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anudent:

呜呜呜阿稻你没删ask真是太好了呜呜呜呜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只知道西格和平白删了。
前段时间,西格清了大堆ask(没删账号)。她后来说她最近不太好(似乎是学业还有心情)要关掉账号一段时间。
平白是在西格清了ask后且尚未删账号时关了号。
只是各自的私人问题啦。

View more

阿稻在看《彩画集》吗,好巧我刚给同学安利完兰波,他诗里那种狂气让人根本停不下来—— 顺便推一下电影《心之全蚀》,是兰波的传记片,当初小年安利给我于是迫不及待去看了果真美得我内心澎湃

是的!虽然还无法理解他许多文字,但确是美的享受啊!
我去查了百度……赞!还是年轻的莱昂纳多饰兰波>//<(看来得找同学借网了……!)

View more

一个月没上Ask看到你是我首页少数几个存活的人我整个人都……………………阿稻你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吗?!怎么回事?!目前已知删ask的已经有三个了………这都什么……怎么了…………

诶三个啊……!天……
并没什么大事啦……可能是学业忙或者有不顺心的事吧…
可能是想好好缓一缓呢。所以我们就耐心等待并且祝愿吧!

View more

这是件有趣的事

ardou
我看见个外国的语c
丹bot厨折槛,典bot厨典诺,诺bot厨丁诺。
虽然他们用的语言基本上是德语或瑞典语,总之看不懂。但我看着提问者和点赞者,内心一阵浪涌。
“我惊叫:是幸运,是机遇,我看到满天浓烟火焰弥漫;于是,左右前后,所有财富珍奇如同一场大火那样燃烧,如同数不清的雷电喷涌迸发奇光四散。”——兰波《地狱一季》
[这便叫“断章取义”]

View more

收到意见.细思恐极十分感谢,我得和典bot谈谈:(十分爱您阿稻大大.

这个账号注销了
其实你不用太在意啊……
我对他们的理解应该比不上你,毕竟当上bot得对角色的人文地理历史有相当大的了解不是吗?
作为典诺党,也必须承认,典和诺之间的关系是牵附利益为多的(自拆cp)。单是看百科上的简述,也可得知,典在诺拥有巨大独立意志时当头一棒,虽然后来搞了个“鯡鱼沙拉”但并不能掩饰矛盾的滋长,即使是和平解决,也不过是迫于大局。诺贝尔和平奖在挪威颁发,有人表示是为了让挪威人不要叽叽喳喳。
我看法有点怪,请你还是多加考虑……
如果真的要说“爱”,回到维京时期吧(小时候啊就是好啊)。
你c的诺威非常之有趣(诺厨表示笑倒在地板上),希望你越来越棒!请加油哦!> <

View more

忍不住发牢骚……

ardou
有个诺的语c(只是话题延伸)
与典的交流几乎是:“打折”“促销”“送票”之类的关于经济上的无心的帮助……
虽然我觉得挺合适作虐文设定的(?)却仍然有点心塞啊……
(不过我刷到问题时,吓得快速掠过以避阅,平复情绪才颤抖着上拉。我没记错的话,bot是丁诺冰?觉得问“对贝瓦尔徳的爱”不太好啊……)
反正没啥人喜欢,我也就算了……

View more

背景是这样*诺威是杀人犯(在犯罪过程中受伤),贝瓦是负责调查此案的警官,犯罪事实被诺威隐瞒得天衣无缝,所有人都不再怀疑他转而向其他方向调查,只有贝瓦坚信诺威的罪并独自明暗调查,诺威知晓这一切不动声色与贝瓦周旋* 下着零星小雨的早晨,贝瓦手臂上挂着黑伞站在诺威门前,在家养伤病恹恹的诺威端着一杯咖啡倚在门边,带着漫不经心的假笑邀请警官先生进来坐坐。 阿稻好还记得我吗!(不记得)想点这样的图不知道可不可以……脑补故事是不是有点带感XD大概描绘一下就是这样,请想象着画吧w

敷蓝
觉得诺哥端着咖啡倚门边的姿势会很////(嗯没画好。
在想:会是”没想到,贝瓦尔德警官也有这种小癖好“之类的吗////(不会这样说的。
然后自己又脑补了些,于是就有这样乱来的结尾啦XDD(其实自己想的是不太好的东西。
所以就有点ooc了(躺
详情请戳:http://anudent.lofter.com/post/10f4b2_19a5595

View more

阿稻晚上好:-) 可以点一个典诺的借火么?听了麦浚龙的《借火》觉得蛮典诺的,虽然不适合这个季节。冬日灰白的街道上微弱的一点火光,无言的拥抱填补两颗寂寞的心。「只要接近 别无期望 夜了看电视的光 / 只要我们不问为何 然后直至忘记谁是我 / 一起静静的过 不需要太认识我 // 不渴望 你不要令我多几多渴望 / 你只要为我点一点火 然后让我此刻至少可度过 / 我可以令你差不多有快乐 我可以为你点一点火 / 然后望你轮廓 不讲什么悲壮 不想甚么沮丧 / 烟圈悄悄坠落 烟灰至少将心事证明燃烧过」

首先非常感谢你噢!!!!!!
打了鸡血弄了条漫啊……
虽然画了好久也没什么质量……有点累但是好开心噢!!!!
好久没听粤语歌啦!感觉挺好的!
不知怎么表达啦>///<试着画出来了……
详情请戳这里:http://anudent.lofter.com/post/10f4b2_19a54d2

View more

(群发)北五在恋人葬礼上的反应会是怎样的?不用全回答,捡你想说的几个。

啊抱歉现在才回…QAQ
我感觉:
要哭就大声哭,不哭就压抑到家。
比如阿丹:那得看他状态。或许他喝多了,又被恋人遗照及身着黑装的以巾拭泪的女人所感染触动,酒精的铺垫便相当成功地发挥作用,使一个大男人从泪水溢出、到失声痛哭而不得已匆忙离开、再到悲伤地望着水盆上方的镜子中自己嘴角的呕吐物。自我调整过后再见亲友时,挤出笑容以示“我很好的!别担心!”若他没喝多,便能暂时抑制那份悲伤,让恋人的婚葬礼顺利完成,愿她安息,在遗照那伫立苦笑凝望,离开会场后才宣泄。(感觉阿丹丹性子直,终归得宣泄而且要早,一两次就够了那种~)
比如阿芬:他早就作好心理准备,而且在车上备了酒精浓度高的饮料、死亡金属的唱片、缓解晕车的药、矿泉水。他会用平时看着恋人那份温暖甜腻的眼神注视,不过是多掺杂了悲伤无奈。他希望在恋人面前以笑容安慰,那也几乎是他的习惯了。(阿芬和阿丹都算比较乐观的吧,两人都习惯为他人着想,相较之下,阿丹的表现会强烈些,阿芬能更好控制自己吧。)
比如诺哥:他是个擅长自我暗示的人,在参加葬礼前已经能通过大量的暗示来稳定自己的情绪,“我和她的关系只是表层的'恋人'罢了”“她只是和我不在同一个空间,不代表无法交流”之类的。所以他有过于冷静的表现,他同样会凝视,但眼睛绝不是绝望的无神,而是灵魂跑去恋人那儿时留下躯体的无神。没有时间限制,或许他会在那儿待上一两天。(诺哥比较静,表现得会像无所谓。但内心真能平静吗?难。诺哥不是能通灵的嘛,那就说通了。)
比如阿典:他参加前心情很复杂的,以至于把自己锁房里几天,单纯地作思想斗争。可是一到参加时看见肃穆景象,或许是受到感染。他竟感到内心一片空旷平和,虽然他丰富的心理变化和得不到面部的重复表现,但还是有迹可寻:抬下眼镜、眨下眼睛、咂砸嘴巴——见证伟大仪式时的紧张激动和些许惊奇(阿典和诺哥都是表面比较平静的嘛,相较之下,诺哥像要神游的人啊,阿典实在些,小心思不少的…感觉说他俩很容易放下一段感情有点怪…)
比如阿冰:他稚嫩脸上的蹙眉,并不是他成熟的表现,而是压抑感情的表现。不知把手放哪,背在身后或牵在身前,凝视时千万思绪的涌现,任由泪水划出一两泪痕不去擦。当然帕芬的白蝴蝶结已换成白的。参完后,回家往床上一倒就埋头大睡。也许会诗兴大发之类的。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