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看花心的四月喔!!(滾

奶蓋的一三四五六七
徵文結束了~客倌滿意嗎?
節文:

四月享受著來自於週遭的視線,尤其是那羨慕的目光更是讓她顯露出得意的模樣。
「就等著奧茲給我溫暖啊,而且又能享受大家的羨慕呢,哼哼!」
她毫不扭捏的說出自己想要的,誠實大方的神態,奧斯汀反而覺得這就是四月的真性情,四月想要什麼、為什麼在這裡做這樣招人目光的動作,奧斯汀都明瞭於心。
「餐廳還是圖書館,剛剛才上完魔法史吧?」奧斯汀勾起嘴唇,像是抓到少女的小辮子似的:「不需要加強記憶嗎?」
四月吐舌,決定選擇性忽略奧斯汀的話語。
「餐廳吧,我餓壞了,那樣對記憶也沒什麼幫助。」
奧斯汀聳肩:「好,那走吧。」
奧斯汀像是護花使者似的,在前往餐廳的路途中,兩人有說有笑,不過更多時候是互相拌嘴互鬧,直到餐廳門前,四月自動脫離奧斯汀,卻沒有將外套還與她。
「湯瑪士啊───」
「呃!」湯瑪士還是會反射性的往後退一步,「嗨,四月,你來吃飯啊?」
「不然咧?」四月迅速靠近湯瑪士,秀氣的小臉張揚著壞笑。
「太、太太太太近了!」只要再前進一步就會碰觸到嘴唇的距離,兩人的距離都已經能夠交換彼此呼吸,湯瑪士的臉脹紅成番茄,或許在過一陣子就會變成茄子色。
「是哦、是嗎?我覺得還可以更近耶───」
奧斯汀解救了湯瑪士的困窘,一手把四月撈退幾步。
「好了,四月學姊,這裡不是調戲的好地點,你不怕被人議論,這小子可會怕。」
「真是可惜。」四月笑瞇眼,伸手拍拍湯瑪士的臉頰,手長剛好能觸擊那張緋紅的雙頰:「晚上等著姐姐臨幸啊!」
「我───我才不要!」
「不用擔心,姊姊會很溫柔的。」
「我、我不需要你的溫柔!」
四月聳肩,拉著奧斯汀進入餐廳前,拋下一句「那只好對你S一點。」,湯瑪士早就看過各種成年人才能看的漫畫或雜誌,四月口中的意思讓他的鼻頭一熱,流出了鮮紅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