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轻了脚步小心翼翼地绕到对方身后,猝不及防地在人耳边开口]初次见面哟——! [将双手背到身后身体前倾着朝人露出灿烂的笑容] 有没有被我吓到?喜欢吓唬人的鹤丸先生如果被吓的话感觉会不会很不一样?[眨眨眼]

红豆味粽子.
欸——哇啊!哈哈哈哈,真是出乎意料的奇袭!初次见面,我是鹤丸囯永,不过看样子好像已经被认识了啊,失礼失礼。
回过身来低头巧笑着挠了挠发间,片刻后便把手收回握拳半掩唇角轻咳几声,视线移至别处显得有些踌躇,定了定心神后长吁了口气方才直视着对方开始回答起来。
嗯……说起来实在是被吓到了呢,毕竟这儿一直都是静悄悄的,完全感受不到有人的存在,可能是因为这次我太大意了,那么下次可就没这么容易了啊,我认真起来的话可不能保证你不会被反过来吓一大跳哦?
啊呀啊呀,说过头了吓着了你了可就抱歉啦,不过我可是有在期待着认识你之后能体会到更多的惊吓,也请对我的能力拭目以待,一定会带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的。
被吓与制造惊吓的不同想法吗?其实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区别啦,只要能让内心感受到和那些平平淡淡的日常稍微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就好了 ,所以无论是那一种,我都很愿意去尝试和接受。
如果只是日复一日毫无波澜的活着的话,那可真的比就此在战场上被斩至碎裂还要来的痛苦太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