就會作什麼。
腦海裡回想起當時用吐真劑陷害家庭教師說出他對布萊茲體罰的事情,不知道會不會是家庭教師被處罰的緣故,讓布萊茲現在看起來開朗不少。
「你看起來比以前還要開朗了。」
「是阿。」金髮青年面露燦爛的笑容,他一把勾住斯卡因的脖子胡鬧,在兩人一陣笑後,小聲的說:「謝謝你。」
===========
畢業回到宅子後的時光片段。

View more

您更喜歡發短訊還是打電話?

〈???〉
「你正在作什麼?我不曉得你在表演的期間還有這麼樣的閒情逸致可以發訊息。」
「別這樣嘛。」金髮青年笑著把手掌一番讓螢幕轉向地面擋住,他看著經紀人交代事情,好不容易把他要交代的事情都說完,才終於有空坐下來看看訊息有沒有回應。
因為訊息沒辦法一次打完,等等還要梳化,完全不是適合一次發長文的情境。
"今天晚上你有好好吃飯嗎?"
"需要的話我可以把攝影棚的便當帶回去給你吃?"
"今天的垃圾有倒嗎?"
"你不要又一直吃營養果凍或是能量飲料,這樣反彈對身體很糟。"
不同分鐘發出的訊息一直都沒有回應,亞法隆嘆了口氣把手機收進口袋,可是就在這瞬間手機終於有了反應,讓亞法隆開心的把手機翻開來看。
"沒有,不要,沒有,少囉嗦。"
好不容易回了簡訊結果還是只有這樣,亞法隆忍不住嘆了口氣,不過有個這麼討厭麻煩的哥哥也是挺省事的。

View more

誰給您理髮?

我的舅舅。
理髮是一種很親密的舉動,從小生性害羞的我能夠乖乖的坐著,圈上一條白布,給舅舅拿著剪刀和電動理髮刀理頭,現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議。
我認為我也付出了不少的努力,畢竟要看著一個大人在你面前靠得近,聽著一刀一刀落髮的擦擦聲,那是很令人緊張的,會不會撿到耳朵呢?會不會戳到脖子呢?腦海裡總是無法避免的想起另人生痛的問題。
面對沉默又尷尬的時刻,只好盯著外婆家院子裡那叢朱槿,當舅舅繞過來正面蹲下來要修剪瀏海,我只能藉著朱槿去躲避那挨得近的目光,那朵又紅又大的朱槿成了此時的心靈寄託。
「你這裡長了痘痘。」
「恩。」
「你有頭皮屑耶。」
「恩。」
不知道舅舅修剪朱槿時,會和朱槿說些什麼?
不知道舅舅知不知道我其實不想回應,只是發出聽得到的"恩"回應他?
不知道舅舅會不會因為我表現的不熱絡而難過?
因為媽媽總是說舅舅很疼我。
我會穿上舅舅的兒子換下來的二手衣,他出國了會帶糖果回來讓我吃,一年只能吃一次的麥當勞他會當作不知道的買來,會教我做功課念英文。
但受到疼愛的我卻會在這樣親密的時候感到尷尬,我為心中的尷尬抱有罪惡感卻不知道該怎麼解決才好,也不斷的思考我究竟對我的舅舅抱著怎麼樣的情感,期望那些複雜的情緒能有開竅的一天,像痱子粉抹在脖子上涼爽。
西瓜皮髮型就這樣跟著我從小到了國高中開始忙碌,無法和舅舅經常見面為止。
就在快要淡忘這些時,某日忙碌在研究,突然看見了表哥拍的照片被刊在雜誌上,舅舅在畫面裡認真給表弟理髮的表情,就和以前為我理髮的表情一樣,他手中的剪刀還是那一把,正專注嚴肅的看著表弟頂上風景。
照片的出現帶給我許多回憶,也在那時帶走了我心裡的陰霾,你可能會想問那究竟是什麼緣故,很抱歉我也不懂,也不曾想通過,就當作那是在青春時結得蛹,現在終於破蛹成了蝴蝶吧。

View more

當家人朋友因為犯了罪被社會大眾唾棄責罵時,您面對這些報導言論與犯錯的家人朋友會有什麼做法?

我沒有體驗過類似的事情所以無法給你明確的答案。
但姑且聽我一句話,不要因為朋友犯罪便遠離他們,去陪伴他們並且視著鼓勵他們往好的發展。
試想看看,把一個犯了錯遭受唾棄的人加上眾人的疏離以及孤立,會有多可怕的後果。

View more

早婚好不好?

過年和一群親戚在餐廳吃飯,某個滿親的親戚敬酒到我坐著的這桌時,他敬完酒突然開始左顧右盼起來,似是在找誰,可能是某個他太久沒見到而記不住長相的人。
然而他的眼神一盯過來這裡,我就知道我逃不了了。
我拿著酒杯準備和他話家常,他走過來笑著在我耳邊壓低音量說:「我和你媽媽說,明年吃飯的時候要把媳婦帶來,這樣你懂吼。」
一聽完我當然知道是什麼意思,我笑涔涔的拿起杯子和叔公敬了一杯笑道:「我當然知道。」
恩,這句話代表我們的親情就到此為止了。<3
不要再問啦!!!還沒畢業就問畢業,還沒交女朋友就問女朋友,還沒結婚就問結婚,你們是在趕高鐵阿阿阿阿阿阿?(人原地撕成兩半

View more

關於混進去的奇怪東西(?)

溪壩
「嘿!欸!嘿!」橘子吃著吃著突然最後一顆長出腿來一溜煙不見蹤影,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怪事,墓夏驚叫起來想要伸出手抓住那顆橘子,但是無奈那顆橘子跑得快,怎麼也抓不住。
「怪了…長這麼大不曾看過…本來想留著晚點吃的。」苦惱的搔著頭髮,用力的甩甩頭讓耳朵在頭上甩打出聲,扶著額頭為了不見的最後一顆橘子傷心。
=========
\靈藥脫逃大成功/
雖然有印象之前在畫圖接龍的時候有畫過,結果和阿T猜那顆橘子叫什麼的時候,幾乎把腦海裡浮現的所有答案都猜過一輪最後才知道是靈藥((爆笑

View more

您會觀賞今晚的超級月亮嗎?

《狐來庠序》
「爹爹!爹爹!」
「哎哎哎!尾巴收著!」躺在床上的男人用手把在他臉上不斷招呼的尾巴推開,懶洋洋的爬起來和他兒子一起看看窗外的景色。
離春一攀上窗緣,他就看見了那又大又圓的月亮,看起來是與一般的月娘無異,拍了拍墓夏的頭說:「這叫月娘。」
「喔-月娘。」孩子聽見那個潔白如盤的光點名字,開心的喊了聲,又意猶未竟的看了起來了。
「唉…這有什麼好看的,小孩子就是大驚小怪。」離春看著墓夏這麼快樂的樣子也是好笑,他躺回床上看著墓夏攀著窗戶的模樣,現在還這麼小隻的狐狸,過幾個月大概就要長得更大,到時候還得教會他怎麼化形,乾脆就直接變成青年的模樣,這樣就不怕欺負。
假如月娘看見墓夏這麼有精神的模樣,也能給予保佑就好了。
心裡千頭萬緒敵不過來襲的睡意,離春又沉沉的闔上眼睡去。
---
「爹---!」
「哎你叫什麼呢!老子又還沒死!」耳朵聽見的呼喚聲越來越大,離春還想著夢裡吃的那條魚怎麼會喊爹,現在他張開眼就知道了,他兒子還沒睡呢!尾巴又呼呼的在自己臉上掃。
不悅的把墓夏尾巴推開,離春坐起來按捺著脾氣問:「又怎麼啦?」
「月娘不見了,剛才只是打個盹,月娘就不見了。」墓夏垂著耳朵說。
「唉…東西南北東西南北…。」離春悶悶的念了幾個字,把手擱在窗邊一指:「喏!就在那裏不是?」
「吼吼-!原來在那裡!」順著爹爹手指的方向看,還真看見了皎白的月娘,「哇!月娘!」墓夏開心的跳著,尾巴又不聽話的甩了起來。
「老子剛才說什麼?尾巴收起來聽不懂是不是?老子打你屁股!」
「嗷-!不要!」
聽說,隔日離春的耳朵不知道為什麼受傷了,還包著好一陣子才好。

View more

上學時您最喜歡什麼課程?

狐來庠序--
墓夏最喜歡用符紙摺式神的課程,偶哩嘎米好好玩阿WWWW
好啦說認真的,考量到墓夏怕水的特性,本來想讓墓夏使用螃蟹外型的式神,後來把目光放遠又想到墓夏未來會到處遊歷,又改成了簡單的符紙鳥。
利用符紙鳥傳遞訊息問候遠方的朋友,或是勘查地形做為警戒用途,還是獨自一人不安時就折一堆的紙鳥陪自己,不然做個紙鳥敢死隊之類的真是樂趣無限W

View more

您的幸運數字是什麼?

大概是4吧。
第一次發現自己隨手拿起手機會有很高的機會是4:44分
半夜畫圖停下來看時間發現是凌晨4時44分
玩遊戲的時候,角色在某時期頻繁打出了444的傷害
玩鍊金系列發現很努力作出來的道具品質剛好是444
玩手機遊戲發現明明只是隨便玩的,課金石的數量是444個
加油的時候剛好加了11.1公升的油,覺得巧的時候發現油錢444元
手機遊戲的金幣數量正好停在4444
買火車票,自動售票機跳出第四節車廂有空位,最愛的靠窗坐位正好只剩4車44號
拿50元要買雞蛋,抓了差不多的量一秤是44元,順帶一提老闆說最近雞蛋一顆差不多4塊錢
有時我也納悶為什麼不會有111、222、333、555等等等其他的數字出現,反正要隨機跳的話,個、十、百三位數各有0~9可以挑選,三個數字都一樣的話就是千分之一的機率,除去4以外的三重覆組合機率是千分之九,這樣的話至少接近1%的機率,為什麼總是出現444呢?
時間的話,小時挑到4的機率是十二分之一,分鐘數挑到44的機率是六十分之一,這樣的話機率就是七百二十分之一,因為分鐘是六十進制,那只能出現00、11、22、33、44、55,那出現44以外兩重複數字組合的機率就是十分之一,三重複的機率就是一百二十分之一,為何我總是會看到4:44呢?
不可思議呢W

View more

您如何描述自己仰望天空時的感覺?

《狐來庠序》
「阿-……阿!」
「恩…?」聽見墓夏奇怪的聲音,破尾巴揉了揉眼睛打了呵欠,轉頭望著一樣躺在草皮上曬太陽的墓夏,他想起來剛才只是約好來這裡採點果子,順勢躺下來沒想到就曬太陽曬到睡著了。
「破尾巴,你瞧,天上藍藍的一片,該不會都是水呢?」墓夏說著耳朵越發垂下,他的表情逐漸變得不安,又說:「想嘛,偶爾天上還會落水下來,該不會就是個倒扣過來的碗…欸-還是我們的事件就倒扣在碗上呢?哈!不對…」
「恩…看著一片青,沒準兒就是一片大海。」雙首擱在腹上,墓夏充滿想像力的發言是最近聽過最有創意的比喻,但沒料到墓夏會嚇成這樣,破尾巴看著害怕得墓夏,想了想又說:「沒關係,咱們不會掉進去的。」
「為什麼?」
「你現在正躺在地上呢。」
「呼姆呼姆…。」破尾巴說得沒錯,自己正躺在地上,縱使一片海藍的天空看起來會把人吸進去一樣,可是身旁的樹、花、草都還在地上,這樣確實安心不少。
綠色的草原上颳起風,沙沙作響的草木聲化作海浪堆疊聲,聽著更讓人覺得沉迷,在頭上搖曳的樹枝葉片,也像極了海面上飄搖的浮木與船隻,溫暖的陽光讓人像在海邊做日光浴,這樣的感覺很棒,或許可以藉此習慣在海邊或是水邊的感受呢!
「我覺得、」
「說不定哪天天上的海就要全落下來了。」破尾巴沒抓好默契,搶了一步把話說出來,氣氛頓時降至冰點。

View more

吃和睡哪個對您來說更重要?

對墓夏來說,先填飽肚子最重要,餓著肚子是睡不著的,過去還在學堂的時光,墓夏很常餓著肚子,一邊探索附近的山林,偶爾從慶雲城的攤販偷東西吃,囤放食物在箱子裡頭。
墓夏曾因為拿著的橘子被偷走,憤怒的運用力量要懲罰小偷,讓小偷燙得跳腳也因為運用力量不善燒到尾巴。
====
瞬則是經常要長時間作業的關係無法入睡,調和的時候會放一盒餅乾在一旁,趁著調和的空檔匆忙塞幾塊餅乾吃,或是切一塊派吃幾口。
因為怕進食的時候有食物碎屑掉進鍋釜造成污染,小時候奶奶也會訓斥這點,瞬也只能這麼克難的吃東西了。
在沒有工作的時候,瞬就會不管肚子餓不餓,先睡覺再說了。
====
釜、阿和、踏吉
就只有踏吉把吃飯擺第一,會吃這個吃那個,這年紀的孩子最愛吃新奇的東西,吃一吃累了就會抓著最愛的飯飯睡著。
釜比較社會化,會忍著肚子餓先照顧好兩個弟弟,睡醒了再去帝都工作吃飯。
阿和則越來越在乎釜,會模仿釜的做事習慣,不過他會有時選擇先吃飯,有時選擇睡覺的變化派。

View more

您在進入夢鄉前最後的念頭有哪些?

《鍊金術士》
「這一把劍,叫做音律指揮劍,同樣成套的還有轟天鈸、熱情小號、御風提琴最後是穿雲長笛。」瞬手中拿著一把作工精細的劍,劍身相當的細長光亮,劍柄是象牙色的,握把處不僅做過處理方便抓握,連上頭的花紋雕飾也一點都不馬虎,比起鍊金術道具,瞬手中揮舞的劍更像一把巧奪天工的工藝品。
這些道具本來都是普通的樂器,但是為了讓音樂家也可以成為有力的助手,後來有鍊金術士結合二者的力量,使得樂器也可以在戰場上發揮效用。
「看好囉。」少年用劍打響拍子,三拍一循環,閉上眼睛專心的數著拍子,跟著劍打響的拍子踏步,一邊跨出步伐帶出劍路,優雅的用劍畫出看不見的線條或圓圈。
那是讓人難以轉開視線的劍舞,埃爾的視線被劍畫出的軌跡和瞬的腳步給吸引,可就在那一瞬間,少年的劍竟在毫無察覺間插入埃爾的臉旁。
「將軍。呀-我一直以為我沒辦法跳好的。」認真的喊出將軍,下一秒卻綻放笑容,瞬笑著把劍交給埃爾說:「這把劍,只要照著三拍一循環,或是四拍、六拍一循環的劍步,就能吸引敵人的注意,在敵人無防備的時候攻擊,這把劍也被稱作決鬥者殺手,單挑的時候遇上音樂家拿這把劍一定會敗下來。」
「不論速度多快,只要能夠準確的打好拍子,就一定可以順利的攻擊對手,一二刺、一二刺!這樣。」瞬又在埃爾面前認真的演練的一下,才讓埃爾試用。
「但是只要拍子打不好的話,是不是就沒用了?」拿起劍,埃爾沉默了一下轉頭問。
「阿阿…對,雖然很強,但是遇到舞癡或是不會打拍子的人就會變成普通的…指揮棒什麼的…。」瞬坐在研究室的床上,他突然想起來距離自己上一次睡覺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來這裡之後幾乎全部的時間都在進行調合以及這個基地裡的資料收集。
埃爾也認真的照著瞬方才的作法,打起拍子並且踏步,對音樂並沒有什麼造詣,可是只要踏出兩步,在第三拍的時候刺劍,就一定會刺中敵人。
雖說沒辦法像瞬那樣有好看的步伐,埃爾運起劍來也算有模有樣,他努力的用畫圓或是弧形的方式填充空拍等待下個刺劍的拍子到來,心裡也算好了拍子數,終於他抓到了時機,準確的刺出了劍。
「這樣子對嗎?」埃爾把劍收起來,有些不大好意思的轉向瞬想要詢問意見,因為這裡唯一會被吸引注意力的也只有瞬了。
……

「看起來睡著的人是不會被吸引的。」看見瞬已經熟睡,時光彷彿回到了他們兩個在城內的工房相見,回到那個瞬只要回到床上就會睡著,然後替他蓋被子的時光。
埃爾忍不住這麼想著,就算不拿劍,瞬也是個十足吸引自己的鍊金術士了。

View more

向一個人表白的最好方法是什麼?

《鍊金術士》
「埃爾?」走入房間看見被包紮好的青年,瞬還是沒辦法掩飾目睹傷口的驚訝,他別過頭去盡量不看大片的傷口,搖了搖手上的藥水瓶說:「這是可以紓解疼痛的藥水,但是藥效退了會有少許刺痛感,畢竟帶有消毒的作用。」
趁著瞬幫忙包紮的時候,埃爾悄悄觀察了瞬的反應說:「你的眼睛很紅,你還好嗎?」
「不要緊,因為這裡的備藥不足以應付多來的人,昨晚我一起幫忙製藥,花了不少的時間。」專注的在繃帶上均勻的淋上藥水,屬於植物的香氣也在繃帶沾濕後逐漸蔓延,好聞的味道讓人忘了躺在床上的不適感,冰涼的感覺也讓傷口的灼熱感恢復了些。
「謝謝你。」
這三個字從埃爾的口中一出,瞬感覺臉上又有止不住的淚水滑下,就算埃爾和克萊都確定安穩了,他還是沒辦法克制心中的激動。
在這個國家,鍊金術士與護衛是彼此帶有責任的,護衛無法守護好雇主會被奪取名聲,鍊金術士在擊退魔物的任務中失敗,加上沒有保護好護衛也會在城裡受到負面評價,早一點的時候研究基地的人已經透過傳信木鳥把這件事情的相關報告送回城裡了。
工房的營運很快的就會受到影響,不要說埃爾和克萊的安危,這下子連祖母的工房都守不住了,突然擁有夥伴能旅行的自己,昨日還感覺幸福,今日卻是此等光景。
「對不起。」摸著埃爾臉上的傷疤,突然間埃爾的臉龐變得模糊,看不清楚他的模樣,只知道自己的心被失去一切的不安淹沒,「我對不起你和克萊,我很可能會失去工房,我已經什麼都沒…。」瞬來不及說完,就失去重心跌在埃爾身上。
「別這樣。」
原來是埃爾一個伸手用力的鉤住拉近,瞬感覺鼻子撞上了柔軟的脖子還是哪哩,突如其來的舉動打斷了不安感,鼻子聞到濃烈的植物芳香,本來哭得只能用嘴巴吸氣,現在鼻子全通了。
安靜了幾秒,瞬開始意識到貼緊的肌膚燒燙,而且很失禮的開始能聞到埃爾脖子的肥皂味。
「我希望你能繼續和我在一起。」埃爾說:「所以不要難過,而且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擊倒了魔物之後沒有魔物阻擋,我要帶你去落地之星空。」
「什麼什麼!」猛的伸直手讓自己推遠埃爾些,瞬抹了眼淚感覺自己聽見了很不得了的話,「欸-什麼?」他驚呼。

View more

有過把自己影射到作品(借物諭人或表人或排遣情緒......等)上的情況嗎?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Yes! absolutely Yes!
=====
先訂正一下題目的用字,借物"喻"人,應該是和比喻同個字,打比方的時候是口字旁,言字旁的諭,是用在神諭、或是詔令等來自上對下的指令傳達狀況時使用。
然後表人,我不是很清楚這個用語的來處,不過印象中在揶揄的場合是女字旁的才對。
這是我用字上的經驗,與你分享。
=====
先不論作畫的時候會不會這麼作,通常我筆下的角色外型都是我自己的喜好,這個不準確WWWW
我常在設計角色時會把自己一部分的個性強化之後放進角色裡面,以應對來自外界的變化。
希爾夫容易害羞、內斂的人際交往
墓夏對事物強烈的執著、即使失敗也不放棄
班點對外界的消極態度與憤怒
亞法隆纖細的內心與獨自面對的煩惱
阿和踏吉總是積極的向兄長索求疼愛
離兒乖巧聽話、努力工作一心向家
里佩爾只為了友情一人毀滅
我相信將我自己親身體驗過的感受,與經驗,帶入角色的時候能夠讓寫出來的故事更生動些,我也會比較清楚每件事情當下的感覺。
=====
而好事還是壞事嘛…
我相信這件事情本身沒有好壞,就看創作者怎麼樣利用這個手段進行創作,考驗考驗說故事的能力。
古代的人會寫詩,他們的詩意象優美,但要是能理解他們藏在詩中的用意,相信會對他們的詩有更多的體會。
官場失意、悲歡離合、諷刺社會、針砭時事,這些事情我們都看過,但厲害的人就是能把這些事情包裝成故事,帶著你一步步拆開包裝紙,然後看見他們悉心包裝的禮物,或許是糖果、也許是他們餞別的信物、也可能是封信,寫著作者來不及給收信人的情話。
禮物的內容可能不甚美好,但拆開禮物時的那份悸動與期待,我相信會讓你想帶著這些禮物繼續踏上人生的道路。

View more

您想什麼事情可以想幾個小時?

《狐來庠序》
---
犬妖小花走在山道上,開心的擺動看不見的尾巴追著飄落的花瓣跑,一開始其實並不打算追著這些花瓣的,可這些花瓣在眼前不斷的飄落,不知不覺兩隻腳丫就開始追逐起這些輕飄飄如白雪般的東西。
「墓夏大人、墓夏大人-。」
前面正停留在路邊的不是墓夏嗎?小花出聲對著山道上的人影叫喚,縱使那個人並不是墓夏的外表,散發出來的妖氣一聞就能夠知道是那個經常在這附近巡視的大人。
果不其然那個有著黑髮的男人突然轉過頭來,先是露出驚訝的模樣,才朝著這裡露出了笑容。
「今天也出來玩耍了嗎?」
墓夏說話時也不忘伸出手在小花的頭上啪沙啪沙的揉著。
小花開心的搖頭晃腦一邊小聲的說:「是呀。」他不忘反問墓夏在這裡作什麼。
「我嗎?我想要找野果,一路走了過來。」墓夏指著遠處的山說。
聽見墓夏這麼說,小花低頭看墓夏的雙腳,一雙赤足沾上了好多泥巴,長長的褲管也被泥巴滾上,還看得到被樹枝勾破的洞,他的身上也流汗沁濕了衣裳,風塵僕僕的模樣讓人疑惑為什麼不用傳送陣。
小花還來不及問出口,墓夏已經握緊手中的石子,閉目專注的喃喃幾聲後把石頭扔在地上。
「呼姆呼姆…不可思議。」看了地上刻著箭頭又有點點的石頭說了聲,墓夏撿起石頭逕自走了起來。
這樣的狀況要是直接問破了就不好玩了,小花也好奇墓夏手中的石頭是什麼寶貝,跟著墓夏走了起來。
他們一路穿過了森林、拽著暈過去的墓夏跳過湍急的河流、爬上陡峭的山壁、又沿著懸崖爬下、背著暈過去的墓夏游過潺潺小溪、最後穿過了森林。
半天的光景過去,太陽已經快要不見蹤影,不但沒有找到野果,墓夏與小花又回到了他們相遇的地方。
「墓夏大人,您在作什麼呢?」雖然一路上很是辛苦,但是也多虧了墓夏帶路,平時危險的地方多虧他作伴而能一探究竟,小花意猶未盡的問。
「姆姆…找野果囉。」墓夏看起來不肯相信他瞎忙了半天,他握緊石頭,在心中呼喚各個他知道的、厲害的名號祈求幫助,把石子往地上一扔。
「又是往北邊走三里路呢。」不等墓夏解釋石子的用意,小花早一步參透了石子的用意,他看了石子一眼馬上搖著尾巴拉著墓夏催促:「走吧大人,我們走!」
「呼姆呼姆…。」墓夏垂著耳朵悶哼一聲,他想了半天不懂為何石子老讓他繞圈子,但喪氣的時間不長,他很快的振作起來,握拳對天叫喊:「我要把找到的野果都吃光光!」
「喔嗚-!」小花開心的應聲,開始了黃昏的冒險。

View more

您對什麼東西過敏嗎?

狐來-現代
「墓夏,腳不能放下來,地板會髒的。」破尾巴叮囑著墓夏,一邊辛勤的作打烊前的清潔工作。
「嗷嗷…你不用說我也不會這麼作的。」眼睛盯著破尾巴手中叫做拖把的東西在地上滑過來滑過去的,地板一下子全沾上了水。
比平時還要早來店裡頭找破尾巴的青年算錯了時間,墓夏一臉頹喪的縮著腳窩在椅子上,等著煎熬的時間過去。

View more

與失去您曾經拍攝的所有照片相比,您更願意失去所有的金錢和貴重物品嗎?

《鍊金術士》
「就是這裡了,快!你可以的!」沒有想到克萊背起自己還能夠跑得這麼快,瞬緊抓著克萊的肩膀,清涼的風不斷的從臉龐撫過,金屬花特有的氣味變得越來越鮮明。
「該怎麼作才好?」克萊的聲音聽起來正在害怕,他的腳不停歇的朝著瞬指示的地方奔跑,深怕後頭的魔獸追上,埃爾為了拖延魔獸的行動留了下來,不知道他狀況如何。
「我幫你解開盔甲,等一下就丟在附近,照著地圖的指示還有花的香味,前面會是一大片磁…
「看見那裡反射亮光的花?朝著直直的。」
「只要裡頭,那個自然生的金甲會讓被地上,趁著那個時候擊斃,我會用毒抹過器,記住,千要讓抹毒的傷你皮膚。」
---…
-…
「你還能動嗎?」身上穿著隔絕水分入侵的皮製裝備,高大的青年提著燃起綠色火焰的燈低頭看著岸邊載浮載沉的少年問,蹲下身來讓火光照亮少年的臉,看樣子少年還活著。
「和你說明狀況,我是駐紮此處進行研究的鍊金術士,你很幸運的落在這裡,這裡是麻痺草混合了地下水脈而出現的水潭,沒有寄生蟲或是任何的水生生物,因為…。」看見了少年腰間沒有摔破的藥水管,直覺應該也是鍊金術士,雖然想要多解釋一些,不過他看起來也陷入麻痺狀態,就算泡在麻痺成分濃度不是很高的水裡頭,到現在發現之前他也應該泡得太久了。
「麵包,紙…紙…說話嘿嘿…。」
「果然看見幻覺了,那就失禮囉。」沒有溺斃真是奇蹟,青年先是把少年拖上岸,用大塊布巾擦乾他身上的水,最後才從包包裡拿出保暖的毛巾裹住他抱著回駐紮營地。
在少年恢復之前也尋過水池,找回了裝著一些素材的包包,不過似乎是漏了什麼,他總是在照護期間坐在病床上望著空白的紙發呆。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