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Yexue:

愿意.这有什么好不愿意的.龙城赵云澜.(见人紧张便直起身向后退了两步拉开距离.冲着人点头示意.)怎么现在孩子都这么自卑的吗?(想起小郭那副窝囊样忍不住提了一边唇角摇了摇头)

赵云澜
不,只是...。
[视线下沉想到了不太好的过往,悄悄抬眼看着人像是一副可靠的样子便尝试主动.弯起眼眸扬起笑容,提裙朝人进行深深的鞠躬]
我...可能和正常的人不一样。但是...我愿意和你成为朋友。
夜雪·洛·娜薇丝,我的名字。请多指教,赵先生。

View more

+1 answer in: “交个朋友?(见得人女孩子的模样不由得放轻了声.稍稍弯腰与人保持平视.自外套口袋里掏出根棒棒糖递给人.)”

交个朋友?(见得人女孩子的模样不由得放轻了声.稍稍弯腰与人保持平视.自外套口袋里掏出根棒棒糖递给人.)

赵云澜
哎,哎?这位先生……
[对方的突然出现不禁使自己打了个激灵,稍稍后退几步太掩饰自己的慌乱.看到对方递给自己的糖果犹豫一番最终接过.]
先生…和我这样的人交朋友,或许不会有什么好事,即便如此您也愿意吗…?
[将接过的糖攥紧于胸口,不安地等待对方的回答.]

View more

+1 answer Read more

用不着说谢谢(把手从对方头顶上移开,慢慢说着)虽然我也不知道夜雪小姐现在可以做什么,但我想如果从找到他开始的话,那个傲娇不会行事干脆利落到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吧?你们之前的对话,行为什么的都有可能透露出他想干什么,如果从这里想,会不会有什么线索。

夜隅薇·格洛斯特(点心屋「人间」店主)
抱歉…但他的确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
[低头苦想那个时间自己与对方发生了什么,脑子却乱得一团.强烈的念头冲击脑部使自己产生一阵晕眩.]
因为他是眸·宙斯啊…。即使现在和我们在亲近,过去的过去的他还是存在着。
[骨子里虽然包含着温柔,但外部坚硬的外壳还是紧紧包裹着他.如果想找到突破口,只能在对方自己苦到说出来为止]
……谢谢,您和我聊了这么多…。

View more

诶、啊,呃——哦!对了!那就没错了,我都想起来了!(听到对方的声音后终于能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而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毕竟来来回回死了又活了那么多次,有的时候脑子多少会一团乱呢哈哈哈哈让你见笑啦——那就是好久不见啦夜雪小姐!

“克里姆”(白衣)【三叉枪插头上了】
没事的,我想光是记那些死亡都已经够折腾啦…。
[自己也有和人一样的经历,虽然不如对方对这幅现状的麻木.但对自己来说是刻入骨髓的疼痛与恶.]
啊,啊!那白衣小姐要拿回去吗?

View more

嗯……这个么,我没见过其他女巫,也就不知道。【颇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搅着手指】我一直都待在一个空间里,直到被人召唤到这个世界来。

娜塔菲莉亚.伊洛克
唔…是这样吗…。抱歉…。
[感觉自己一不小心提到了人的敏感点而道歉.看着人一副不太好受的模样思考着如何安慰对方.终于将手轻放于人头上温柔抚摸]
没事的,现在不是已经自由了吗!——多去看看外面的新世界吧♪

View more

是……是初次见面还是许久不见来着……(揉着脑袋一副困惑的模样)晚上好啊夜雪小姐……嗯……我以前有没有把什么东西寄放在这里来着?比如点石成金的魔杖什么的?诶……嗯?

“克里姆”(白衣)【三叉枪插头上了】
许久不见,白衣小姐。东西我一直都有妥善保管喔。
[看到熟悉的面孔重新出现在眼前而兴奋不已,赶忙起身来迎接对方.想起人的特殊身份流露出担心的神色]
白衣小姐…没事吗?毕竟生死循环了那么多次…。

View more

我,我是娜塔菲莉亚.伊洛克。【猝不及防就被拽了下来,结结巴巴回答她的问题】是,是个女巫喔?很厉害很厉害的!

娜塔菲莉亚.伊洛克
伊洛克小姐,是吗?
[重复对方的姓氏并用上敬语.面对对方的可爱反应没有忍住而噗嗤一笑.转转眼珠思考要用怎么的方式回答对方好让人开心.最后还是习惯性投以笑容来回应]
我知道了。那么伟大无敌的女巫小姐——光临寒舍做什么呢?

View more

噫呜呜呜呜呜哇!!【被突然冒出来的铁链吓了一跳 ,缩在被囚禁的空间之内瑟瑟发抖】难不成底下那位也是女巫吗!

娜塔菲莉亚.伊洛克
唔…。
[尽量用铁链轻轻缠绕对方身体以免弄疼对方,并将人从烟囱里拉下来.对面来路不明的陌生人歪起脑袋眨眨眼睛.]
……不是喔,我只是一介平民。这位小姐呢?

View more

今天走的是烟囱。拿出一个小型召唤法器,小心翼翼丢进人家里。究究究级黑暗召唤魔法――出来吧!坏掉的镜音双子!!“病名は爱だった――!!!!!!”

[坐在火炉旁的沙发上阅读书籍,突然传来的能量波动给自己打响警钟.沉默一番后从背后浮现出小型魔术阵,漆黑的铁链冒出在一秒间贯穿整个烟囱.但全都避免了对方收到伤害,只是用这个方式将人禁锢在内部]
……不像是坏人呢…?

View more

至少看着是很有精神(注意到对方的情绪不太对,低头看着眼前的少女,犹疑了一下还是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那家伙能被我找到也有可能是他没打算躲着我,或许他现在做的事情不想被你们知道,反而被我这个无关者知道也无所谓。 当然也有可能是夜雪小姐你们对于这片土地探索的不够仔细?(眨眼)你现在只要尽自己所能去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就好了。 哦对了,眸让我告诉你,他说他会回来的,但是不是现在。(认认真真的转达对方的话语)

夜隅薇·格洛斯特(点心屋「人间」店主)
唔…!
[被人触摸到脑袋时下意识地缩了一下.眼神游离下方始终不敢正视人的眼睛]
是,是这样吗…我只要做自己的事情就好吗…?
[但是连自己应该做什么都不清楚,脑子里只剩下一片混乱.不知所措无从下手,想到这些双眼紧闭,感觉自己被隔离在黑暗的空间中无法发声.直到眼前终于出现一丝微弱的光芒帮自己冲破黑暗.]
——谢谢你…。

View more

(对方激动的情绪似乎在意料之中,眨了眨眼睛点点头)是的,我见到他了哦,还是一副傲娇的样子并且生龙活虎的呢。 啊对了(轻轻拍手,似乎想到了什么) 那傲娇说有话让我传达。

夜隅薇·格洛斯特(点心屋「人间」店主)
……生龙活虎…?
[歪起脑袋发出质疑的声音,但仔细想想以对方的伪装技术,的确很容易让人相信.即使对方是如此这么说,自己还是默默沉下脑袋.为什么对方可以找到人而自己却不行.占据心里的是一种不甘]
……转达什么话。

View more

抱歉打扰啦(看见对方一脸睡眼朦胧的模样,直到进入了对方的卧室,才后知后觉的摸出随身带着的银色怀表去看时间) 这家伙……(碎碎念着些什么,收起怀表轻咳一声) 真抱歉打扰到夜雪小姐的休息了,但是我觉得这件事你现在应该会很想知道。 你拜托我的事情有收获了哦。

夜隅薇·格洛斯特(点心屋「人间」店主)
没,没事的…。不要在意喔。
[毕竟已是深夜,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好招待对方.反而自己却充满歉意起来,捕捉到人话语中的关键字眼情绪突然波动]
——真,真的吗…!?

View more

(从眸的传送法阵出来,转头看了看周围)诶呀,这应该就是夜雪小姐住的地方了吧?这傲娇真是省了我不少的事情,不知道夜雪小姐现在在不在呢(抬手掸了掸身上沾着的灰尘) 到时候该怎么说比较合适呢……(站在城堡门口试探的敲敲门,分心的想着这个问题)

夜隅薇·格洛斯特(点心屋「人间」店主)
[目前时间已经是傍晚,却还有访客来拜访.穿着蓬松的睡衣揉揉睡眼朦胧的眼睛前去开门,发出是这位友人后慌忙请对方进来]
那个…这里不太方便。可以的话来我的卧室吧?
[将人带领进入卧室后锁上房间的门后歪了歪脑袋提出疑惑]
怎么了,突然这个时间来…?

View more

……是啊,被吓到了,毕竟我现在,超——弱的说。[眯起眼笑了起来,这下子确信自己因为心虚而理解错歼眸中的情绪了,以歼的智商想必已经看出异端了,整个人却莫名放松了不少] 别担心,眸那家伙死不了的,未来还能活蹦乱跳的。嗯,那么再见了。[挥了挥手向人告别,转过身迈步准备离开却又想起什么扭过头,一根手指抵住嘴唇笑了起来]说起来,你们脚下这块土地,真的所有地方都找过了嘛?真是……奇怪呢。嗯,开玩笑的。[扫了一眼夜雪因自己的话而蹙紧的眉头,被眸打断骨头的心情有点儿好转,只是微提示也没什么影响,手握紧胸前挂着的护身符又松开,沿着街道慢慢走出身后人的视线]

【歼】这应该并不算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当然——保护弱小的女生是男人的义务。
[如此充满自信地拍拍胸膛,但从刚刚的行为举止上来看就是打自己脸.听到人的发话和夜雪一起陷入思考,但与夜雪不同的是歼摸清了对方话语的方向.]
怎么了…歼。看上去好像知道什么…?
[见人毫无反应,而身边的影余却在话语结束后马上离开只留下远去背影,内心不免出现几分焦虑.待对方回过神后见人一吹口哨叫出两只渡鸦,在它们耳畔低声细语什么后渡鸦发出凄惨的叫声飞走]
【歼】……对了,小夜雪。能拜托你帮个忙吗?能代我去魔界那边问问洛基吗,你知道的…我和他超级合不来的——不过那个家伙貌似对小夜雪有好感…。
[对方的话欲言又止,但自己多少也猜出了人的想法.垂眸露出为难神色稍稍犹豫后重新抬眼正视对方]
——我明白了。我会尽力找到线索。

View more

……(倒霉透了) [看了眼歼,目光又移到夜雪身上,最后叹了口气]庆功宴就不用了,我……我还有事,就不多待了,至于眸…… [被歼的目光盯的很不自在,忍不住撇过了头]歼你别那么看我,我只是个人类小心脏承受不住的,嗯……我没找到眸,……抱,抱歉啊,夜雪。

好,好的。请小心,如果影余小姐再遇到什么危险…我会担心的。
[似乎察觉到对方异常低落的情绪,但并没有打算做出过多的询问.反而开始安慰对方别放在心上]
【歼】……哎?抱歉抱歉,听到似乎很感兴趣的消息,不小心就紧张起来了。吓坏你了吗?
[少年嘴上打着愉悦的道歉,但似乎已经察觉到人的异样之处]
没事的…。他一定会回来的。

View more

(啊——)[在离开魔法阵后就忍不住抱头蹲下,脑海中如同过电影般把刚刚发生的一遍遍循环播放后感觉自己真是傻透了,并没有确定眸帮没帮忙就这么被传送了出去,有点儿自暴自弃地揉揉了头发](啊——所以说我背着小律跑出来就是为了挨顿打么?说起来那个威胁……)[回想起眸在传送阵前说的话内心莫名有点儿难过](真熟练啊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威胁人了啊) ……[拍了拍裙子上并不存在的灰站了起来,发现自己被扔到了咖啡厅门口脸色一黑]……所以说,为什么我会被扔回到这里……(他难道不知道夜雪这个时间在这里打工而且快要下班了么)……果然还是离——

好了…。今天的工作终于结束了…。
[从工作间换好衣服后与店长告别走出咖啡厅,眼前那个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面前.疑惑于对方速度的迅速,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耳旁另一个声音迫使自己转过脑袋]
……歼?
[橙发少年冲自己打招呼,在他看见影余的同时也露出略带惊讶的表情]
【歼】恭喜你呀!居然还活着,这时候要不要凯一个庆功宴呢。啊,顺便说明一下,我是为了代替眸的“互送”任务才过来的喔☆
突然这么说…。对了,影余小姐找到眸了吗?
[在自己问话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身后男人表情上产生细微的变化.他的眼神眼神如鹰一般紧紧锁定影余]

View more

(……那就是不知道了) [夜雪无力的笑容倒是确定了自己的记忆线,快速地理了理思绪后刚准备讲一些心灵鸡汤来安慰对方,却被下一句的问候给逼停在原地,很久没人在自己面前提这个名字了,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老半天才很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 小,小碎梦啊,现在的话,在,在乌界很努力的哟!啊……真是的,我……我该去碰碰运气找眸了[咬了咬下唇站了起来,看了看刚放凉点的咖啡,手指一挥小小的暗蝶吞噬掉杯里的咖啡]夜雪的手艺变好了呢,那么,再,再见了[颇有些落荒而逃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嗯…相信她也一定很忙。毕竟,和我终究不是一类人。
[听到人略显牵强的话语只是淡淡一笑,摇摇头表示并不太在意.面对那位友人,自己有太多对不起她的事情了,但却无法表达成语言传输.这是自己好不容易重拾到的感情,第一件后悔的事情]
我只是觉得…恐怕以后都很难再相见了。
[似乎是抱着随口而说的自然话语,内容却令人忧郁.抬眼之际发现对方有要紧的事情要匆匆离去而道别]
好的…我知道了。那么,祝你能找到他…以及,拜托了。

View more

喏……其实我还很担心自己会给你带来打扰的,你们世界的气息感觉起来真的是很不安全……啊,谢谢w [拿起咖啡匙轻轻地搅拌着,看着夜雪的笑容眉头轻微的皱了下,眼底流露出纠结挣扎地神色,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忙低下头低头掩盖性抿了下嘴,再抬头时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笑容] 嗯,本来想直接去城堡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吧,猜到你这个时间点应该在这儿就来了,唔……我等会儿得去找眸一趟,知道他在哪儿么?

不,怎么会呢。应该说影余小姐的来到令我真是真是非常高兴…♪
[并没有注意到人脸上纠结的神情,只是对方的一番话语使自己不免沉默下来.微垂下的眼眸只透露出一个略显无力的笑容]
是的…如果人民意识上起了不安,对真神的能力反应会大打折扣。
[重复了一番歼告诉自己的话语,并向人透露出了一番意思]
对,对了…果然还是得问一下——碎梦她最近过的怎么样…?

View more

[推开咖啡店的门,风铃碰动发出清脆的声音,目光浅浅一扫就看到那个小小的人影] 夜安,夜雪—— [扑上去捏脸,看着对方眼底震惊地目光笑着又揉了揉夜雪的脸颊] 嗯……我还活着呢……好久不见,夜雪,不请我喝杯咖啡么?

骨怜雀
欢迎您的到……?
[欠身鞠躬后发现是熟悉的人影,眼瞳中发出细微的变化,接住扑倒自己身上的人.对方温热的温度告诉自己确认这个事实.稍稍颤抖的声音表现出激动与欢快]
欢迎回来,影余小姐…!嗯,嗯…只要能活着回来真是太好了!
[待小小寒暄后转身前去吧台为人磨上一杯咖啡后端放面前]
您的咖啡,当然,我请你了♪

View more

那个、怎么说呢……在不怎么靠谱的记忆里,我曾经来此打扰过的样子。 不知道、会不会给您带来麻烦呢?(有些烦恼的皱起眉头思考着)

不,完全不会。倒不如说是热烈欢迎。
[莞尔一笑将人带领进入接待的客厅,桌上放在精致盘中的甜食被渲染的更加动人可爱.将泡好的红茶推到人前]
请用♪

View more

【以往雙方交情來看,直覺上對方的要求並不會對自己造成多大威脅,但是並沒有非做不可的義務】你們情侶吵架還得要外人出面調解,這種事情講出去可是會笑死人。【收起警戒的態度】魔界那種地方就少去了——你要讓那幫怪物得知現在隨隨便便一個人都能踏進去的話,用點腦子想想後果是會怎樣吧?【一彈指,一旁的怪物少年向自己衝來,俐落的一側身順帶將少年身上的綑綁鬆開——斯圖卡的雙翼展開,酷洛則乘在他身上向不知名的地方飛去】

不,不是情侣吵架…??
[很不理解对方目前的用词表情上略显慌乱.其实自己心里也十分清楚,对方的离开书他必然要做出的选择.对方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但似乎默许了对自己的帮助.所以在这点上听从了对方的意见]
说的也是…。如果随便进入的话那些东西一股脑儿涌上来对付会有点麻烦。
[在一旁将肉咽进肚中的人儿听到声响边冲到酷洛跟头带人飞走.目送双方离去后拍拍脸颊试图给予自己振作]
好,好的…!我也要努力了…!

View more

那傢伙就算消失了,對我也不會有任何影響——不,應該說少了一個惱人的傢伙,對整個世界的平衡也好。再說,誰不會消失?遲早問題而已。【因為對方的最後一句發話而摸向腰間警戒起來,瞥了一眼還在那人身邊啃骨頭舔嘴巴的斯圖卡……那笨蛋似乎完全不知道剛剛在身邊晃來晃去的亡靈是什麼存在】

是的…。我们这类人,到最后都不得好死吧。
[先前的经历历历在目成为心中无法褪去的阴影.事到如今,自己总算能够接触到眼前的人的一些想法了,想到这里压抑的心情稍稍有了活力.]
我还不想放手。
根据我的看法,眸是有意要避开我们,但如果是酷洛先生的话就另当别论,他应该不会料到您的出现。至于我的话…反正也睡不着了,想去魔界那边碰碰运气。

View more

哦,幫忙尋人?我可不是警察。【挑眉】就算你有誠意要請求別人找人,我也沒有義務要幫忙找。

拜,拜托了…。无论如何都必须找到…。
[直接朝人进行90°的弯腰鞠躬以表达诚意.歼曾对自己说的有关于眸的话全部清晰的回荡在脑中.
“放任他不管的话,一定会做出出格的举动”“这些举动可能会害死他”“必须要找到他,在一切后悔莫及之前”]
酷洛先生希望眸赶紧“消失”吗?
以及——算是,他拯救我后我所给他的报答。如果酷洛先生的朋友离死亡不远,您是会默不作声,还是推他一把,还是…尽自己所能?

View more

該擔心的不是我【語氣露出了點不耐煩】倒是你竟然還能夠這麼悠哉地出現在這裡散步,看來你們架吵的也挺兇的哈。

您的话语…是在讽刺我还是赞美呢?
[黑压压地树林中出现异样的骚动,亡灵的黑影在地面游走在自己身旁凝聚汇报情况.表情显得再度失落一般落下沉重的叹气.]
不行…利用这些孩子也找不到。
[抬眼将视线重新转移到人身上]
——那,那个,酷洛先生。如果您看到了眸的话,可以联络我吗?!拜托了…!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