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bearu: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森林、天空、海洋、高山、城市、沙漠、宇宙。請問提起這些名詞,想到的第一個人分別是誰?

【預言家日報vr.】
有人指定用孩子的想法去回答這個題目,所以嘗試了用薇莎與四月試試看!
(然後附圖就用沒回答的辛蒂蕊拉吧TT)

【薇莎】
「森林……怎麼會想到藍梅打倒熊的事情呢……」
「說起天空……就想到莎菲……大概是因為覺得翱翔在空中的她相當耀眼……」
「海洋……腦中浮現出來的是奧拉呢……高山則是瓦伍……因為……有點險峻?」她眨眨眼笑了出來:
「城市……我想是四月……可以想像她恣意的穿梭其中……然後到處兜售東西……」
「宇宙……」薇莎閉起眼睛:「奈莫……」
「讓人捉摸不透的……好友……」

【四月】
「森林啊--芬里爾!因為是隻狼,野性的那種!」
「天空是我自己!」四月張開雙手:「因為我很廣闊--心有多大,我的天空就有多大!我的世界--就是這麼大!」
女孩嘿嘿一笑:
「海洋啊,不用多想就是西爾弗,我真的覺得代表包容的代名詞非常適合他。」
「高山是櫻櫻先生,你不覺得他很適合站在高山上烹茶嗎?」
自認為很精闢的四月蹭蹭自己的鼻子,笑得燦爛:「你說沙漠?貧乏的人啊,瘋克吧。」
「城市?城市--繁榮繁華的代名詞……剛剛想到小待幸,但又有哪裡不對……」
「宇宙嗎?想不到欸!」四月聳肩:「我覺得這個名詞代表全知全能,還要充滿神秘魅力--」

View more

你喜歡你自己嗎?為什麼呢? 還有我沒有比基尼欸……

沒有比基尼沒關係,死庫水的話我也可以接受哦^\\\\^
嚴格來說,現在的話,喜歡的比例大於討厭。
我曾經在想為甚麼都沒有人喜歡我,尋求各種管道幫助後,最終學到的一句話是「你必須要先喜歡上自己、才會有人會喜歡上你。」
可是要怎麼才會喜歡自己?
我有甚麼地方可以讓我自己喜歡自己?
外貌嗎?拜託就是個矮肥宅。
個性嗎?根本基掰又妄想症病患好嗎?
專長嗎?甚麼都有興趣沾一點所以甚麼都不會。
背景嗎?我家沒錢沒權是三級貧戶。
談吐嗎?我最不會的就是讀空氣與說出正確的句子。
人際嗎?呃、我就卡在這啊……
還有很多……我都不想吐槽的點了。
找不到優點是一件很絕望的事情。
大概就是覺得自己根本不需要活在這世界上的節奏吧。
然後,有個人跟我說,你這一點很好,我喜歡你這個地方。
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還有點甚麼可以活下去的可取之處嘛……
等等,剛剛那句話是這麼說來著吧?「你必須要先喜歡上自己」……
可是,如果找不到可以喜歡自己的地方,怎麼拼命去尋找都只會看見自己的缺點。
所以人啊,最後還是需要被別人認同。
就像是戳破硬殼上的一個小洞,你從殼裡看見一絲絲的光後,你就會「看得見」小洞周遭的模樣。
自己剝開、或是由別人戳出更多可以射入光芒的小洞,你就會蛻變───老娘真心不蓋你!
我,快三十歲,最喜歡自己的地方,就是個打不死的小強、我能看見對方的優點並不吝於讚美、還有活力十足;討厭的地方也很多,我就不贅述啦。
你呢,你喜歡自己哪裡?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CP題]有對象的孩子如果和CP交換性別或者其中一方性轉,會是怎麼樣的互動模式呢?

【預言家日報vr.】
【薇莎x穆克爾…性轉版?】玩弄關係。

重新來說一次薇莎的性轉是連個性都轉了,毒舌系、隱藏在尖銳之下的自卑,至於所謂的葛來分多的勇氣……大概是看不下去的時候會挺身而出的。

大概就是欺負小學妹節奏的狀況。

=

「……你躲我?」
「才沒有!」
「看起來……就是你在躲我……」他大步走過去,抓住了那個如同炸毛小動物一樣的女孩,他把她壓在牆壁上,禁錮她的行動。
「我、我等一下要去上課。」
「等一下去……也沒關係。」開始玩起對方的捲髮:「你的髮夾……沒換?」
「我一直都戴著這個啊……」女孩的聲音有點弱。
「我之前……送你的呢?」
女孩直覺感到危機,全身上下都豎起了毛。
「鎖在櫃子裡!」
「哦───」少年的聲音聽起來遙遠又危險。

=

因為今天提早下班了所以就打到這裡,其實腦內奔騰的構想還挺可愛的XDDD
有空再來繼續打!

View more

您浪漫嗎?為什麼?

【穆克爾x薇莎】她的浪漫就是這麼一回事
薇莎手捻著一朵玫瑰插入霧面的花瓶,喀的一聲,清脆響亮,那樣的鮮紅欲滴,正如同她的心情一樣的飛揚美好。
拉好新的藍色格紋桌布、替椅子放好嶄新的軟墊,今天的壁爐也稍微的擦拭與重新裝飾了一下。
她已經烹煮好每一道丈夫喜愛的餐點,南瓜汁也是必備的,不過女子仍然準備了紅酒,那是特蘭西之前捎來的禮物。
她哼著奇異的曲調,揮舞著魔杖,將最後的烤雞拿出烤箱,香味四溢。
薇莎聞著香味,下意識用了切割咒將塞滿蔬菜的雞肉切成片,她回神看到成果後,忍不住笑了笑,在球員宿舍時總是為莎菲製作餐點養成的習慣,現在她會反射性的使用魔咒切好肉,她的手都不擅長使用菜刀了。
「應該不會介意……已經先切開了吧……」她知道穆克爾會包容她這一點小錯誤的。

薇莎計算著時間,將餐點一一擺在桌上,經過花瓶時,忍不住又伸手轉動花朵。
壁爐內的火燄突然以不尋常的聲音劈啪響起,薇莎愣了一下後解開圍裙大步走去,卻是兒子的可愛臉龐揮舞雙手。
「媽咪!」
「啊……怎麼突然這時候連絡呢……頭頂上的是……?」薇莎噙著溫柔笑靨,眼神滿是暖意的看著笑咪咪的孩子。
「櫻櫻叔叔帶我去叫作環球影城的地方哦!」男孩摸摸自己頭上戴的帽子,「要讓櫻櫻叔叔講話嗎?」
「嗯……好啊……」
「抱歉,沒打擾到吧?」
「不要道歉啊……櫻櫻……你幫我帶Zoe去玩……非常感謝……」
在火燄中的櫻勾起唇角:「那麼,結婚紀念日快樂……好像也不該是我說。」櫻頓了一下:「ま……我倒是希望很快能夠看到『姪女』呢。」
薇莎臉一下子就紅了,假裝沒聽見兒子那驚訝疑惑的聲音喊著:「姪女是什麼?叔叔───」
「咳、櫻櫻……我記得你之前沒這麼……」
「那麼,幾天後見。」
「……幾天後見……」
火焰內的臉龐消失了,薇莎忍不住揉揉自己泛紅的頰。
「振作……都是第幾個年頭了……」
剛給自己打氣完,她便聽見更加響亮的聲音從玄關處傳出───
「我回來了!」
她起身,滿臉笑意,朝著玄關小跑步過去。
「……你回來啦……」

──

對不起忍不住偷用一些人。(咳血)
想要表現出婚後薇莎用這種方式來表現出她的浪漫,或許這是很普通的生活感、可是細心的佈置是她想在特別的日子中想要為兩人做的。
即使穆克爾沒有發現到也無所謂。
只要有一點點稱讚就開心的抱住丈夫。
大概是這樣子的感覺吧~

View more

【角色】面對(無心和有心的)善意/惡意的問候,能感覺的出來嘛?會怎樣應對?

【預言家日報vr.】
【薇莎】手足無措的遲鈍少女
她有點遲鈍,如果沒有太明顯是不會發現的。
即使發現了惡意,也會尷尬得不知道該怎麼回,反應會變得很呆XD
善意的表示會慢慢地感覺到,然後會付出十倍的善意予對方。

【四月】最會裝傻的敏銳小鬼
非常敏感的可以感覺到對方的語氣帶來的惡意,當然也能查覺到對方的善意。
不管哪一種都她都會嘻笑過去。
如果是讓人厭煩、直接的惡意則會用更加甜美惡意的方式回敬對方。

【歐敻】微笑面對所有狀況
處變不驚就是這種人。
不見得可以感覺出來,態度只要彰顯些,歐敻很快就會發現對方的狀況。
「是嗎?這樣啊。」用溫和的微笑望著對方。
親近之人才需要顯露出自己更多的樣貌,這就是歐敻。

【路伊莎】語出驚人死不休
這也是個遲鈍的孩子。
但是只要發現了就會直接了當的問對方:「我剛說錯甚麼了?」「你為什麼要那麼生氣?」之類的。
她不喜歡拐彎抹腳,甚至若對方口出惡言大概會拳腳相向吧。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情境題3連發part1』試著描述看看假使角色知道自己的伴侶『初戀』不是自己會有甚麼反應?是否會在意?會向對方表達自己的心情嗎?

【預言家日報vr.】
【薇莎】
完全不在意。
因為她知道現在對方愛的是自己,而自己也是如同對方愛自己那樣的愛對方很深。(好饒舌XD)

【歐敻】
「沒關係,現在是我就好了,對吧?」
其實還是會小小在意的,不過誰沒有初戀嘛───
他會用各種行動證明自己比上一個好!

【四月】
因為對方太多了所以麻痺了。
不過───
四月將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可憐兮兮的望著莉莉絲:「我很在意怎麼辦?莉莉絲你要怎麼補償我破碎的心?」

【路伊莎】
又是個不在意的XD
「你介意我會太在意嗎?」雙手按在對方的頰上,很認真的凝視對方:「放心,我不會的。」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CP題3連發part3』試著描述看看孩子過了很久終於和CP對象再度重逢,會有什麼反應或心情?

【預言家日報vr.】
【歐敻x蒂娜】
蒂娜才剛從壁爐冒出來,從頭到腳都沾滿灰燼,她還在猶豫要該先洗澡還是先填飽肚子的時候,一個人影把她緊緊圈住。
「我、我還沒洗澡耶!全身都是灰!」
「沒關係……」
蒂娜聽得出來抱住自己的那個傢伙好像有點低落。
「我想妳了。」
感覺自己的臉頰被親了一下,蒂娜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我才離開一週而已!」
歐敻鬆手,像隻大狗狗的望著蒂娜:「去萊辛那裏那麼久。」
好吧,蒂娜到現在還是無法不對這種神色不心軟。
「那總該也讓我先去洗個澡吧───哇啊───」
還沒說完就被歐敻打橫抱起,蒂娜緊抓著歐敻不放───實在不是因為她膽小,而是她知道歐敻沒什麼力氣,完全是瘦弱書生型。
「你在抖欸。」
「沒事。」他可是趁蒂娜不在的這幾天好好練過了。
「可是我覺得好像滑下來了───」
「嘿──!唔!」
歐敻覺得自己的背肌有點痛,他的腦袋還在想為什麼痛的是背肌呢?
「……你真得可以嗎……」蒂娜非常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現在已經不完全是灰燼沾上歐敻那最喜歡的羊毛背心的問題了。
「可以!」克勞德說過什麼───男人什麼都可以被質疑,就是不能被質疑他不行!
蒂娜又翻了個白眼,隨自家男人去了。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CP題3連發part2』試著描述看看孩子看不到CP對象又很想念對方的反應?

【預言家日報vr.】
【薇莎x穆克爾】
「薇莎,你老公今天不會來看比賽吧?」
正在擦拭球具的手突然頓了一下,歛下睫毛遮住那落寞的眼神。
「嗯……Zoe發燒,年紀太小也不能用魔藥止病。」薇莎輕輕的回應隊友的問題,拭皮布褶好後放在長凳上,將球具一一穿戴好後,在一旁拉筋的莎菲用力的拍打薇莎的背脊。
「半年過得很快啦,這場打完你就可以好好回家休息,天天看穆克爾啦!」
薇莎歪頭看向莎菲,在別人眼前掩飾的神色毫無顧忌的展現給莎菲看。
「看你這樣都酸了───」
「噗……莎菲酸什麼啊……」
「我的廚娘又要離我而去了。」
「你不是賽後休假……要跟誰……跑到南非去嗎……」
「嘖!把你拐去也不錯啊!」
兩人站在前往球場的拱門口,聽著群眾的歡呼聲,漸漸緊張的情緒,勉強的壓下了那道無法言明的寂寞。
「怎麼……我覺得穆穆會抱著孩子……追來的可能性……蠻高的……」
莎菲哈哈大笑,順著播報員的喊聲,與薇莎一起踏到炙熱的陽光下───

為什麼我覺得閃的好像是莎菲跟薇莎(乾)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CP題3連發part1』試著描述看看孩子不得已要跟CP對象分開很久會是什麼心境,分開時又會說什麼話?

【預言家日報vr.】
【四月x莉莉絲】
她的思念已經變成一種執念與瘋狂。
不斷的提筆寫信、寄出、寫信、寄出。
她知道已經在社會上努力生活的莉莉絲很忙、忙到半年只能寄給四月一封信。
她還透過梅莉阿姨的丈夫的幫忙,詢問了莉莉絲的工作狀況。
───噁心又可悲的執著───四月在寫下第三十四封信的時候這麼諷刺自己。
四月丟開羽毛筆,將自己的額頭碰撞上桌面。
她一點都不會感受到痛。

「明明說好會乖乖的唸書……為什麼這麼煩躁……」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請讓孩子用一句話介紹自己!!只能一句!!XDDDDDD

【預言家日報vr.】
【薇莎】
「你、你好……很高興認識你……那個……我?我嗎……我是薇莎‧艾略特……很高興……欸、剛剛講過了……」陷入迴圈的狀態(?)。

【歐敻】
「啊?我的名字是歐敻‧魯索,個人興趣是讀書、嗯……專長也只有讀書了。好朋友?當然是卡密依,你問這麼多想要做什麼呢?沒有什麼只是想問?嗯……我並不覺得你只是隨口問問,我想你應該有什麼目的吧?」
然後重複幾百字(乾)

【四月】
「嘿!你問我?我是四月‧麥克多爾,來跟我念一遍───四、月!是的,你要跟我當朋友嗎?那麼友好的禮物───給!哈,非常讓你難以忘懷的滋味哦?你問我的興趣啊?嘿,這麼想深入了解我嗎?哼哼───你等等就知道了,記得吃糖哦,晚點見囉!」
然後吃下肚的糖果會讓人真的很難以忘懷的苦(不)。

【路伊莎】
「我的名字是路伊莎‧塞弗特,維吾爾族名……如果你這麼興趣,薩拉麥提。意思?意思是健健康康,啊、並不是我體弱多病,我還能爬山、打獵……那個名字是有原因的……」

【蓓蓓】(七招)
「嗨!我是蓓蓓!如你所見是個純粹的麻瓜哦!那麼,很高興認識你,你可以跟我說你的名字嗎?欸、我的興趣───?那個,沒有刷高好感度的狀況下我是不會跟你說的哦!」邊笑著說邊找逃走的路徑。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中之)認為提出結cp邀請困難嗎?難處又在哪?

【預言家日報vr.】
那不就是跟告白一樣嗎!!!(強調三百萬遍)

提出CP非常困難的地方在於「害怕被拒絕」。
這就跟拿著告白信卻不敢跟喜歡的人告白一樣的心理。

如果被拒絕真的會覺得很傷心吧?
每一次提出都是抱持著莫名的害怕與心跳加速在詢問的。
不過漸漸的也會被磨練出堅強的心智吧。
(而且我覺得拒絕的人也會很尷尬唉唷OTZ)



之所以有些中之會覺得「那是我家角色跟你家角色CP,為什麼搞得很像是我跟你CP?」
我想是因為對方的心態很難轉變。
畢竟牽CP這回事情真的很像是在告白啊!(強調四百萬遍)
(上面這段強詞奪理請無視───)

View more

【中之】被非創作圈的朋友發現自己家角色/孩子,如何向圈外人解釋或是介紹自家角色/孩子?

【預言家日報vr.】
我好像都會大肆渲染我有個可愛的孩子WWWWWWW(搞得我好朋友圈內都知道我在玩HGWS)

之前與閨蜜的對話。
閨蜜:「熊寶你都不愛歐敻。」
我:「我是不太愛(畫)男孩子啊!」
閨蜜:「……那瓦伍呢?」
我:「hshshshshshs」

然後我就被揍了。
其實本來就打算讓歐敻走創作路線,到目前為止還很平淡啦嗚嗚嗚───也沒有設置主線TAT,所、所以……(跪坐)

View more

您的使用者名稱是如何想出來的?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筆名叫做(BI--)的孩子,被親友暱稱為「一夏夏」。

後來因為在學校沒有綽號,被同學選了一個綽號就是熊寶貝。(因為雄壯威武又矮(X))
再然後,因為種種緣故,拋棄了網路上原有的筆名,把自己的名字轉為「熊寶」,可是卻跟某個知名部落格撞名……掙扎許久後,在朋友隨口的「熊熊子」的稱呼下,決定立刻換成這名稱!
從此我就被人稱為熊熊子或是變態熊子了。
以後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想請鬍子北北幫忙詳細大家看起來都很酷炫狂霸跩的家族設定和族譜通常都怎麼蓋的...(HGWS)

【預言家日報vr.】
首先先想到這個人會有什模樣的父母與兄弟姊妹,這樣就可以先蓋好親世代。
接下來在看看爸爸媽媽個別家族有甚麼樣的兄弟姐妹與父母,這樣就可以蓋好祖世代!

就從現在往回蓋,自然就可以蓋到高層囉!
不過最難想的還是名字啦~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大家對撞設定有甚麼想法?外表、名字......撞了會有甚麼反應跟處理呢><

【預言家日報vr.】
只要不要五成以上都撞到基本上沒甚麼關係。

名字很容易撞吧,英文名字要取好像都是那些名字TAT(雖然薇莎是自己亂設的那個英文系的請見諒)
外表的話,女孩子雖然很多變,不過高萌點的部位排列組合後還是有機率會一樣的WW

所以只要對方不要太過分就放寬心吧!(蹭蹭)

View more

好想看花心的四月喔!!(滾

奶蓋的一三四五六七
徵文結束了~客倌滿意嗎?
節文:

四月享受著來自於週遭的視線,尤其是那羨慕的目光更是讓她顯露出得意的模樣。
「就等著奧茲給我溫暖啊,而且又能享受大家的羨慕呢,哼哼!」
她毫不扭捏的說出自己想要的,誠實大方的神態,奧斯汀反而覺得這就是四月的真性情,四月想要什麼、為什麼在這裡做這樣招人目光的動作,奧斯汀都明瞭於心。
「餐廳還是圖書館,剛剛才上完魔法史吧?」奧斯汀勾起嘴唇,像是抓到少女的小辮子似的:「不需要加強記憶嗎?」
四月吐舌,決定選擇性忽略奧斯汀的話語。
「餐廳吧,我餓壞了,那樣對記憶也沒什麼幫助。」
奧斯汀聳肩:「好,那走吧。」
奧斯汀像是護花使者似的,在前往餐廳的路途中,兩人有說有笑,不過更多時候是互相拌嘴互鬧,直到餐廳門前,四月自動脫離奧斯汀,卻沒有將外套還與她。
「湯瑪士啊───」
「呃!」湯瑪士還是會反射性的往後退一步,「嗨,四月,你來吃飯啊?」
「不然咧?」四月迅速靠近湯瑪士,秀氣的小臉張揚著壞笑。
「太、太太太太近了!」只要再前進一步就會碰觸到嘴唇的距離,兩人的距離都已經能夠交換彼此呼吸,湯瑪士的臉脹紅成番茄,或許在過一陣子就會變成茄子色。
「是哦、是嗎?我覺得還可以更近耶───」
奧斯汀解救了湯瑪士的困窘,一手把四月撈退幾步。
「好了,四月學姊,這裡不是調戲的好地點,你不怕被人議論,這小子可會怕。」
「真是可惜。」四月笑瞇眼,伸手拍拍湯瑪士的臉頰,手長剛好能觸擊那張緋紅的雙頰:「晚上等著姐姐臨幸啊!」
「我───我才不要!」
「不用擔心,姊姊會很溫柔的。」
「我、我不需要你的溫柔!」
四月聳肩,拉著奧斯汀進入餐廳前,拋下一句「那只好對你S一點。」,湯瑪士早就看過各種成年人才能看的漫畫或雜誌,四月口中的意思讓他的鼻頭一熱,流出了鮮紅的血液。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