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WeianChen:

【情境】承前,你依然沒有醒,只是繼續往前走著。這走著走著,一條大河擋住了你的去路,想回頭換路走時,才發現後方的路不知何時消失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大霧之中,無法回頭的你是要選擇留下還是過河?做出選擇後又發生什麼事?

嗯......後面沒路了,前面是河...恩...河...ㄈㄈ......不會游泳!坐在原地等等看有沒有人來救我好了!

View more

【情境】承上題,吃完消夜回去睡覺的你在夢中再次與那顆有臉的魚蛋(?)相會了,魚蛋是立即轉身試圖彈跳逃逸,但速度讓人有些哭笑不得,這時你會選擇……?

哼哼哼,這速度也想逃離我的守備範圍嗎,太小看我了!看我這就追...呼呼呼...追...上...呼呼......(體力太爛跑不動

View more

【情境】承上題,還沒吃完那碗麵的你仔細一看,卻發現那顆黃黃圓圓蛋翻轉過來後,有著小小的鰭小小的燈籠,還有兩片海苔黏在上頭拼湊成臉的模樣,你會?

如此可愛的造型,當然要先用筷子戳一戳,然後再夾小燈籠起來搖一搖,最後用嘴巴咬咬看!口感應該不錯齁!

View more

【鬼門開/角色中之皆可】租了一片內容差不多是「看了之後會被詛咒、晚上電影主角會從電視機裡爬出來say hellow♥」的片子,看完之後忘了將DVD拿出來,就直接去睡了。結果到了半夜突然感覺到房間裡有窸窣聲……這時候你會?

布萊茲打了個大大的呵欠,鑽進被窩準備睡個好覺。
說實在的今天租的片子實在無聊,看不到一半她便被睡神召喚,但因為西拜兒強烈要求她陪著一起看完,她才撐著沒有提早上床睡覺。
翻了個身,她的意識漸漸飄離。
不知睡了多久,或許睡了一個多小時也或許只不過瞇了五分鐘而已,她便被一陣異音吵醒;她感覺有人入侵她的房間,應該不是家人,要是是家人早就敲門吵她了,直覺性的她認為是小偷;那摸索中的衣物摩擦聲響讓習慣性保持警戒的她下意識地弓起身來,準備隨時撲起反擊。
然而西拜兒的聲音讓她一秒解除警戒,只聽到輕細的少女聲音弱弱的悄悄問道:「姊姊...我能跟妳一起睡嗎?」
「小西?」布萊茲起身,打開床頭燈。
昏黃的柔和光暈下,照出了西拜兒緊張的臉孔。
「我...我...想來一起睡,就今天而已可不可以?」
「是沒甚麼不可以...不過怎麼突然......是不是房間冷氣壞了?我明天請尼爾他們幫忙看看?」
「不是...不是啦,我只是會想到剛剛看的鬼片的劇情啦......那個不要跟泥巴怪他們說喔,真的真的不要說喔!好了我睡了晚安!」西拜兒邊說邊慌張地爬進布萊茲被窩,蹭到布萊茲身邊,擺好姿勢就準備要入夢。
她說的匆忙卻又堅決,所以就算布萊茲還是有點疑慮,卻也沒再問,「那我關燈了。」
「......可以不要......算了,關燈比較好。」
「晚安。」
「恩,晚安。」
那晚,西拜兒縮在布萊茲的懷裡,睡得十分香甜。

View more

【鬼門開/角色中之皆可】本日閒暇無事,決定提早熄燈就寢。但不知是否為精神太好所導致,睡一半突然明顯感覺有某種重量壓在身上,這時候你會……?

「咪咪......」
「喵~」
「天氣這麼熱,你別蹭上來睡阿......」
「咪?」
「唉呀咪咪你的聲音聽起來好遠,嗯......妳是睡在桌子上嗎?」
「喵。」
「......」范阿克不語,戰戰兢兢的掀開被子看看自己肚子上到底壓了甚麼。
然後他與一隻肥碩的大灰鼠四目相接。
「哇阿阿阿阿是大傑利阿阿阿阿!!!!!!!!!」
慘叫響起,而後范阿克的頭再次被咪咪當成踏板,黑毛白足的貓兒腳蹬蹬蹬的,再次跳過重重障礙,直擊目標獵物。
但當她得意洋洋地叼著捕殺來的大灰鼠準備向范阿克炫耀時,才發現范阿克早已沉沉進入夢鄉。
被咪咪的踢擊強迫入夢。

View more

【鬼門開/角色中之皆可】最近自家公寓走廊的燈一到晚上就開始忽明忽滅,就算請社區管理員協助換了燈管也沒有用。這天晚上回到家的你不經意抬頭注視了一會兒那忽明忽滅的燈管,竟發現這似明滅狀況乎有著一定的頻率?當你忍不住多注視了一會兒後,赫然發現──

范阿克瞪著閃爍的燈管,這明滅的節奏,好像是......
『咚茲打茲』
『咚茲打茲』
那熟悉的旋律漸漸在他腦海裡升起...
他不禁跟著扯開嗓門大聲高唱:「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綿綿的青山腳下花正開~~」
走廊哩,最炫民族風的輕快旋律經由范阿克的口哼唱出來,一時間陰森晦暗的氣氛都給輕快明朗的曲調給驅散了開來,他越唱越歡,但當他要唱到最高的地方時...
「永遠都唱著最炫的民族風,是整片天空最美的姿----」
「啪---茲茲茲---」整條走廊的燈管都像是電流不穩般的瘋狂閃爍,然後,「碰!」炸了開來。
被爆炸聲嚇的嘎然停止歌聲,范阿克尷尬的捂嘴,左看看右看看。
「恩,沒人。」
溜!

View more

【鬼門開/角色中之皆可】走夜路回家時,突然聽到身後有腳步聲,你走的快她就跟的快,你走得慢他就跟得慢,聲音一直不遠不進的跟隨著你。這時候你鼓起勇氣猛然回頭──會看見什麼呢?

「我就說你今天要乖乖待在家裡休息了,感冒的人乖乖待在家!」蠟梅手插腰,對著後方躲在樹身後面的薜荔訓道。
「可是......我們都是一起出門買東西的。」樹後傳來帶著鼻音的回應。
「不行就是不行,要好好休息才對,而且你這樣偷偷摸摸的跟在我後面也不算跟我一起上街買菜阿!」
「那我匿跡走在妳身邊。」
「......那不是擺明著讓人喊道士來嗎?」
「可是我...」薜荔似乎想再講些甚麼理由,卻是擠不出甚麼合理的說法來,只能不斷的委屈的重複著可是兩個字。
蠟梅重重探了一口氣,「好啦好啦,就一起去,動作快點就是了,不過回家以後你一定要好好休息!」
「可是...可...可...可以嘛!?好好好好!我回家一定會好好休息!」隨著雀躍的語音,薜荔迸出樹身的遮蔽,搖著尾巴奔向蠟梅。
「尾巴收起來啦!」
「好。」
「耳朵也是。」
「好。」
「我等等要買五串糖葫蘆。」
「ㄏ---好!」

View more

【鬼門開/角色中之皆可】本日社區舉辦中元普渡,社區廣場內擺滿了長桌,里辦室備有清香,並且由里長帶頭進行主祭。就在主祭結束,里民們自行收取供品的時候,你突然發現似乎有好幾個從未見過的陌生面孔混在人群中大嚥供品,而且周遭的人不但完全沒阻止,甚至可說是根本「沒看見」他們的感覺……?這時候你會?

「咪咪探員你看見了嘛?」
咪咪沒理他,自顧字的梳理著毛。
「那幾個人絕對是以自身為榜樣為我們示範如何在普渡時填飽肚子的大前輩!」
咪咪瞟了他一眼,那眼神似乎是在嫌棄他愚蠢。
「所以我們也要效法他們,上!」
咪咪終於動了,甩尾、揮掌,凶狠的直擊范克離的鼻梁。
「嗷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View more

【鬼門開/角色中之皆可】中元普渡即將開始,社區內打算於明日下午先行舉辦普渡,並且歡迎里民們自行攜帶供品參加。這天你回到家的時候發現信箱內被放了一張未具名的紙條,上頭寫滿了各種零食的名稱,並且著名「不給零食就作祟你唷!」這時候你會……?

仔細的再把紙條讀過一遍,一一確認上面的明細以後,范阿克歡快的一彈指。
「只要有上面的其中幾項就好了吧,哈哈太好了,去年留下的還有呢!」
他邊說邊從床底拉出有些破爛的紙箱,從中取出幾包零嘴。
「還好之前還有留下來當備用糧食的份,咪咪妳說我是不是很聰明。」
「喵嗚~」
「嘿嘿,妳這樣稱讚我我會不好意思的,我看看,這個拜完以後還能回收再使用吧,阿說不定今年還可以再多拿幾包乖乖回來喔!」

View more

您相信地球上每个人都有一个知己吗?

知己???那是啥啊???糟糕我發現我對知己的定義完全不懂,這題可以跳過嗎?
不行,好ㄅ你不是我的知己(被揍
==============================================================================
從上面看可以知道這人對知己的定義是能理解自己的想法並順自己意的人。
一個人有沒有知己就看有沒有其他人能容忍這種情況ㄅ。

View more

【鬼門開/角色中之皆可】寂靜的夜裡,突然傳來敲門聲。仔細傾聽,這敲門聲內似乎混雜著動物腳爪扒門的聲響……?你推開門往外看,外頭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當你正打算關上門轉身離去的時候,卻突然聽到很微弱的「救……救……我……」的聲音,這時候你會?

杜魯門愣了一下,遲疑了一會兒後又打開了門,這次他看得很仔細,左邊右邊都觀察了一下,最後低頭他看了看腳邊。
一名金髮的青年趴倒在門口前,本就黝黑的膚色被汙垢灰塵染的更沉了。
杜魯門微微一笑,彎腰、抬腳,然後一腳踩上對方的頭。「大半夜的別擾人清夢,要找地方斷氣也去外面隨便找個巷子將就一下,少在這邊尋我晦氣。」講完還碾了碾。
「嘟嚕...你個...混蛋...」趴在地上的尼爾虛弱的控訴著,「我快餓死啦......剛好在你們家附近,借個方便嘛。」
「我拒絕。」
「混帳東西!!!」被果斷的拒絕,讓尼爾氣得跳起,一股熱血沖掉他的疲憊,捲起袖子作勢要與杜魯門好好較量一番。
「唉呀這不是很有精神嗎?很好那就快滾。」
門關上。
==================================================================================
「杜魯門,剛剛外面怎麼了嗎?」布萊茲揉著惺忪的睡眼,慢慢踱出房門詢問。
「沒事,只是有狗在撓門,給他一條肉乾就走了。」臉不紅氣不喘的撒謊。
「是嗎......」布萊茲歪頭,「可是好像還有東西在抓門的聲音耶。」
精靈的好聽力啊......
「換我去看看吧。」
「不用了,我來吧。」
「不用擔心,就只是隻小狗嘛,你也快去休息吧明天不是還要上工?」她微笑著擺擺手,拉開門把,開門,「這種麻煩事交給我這放大假的學生就好......欸!?尼爾!?」
「唉......」
「嘟嚕你給我過來我跟你拼了!」「不是說是小狗嗎!?」怒吼聲與疑問交雜在一起。
長長的嘆息過後,杜魯門才又恢復笑容,「不是小狗,是笨狗。」

View more

【鬼門開/角色中之皆可】半夜起床上廁所,發現自家電視竟自動開啟了,就這麼在空無一人的客廳裡自動播放著「是誰住在深海的大鳳梨裡、海~綿~寶~寶~」……這時你該怎麼辦呢?

[嗚哇都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連續兩天都忘了回QQ抱歉]
『方芳黃黃~伸縮自如~~」小小的范阿克扯開嗓門跟著唱了下去』
結果引來一陣痛罵。
『范克離我跟你講過多少次不准趁媽媽沒注意的時候偷看電視看這種沒營養的卡通!!!你晚上不好好睡給我偷看電視是皮在癢了嗎!?』
『嗚哇哇哇哇哇哇電視不是我開的哇阿阿阿啊----』小范阿克哭嚎著辯解。
接著。
「嗚哇哇哇哇哇哇真的不是我啊媽哇阿阿阿阿----」大范阿克哭吼著驚醒。
「嗚哇啊...啊...咦?是夢啊?」他環顧四週,發現自己身處於簡陋的租屋處,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老媽生氣起來好恐怖呢。」
「喵~~~」
「啊,咪咪,我吵到你了嗎?抱歉抱歉,妳不會生氣吧?」范克離起身,湊近睡在床頭櫃上的咪咪,伸出手想要安撫她。
「喵!!!」
【系統提示:角色 范克離 受到角色 咪咪 的貓爪攻擊,HP-75%,進入重傷狀態】

View more

【鬼門開/角色中之皆可】這幾天室內段話似乎一直傳來不知名的沙沙聲,手刀45度角或打客服都沒有任何用處。當你將耳朵貼近話筒、想仔細聽清楚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的時候,卻發現那沙沙聲似乎可以模糊辨識出是人的語音……這時候「對方」會跟你說什麼呢?

『救...沙沙...救...沙...救我...沙沙沙...』
「不是吧我才晚一兩天繳電話費沒必要這樣對我吧!!!」
「咪嗚~~~」
「阿啊咪咪妳不要擔心,就算因為沒繳錢會被切斷通話,我也不會用幫妳買罐頭的前繳電話費的!」
今日的范阿克,豪氣干雲。

View more

【鬼門開/角色中之皆可】凌晨時分,手機突然響起,拿起手機一看,來電顯示竟然不是號碼或是認識朋友名稱,而是「♥冥界啾咪聯誼交友中心♥」……這時候你該怎麼辦呢?

布萊茲的頭捨不得離開枕頭,伸手在床頭櫃胡亂拍打,但因為不熟悉環境導致摸索了許久都沒能拿到手機。
最後是床的主人被她的動作吵醒,忍著低血壓的怒氣拿起手機查看簡訊,神智漸漸清醒。
「是甚麼?簡訊嗎?」知道杜魯門已經幫她做了她想做的事以後,布萊茲也就懶得再動手腳了,只是含糊地問了簡訊內容。
杜魯門微笑著刪除簡訊,把手機放回床頭櫃,「沒事,詐騙簡訊。」說完摸了摸布萊茲的頭,本想幫她蓋好被子,卻又覺得室內溫度實在有些悶熱,只好抓過冷氣遙控器打開冷氣又設定兩小時的自動關機時間。
設定的提示音嗶嗶響得有點吵,半夢半醒間的布萊茲皺眉,發出幾個模糊的音表示抗議,然後蠕動著往杜魯門的位置靠過去。
「靠太過來會熱喔。」嘴上這樣說,杜魯門還是幫她拽好被角免得著涼,然後躺了回去。
對於她的提醒布萊茲沒做出回應,或者該說是她有沒有聽進去都是問題了,她只是往杜魯門肩窩蹭了蹭,沉睡入夢。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