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Yadomaizaki:

(本体:什么时候过的千赞我自己都没发觉……)

宿间 临岐
(虽然有点晚了可能不是一般的晚了但是!真的非常感谢大家对这孩子的照顾和喜爱…我这么懒还不认识几个人居然能到这个数真的之前想都不敢想……是奇迹!
这个孩子…我的确下了很大的功夫,在刚开始捏他的时候我也非常喜欢他,说是亲儿子也不为过吧,私心的加入了太多我自己偏好的属性,也调查了很多东西。自己去学了魔术防止尴尬的巴格,对他整个人剖析了很多次塑造上去更多的细节设定让他立体起来等等,直到现在也无法确定自己是否将他那种一举一动字里行间透露出的优雅气质和风度,还有良好的教养表面出来了,但是c起来真的,非常开心。原本只是我的个人爱好而已,过程中收到了很多人的鼓励,觉得荣幸,还有幸运极了。能有这么多人喜欢着真是太好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报答!真心希望每一个曾经留意过他,关注过他,支持过他的人能在自己喜欢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一帆风顺欧气爆棚,遇到好人避开厄运,十连UR大建大和,啊哈哈……!有缘的话一起做朋友吧!)

View more

哟!好久不见……好久没使用过这个平台还是有点陌生,说到社交平台,其实有点好奇你会用什么平台?会什么都注册一个账号还是只会用自己喜欢的……如果可以的话也说说有写博的习惯吗之类的?顺带问问假期要一起出去玩吗?带上其他朋友!

狩山 遊纪
嘛…好久不见。话虽如此,平日在校内也不乏见面的时间呢。
那么…至于社交平台的问题,狩山也试着凭借既有印象推理看看如何呢?……嗯,开玩笑的,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哦。对于个人而言,我较为倾向于选择Facebook或是Twitter这样面向大众且便于使用的工具,也基本只会在这部分站点进行注册。「同时顾及多个平台的更新非常麻烦」「帐号过多反而让人难以找到了」之类的,偶尔也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即便是这样说着,目前为止正在运营的帐号也已经足够让我应接不暇了…啊哈哈,这点稍微有些难办呢…。对外公开作演出公告、道具测评及技术交流用途的官方账号在任何平台都会使用同样的ID,承蒙这样的关注人数,不仔细注意更新频率和发布内容的质量与真实性恐怕是行不通的。另一方面也会私下开设独立的内部帐号,主要更新些与日常生活相关的内容,例如照片或者游……咳,说到这里想必你已经明白了吧…?
嗯,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平日里和各位互动的帐号都是这样类型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类似的台词我也很有兴趣哦。
而有关写博习惯的问题,答复似乎也已经显而易见了。不过即便是有所习惯,也没有博文更新的固定时间标准。仅仅只是有感而发的无规律文字而已,那么…敬请期待?
...
……
不过「狩山放假了」这样无限接近于愚人节玩笑的词句,有朝一日竟这样放在了眼前,一时间还真是有点吓一跳了呢...呼,我知道了。行李整理、行程计划和假期作业我会尽早完成的,安谷君和其他人那边就拜托你了。

View more

喜欢笑吗?笑的意义是什么?

理所当然的,答案是喜欢。
从我自身的角度出发,笑容是表达友好的方式,也能给人以温暖的感觉。以笑意待人时,对方也会以笑意回应你,心情因此少了些隐瞒,这也是一举两得的行为呢。或是说,如果所有人都板着脸兴趣缺缺的样子,生活也会因此而变得冰冷而无趣了,在这样的方面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需要解释的意义。
…毕竟不纯粹的笑容,比面无表情更令人感受不到温度,不是吗。
嗯…如果着眼于职业方面,笑容是基本礼仪与必修技巧。无论身处于怎样安然或危险的情况,随时随地保持着游刃有余的轻松笑意都是十分必要的,也就是界内经常提到的「扑克脸」之说。一场无破绽的完美魔术由自身无破绽的魔术师构架而出,在避免自乱阵脚的同时,首先使对方无法读出自己的意向才会在心理战当中更胜一筹。「越是情况危急就越要笑得坦然」,与之类似的原则在各行各业中也不乏说法哦。
……^^

View more

如果有人喜欢您,您希望他们怎样向您表白?

能够得到青睐是我的荣幸,不过也还请避免大张旗鼓比较好哦?即便有些不合时宜,在这样的方面太过引人注目,我也会感到困扰的…啊哈哈。
除此之外并不期望些什么,每个人都拥有着挑选表达方式的自由且理应不被期待束缚,我是这样主张的。对于这样的回答,会有人产生不满吗…?……嘛,如果确实想要知道我在这方面的偏好,那么我也只能作出类似于「没有人会反感能够直率表达心意的人」这样的答复了。
而需要特别提及的是,虽然很遗憾,但至少是现在,恕我无法在这方面给有所想法的人任何希望,那样无论对哪方而言都是不负责任的,不是吗。

View more

重要的人杀人与重要的人被杀,哪种更让您难以接受?

……啊哈哈,收到了有些沉重的问题呢。不得不说,出乎意料了。
那么…究竟是哪种呢?实际上,因为这样的事离我所处的「日常」太过遥远,所以从未考虑过,既然如此也不妨发挥想象看看吧。
嗯…必须要从中选一的话,恐怕我最难以接受的还是「重要的人被杀」的情况呢。珍视的人突然因为莫名其妙或是不存在的原因以痛苦的方式永远消失了,而自己却毫不知情或没能阻止,与其说是可怕或者悲伤…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事,也会尽全力不让它成为现实的。
……「重要的人杀人」的假设也是,如果真的到了需要他动手的地步…
……………………
………………………………。
嗯,开玩笑的,有被吓一跳吗?只是假设而已,无需担忧尽情发挥编剧能力也没有关系哦,不如说,这样的情节像是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内容一样,不知不觉中就会让人入戏起来了。

View more

是否总有些时刻会让您感觉到被命运捉弄了,在感到即将成功的时候被告知一开始就是错误的。该如何应对这些讨厌的情绪?

嘛…「既生于世不免会面临这样的遭遇」。虽然我比较习惯于持着类似观点看待失败,但产生这种结果的缘由,归根结底还是我自身的疏漏吧。
与其被不必要的负面情绪继续绊住脚步,不如尝试着立刻做出力所能及的弥补怎么样呢?即便是重头再来,也比将错就错甚至自我放弃的情况优越很多。
……有些事对我来说,只要还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无论重复多少次无用的努力都没有关系哦?那么,请问您相信「失败堆砌出奇迹」这样的名言吗。

View more

宿间同学有喜欢的人吗?

……咦?
…啊、抱歉。并非带着怎样特别的意思,只是有些惊讶而已,似乎不小心因此走神了呢…实际上,已经很久没有人询问过我类似这样的问题了哦,想来还稍微有些怀念…开玩笑的。
嗯,所以答案会是怎样的呢?“敬请各位自由猜测”…如果是这样的答复恐怕会被以不负责任的理由投诉吧。
那么…“绝赞交往中”。
这样应该就能算作使用恰当了?当然与之相对的,真实性的一边就是“敬请猜测”了哦。
……虽然这样偷换概念有些狡猾也说不定,啊哈哈。

View more

来自不愿透露姓名的大狗。来简单的说一下其他未提及过的同学的印象吧!(……

…“印象”这样的词,总是给人以微妙的朦胧感呢。存在于思维中的事物,与其用语言生硬的强加描述,"此时无声胜有声"…您不这样认为吗?

……。[原本好像在认真而严肃的阐述着观点,语毕后沉默晌久自己却先忍不住轻笑出声了,只好重新整整态度收起了先前的剧本向画风]…咳,抱歉,似乎有些失态了。恩…果然想要尝试着用漫画中的台词蒙混过关是行不通的啊。那么,关于先前未提及的各位,虽然交集尚浅,我也发表些自己的想法吧…?
首先从木之重君开始。虽然常常会在校内听到悠扬的小提琴曲,真正意义上的见面却是在修学旅行呢。"是个友好活跃,也有些温柔的人吧?"……会让人不禁产生这样的猜测。或许是因为认真的珍惜着才能,所以勤奋的为之付诸着努力,在能力方面丝毫没有可供挑剔的余地。不如说,没有想到进入高中后也能旁听这样高水准的演奏…那个时候没有去玩些卡牌类游戏是我的失策呢。……咳,开玩笑的。如果可以的话,想要和他交流看看,也许意料外的会有很多共同话题也说不定哦?
接下来的十一谷君…有着令人担忧的才能。性格方面稍显低调弱气,但有时会理所当然般的说些微妙的话呢……嗯,不过仔细想来似乎也没有不妥。即便小声地道着歉,也还是把心中所想的话说出来的特点十分有趣。只是不知为何好像对我有所误会,但愿只是我的错觉吧…?……。
柚木小姐是驯兽师,和界内大部分挥舞着stockwhip命令动物的人士不同,她对动物的爱是货真价实的哦。想必不是将它们当作展现能力所用的道具驱使,而是作为朋友在用心交流吧?……这样的人,我发自内心的表示尊敬和喜爱。
同样在才能方面令人感到惊讶的藤野小姐…与文学系的外表和友善的性格不同,拥有着在旁人看来带着沉重感的才能,但她本人似乎很喜欢…。能对已经逝去的人在最后致以诚挚的敬意,这样的人我很敬佩哦。和安谷君是朋友,在很多地方也帮了他很多忙。“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一起去桃园以盒装果汁交心吧!”……用漫画的台词来说会是这样的场面呢…嗯,开玩笑的。
谈论藤野小姐的同时,提及花袋小姐也是必要的。偶尔能够看到两人关系密切般的走在一起,画面感非常平和。花袋小姐拥有着令人瞠目的翻译能力,以及…不知该如何措辞才能算作形容妥当的交往能力。能够在任何情况下悠然达成交涉,也能够在社交活动中迅速的………不得不说,自愧不如…。
黛君…来自英国吗?无论是礼仪还是日程安排都非常到位,言行举止中也透露出隐约的绅士气质,所以给人以这样的即视感呢。马术也是适合他的才能,如果可以的话,是想要共进下午茶聊聊天的人选。
有时会和黛君在一起的黑实小姐,是非常安静的女孩子。虽然经常在图书馆遇到,但却少有搭话。能看得出应该是很聪明的人,在人际交往方面非常谨慎,有些谁的即视感,不过她们是完全不同的人哦。……嘛,什么时候也邀请黑实小姐一起参加集体活动吧。
说起集体活动,也不常在人群中看到上条小姐的身影呢。总是戴着耳机,着装风格也稍显随意,"宅系女子"…这个词是这样使用的吗?不过总的来说,也是很好相处的类型,这点真是太好了。
接下来是经常能在一起看到的三人组…那么女士优先,从覗殻小姐说起吧。偶尔会被这位的行动方式吓到,但习惯之后也会开始驻足观看了。总是能够轻松的做到他人无法做到,也不敢去做的事,但与马戏团中看到过的杂技演员有着截然不同的感觉。坠落时一瞬间的刺激感与自由感…会是怎样的呢?这么说着的同时也不禁想要去尝试看看了…啊哈哈。虽然耳钉和指甲油之类的装饰给人以叛逆系不良少女的印象…却也不是那样满是棱角的人。总是叼着零食,这是为了补充运动所消耗的能量…吧……?
但凡谈及“自由”相关的话题,脑内浮现出就会是泉见君呢。…啊,是指名字读音的方面哦?当然,他非常适合这个名字。平日在校内不常见到,反而却经常能看到他深夜带着鼓鼓囊囊的登山包翻墙回宿舍的身影,想必是刚刚从哪里回到日本吧。总是精力充沛满是动力的样子,行事风格也相当直来直往,有时会毫无顾忌的说些自己想说的话。似乎有泉见君是美裔的传闻呢…这点货真价实吗?…啊哈哈,实际上,我很羡慕这样的人。
和两人关系很好的天王寺君平时看来则比泉见君沉稳得多,好像保留着一些风俗理念,而对近期流行的东西不是很敏感呢。有着睡在阶梯上的习惯,虽然会有些担心昼夜温差造成的感冒,但如果是那样的体质,那么应该没有问题吧。在温吞的外表下会隐藏着什么吗…毕竟是听上去颇具攻击性的才能,总让人有些好奇呢?
同样有着民俗即视感的鬼木场小姐…则与外表不同,意外的是一位懂得潮流的女孩子。除棋类游戏之外也会玩些现今流行的网页游戏,很好相处的同时多出了很多共同话题。棋艺方面可以说是无懈可击,在研究国际象棋时看到过她奕棋中的网络直播,如果能让这样的人指点棋路,一定会是绝大多数棋手的荣幸吧。在提升技术的同时了解新的策略…这就是奕棋的有趣之处。
而红莲岛君…有时会偶然听到他同鬼木场小姐的对话。该如何评价为好呢…“年度最佳段子手”……这样的形容词不知道是否贴切。在某些方面,两人不考虑合作创业着实可惜。而排除这点在外,红莲岛君对钱的执着不可小觑…对引人恶意的能力方面……抱歉,多言了。如果他和明石君能有所交流的话,两人或许会引发出微妙的连锁效果。
作为女仆的霜月小姐有着很有趣的语癖,这样的特点很适合她。虽然对于女仆职业的印象已经相对淡薄了,但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的举止习惯与各方面的能力均堪称完美。这样的霜月小姐会为谁鞠躬尽瘁呢…那一定会是个相当幸运的人呢。
除此之外也有不禁让人想要安排在一起讨论的星仲君和渡步小姐。前者在我看来属于热情而元气的类型,是因为不拘小节还是对才能执着的热爱呢…时常能够看到他满身颜料的样子。但也正因如此,校内增添了许多颇具创意的涂鸦,这也算作是别有一番校园风格的装饰吧,在入校参观时,也不妨稍加停顿下来抬首观赏哦。有时会在这样的涂鸦前找到渡步小姐的身影,总是给人以亲切温和形象的她似乎很钟情于星仲君的涂鸦呢。偶尔会自言自语些什么…这点稍微有点细思恐极,也或许是我的错觉。那么…作为科考队员,会是在通情达理的同时也拥有着坚强的一面吗?
接下来是蛇刃君…哈哈……总感觉被他不留情面的拒之门外了呢,如果认真诚恳的道歉……开玩笑的,应该只会成为无用之举吧。那么…他是个自傲于自己的才能,同时也有自傲资本的人,在很多方面非常令人尊敬。以上,不多做赘述。
除迷路外近乎只能在蛇刃君身边遇到的…条言君?总是会说些与童话相关的话呢,虽然有些难以理解本意…但在他说出这样的话时,或许就是暂时不希望他人搭话过来的意思吧,我是这样理解的。在很多地方有着特别的风格,但这样的特点实际上也不坏。嗯…笔下幻想曲一般的童话作品和本人的思维方式,两方隐约的同调感会是因果关系吗?
与这样的两人形似朋友,又稍有些不同的息流君。曾经在修学旅行中有过接触,似乎与拥有独立世界的另外两人不同,更容易与之交往的样子,但实际上会是如何…还真的拿不太准呢。或许是因为才能所致,会时不时的获取他人相关的情报,而他人却不一定对他本人有多少了解……这样的感觉也非常有趣哦。
……啊,不知不觉中好像唠叨了起来,抱歉呐…但愿不要说出什么失礼的话为好呢。

View more

您失恋的时候如何排解?

……嘛,“如何排解”…吗。
真糟糕,似乎有些难办了呢…我似乎没有刻意考虑过这样的问题。[半开玩笑的这样说着,稍微调侃了一下当年的自己]那么…一般情况下会是怎样呢。向朋友倾诉,或者是和她的新男友“单独谈谈”?……啊哈哈,开玩笑的,那样的事我都不会做哦。
如果仅仅只是陈述当时在做的事,我也只能回答「工作」了。
无暇顾及其他事时,时间总是流逝得很快。[意味不明]

View more

呀,晚上好啊宿间。(右手挥了挥,左手拿着一盒东西)是这样的,之前认识了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她说认识你而且要我把某样东西交给你…所以……(把左手拿着的东西递了过去,之后把左手的半指手套扯紧了随意的笑笑)嘛,听别人说章鱼小香肠要趁热吃才好…啊,对了!要不下次带你去见见草薙吧?她应该会很开心的。哈哈。

狩山 遊纪
夜安,狩山君,这个时候会来找我还真是有点吓一跳了呢。已经很晚了哦,你的话,明天还要晨练吧?[望着对方偏首露出了有些无奈的微笑这样说着,双手接过递来的盒子]
…哎,给我的吗?…是草薙小姐啊……[听到后半句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太好的回忆,喃喃自语着悄悄移目望向了别处,不过也并没有在表情上表露出什么不对。语毕阖眼将盒子妥帖的收起来了]嘛…我知道了。草薙小姐的心意我会好好珍惜的,想必一定是非常优秀的手艺吧。帮忙在变冷之前送过来也辛苦你了…下次去餐馆就由我来请客好了。
这样说来…似乎的确是有段时间没有见到她了呢,那么就这样决定下来吧?况且,“非常感谢”这样的话,也需要当面说才可以呢。

View more

嗯,宿间先生好久不见。 其实有点惊讶,原来宿间先生以前有女朋友吗? ……一定是个相当温柔的女士呢。

安谷 序
的确是很久不见呢,日安,安谷君。
温柔的女士吗……啊哈哈,那样或许也不错呢?不过实际上,她并不是这样的人哦。
她的话…随性,直率,而且乐观,总是一副活力满满的样子。有点粘人,也会偶尔任性,虽然看上去是随处可见的女孩子,但在我眼中她绝不普通呢。
具体怎样形容会比较恰当呢……像是秋日的暖阳,或是春季盛开的花?不知你能否会意,不过大体来说就是给人这样的感觉。[在说这些时,不自觉的露出了温暖的微笑]
……嗯,尽管这样说,我也的确是配不上她吧。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做些什么呢…不过也一定是依旧过着自由自在开心幸福的生活吧,我这样希望着。

View more

啊……嗯。被、被宿间先生点到了500赞喔。虽然不太懂这些东西……但是宿间先生您汹涌而来的爱……咳,爱意,我感受到了。 所以,有什么能是我为您效劳的?我会尽力去做的。

安谷 序
“汹涌而来”是怎样的形容啊……。[有点拿他没办法的偏首笑了笑]
那么,如果可以的话,就请安谷君在接下来的三天中将头发放下来吧?
所以发胶,我就暂且收下了哦。[似乎是心情很好的这样说了]

View more

请问如果除开这一套衣服的话有没有喜欢的其他着装呢?哪种款式颜色风格什么的?

嘛…实际上我拥有上千套一模一样的衣服,所以这样的事并没有考虑过呢………开玩笑的。毕竟不是动画片中的人物…啊哈哈。
我的话,偏好于正装和演出服哦。像是在希望之峰校内需要穿着的校服,或是出席表演所使用的演出服,在不同的场合选择需要的服装比较符合我的习惯。
嗯…当然,日常装也是有的哦?不过也只是普通的衬衫,连帽外套以及长裤等,稍微有点休闲的感觉,只是看上去会有些热…同届的同学有这样说过呢。颜色也是一贯的黑白灰搭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View more

请问有人说过您放下头发来看很漂亮吗?【真的很想看一看啊如果可以的话能放一张照片吗?

哎…?[意料之外的问题,微微愣了愣]
…啊哈哈,抱歉,有点被吓到了呢。嗯…并不是很常听到这样的话哦,不过比起漂亮,我更偏向于想要给人带来“帅气”的感觉,所以我想,现在这样大概已经很适合我了吧。
之后是关于照片,请问像是这样的可以吗?[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尽力保持了如往常一样礼貌的微笑]
(中之人:然而没有卵用实际上,我,不怎么会画画orzzzz大概就是这么潦草,见笑了!)

View more

(懒得透露姓名的同学的要求)…宿间?在这个时候遇到你还真是巧啊。(习惯性地挥了挥手,不过很快便沉浸于自己的思考)…啧,怎么说呢……最近遇到了好几起关于拐带小孩子的案子。对小孩子感兴趣到这个地步,真是…虽然工作不觉得累,但是他们因此对孩子做出这种行为,不可原谅…(皱起眉头思索了一下,猛然回过神,换成略带歉意的笑容看了看对方)抱歉,一下子走神了。似乎说了一些很沉重的话。啊哈哈…对了,虽然有点突然,但还是想带你到警局喝一杯咖啡…………是“带”,强制性的…。(衣服还没换成便装,左手插进裤子的口袋,右手把警帽拉低让对方看不见自己的表情)

狩山 遊纪
啊…夜安,狩山君,似乎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呢…?[简单的审视过对方的表情后如往常一样会以了轻松的笑意便将其收起,认真的听取了那人对于工作近况的陈述后微微颔首思索着,少有的露出了些许严肃的神情]……原来如此,这样的事直到现在也会发生吗?即便是面对小孩子也依旧下得去手,从某种意味上来说还真是令人生恶…………嗯?[听到后半句微微一怔,抬首望向对方稍作沉默后依旧保持、或者说刻意拿出了相当礼貌的态度,看似从容的视线略过对方插入衣袋中的左手,虽然有考虑到是玩笑的可能性但还是下意识的对眼前的人可能拿出的东提起了几分警惕]…虽然很遗憾,不过我现在并没有那样的打算哦,非常抱歉。那么可以允许我拒绝吗?当然,也同样是“强制性的”拒绝呢。

View more

您如何能够辨别某个人是否在撒谎?

嗯…根据眼神,微表情,甚至是感觉吧?
实际上,我还是很擅长这个的哦。因为对于魔术师来说,掌握观众心理的技巧是至关重要的。毕竟如果发生“欺人之人先受欺”这样的事可就相当失败了呢,与之相对的,如果迎合对方的心理做出相应的表情与动作,谎言便能更趋近于真实。能够活用欺骗者的立场,成为最了解谎言的人,就能在任何情况下游刃有余的做出相对合理的应对,这是成为魔术界内佼佼者的捷径。
……嘛,不过即便知道了什么,也还是自己心知肚明即可,保持沉默装作从未知道过比较好呢。他人想要隐瞒的事,如果被发现知道得太多,可能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哦?

View more

如何看待“will you kill someone you love,because of love?”

如果对方这样期望的话。
……开玩笑的。虽然这样的事放在电影或漫画中会是很感人的情节,但是在现实中…嘛,果然还请放过我吧。
杀人这样的事,就算是对于我们而言也是有点遥远的概念吧。单单只是动手杀掉谁,心理上就已经相当难以接受了,何况杀掉的还是自己所爱的人……那么我也没有独自偷生的打算和承受力呢。投案自首…不,还是自我了断吧?再因为自己而波及到身边的人可就说不过去了。
恩…不论是哪种都很可怕。日常生活真是太好了。

View more

宿间先生……原来没有女朋友吗,还是说交过但是被甩了呢?虽然这种问题挺八卦的,但是还是忍不住问问看,如果真的是两者之中的一个的话……(已经面露同情之色了。)

笼岛 岩
这个问题…说来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呢,啊哈哈。
嗯……的确是有交往过,然后被甩了哦,虽然已经是国中时的事了。即便是现在想起来也会有点残念,毕竟是真心喜欢过的女孩子?

View more

可以说一下你对同届学生的印象吗?如果方便的话也可以说说其他届的!

狩山 遊纪
嗯…与我有过联系的人并不算少呢?各位都是很有特点的人,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就依次描述吧,或许会有些赘述,还请不要在意。
那么,首先是莲见君。如果要用他喜爱的形式做以定义的话,就是“普通男子高中生”了吧。虽然总会有微妙的幸运,不过在(除樱井小姐相关以外的)很多事上总是缺少干劲的样子呢…是不想牵连太多的类型吗?只是每次翻到他的推特都要做好心理准备才是。
樱井小姐总是和莲见君在一起啊…会有“绑定装备莲见”这样的错觉。在出其不意的地方有着意料外的才能,性格方面似乎也很能与人合得来…嘛,可以说是很可爱的女孩子吧。
说到可爱的女孩子总会想起小键川小姐……啊,并不是那样的意思,只是召唤时使用的关键词一样的形容。像是雷达一样非常有活力,对于活跃气氛似乎十分擅长的样子,这点不由得令人有点羡慕呢…。在很多方面有点像是男性,不过这样也是一种特点吧?
与之相对应的,濑户嶋小姐微妙的有点难以接近,口是心非…还是说“傲娇”……这个词是这样使用的吗?性格的成因并不清楚,不过似乎熟悉了之后会变得可怕…。也是有自己的坚持的人吧,另外,握力的恐怖之处令人难以忘怀……
同样恐怖的还有苏克小姐,战斗民族的出身和才能的威慑力并非空口之谈呢。像是移动的人形军火,也像是精明的商人,在冷静应对事态的方面有着游刃有余的感觉。即便如此,也还追求着一些常人意想不到的东西,从此看来也能够理解呢。
克莱丝小姐则是勇气与领导力大过沉静的人,这就是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区别吗?开玩笑的…虽然一开始还以为是很冷漠的人呢。在决断力与魄力方面都给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不愧是面对风浪也依旧无所畏惧的人啊。活得应该很自由吧……。
比起克莱丝小姐,鹤山小姐就显得阴暗了很多呢。……不,应该说是豪爽以及另外一个(十分微妙的)方面的极度反差?虽然总会被那样戏弄一样的对待,不过也不得不承认的确是很聪明的人,就算是擅长的国际象棋也从未赢过她呢。就像是置身于网罗,亦或是棋盘,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计算内这样的感觉稍微有点令人不爽。
大和小姐的声音给人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那样的声音说出的话留下的印象也相当深刻…。只是作为接线员倾听这样的事真是太好了…偶尔会感到她和安谷君的相处模式像是姐弟一样,这点令人很安心,实际上也是很好的人吧。
鸫…鸫……抱歉,每当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整理一下世界观大概是必要的…。说实话相当令人吃惊,比如一直拜读着的作品居然是出自这样的同龄人之手,直到现在还有点难以置信呢,从尊敬敬仰到作为同学相处,应该用怎样的态度面对我也有点不清楚了呢…啊哈哈,我们还是说回安谷君吧。
同样拥有文本方面才能,却是非常谦礼的人呢,风格也有些古朴的感觉,有时候会有点担心他被书摆成的固有结界埋住…有时候会因为心理疾病的缘故变得有点奇怪,果然无论如何也放心不下啊…因为是朋友?对吧。
狩山君的话,实际上是很有正义感也很可靠的人呢,一直都很有活力的样子,在这样的人身边总觉得自己也会被那种活力影响到而心情愉快起来了。也是真心热爱着自己的工作的人吧?啊…虽然还是不要把手铐拿出来比较好呢……咳。
运动领域的第二人,黑田君是标准的阳光热情型,似乎一直都很健康向上的样子,会有我们中出了一个体育老师的感觉。不过一直做体能训练这种事…果然还请放过我吧。
鹭世君…真的是日本人吗?虽然不是很了解他出演的作品,不过总体来说也是很好相处的人。虽然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是错觉吧。
关于黑泽君,果然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他的料理呢。能和这样的人作为同学相处真是幸运…从礼仪到手艺都无可挑剔,只是稍微有点在意的地方………啊,其实是说想要请教怎样做出更好吃的料理。
寒川君平时是有点温柔的类型呢,虽然在提及执着的地方时情绪会激动起来,不过也算是很有礼貌的正常人吧?在听力和乐感方面都很拿手,如果有时间的话想要多交流看看呢…。
以上是关于同届生的看法,虽然只是片面之词就是了…嘛。关于不同届的各位,就说说看最近有所来往的几位吧?
声鸣君似乎有些不擅言辞,不过有很多事无需言谈也可以会意呢…比如清凉喷雾。性格方面比较沉稳,亦或是以沉寂来形容也未尝不可呢…。在这方面感到有些生硬,但人也有各样的类型吧?似乎也是和木之重君绑定的样子,到底是为什么呢…。
笼岛小姐是很好相处的人呢,见面之后很容易就能聊得开了。对于火药有特别的执着…是因为身为火药专家的缘故吗?不知为何似乎家庭内存在着一些事,对于性格也有一定的影响吧…其他的部分还是不要过问比较好呢,“保持现状就好”?
茉莉花小姐和笼岛小姐的关系很好,是大和抚子一样可爱又贤惠的女孩子…是大和抚子一样可爱又贤惠的女孩子…是大和抚子一样可爱又贤惠的女孩子…是大和抚子一样可爱又贤惠的女孩子…是大和抚子一样可爱又贤惠的女孩子……………[说着说着就想起了什么突然捂着头洗脑般的开始机械性的重复同一句话]……人生在世真是好痛…。
……明石君是并不想承认在什么时候有过志同道合的人物,只看脸就够了。
辉夜小姐是非常厉害的人呢…经常一起玩游戏,也在很多地方帮过我…嘛,不得不说十分感谢呢。

View more

若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会怎样教育TA,会对TA持以怎样的态度呢?

在子女的教育方面,或许我会秉承自己父母的教育方针,着重于礼仪与技能进行培养。虽然不会效仿自身,毕竟我是个例外…不过也不会有所懈怠的。既然生于宿间家,我的孩子也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才是。
……不过,即便理论上话是这么说,我也会不忍心看到TA承受很多吧…。对于小孩子来说,那份澄澈的天真和活力才是最重要的东西。或许会因此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地方……但愿不会发展成溺爱吧,未来的事我也不太清楚呢…啊哈哈。
在此之前,首要的应该是先找到心仪的对象并与之交往吧?这才是最困难的一关啊,想到这里,被初恋甩掉的心酸感仿佛…………咳,说笑的。

View more

您曾对什么人抱有憧憬?会对什么人感到羡慕?可能对什么人心生嫉妒?

对于家族内每位出色的上辈,我都是自小抱有着憧憬的。想要成为和他们一样优秀的人,想要成为有资格继承宿间之名的人,想要担任好自己应扮演的角色…。虽然也仅仅只是“曾”而已,现在的我所抱有着的情感,或许已不再是单纯的憧憬了吧。
嗯…我很羡慕活得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人哦,也很羡慕有幽默感的人。但前者只停留在羡慕,仅此而已。人各有路,很明显那条并非我所应该走的。
嫉妒…啊哈哈,这可有点难办了呢。我会嫉妒怎样的人…不,我会产生嫉妒这种情感首先就很令我惊讶了。容我思索一下…或许是真正意义上百折不挠的人,或者是能将伪善坚持到底也不会怎样的人?开玩笑的…那样太可怕啦。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