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YamaiYouko:

如果明年您可以去世界上任何地方居住,您会去哪里?

老娘哪里都不去!老娘可是地地道道的关西人,当然要回关西了!
关西多好,小吃超级多的,大谷可是在有日本第二港口城市之称的大阪出生所以才那么能做生意,卧槽简直是不占便宜就叫吃亏!但是大阪烧还是太赞!
(拇指)
老娘我是京都人,京都好吃的也很多来着,有时间也过来吃啦!

View more

您喜欢率性而为还是精心计划?为什么?

想干嘛就滚去干嘛啦,老娘的脑子不太灵光,想精心策划?老娘是没这个能耐的,只有行动力可以称赞了!
(环胸而立,睁开一只眼看着对方)
顾忌来顾忌去的话什么都做不了,计划赶不上变化,随机应变。
再说了街舞讲究的就是干脆,拖泥带水和优柔寡断的话可是不好看的呐。

View more

叫我灵小糖就可以啦www,虽说是小学时的黑历史,不过用太久也懒得换了

灵小糖【不定时中二状态】
哟,有纪念意义呀!
(拍了拍胸脯)
你看看老娘这个名字!这可是打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名字!
(自豪笑)
我以前老是扯着我老妈给我换个有创意的名字,但是我妈说我出生的时候就傻笑个不停,以后肯定是个阳光的女娃娃,所以就叫阳子啦。
我妈希望我能一直阳光,不许像我那个古板得跟茅厕里的石头的臭老爹一样,这当然是老娘我理所当然要做的事情!
(露出一颗虎牙咧嘴笑着)
那你的名字呢?——灵小糖!小时候励志要做一个甜甜蜜蜜的小小糖果妖精吗?
老娘倒是觉得可爱的成分多一些!总比那啥啥赤血龙骑士要强!
(盘腿坐在软垫子上歪头好奇地看着对方)

View more

喂……!【被对方愤怒的吼声吓了一跳】我什么都没做,华小姐是普通朋友啊。

松户风笠(外出中)
哈?
(有些怀疑地看着对方,最后还是哼了一声放下了拳头)
啊啊……名内其实很少让别人直接喊她「华」的,啧……你不在我们班上大概也不是很清楚吧。
(揉了揉太阳穴一脸头痛的表情)
虽说是日本人,不过你好像不是很明白啊……男性直呼女性名字的话是很亲昵的表达,名内学院期间的话,如果你们只是普通朋友……一定会回你一句「我跟你没有那么熟悉」这样的话吧(挠了挠头)。
如果是普通朋友的话……看上去你是个医生,但是我从没见过你啊?(皱眉)
你到底搁哪儿窜出来的?(叉着腰,有些不耐烦地晃了晃头)
啊,不会是!……
(突然激动了起来)
喂!名内现在过得还好吗?现在她完成她的梦想成为了合格的心理医生了吧?那是我们约定好的事情!
(露出虎牙傻笑)
只要有一个人活下来就要好好完成自己的愿望,如果是名内的话一定做到了吧!对吧对吧!!
(眼睛里透着无比炙热的期待,呆毛立得直直的)

View more

噗…才不是什么男朋友。(抓头发)

松户风笠(外出中)
那为什么可以直接叫名内「华」啊,很奇怪啊。
(抱胸歪头一脸不解地皱眉看着,呆毛很应景地弯成问号)
名内会允许别人直接叫她「华」……我貌似也不认识你啊……至少学院里肯定没见过。
(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很愤怒地吼出声)
别是你这家伙故意的吧?(手指着对方,脸上的疤痕衬上去格外凶)
你是不是逼着名内做什么事了?!装作一幅很熟的样子!——
(冲对方挥了挥拳头)
老!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
(咬牙)
虽然老娘是跳街舞的,但是老娘揍你这小身板照样分分钟!
敢碰老娘的朋友?老娘立刻……立刻就叫你感受一下被驴踢一脚的感觉!(呆毛很愤怒地竖了起来)

View more

您会真正爱上不止一个人吗?

老娘也不知道这回事啦……(抓了抓头发有些小脸红)
老娘觉得爱就爱了,只要对每一段感情都是认真的,老娘觉得就很好。
(抱胸闭眼,呆毛弯成了问号)
老娘觉得要爱就爱成灰烬,要走就走得和闪电一样快,做什么事都要投入才行,不然的话就是花心大萝卜了!

View more

是华的同学?

松户风笠(外出中)
是啊,确实是同学。
(抓了抓头发露出一颗虎牙笑着)
现在才看到真是抱歉啦!(使劲拍对方的背)
Hey你这大老爷们儿跟名内班长什么关系?(盯着对方看,头上的呆毛也指着对方)居然直接就叫她的名字?这待遇之前可只有那日和风间有啊……唔,风间还只是称呼「华同学」,你跟名内她……究竟什么关系?
(眯起眼观察)
是……男朋友?!
(呆毛立刻被自己的猜测给吓到竖了起来)
那你岂不是要跟墨绿眼镜打一架?!喂喂!就算不要命也不要找那个鬼畜先生啊!!
(抓住对方的肩头使劲摇晃)
他会拿针灸扎你眼球哦!顺便七哩八嚓给你全身一套骨关节错位运动你怕不怕?!?
嗷!——你想想……卧槽骨头好尼玛痛!!
(说着说着自己却叫了起来,呆毛也发软ing)

View more

谁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母!上!(斩钉截铁)
我妈太牛X了!老爹看着我妈就跪了哈哈哈哈哈!我妈可是人民教师啦!从早念到晚不带喘气的!
虽然我妈不喜欢老爹,但是老爹特别特别喜欢我妈!后来我妈病了,老爹每次都会满足我妈的要求,而且给我妈做饭洗衣服刷牙洗脸!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哪怕是——
(突然笑不出来了)
……就连妈想早点死也答应了。
(声音渐渐变小,低下头,呆毛微微垂下,紧紧攒着拳头不语)

View more

我真的只是来打个招呼而已(哭笑不得)又不是拿着炸鱼到处去抢劫的抢劫犯……而且拿着炸鱼到处去抢劫本身也很奇怪了吧?要是我去抢劫的话我是不会考虑这个方法的(歪头)小刀比较合适。

名内 华【超高校级的心理医生】18岁(日常向)
唔……说得很有道理……倒是真没看过拿炸鱼去抢劫的(闭上眼抱胸微微低头思考了一会儿,呆毛也弯成了问号)……
等会儿!什么有道理啊?!(掀桌)明明对你而言炸鱼的威力比小刀要大得多吧喂!还有你问题的关注点不对吧!什么时候扯到抢劫上去了!
难道……你要抢劫我吗?!我没带钱包啊名内班长!!你看!(赶紧掏兜露出空空的口袋)我我我我我绝对没撒谎啊!撒谎的话我是小狗到操场上汪汪叫跑三圈!!名内我错了你别给我吃炸鱼!我替我祖上十八代感谢你全家!!(双手举过头顶合十)

View more

炸鱼?……(意识到对方说了什么哭笑不得起来)不会啦……那种东西不会给生物吃的(很严肃地看着对方)所以说只是普通地来打招呼罢了,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微笑)。

名内 华【超高校级的心理医生】18岁(日常向)
等等名内你刚刚那算是自我吐槽吗?……(黑线)
鬼信你啊!!(掀桌)哪有那么巧啊老……(看着名内赶紧改口)我刚刚说完炸鱼你就出现了?!你驴我啊!哄小狗呢!!我还没蠢到那个地步啊喂!!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