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anninner:

在三次元聽過最美或最喜歡的名字?

我不想說心裡最真實的那個答案,就說說另一個名字吧。
你知道大陸人總會有些很酷的單名。那個女生名叫耿直,我跟她唯一的交集只有一次稍嫌倉促的問候,實在不確定她是否真的耿直,不過大家總說她不。「為什麼?」「做這種行業啊,哪裡耿直了。」
另一個人笑說:「是啊!她很耿直地賣淫啊!」
我是認為,她以名字作為對你們這種恐怖嘲諷的抵抗,就已經完勝了啊。

View more

想念或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會不會特地讓對方知道呢?好像不知道為什麼比實際的交流通常會形成的更加在乎對方,反而覺得說出來的話對方會感到突兀比高興來得多。怎麼辦才好?

不會特地讓對方知道,但我不介意被知道。
你要對一個人做些特別的事,本就是很容易被察覺的。對我來說根本沒有怎麼辦的問題,因為我會欣然接受。
然而讓對方以外的人知道偶爾會讓我困擾。被不同圈子的人閒言閒語永遠是最讓人不安的。不過因為我一直都是這副厭世的死樣子,那種不安其實也不會促使我改變做法。

View more

覺得什麼是努力?

每當聽見這個詞我就會想到我的國中同學。
我跟他現在關係不是很好,一相見就是尷尬,但至少我們有過一段算得上快樂的時光。國中時大家都叫他瘋子,因為他實在太喜歡看書了,在我們那所十個學生裡有七八個都吸菸玩幫派的學校裡,他認真的態度獨樹一格。
某天午休,當我從女廁走出來的時候,看見他狼狽地被三四個男同學從男廁裡拖出來,他手中拿著一本書和一支手電筒。幾個拖他出來的拿同學說:「他這瘋子!躲在廁所裡看地理!」我驚呼一聲,由衷感到這人真不得了,他就是用這樣的努力跟我並列第一的,或許他拚上一切只為了超越我。
我心裡是敬佩他的,但在那一刻我仍改不了當時對他說話的習慣。我只說:「哇,你真是瘋子。」
雖然他看起來沒受到什麼傷害,但誰知道呢?之後我們又發生了各式各樣的麻煩事,才落得今天完全無法跟彼此獨處的田地。先不管他的想法究竟正不正確,至今我仍覺得自己霸凌了那麼努力的人,非常要不得。

View more

您在創作上羨慕過其他人嗎?羨慕什麼地方呢?

當然,我羨慕一堆事。
不想說太說技巧性的東西,因為如果說下去,絕對會變成某種近似條例的長篇大論。只是想說,每當看到他人的作品擁有讓我身陷其中的魔力,我都非常羨慕,他們的文字能如此輕易地抓住我,使我順服,並在文章結束後依然包圍著我。似乎當它們是伴隨著一種神奇的空氣誕生,一種只有專屬於它們的空氣,而它們在其中翩翩飛舞、漫步、亦或是熟睡 ── 你知道嗎?真的有一種文字即便如睡眠一般沉靜,也能在你的腦海掀起不小的風暴,也有一種文字像慶典一般歡騰,卻讓你安穩地滑入夢鄉。
我羨慕那些獨特的氛圍,一個讀者若看到了那些文字,必定會一同被神奇的空氣籠罩,跳舞或熟睡的文字像引水人一般,領著他們穿越了蜿蜒(或是筆直,有什麼關係呢?)的流域,最終達到一個秘密的港灣。讀者被領導的時候彷彿受到催眠,航線和速度都由不得他們決定。
我希望某一天我的文字也擁有能催眠一個人的力量;我希望某一天我的每一篇文章,都有一片只屬於那串文字的空氣與港灣,有以自己的步調引人入境的霸氣,有使人在第一眼看見的那一刻,就情不自禁被操控的魔法。

View more

學習「誠實」還是學習「說謊」?→因為選擇性太多了、看回答者如何解讀也很有趣所以刻意的講的很不明不白………(哇怎麼又是你問的

不管看幾次還是覺得很難...!! 可能因為我不太喜歡隨便回答吧....。
我一直對自己相當誠實,誠實到有時會因這樣的誠實而難過沮喪,誠實在此時看起來並不像個美德,而是我對自己面對內心或任何事物的真相的要求,有時候──時常,我在這樣的自我逼迫下,會看到許多黑暗而令人沮喪的事。
而另一方面,我又想學習誠實。因為目前為止我誠實的對象只是自己,不是別人。也許是對自己誠實到我有點怕了,我無法把真相在毫無裝飾的情況下展示給他人。

View more

什麼理由讓你繼續喜歡這個世界?

你可能對我有些誤會,因為我其實一直都不喜歡啊。
與其說什麼理由讓我繼續喜歡,不如說什麼理由讓我「繼續待在」這個世界吧?
說起來這是我自從ask更新版面後第一次上來check問題,先前我有點放棄這個平台了,要不是同學興致勃勃跟我說他辦了ask,我甚至不會想起這裡。我喜歡存在於ask上的人們、文字們,如果發現了珍寶,便甚感欣喜,可惜我對於平台本身沒有任何興趣,也不會為了看到朋友的消息而造訪。
我不太清楚是什麼理由讓我繼續待在這裡,消極地。這句話看起來有點憂悶,但它並不,事實上憂悶的是下一句話:我太不清楚是什麼理由讓我繼續依附於這個世界上。
消極地....attach在其上而已。我時常感覺我除了身體真實存在、和與我相關的朋友們真實存在以外,自己與這個世界沒有任何連結,我懷疑自己的心智根本是被我自身依附的行為牽制著,漂浮在空中的同時,又像被繫在碼頭邊的船隻一樣無法走遠。
但這不會讓一切變得如此憂悶,因為我並不討厭在漂浮的同時被牽制,說得更準確一點,我或許害怕不受牽制。只是,有時候世界和生命對我來說真的一點意義也沒有,我喜歡的人們或喜歡的學習主題,就算在怎麼使我沉浸其中,也不會讓人生變得可愛一點,更值得久待一點,而如此認為的我卻始終依附著。我幾乎想不到任何讓我繼續待在這裡的原因,除了害怕死亡之外。
依附本身或許讓我快樂,但每當我發現自己依附可能只因為膽小,或是其他,總之是某個我找不到的原因時,憂悶就會不請自來。

View more

你認為「客觀」存在嗎?

說白點,客觀就是連同「他人的主觀」都一起考慮進去的意思不是嗎?
客觀一詞要你做的是嘗試以他人的主觀色彩看事情,並把他人的主觀拉提到與自我主觀相同的高度。通常來說嘗試越多種不同的主觀色彩,你便能夠越客觀。
當我們要求一個人應該立論客觀,我們是在要求對方改變其主觀的成分比例(〝自己的〞主觀的成分應該降低些),而不是主觀本身比例的減少。就算我把他人的主觀也納入考慮,所形成的也只是一個主觀的集合體。
所以我會說「客觀」存在,但「絕對客觀」不存在。

View more

妳的意思是妳有跟蹤過別人

K.CHOU
想了想我還是覺得要再說清楚點.... 以免被警察帶走.....
-
跟蹤對我來說是取材的一種,電影《登堂入室》(不管你有沒有看過)裡的高中生 Claude 為了一睹同班同學的家庭的模樣而刻意跟對方成為朋友,利用自己最擅長的數學吸引他上勾,再利用自己破碎的家庭背景博取同情,並把自己的所見寫成文章拿給老師看。不管是數學、家庭或那個男同學都只是工具。最後一幕他信心滿滿地說:「人們肯定需要點什麼東西。永遠都有辦法登堂入室。」
對於一個創作者來說,我們要登誰的堂?入誰的室?我們不可能天天想著闖進別人的房間意淫別人的母親,至少我不行,我的能耐頂多容許我攤開筆記本,打開Word,打開腦袋開始飛行,我的能耐最多只有幻想。而,幻想帶來的慾望比想像中還要龐大,我如果要記錄完美的幻想,首先必須對自己的慾望誠實,我要進入的是自己的堂與室。
我幾乎能為了取材做任何事(當然不是字面上的 "任何事",我只是習慣這麼說),我可以跑去修一門難搞的課只因為我認為我的角色應該要具備這個領域的知識,我可以對人們說出違背我真心的話語只因我的文章裡有那句台詞,而我想知道當活生生的人們聽到那句話時,會有什麼反應。當然,我也會擅自把自己的角色形象投射到一個路人身上,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地跟蹤他,雖然受傷害的結局居多。現實總是令人失望。
所以,沒錯啊,我就是有跟蹤別人的習慣,而且就算我說不常那麼做,我也不會戒除這個習慣的,因為單就過程而言,那感覺挺不賴哦~ ^^

View more

他關心的方式偏向「你一定是如何如何所以你只是想太多別想那麼多就好了&不然你出去走走吧」…雖然知道他說的沒錯但怎麼樣都沒有覺得被安慰到wwwww不過真的是有被關心就好了吧不能要求太多啊(攤手)

完全wwww 沒被wwwww 安慰到wwwwww
他是怎麼找到這種毫無意義的安慰方法的啊 太厲害了(爆笑

View more

「因為習慣才關心一下」→因為不止關心我一人,而且關心的等級(直接深入心理層面並且要求我坦露)也都一樣…讓我曾經覺得他這樣關心我是因為「我是特別的」而開心,但他對每個人都如此(像習慣)……所以他到底是「真的」關心我,還是說他只是「習慣」……嗯這群發是我問的XDDDD|其實這件事已經解決+得到本人證實了……啊………可以說他的「關心」不是「關心」我,而是想要「得到自我推測的證明」,跟我根本無關……知道這件事之後覺得有點傷人呢,不過也沒辦法。至少能被關心就是好的吧,即使不是真心想要關心「我」。

得到自我推測的證明?這好深奧xddd
我也覺得能被關心就是好的,如果他不是我的朋友,他的關心是真是假我其實也不在乎;是朋友的話,無論他是不是真誠地關心我我都會關心他的(以我微薄的方式和態度)。

View more

請問蘋子有喜歡的寫\稿環境嗎?(雖然這像是藉口,但是現在樓上在施工窗外下颱風雨,有超大聲的韓劇對白和房間裡在狂飆髒話的家人還有不怎麼涼的冷氣,也許這可以是我寬慰自己並不是才能不足才會卡稿的理由。)

寫稿時身旁不能有認識的人,至少她/他不能待在看得見我螢幕的位置。這是我唯一不可退讓的條件。
環境的話,我喜歡下雨天待在只有我的室內空間裡寫文章,把窗戶打開一點點就能聽見依稀雨聲,也能聞到雨的味道。我需要一點來自外面的聲音,卡稿的時候才不會被周圍的安靜逼瘋 |||
..... 沒錯,就算環境優良,我該卡稿的時候還是照樣卡稿r(
以前住學校的兩人房,趕稿期間我每天都揹著重得要死的筆電四處尋覓安靜無人的某處... 逼不得已時我會跑去圖書館B1,連B1也只剩走道旁的位置的話,我就會搬到四樓.... 有一次找到最後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麼ㄌ,乾脆自暴自棄在圖書館寫H文,瘋狂被坐我隔壁的人側目。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