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器物】亞奎拉→清紀!

浅見清紀
神色才柔軟幾分,少年的笑容又僵在唇畔。倘若以鳥爪自湖面輕輕掠過以描述適才的笑容,現在的唇角便猶如極地凍結的湖面覆上冰霜。旋即他破了冰,笑起來。弧度比提及好友時要大,神色比服用抑制魔藥時要苦澀。
.
「……我想每個人總都……有一兩個,」他稍作停頓,搜索枯腸以求適當的詞彙,「東西,」半晌過去還是揀了最常見的語句,他說,「看起來並不獨特,卻被某些人視如珍寶。例如從小抱著的毯子、有紀念價值的卡片、從重要的人那裡傳承過來的貼身物品……」少年耷下肩,不再坐得那麼端正,將重心交給柔軟厚實的椅背。
「總會有那麼一些,你願意用全部手段以保全它的物品,」少年臉上的笑容愈發無奈。這是一個多麼困難的題目啊,光思考就讓人柔腸寸斷。他將想法訴諸以眼神,湖水綠的眼睛霧濛濛地,都是少年藏掖著不敢開口的話語。「——就像失去它之後你也再沒有什麼能夠失去了一樣。」
.
他別過頭,將細削的枯瘦手指伸進鏡片的縫隙按了按鼻梁及眉心。接著抹了把臉,拭去眼角沉積的頹喪,再抬首,沉穩如舊,平靜如昔。剛才的呢喃像夢一樣。
.
「與清紀相似的物品是懷錶。」亞奎拉.蒙泰涅自長袍內袋掏出自己隨身的懷錶遞向你。黃銅鏈扣充滿了使用的磨擦痕跡,也看得出來物品是受到鍾愛的,古老的磨損處總有細心保養擦拭的表徵,是故陳舊卻依然明亮。錶面玻璃老舊地泛霧,在時間的指軸後方代表好幾個人的指針都停在夜裡,不再走動,唯時間的步伐永不停息。
他並沒有說明選擇這項物品的緣由,沒有向你解釋懷表上不同於現今的時間,也沒有說明停在永恆夜裡的老鷹為何不再展翅——他像一個活上百年的老人,以看淡世事的語氣逕自揭曉下一個答案。「動物的話,我想,是貓吧。」
.
他笑著說。「至少,我們都很喜歡貓。」
/
深夜手機碼字多謬誤,修一下~
另外,懷錶代表的是廣義的時間。是少年最想要但也不能擁有的事物。懷錶在前幾個年級的個人物品問答中有出現過(應該有吧),是從爺爺那裡繼承過來的。

The answer hasn’t got any reward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