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arlismall5:

您當地有什麼傳說?

「吶,我們有小金人。」坐在社辦的老位置,我對著新進來的學妹招呼著,學妹看起來還有點拘謹,直到對她說「隨便拉張椅子坐吧」,她才放下書包,坐在社辦的一角。
「小金人他們的年紀都比我還大,要叫學長,啊對了,其實有兩尊喔,一尊在上面...」學妹的目光順著我的介紹一邊往高處看,我則偷偷觀察學妹的表情,看樣子已經進入狀況了。
「說到這個,你看,我們隔壁不是布袋戲社嗎?」
「咦,真的耶。」
「他們那幾尊偶價錢也不便宜就是了,說到這個,別自己一個人在社辦待到太晚啊。社辦的位置其實是以前的文學院某系系館,那時候大學生課業壓力大,文科生難免多愁善感,幾個壓力下來就跳了......其實現在也一樣啦,像我剛進來就有個學長跳了。」
「嗯…我之前有看到新聞過...」學妹怯生生地回應。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房間最好別掛海報一類的東西,就是上面有人形圖樣的,據說有什麼東西容易附在那上面......你看我們這邊,別說平面海報了,根本是給個實體.......據說有學姐期中考前在社辦唸書...結果......」
「她瞎掰的。」朋友的聲音從布袋戲社那邊傳來。學妹愣了一下,傻傻地看著我。
「對,我瞎掰的。」我說。
威信大概從那時候就沒有了,唉。←

View more

您會吃朋友的醋嗎?對吃醋有什麼看法?

(真心話大冒險TIME)
之前友人E交男朋友的時候,胸口充滿著亂七八糟的感覺,祝福和著激動、悲傷、焦躁、不安的情緒,好像他們原本是一顆炸彈的原物料,在友人告白的那一刻引爆了。
對方是誰其實我完全不在意,他哪一天從世界上消失了也不會對我造成任何困擾,但在乎的是朋友和那個我不熟悉的人,兩個人在一起會不會開心。
所以當對方讓朋友傷心的時候,內心充滿著焦躁憤怒的情緒,腦子一熱,不經大腦就做出了讓C覺得我是個多管閒事的愚蠢傢伙的事情。
「那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呢?」C問。
其實我只想到我自己。
因為我覺得不開心,所以做出了可能會讓他們兩個人感到尷尬的舉動,兩個人的愛情世界裡我就只是個局外人,現在這個在看台邊看戲的突然下海一起演出他們的肥皂劇,WTF,觀眾都要丟爆米花了。
雖然後悔做出了這種舉動,但同樣的事再來一次,我大概還是......會這麼做吧。
或許又要被C翻白眼了:P

View more

讀過什麼讓你掉淚的文字嗎?

方才打開了塵封的衣櫃,才察覺到之前一直沒有發現到左下角有一個一體設計的小櫃子。
應該是設計拿來放小物品的,裡面卻被父親放置文件,在一疊鐵路局公文袋裡夾雜一個醫院的牛皮信封袋。
是有關於不孕症的檢查。
看來試管嬰兒這件事是真的。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在ask上說這些事,也許那哪一天就會全部刪光了,從以前我就不是個會說太多關於自己事情的人,但是經驗讓我學到什麼都不說總有一天我會突然倒下的,在ask敲打這些文字不知道會被誰給看見,無論是誰,也許看完/聽完就忘記了也沒關係,想找個人說點話,感覺到在某個地方,有人跟我一起慢慢找回自己從前到底是怎麼樣生活的,至少可以不那麼孤單吧。

View more

請貼張您的前後對照照片!

我曾經被告知過我是試管嬰兒。
對於記憶模糊的從前,以及在那更之前,還沒有降生於世界上的過往,現在已經無法已最快速便捷的方式取得答案,在整理房間的時候,看著舊書、老物品,只能腦補「啊,他也做過這樣的事呢。」
用現在的眼睛觀察以前的物品,現在的大腦遙想從前的從前,或許這樣子做能從中得到一絲薄弱的安慰。
即使那空虛到無以復加。

View more

修過印象最深的學校課程是?

七月初,颱風天的前夕,在地方的小教堂站了三個小時做演出前的彩排,坐上回程的捷運已經快到子夜了。
滑開手機瀏覽一下BBS站,還在震驚火車站的小型爆炸案之餘,同科系的學妹突然LINE我,說,系上的老師過世了。
我在大一時便給那位教授指導過必修課程,一門叫國學導讀的科目,難度不深,但範圍極廣且雜。
對教授的第一印象......是老女人,我知道這種想法不敬,但也是客觀事實。其實我一開始並不是很喜歡她,認為她幾乎和上了歲數的系上教授沒有太大的差別:傳統、拘泥於背誦、老調重彈。
其實教授的專業是文學史,但是教起國學導讀也是很有條理,總結就說在前頭:她是一位非常優秀,且學識涵養豐富的大前輩。事後想想,教授在教課的時候,結構嚴謹,對於課本上的段句子,甚至一個單詞或人名,旁徵博引非常多的資料和故事,這些內容不在課本裡,也不會出現在考卷題目上,當時的我只抱有「這樣非考試功利主義的上課方式,和以前果然不同啊」的粗淺想法,實在慚愧。
教授過世已經快要一個月了,我至今都還在扼腕當時真的是太不懂事,也太沒有基礎了, 沒辦法完全地吸收教授傾囊給學生們的寶物。
後悔也於事無補,錯過了就找不回來了。
您的文學史與國學導讀,後進學子已經沒有那份福氣享受了。
謝謝您曾經的指導。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