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ashitsu:

有哪些小事会让您快乐?

去买酸奶的时候店员小姐给我多加了很多草莓,今天阳光很灿烂,收到的快递里面夹了店家手写的卡片,考文综的时候写错字的频率变低了,今天早上也顺利的起床了,随手拍了好看的照片……
太多了,活着能接触新鲜事就很快乐呀

View more

可以点个小段子吗?关键词: 番茄 铁 衬衫

D2O
(虽然这个明明适合写三字母但是我毅然决定写两字母的DN)
Crusader-十字军
Inquisitor-雷神
(懒得起名如我)
十雷?
“……所以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大概他七、八岁的时候?因为一个番茄。”
“一个番茄?”
==
“Inquisitor——其实我还会画画你知道吗?”在一次日常狩猎后Crusader靠在铁匠铺的铁柱子边上等待Inquisitor修理装备时突然说道。
“哦,是吗?”锻造铁器的炽热温度下Inquisitor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淡,Crusader觉得那简直就好像在说‘你随便扯吧’。
于是Crusader在氤氲蒸汽中把金币扔在铁匠的桌子上就拉着Inquisitor去了自己仓库。
说实话Inquisitor更喜欢像这样的氛围。
斜斜的阳光斜斜地照进来,映照着木地板让人一阵恍惚。
从入口处的墙上开始一直蔓延到窗边,一件件有着上等工艺的衬衫背后全是令人惊艳的花纹。
“原来你还有在衬衫上画画这种喜好啊。”
“很有趣哦,你不觉得吗?”Crusader看Inquisitor没有接下去的想法就继续说了下去,“外面是神烦骑士团老气的外套,背后是一些有趣的绘画,你不觉得这是件很意思的事吗?”
只有你才会这么觉得吧你这个变态。
不过这话Inquisitor没有说出口,他看到中间那件衬衫的时候顿了一下。
那是个未完成品,只上了底色而已。
衬衫就好像血染一样,不,倒是更像什么东西喷泄出来,明明像血液的形状却用着轻佻的红色。
明明是绘画却怎么好像能够听到什么东西破开的声音一样。
==
“对啊,那时候我还没加入神圣骑士团,还算个混混,一边吃着路上踩的番茄一边翻墙去有钱人家搞定生活费,翻墙的时候手滑让番茄先过去了,等自己翻墙过去的时候看到小Inquisitor拿着番茄看着我。”
“……问我能不能带他见识些更厉害的东西,我问他你拿什么保证让我相信你。”
“然后他在我面前用雷电穿破了整个番茄,汁水溅了一身,看起来很血腥,他却什么表情也没有。”
==
“啊这个啊,……嗯一直没有想好画什么图案上去呢。”
说着Crusader拿起了边上的笔,把Inquisitor扔在一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好吧现在Inquisitor可以相信了,他确实会画画。
因为他拿着画笔的神情就如同在一次次龙穴中生死一线时不顾冷却时间往自己身后丢下一个个审判十字一样。
END
……写的我差点都要回坑了,简直可以写个长篇(醒醒,望断大爷满意o<-<。
听着S!N的达芬奇告白脑洞越来越大_(´ཀ`」 ∠)_,没OOC就欢天喜地了(。
觉得能文会武的十字军就好像圣骑士数学很差一样萌………………o<-<,要是有时间润色就好了

View more

作为朋友,喜欢和讨厌的类型是?

不太会有特别讨厌的朋友……因为那样的话就不会成为朋友啦最多是认识而已:)
要说的话, 比较讨厌说话很过分的跟在我已经探讨过的问题上跟我纠结的类型吧大概(
喜欢的类型有很多( °ω° )
很多朋友都很温柔或者很开朗,有上进心……之类的
不过要成为心友的话应该是波长一致【

View more

有没有某件事或某个瞬间让你体会到「啊…我怎么那么蠢」?

山折
这也太多了!
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初中英语课的时候说到怎么来上学的问题,然后我说私家车,英语老师问“你爸送你来的?”那时候刚好跟之前的一个日语会话的内容完全重合然后我就下意识“はい!”…………(。
还有很多比如说外景忘记带那个带这个,在衣服或者毛没折腾好的情况下毫无意识的拍完了全片之类的,或者有时候一不小心说了奇怪的话等反应过来就ry了(。
不过一般当时觉得自己可以去死一回了过几年回来看还是很有趣的((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