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Shiro_Hana:

白华华好久不见了(・ω・) 最近还好吗

兔美
哦呀兔美酱?我的话近况还是不错的哟♪
(就这样在心口处给她比了一个爱心,今天好像心情出奇的好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她一直都是一副情绪不太稳定的样子所以也无法断定什么就是了)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呐,毕竟ask超级卡——卡得我都没什么耐心用下去了?而且认识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又没看到有趣的新人,所以就——嗯哼,是那么回事啦。
(耸了耸肩露出无奈的神色)
兔美酱呢?

View more

花粉症患者在全是花的世界里一定会选择死亡!!(歪理邪说xx)就是说就是说XDDD如果是积极向上的话就算是永生也能找到好好活着的方式嘛XDDD??

献给亿万星光的悼歌
哈哈,那只是个简单的比方,也许不是花也说不定♪
(耸肩)
可能别人会觉得「永生之后就算痛苦也无法解脱」,可我不觉得。
你永远不知道你此刻经历的阵痛会给你的未来创造怎样的路途,当不可能变成可能的时候那不就是最大的惊喜吗?
(咧嘴笑)
但是就算没成功也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去等待,去寻找新的目标,然后重新活动起来,这就是「生命」。
毕竟永生的意义,不就是在于给了你创造无数次发现新的可能性吗♪

View more

快问快答,白华姐姐觉得,永生是不是酷刑呢!!!

献给亿万星光的悼歌
永生?那我不知道,如果我能一直跟我想要的东西一起永生的话我觉得很棒啊♪
(咧嘴笑)
是不是酷刑,跟你生命里充斥了什么有关系。假如你的生命充满了泥巴,我想你不会觉得生命美丽,但是假如那里全是鲜花呢?
对吧。
去寻找自己要的东西,直到看到人类是怎么灭亡的,看到宇宙怎么走到尽头,宇宙之外又有怎样的风景,即便是黑暗,又是不是会有别的地方有光芒?
我很期待。
(露出很安然的微笑)

View more

您现在正在听什么音乐?

哈啊……
(打哈欠)
Hassasin的《So be it》。
(灰白色的眼眸看着对方)
我喜欢的音乐种类很多,只是这一首让我感觉到破晓黎明之中的争斗。
(于是自顾自地窝在沙发里,手里握着便携式音乐播放器,戴着耳机,闭上了眼。她好像睡着了,但眉宇里的恶意和入眠的安逸诡异地融合在这张原本清秀的脸上,这种奇异的景象让人没法移开目光)

View more

没有呢(「・ω・)「这点可以放心

鏡【Twitter@kagamiko666
哎呀呀,这种又欣慰又寂寞的感觉是要怎样啦♪
(摊手,将啃完的鸡骨头也随手抛进了垃圾桶)
要是有不少人跟我回答一致的话,那这个世界还真的就离毁灭不算远了,从中二的角度或者认真的角度——我自然是后者,当然还在前者里晃荡的也不太妙啊♪
(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模样,微微耷拉着脑袋,眨着灰白色的眼睛看着)
啊啊,人家好寂寞的啦!你们都是大大的良民,体会不到white torture和waterboarding有多么有趣啦,知道Picana的就更少了。
哎——寂寞啊。
(托腮叹息)
(注:
①white torture:白色酷刑。是一种剥夺人所有感知来施加受刑人的心理压力的非物理性刑罚,因为受刑人只能接触白色的事物,并且处在绝对隔音的白色密闭房间里而得名。
②waterboarding:水刑。详情可参见百度。能够让受刑人不断地体验溺水和呛水的痛苦,严重者会对肺部等部位造成严重损伤。
③Picana:一种刑罚工具,它能释放出高压低流的电击给人造成长时间的电击痛苦,时间足够长的话也能使人死亡。)

View more

【群发】填空游戏~ 比起________,我更喜欢_________。很简单对吧⊙ω⊙

鏡【Twitter@kagamiko666
比起救人渣,我更喜欢杀了他们。
(咧嘴笑)
当然了,简单!明了!不错不错♪玩起来也不耽搁时间,是个好游戏呐。
(盘腿坐在沙发上,尖尖的虎牙扎进鸡翅之中,随后猛地撕扯开来,将肉细细咀嚼了之后吞了下去)
顺便问问,有人跟我回答的一样吗?
(拿餐巾纸擦着手,有些好奇地看着人)

View more

百问给不给要求。还有喝不喝雪莉。(摇了摇手里的酒)

唐泽优辉
不提供,何况你也不是百问。
(啃着苹果)
三百年不来的想捡现成便宜?做梦,想捡便宜去别家捡去。
再者说了,我这里可不会被那愚蠢的东西而被胁迫着去完成什么要求。
喜不喜欢是你的事,爱来看,给我点了赞也是你的事,我可不该为你的行为负责——何况老子要是看你顺眼,一样回赞。
所以我可不存在因为感激你所以要你提要求来表达我的谢意。
讨要求是什么意思?合着你就是为了能够给别人提要求所以才巴巴地来点赞提问题?那抱歉,这里恰好没这个规矩,有这个规矩我也不会给你提要求的机会。
(耸肩一脸无辜)
这世界上本来少你一个不少,多你一个不多♪投脾气的,我会考虑给那人弄点什么送了,所以并没有什么狗屁奖励♪
(看着人打哈欠)
酒我有,用不着再送了。多了我也喝不了,浪费。
(挑眉看着对方手里的酒,虽然过着很好的生活,但是节俭和谨慎这个习惯依旧没改变)
比起酒,听说你们中国那边考试还有地域歧视这玩意儿存在?
(歪着头看着对方)
当然我现在这块儿是不需要考试了,但是听着倒是够新鲜,中国大了,一个区域一片天呢♪

View more

【群發問題: 對於承諾的看法如何呢? 曾與誰作過承諾? 有實現嗎?】

(´・ω・`)
承诺?承诺就是人闲的没事干给自己套的枷锁而已。
(耸肩)
反正没实现还有诚恳的对不起可以用嘛♪承诺这玩意儿就是个哄人开心的东西,等人终于挨骗挨够了,你就知道合同的重要性了。
(啃苹果)
我的话,比起承诺那种随时都会毁约的不靠谱玩意儿,可能会更倾向于合同♪
签了合同,那就得好好完成了哟?
(咧嘴笑)

View more

嗯,所以才会直接来问白华小姐的吧?和白华小姐说的一样,根本上不是一个人,是得不出真正的答案的…应该。各方面都相当少见的回答呢,这是在白华小姐这里满分的答案吗?[微笑]如果由名内桑来回答这个问题,从白华小姐的角度看比较可能得几分呢?

黑枝凪斗
谁知道呐哈哈哈哈哈哈♪
(给自己倒了朗姆酒,随手丢了冰块在其中)
应该个啥?我要说这是个0分答案也不是毫无可能的哟?你可不能叫回答问题的人自己判分,这是常识♪
(咧嘴笑着晃了晃酒杯)
人类这玩意儿可是最不了解自己的生物。
噢呀?难得少见,我要庆祝一下。
(抿了酒)
我只负责答,至于对不对,你自己心里有个答案,所以我说不说真的都是屁话。
……白痴医生?
(将酒杯放在眼前观察着酒的颜色)
随便吧,她的事我管不着。
(一口闷掉了酒)
那个女人可是【某种】象征,所以回答出什么来都没什么好奇怪的。
(用食指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真实和谎言,多么美妙的搭配。
挖掘出越多的真实,就伴随着成倍的谎言被揭穿,可是这谎言却就是真实本身。
随后,你就中毒了♪
(大笑起来,随后便开始自顾自地啃起了苹果)

View more

好的?不过到底是需要想象白华小姐的想法,还是思考名内桑和白华小姐的区别呢……还是一起思考?难道,白华小姐现在想的更多是“区别”而不是“联系”吗?[看起来半是思考状态的眨了眨眼睛]如果想错了就抱歉了……如果只是尽量往客观上去思考,我可能想得到一点吧。不过要去预测白华小姐对这份关联性的想法,我想我还没有资格在所有我想得到的可能性中判断出更正确的……人能给出怎样的答案都不奇怪呢,就算既表达出承认自己和谁的关联,又同时说出类似“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两个人”的话,对人来说也不一定是悖论吧?

黑枝凪斗
区别的瞬间……即将两种事物连接了起来,如果你能找到彼此的区别,那么离联系恐怕就不远了吧?
(灰白色的眼睛微眯着看着对方,随后百无聊赖地掏耳朵)
表象的现实和内在的真实,不若从表象开始吧。
(咧嘴邪笑着,坐卧在沙发上轻轻撩了一下自己微卷的长发)
这无趣又残酷的现实却叫你们硬生生把我和她撕成了两份,一份是白痴医生,一份就是我。
(突然狂笑起来)
噢天哪!多么让人悲伤!你若是要猜我的想法,你是猜不到的!这和我说死亡于活着对于我来说是同样的是一个美妙的意思!
(灰白色的眼睛投出了近乎疯狂的眼神)
她爱我!你想象不到她有多么多么爱我!即便我半个字都不言语,我这满腔的愤怒都足以教她掉眼泪!你们若说我是个疯子,那她也就是同等的疯狂,你们若夸赞我的灵魂,那便是对她最好的褒奖!——这叫人欢喜又着实地令我发疯!
(看着人露出因为欣喜和痛苦扭曲的表情,突然安静了,表情也恢复了平静)
……我是谁呢?
她是谁呢?
我们是谁呢?
(随后指着人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你只能得出99分的答案,永远无法是100分,毕竟你,可不是「我」。

View more

方便吗?有的时候也许能算是呢,不过如果在得到答案之前就发挥效果,好像就该叫麻烦了?稍微有点事想问一下白华小姐,如果问完之后发生什么事就只能说抱歉了吧。[微笑]白华小姐觉得…白华和名内华有什么样的联系呢?

黑枝凪斗
……
哈?
(一脸弄不清话的意思一样,灰白色的眼睛透出茫然,此刻的少女最大角度地歪着头看着对方)
……在那之前,不如先告诉我你觉得我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吧。
(有些觉得这问题很无趣的神色浮现在了脸上)
那样大概会有趣一点,自己思考一下也许就能明白我和她的区别呢。
(打着哈欠将自己摔进沙发,有些慵懒地看着自己的指甲)

View more

嗯,你还是老样子啊。(摸了摸人的头)这样一算的话,名内家就有三个人有独立账号了对吧?……你可万万不要欺负名内小姐呢。(浅笑)

白【超高校级的心理罪犯】
我可是有好好长大的,白白你要摸摸看吗?
(指了指自己C杯的胸部,似乎也不介意般这么说道)
说起来,白白你又瘦了的说,穷到没饭吃的话就到我这里来啦♪
(咧嘴笑)
反正我们联手的话那些家伙是绝对拦不住的♪
不许摸我的头!把你的傻气传到我的脑袋上,摸坏了你赔不起!
(抱着自己的头不许人摸摸)
……哼,你就知道替她说话!我才不要理你了!
(鼓着脸别过头,一副不想见到对方的样子闭着眼,环胸而立)
……生气生气。

View more

那个……茶是我泡了端过来的……不是随身泡的(低头笑)

锦玥
原来如此,虽然很诧异你家到底是住哪儿……
(接过了茶)
啊,猫耳朵没了……好可惜,本来人家还想揪揪看的……
(一脸委屈地看着对方)
算啦♪再怎么叹息,失去的东西都是不会回来的,所以去懊恼什么的也毫无意义呀♪
(咧嘴笑)

View more

没带礼物开很失礼呢(递上一杯茶)我自己泡的呢(线)

锦玥
你!居!然!可以随身泡茶!!这是什么黑科技!!
(整个人一脸「我好惊讶」的表情围着人看)
你把茶杯还有开水壶都放哪里了?!不科学啊!啊!——难道你的……
(随手拍了几下对方的衣服,似乎在着力研究,随后视线飘到了对方的裤裆)
……也未免太巨大了。
(灰白色的眼睛盯着看,好像很想看看自己的猜想是不是正确)
不不不,人类没理由有那么大的把儿吧,而且裤子本身并没有这么大的,嗯……
(捏着下巴思索着)
莫非……你是职业倒茶选手!
(一脸「这就是正确答案!」的表情看着对方)
虽然我不太明白!但是我就姑且认同这个事实了!要是不对的话还希望你指正!——
如果能喊出「異議あり」这么棒的台词,我想人气上升只是呼吸般容易的事情♪
(这么抱胸而立似乎很得意的样子,不过……真的只是这样吗?)
茶我就收下啦,虽然只有心意可以称道,不过这就足够了♪
(咧嘴笑)
进屋说吧?

View more

中午好,这里德川和也,请多指教(动了动耳朵,低头笑)

锦玥
(目光被人头上的耳朵吸引过去了)
咦?现在科技真发达,异种动物的器官也可以移植到人类身上了吗?
(歪着头观察对方,然后做了小猫装卖萌的姿势)
唔唔……是德川喵?呀呀,这里是白华喵♪你也请多指教的喵♪
可恶,这个雄性喵见到雌性喵都不给见面礼!真是太嚣张了!就算是男性角色稀缺的现下,喵也不会容忍这么失礼的行为的喵!
(撅着嘴巴一副生气的样子,别过头不看对方)
不会原谅你哦喵——
(随后摊手笑)
没可能啦那种事情♪就算是拿着刀子冲进来我也会敞开怀抱欢迎你呀♪
当然会怎么招待我就不知道了呢……
(嘴角划过一丝有点恐怖的笑意)
那么德川先生请多指教了哦,要喝点朗姆吗?
(咧嘴笑)

View more

夜安,白华同学.[微微一笑向对方示意了一下]初次见面,我是超高校级的摄影师,小泉真昼.那么今后请多多指教了

小泉真昼
呀,小泉前辈♪
白华我是认识你的哟♪
(听到对方的称呼赶紧摆了摆手)
不不不——这里只是个晚辈,还没有能让小泉前辈称呼为「同学」的资格呐♪
(咧嘴笑)
请多关照啦?虽然只是客套话而已,不过稍微想想这还是必要的礼节呀。
(食指指着太阳穴微微偏头)
嗯哼,人类就是这么麻烦的生物呢,比方说为了自己想要的目标而不惜一切代价的战地记者……但是身而为人我倒是颇感到荣幸♪
(尖尖的虎牙随着笑意露了出来,但是散发着让人不太安心的光)
照片会记录下令人愉悦或者悲伤的瞬间。
嗯哼,所以前辈的相机里,是悲伤的瞬间多呢,还是喜悦的瞬间多呢?
(指着人手中的相机)
名为悲伤的现实,或者是连喜悦都无法称得上的日常……会是哪一种?
(灰白色的眼睛静静看着对方,随后突然笑了起来,似乎刚才那只是个玩笑)
呀咧呀咧,我在前辈面前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其实绕了这么大一圈,我只是想问问有没有最近的、拍摄到花田的照片。
(摊手,灰白色的眼睛流出无辜的神情)
我真的是……好久都没看到了呐——
能够在这种世界里侍弄花田的人。
(竖起食指轻触唇面,灰白色的眼睛闪过一丝和平时不太一样的神色,然而并不能明确那是不是名为「温柔」的感情)

View more

……果然白华姐姐真是可怕呢?一下子说了那么多的话(有些晕头晕脑的点点头)……好啦好啦,我不闹啦,嘛虽然大部分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白华姐姐是真心为我着想的话我也不能死赖着不走吧?…啊哈哈♪果然还是去找华姐姐好啦!…抱歉喔打扰了白华姐姐什么的…阿,最后再说一句,其实白华姐姐很可爱啦我知道喔。(说完就兴冲冲的离开了x)

川崎伊野
这也叫可怕的话,那你就别开电视看新闻频道了♪
(咧嘴笑)
我只是话多,但是新闻嘛——
那可就不仅仅是话多啦♪
(歪着头,盘腿坐在沙发上,耸肩摊手)
我无所谓打扰的问题,这里实在不方便住人倒是事实来着,总之你就去白痴医生那里凑合着住吧,我想你也应该习惯些。
可爱?
(眼角抽搐了一下)
对罪犯这么说可是超级失礼的啊,尽管做为女孩子来讲我倒是该高兴,不过比起可爱,果然我还是帅气美丽一点会比较合适呐♪
(咧嘴笑)
呀呀♪路上小心哟♪
(看着对方离去后,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冰冷到刻骨的恨意)
……呀咧呀咧。
(少女走到了昏暗的地下室最里间,有一个上面放置着男性尸体的台子,那具尸体露出惊愕和痛苦到极点的表情,恐怕是死前遭受了难以接受的背叛。台子周围放着除臭剂,但是浓郁的尸臭味还是难以掩饰,可这样的房间却让少女发出恬然的微笑)
有人夸我可爱了哦。
(撩起头发轻笑)
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不能入土为安的话,就只能永远在地狱里受罪呢,我想你是没办法顾及这个了吧?——
把我美好的一切展现给其他人。
我的一切……你是决定不了的。
就算是用你最自信的方法也是没用的哦。
(露出嘲弄的笑容坐在台子边沿看着男尸)
呼呼,没想到吧?可爱的洋娃娃的体内可不一定总是软绵绵的棉花哦?我想你是深有体会的吧——
人•渣•老•师。
(咧开了嘴,露出令人不寒而栗的灿烂笑容)
{幼小的女孩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细幼的脚踝上拴上了硬冷的铁链。
青紫的痕迹布满了女孩的身体,被灌下的中药给体内带来的灼烧的疼痛让女孩连晕过去的可能都没有。
少年如同一座永远也跨不过去的山横在了女孩面前,阻挡了女孩奔向卧室门逃走的道路。
刚刚失去家人又被他人残酷对待的女孩,原本以为之前这个温柔的少年会是她最后的依赖。
显然她错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当唯一可以发现的善意也不过是欲望披着的外皮,女孩原本纯净到没有污秽的黑色眼睛,慢慢地被混入了强加的「温柔」。
「华酱很温柔啊。」
「就算自己受伤也会微笑的吧?」
「华酱就和天使一样,干净美好……但是哥哥太肮脏了,没办法配上华酱呢。」
「哥哥也不希望华酱被别人抢走,所以哥哥只有……」
让你也染上污渍了。
被撕碎的衣服,贪婪而炽热的喘息,还有男性特有的凶器,下体被强行贯穿的撕裂感,无助到极点的哭喊,殷红的血色,浊白的液体,缓慢而淡漠的时钟发出的滴答声,被弄得嫣红的花瓣,还有那近乎扭曲的笑容,将女孩的善良和信任击得粉碎。
黑暗的屋子里无数次的哭喊和求救,被少年是超高校级的名声掩盖。
「特殊人才有些怪癖也无所谓啦,就牺牲一下成全一下大家嘛,你只是普通的小姑娘而已呀。」
一个陌生的男人满脸慈爱地对着泪流满面的7岁女孩这么说道,随后离去,似乎从来不曾来过这里一般。
明明希望大家都幸福,但是最后大家都把我忘记了。
我不属于「大家」吗?
那样的话……我又是什么呢?
如果我不属于大家的话,那我为什么要对所谓的「大家」好呢?
为什么?
为什么?!?
……
既然你们都没有把我当回事。
既然你们觉得我的温柔这么廉价。
那,我还是涨涨价会比较合算吧?
毕竟,我不属于「大家」。
如今的少女想到了这里,只是冷笑。
别忘了。
我的温柔,早涨价了。}

View more

【本來看著鯊魚,然後視線轉向人,拿出了買來的冷凍魚】見面禮,妳好,白華小姐。

優寶
现在可真是礼仪社会啊,连机器人都这么有礼貌啦。
(接过了鱼,耸了耸肩膀)
这不指教可不行啦,都送见面礼了♪
你是叫优宝的吧?得嘞——
您可请多指教啦优宝先生。
(咧嘴笑)
嗯……你是喝97号的汽油吗?电池?还是吃FC游戏盘?
(捏着下巴琢磨着怎么招待机器人,但是总觉得混了点奇怪的梗进去了)

View more

嗯......也就是糧食需求嗎......(望著女性,心中五味雜陳,又隨著她所指的方向看向鯊魚)......(聽著他所說,神色微妙地起了些許變化)嗯......啊,可以理解。(對於埃克斯喜歡上白華的理由贊同地頷首,但又對於接著他咧嘴微笑的詢問,臉頰泛紅、支支吾吾地說)......嗯、大概,算是吧......(認真地聽著他發表感想,不時點頭著直到白華滿臉黑線地問道,突然發現自己好像有些失態,因而撇開視線、輕咳一聲)大概......嗯。(靜默了才開口)......埃克斯真是健談呢,特別是談起妳的時候。妳是他很重要的人吧。

Samekichi(鮫吉)
啊……虽然也算不上太令人高兴的事呢。
(灰白色的眼睛有些无奈地看着水里游着的埃克斯)
还好,不是人类。
(淡淡吐出这样的字眼,不知道在为埃克斯庆幸什么)
不是表功啊,如果这家伙遇到的不是我的话,也许早就死了吧。
(看着对方沉默了片刻)
……觉得我重要也很正常,毕竟没我的话他就死了嘛♪
兴许有一天我死了,他也就游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笑容有点凄凉)

View more

这儿是御神乐 星锁,来自御神乐学园。希望之峰学院貌似是个很有趣的地方呢。

御神楽 星锁
这位御神乐小姐,你要是觉得有趣的话,不妨自己去亲眼看上一看啊?
(冷笑,把「有趣」二字咬得极重)
那可有趣了,一群自怜自艾的人类在那里嗷嗷乱叫,出了两个「哈哈哈老子设定上是神」的傻逼,只不过是两个玛丽苏到极点的角色而已。
呵呵,人类科技最屌嘛,我爸妈能生会生♪
(握拳元气吼)
我要你是第一,你就是第一了,我才不跟你讲什么道理,不服的吃便当去吧♪
(耸肩)
然后人类创造了一个比他们聪明的工具,最后在「我能反杀」的错觉之下促成了「人类史上最大最恶事件」的诞生!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你要不要去呀?说不定能混个称号,然后就可以坐看残血夕阳西下♪
不过在那之前可千万不要死了哦?不然我会哭哭的哟♪
(咧嘴笑道,但是笑容里是一股浓郁到恐怖的恶意)

View more

中午好女士——您点到了我的3500赞,请问有什么要求吗?

請叫我作死大師
好啊,3500赞——
(后颈就那么靠在了沙发背上,面朝着天)
那你觉得你可以做什么事情来表达我对你的支持的感谢呢?
(掏耳朵)
老实说哈,其实我觉得这种事情本身就应该是被踩赞的人自己想办法去感谢踩中赞的人,而不是由我们浪费脑细胞替你们想,毕竟要求不值钱。
(灰白色的眼睛静静看着对方)
你觉得我说的有理,你就自己想办法去,你觉得我说的没理,你就去问下一个给你提问的家伙吧♪
(咧嘴笑)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