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chekhai:

您最喜歡哪位運動員?

#CWT49 #工商 #轉轉感謝
大家好阿,為了朋友設計的小工具書《「我迷路了」「你在哪裡?我去接你」「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兩日寄攤K63拉!
這本書教你很快認出方向、找到自己在哪裡哩!這樣一來就可以告訴認路的朋友來哪裡接自己啦!
一本125,攤位上會放個20本左右,有興趣的歡迎去翻翻看看參觀選購ㄛ
無法到場的朋友也可以填填通販 https://www.surveycake.com/s/PqaMG 唷謝謝大家~~!

View more

您看喜劇節目嗎?如果答案為「是」,喜歡看哪些?

有時會想幸福和藝術究竟該如何言歸於好。充滿藝術的生活肯定幸福,但藝術地生活恐怕未必。能成為藝術的,也許比較多是不幸,起碼要有個不幸的過程。著迷於藝術的話,就必須讓苦難反覆發生,在藝術中,在生活裡,嗎在夢裡面。也許我本身至今仍是苦難的集合體,因為苦楚所以這麼美,即便其他東西也是美的,但我的審美確實偏好悲傷,難過,寂寞,失意。尤其是故事性的東西。小說,詩,電影,影集,舞台劇,歌曲。我面向那些關於幸福的故事,或是廣大無關於不幸的故事,總是後退。而且我在這之中選擇最禁慾的道路,所以甚至沒有一點墮落可以享樂。全部都是孤單,全部都是沉默……啊…我要像日常看的這些因為太日常而不大提及的漫畫這樣,更普遍地和無關不幸的事物接壤。我要,我一定要,我……

View more

『我迷路了。』 『你在哪裡?我去接你』 『我也不知道我在哪』發印調囉

窕帆 Taiofam
嗨,我是窕帆,我做了一本簡單教人認路和認識自己在哪的小書。
https://www.surveycake.com/s/vb9KO
書名 ⊙ 「我迷路了」「你在哪裡?我去接你」「我不知道我在哪」
作者 ○ 窕帆
頁數 ○ 46P
價格 ○ NT125(暫定)
內容 ⊙ 教你認路跟認地點
大家有沒有遇過像封面對話那種情況呢?
迷路了,認路的朋友叫我別動,要來接我,可是……
連告訴他我在哪都沒辦法。
或是
朋友迷路了,我叫他別動,我去接他,可是……
連他在哪都問不出來。
除了問到地址報給他,或是傳定位給他,有沒有什麼別的辦法呢?
【我在哪裡?……這句話在問什麼?】
大家覺得「認路」是什麼意思呢?是事先把整個場所甚至場域的所有資訊全部都背下來、需要的時候從腦海中提取資訊嗎?
事前準備很好用。不過,總是有些人,明明沒有到過某個地方,卻總不會認錯路,對吧?還有一些人,要從一個不熟甚至陌生的地方,出發往另一個不熟甚至陌生的地方,中間選擇了完全沒走過的路……結果還是能順利抵達、毫不出錯!為什麼呢?
他有可能是事先整理好所有資訊了。
可是,也有那種途中完全沒有查閱任何資料,照樣順利抵達的人。
這感覺起來超酷,果然是認路的朋友……不過,話說回來,你跟你朋友,在初來乍到之時,對於當地的了解,大概差不了多少。是什麼讓他能在短時間內就認路……他在電光石火之間把地圖給背了下來嗎?

實際上的「認路」,可能是指「知道如何去蒐集需要的資訊,並且能夠運用」。
譬如說,「讀」地圖以及「規劃」路線的能力。
而在手邊沒有地圖的情況下,則是「蒐集」路面、路邊資訊的能力。
可能只是對你而言,這些資訊混雜在一起,是一團大混沌罷了。
如果知道路邊的什麼東西,報告了關於所在地的資訊,那麼就能夠簡單地辨識出自己在哪裡了。而路上也有很多資訊在報告方位、小範圍內其他東西在哪裡等等。

首先,我們要建立一個觀念:認路的人認路。
認路與不認路的人觀看到的東西、觀看的方式不同。
雖然你不知道你在的地方是「哪裡」、「叫做什麼名字」,「看了四周景物也找不到關於『這裡是哪』的資訊」「也許就算看到『這是哪裡』的資訊,也沒辦法應用」,但是你認路的朋友知道。不用擔心他不知道,因為他認路。
這意味著,萬一你實在找不到任何絕對的資訊(例如地址、方位或具體的地標),只要向你的朋友報告你旁邊有什麼就可以了。各種你覺得特別(意思是旁邊沒有)的事情都可以報告。他會自己判斷你在哪裡,以及要怎麼過來。因為他是認路的朋友。
話說,要是你試著說了以後,你認路的朋友反問你……你這樣講誰知道那是哪裡啊?!
這個時候,請不要怪自己是路癡。你就再反問他……那你需要什麼資訊?你需要我怎麼描述這個地方?通常你看到什麼資訊,就可以分辨這是哪裡?我找一下那個告訴你。

每個人認路使用的資訊不盡相同,有人是看地址,只要有詳細地址就能推出大概位置,但是對當地地景沒有概念;有人是看街景,整個社區都認識,告訴他轉角大概長怎麼樣,他就知道是哪個轉角,不過不知道這是地圖上的哪裡、也不曉得每一條巷子叫什麼名字;有人記得整張地圖,整個圖像他都認得,數路口超行,但是一樣不記得路名……所以,如果沒有提供到你的認路的朋友使用的那種資訊,他可能也無法認路。但是他太習慣了~也許不會察覺到這一點。那麼,試著問問他究竟是怎麼認路的吧?!

預計販售方式
◐ 寄攤 CWT49
◐ 通販

聯絡我
plurk ◎ xiaotiaofam
facebook ◎ 窕帆

View more

+1 answer in: “想詳細新刊的內容....羞ry(;´∀`)”

想詳細新刊的內容....羞ry(;´∀`)

『我迷路了。』
『你在哪裡?我去接你』
『我也不知道我在哪』
大家有沒有遇過封面那種對話呢?
迷路了,認路的朋友叫我別動,要來接我,可是……
連告訴他我在哪都沒辦法。
或是
朋友迷路了,我叫他別動,我去接他,可是……
連他在哪裡都問不出來。
除了問到地址報給他,或是傳定位給他,有沒有什麼別的辦法呢?
-------
總之是一本關於認路的小書。

View more

想詳細新刊的內容羞ry
+1 answer Read more

【吼吼吼赫赫!】 一開始確實會覺得這個人講話怎麼這樣,是在囂張什麼啦(笑) 可是認識久了之後就會發現,果然有這個本錢囂張XD 而且偶爾會纖細敏感覺得寂寞 傳一些我愛大家感覺快要消失在這世界上的簡訊給我 害我都很不正經得回簡訊害怕明天看到什麼不妙的社會新聞 有一陣子也誤會了你的個性 一部分是你說話的藝術要再加強XD 另一部份是我還沒有成熟的內心 如果沒有深入認識你就會覺得你是一個驕傲的怪人 比較深入了解你就會知道 你是一個很特別的怪人 (猜猜我是誰~~~)

謝謝你。

View more

很多人說不是競爭力的問題,而是是否公平競爭的問題。我覺得我不同意,原因和切開有講的差不多,大人覺得現況只是一個深淵換成一個深淵+台灣幾乎看不起所有產業。是不是很多人都想著加入國際削價競爭就很有競爭力嗎?是不是現階段已經沒辦法讓台灣提升切開所講的那種競爭力了......

也許我們只是既不願意吃苦,又覺得吃苦是應該的。所以大家越吃越苦,而且拒絕正視真正拒絕吃苦的人,同時鄙視再也吃不了一口苦的人。也許我們只要認為吃苦是不應該的就好了。
這題是318那時留到現在的。那時的想法很多現在都改變了。以競爭力這件事為例,當時我覺得我鬼父講的話還值得聽,良性競爭力就是他提出的。現在我覺得他就是一個鬼父。是一個逼人吃苦的人。他最多就是真的認為有良性競爭這種東西,但他媽他根本不在乎。終歸而言沒有競爭力就去死吧,像這樣。
我時常在想如果時光能夠退回那個時候,或是左右就好了。我有一切,幾乎真的有,我的戀愛還沒有萎縮到無可挽回的地步,我的課業、志業與精神力,以及才華和創造力也還沒有。無論如何,那是一個高產的人。我是說我。我並不討厭現在的我,如今的生活我也覺得有意義,過去幾年經過了很多重要的轉變與時光,和重要的人達成一些交流。即便是那萎縮的戀情也以另一個方式再度茁壯起來。然而可以的話,也許的話,我想要回到那個時候,也許走另外一條路也沒什麼不好。也許我所需要的這一切轉化仍然會發生,而且會發生得更舒適美滿。我常在想,我想我是不願意來到這一個盡頭的。
說起來,這則提問的主人現在還會看到這個回答嗎?我也不知道呢……好想變得年輕,好想在後臺洗牌之前全部答完,現在是沒有辦法了,這麼多提問都一起一會地消失了。和所有的緣分一樣。我真想念你,以及那一整個充滿活力的過去。

View more

您怎麼分辨好人和壞人?

當我表達反感時,表示抱歉並改變行為的是好人;表示就算被我討厭也喜歡我,通常意指他不打算把自己調整成不會讓我不舒服的樣子,而是自滿與就算被討厭也不會討厭回去、反而還喜歡,總而言之根本不在乎我在關係中舒適與否的人是壞人。基本上是這樣。
喜歡我就不要讓我不舒服,謝謝。

View more

你好可愛喔! 你無須招待我, 我珍惜這樣的機緣 ,和你分享一些想法罷了

David
你不懂我在嘲諷你嗎…。你很可怕,應該要去看醫生。你以為你在跟我分享你的想法,我倒覺得你在把廢水潑到我身上。我為你的孩子默哀。
首先,愛到海枯石爛地久天荒的人,發展成怨偶我覺得是還滿自然而然的事情,因為那種愛基本上不是愛,而是投射和依附,他們喜好的不是對方,而是在愛中的自己、被愛的狀態,對方怎樣根本就跟他沒有關係,令他們動心的是對方彷彿符合自己的理想的表象,然而他們醉心的是一個能夠符合自己理想的人,而不是實在的對方,所以其實對象是誰都無所謂。的確或許對這個對象產生了特殊的黏著,但是這黏著的想法的核心是找到一個想要改造的人偶,而不是心儀的人。所以當對方表現出不符合他理想的行徑時,便會開始指責對方為什麼跟他想要的不同。他們從來就沒有相愛,只是在彼此身上顧影自憐。他們也不是溝通不良,而是從來沒有打算溝通。像他們那樣的人,所謂的溝通指的是要求對方完全理解自己的行為並同意;如果沒有達到這一點就不算是他們以為的溝通。然而溝通這件事本來就不能預設結果,或者說預設了結果的溝通其實是一種傳教。總而言之,他們並不預期要讓對方保持和自己不同的想法,其中最基本的就是不認同自己的自由。然而,由於前述的黏著性,企圖改造對方的妄想,彼此都不願意分開,想著有一天對方就會變成完全符合自己想法的人,也就是說對方的個體性會完全消失。
不需要智慧,只要一點點的知識,就能明白真正的愛情與你提到的什麼佳偶怨偶自以為的截然不同。那種彷彿是愛的東西是有限的,但愛並不是。他們並不是缺乏智慧,而是懶惰而逃避。他們並不想面對自己內在的匱乏,所以轉而侵略他人,事實上就是如此而已。
親子之間的關係的確大多數也是如此。因而,我想那跟愛沒有半點關係。由於親子之間權力與資源的完全不對等,甚至是壟斷,基本上實際發生的就是操控與宰制,恣意妄為地決定要不要投資(而不是付出)。孩童由於心理結構,自然會對父母示好,但那種元初的愛,面對真實的惡意,很快就會煙消雲散。磨掉愛的不是溝通不良,而是憎恨。愛如果真的是被不再適合而磨掉的話,是不會留下憤怒與遺憾的。留下了憎恨的,基本上就是掠奪與偷竊:父母什麼都沒有付出,就強行搶走了孩童的心靈能量,要求孩童無論如何都愛、尊敬且服從自己。
不過,沒錯,這些親子關係,跟那些佳偶怨偶很像,幾乎是一樣的。全都不是愛。差別只在於孝道之類的會讓子代通常只能啞巴吃黃蓮。
你很可悲。你到了這個年紀,可能已經沒有回頭覺醒的餘地了。你無法理解我覺得像你這樣的人很討厭,還珍惜跟我的機緣,這真是噁心得不行。有人跑來潑了我一身臭水,說這樣的相遇他很珍惜,我真心覺得我是做了什麼孽要被這樣糟蹋。

View more

+5 answers in: “窕的噗浪不見了,以後上哪找你QQ”

沒錯,我們都是罪人! 而且人的愛 受時間空間的限制, 再加上智慧不足, 所以讓愛造成的壓力與傷害。 目前台灣的離婚率高居亞洲之冠 ,也在全世界的排行榜 上赫赫有名。這些成為怨偶的失婚者 難道當初都没有相愛嗎? 那時有多少的佳偶 不是愛到海枯石爛,地久天荒嗎? 他們的確相愛過 ,只是因著衝突 ,溝通不良....磨掉了原來 的愛情。 親子 之間的愛會不會也如此呢?

雖然不知道你打哪來的,不過你可能走錯地方了,我這裡沒有什麼能招待你的。

View more

+5 answers in: “窕的噗浪不見了,以後上哪找你QQ”

看到你的po文,感覺到你很受傷 ,但人的愛就是很有限的

所以?
愛是有限的,跟拿自以為是愛的東西去殺人是兩碼子事吧。
『因為我對你已經太好了,**所以**你說的話我都不用聽。不管你有什麼需求,我都會加倍壓榨你。不准逃走,也不准接受別人的愛。你這輩子就是要被我們凌辱到死』。
你覺得這是愛嗎?
雖然能愛我是最好的,不過話說回來可以先不要殺我嗎?這很~奢求嗎?
我真正受傷的是明明他們純粹就是在殺害我,還有人像你這樣為他們講話XD 以及跟我說就算我遭到殺害也應該摸摸鼻子覺得這很自然。
這兩種極端都很有病,我說真的。
總而言之就是告訴我不應該感覺受傷的人。
我應該怎麼感覺又干你屁事了?
愛是有限的,與以愛的名義為非作歹,完全是兩碼子。
他們對我完全不愛,這可是一種解脫。
雖然很遺憾我被謀殺了幾十年,但是總而言之我可以簡單地把他們視為罪人,而不是一些弄巧成拙的不知而無罪者。
當然了,分開了就無有罪人與否的差別了。

View more

+5 answers in: “窕的噗浪不見了,以後上哪找你QQ”

對於會花30萬買包包的女生 你有什麼看法

花三十萬買包包是一個行為,行為要在一個確實的構成裡才有意義。做這件事的人是出於什麼想法去做的?他如何執行?他做這件事的難易度如何?如果很難,他選擇什麼方法來克服困難?這些是異質的。我不認為所有花三十萬買包包的女生都一樣,所以沒辦法對此有什麼看法。而包包與女生,如果在這個題目中也背負著意義,那情況又不同了。例如,花三十萬學鋼琴的女生?花三十萬買車的女生?花三十萬旅遊的女生?男生呢?另外,三十萬這個數字如何被生產出來?正價或特價的三十萬?對問的人與答的人來說,三十萬可以換算成什麼?三十個月、六十個月或者三個月的房租?……
這一切左右了我的看法。換言之,沒有這些的話,我沒有看法。只有偏見。

View more

續前

窕帆 Taiofam
我的原生家庭認為他們待我很好,甚至太好了,無論我說什麼他們都不打算聽,現在一副和藹慈愛的樣子想把我找回去,好像很棒吼?不過我已經被騙很多次了,這種開場後面的東西大概不外乎羞辱、斥責、嘲笑,有哪個大人要反省嗎?沒有,他們都只認為是我誤會他們,對他們有既定印象,不願意信任,是我的錯。把我找回去,為的是什麼?老實說我一點也不知道。他們愛我嗎?以前我認為他們愛,只是無法抵達我。現在我很確定,完全不愛。他們愛的是他們想像的那個人,而我要去全力成為那個人,不然我就是沒用的棋子。他們發現了嗎?我看沒有,他們不會認為自己做錯了,只會覺得我還沒發現他們哪邊對,為什麼對。
我並不是一個很強硬的人,我說的所有話,如果不是我也只愛我投射的幻象而非對方本人(不好意思,正在嘗試改變這個),就是我考慮過會被接受的話。覺得我這個人深得你心,恐怕是因為我先揣測過你想聽什麼。我真正的想法我是幾乎不曾說的。我說出來的東西不一定不是我認同的,但是最重要的部分可能保留沒說。對我來說說出基進的看法不難,被駁倒就算了,但是如果說出我真正的想法卻被說無所謂甚至不應該那樣想,那我退無可退。有些人會因為我會說很基進的話而以為我是一個果斷的人,所以我沒說不好就是好,沒做絕就是有機會。並不是這樣。我的確可能也是個不願意讓人傷心的好人,但這也不能直接被當作所以我喜歡你的證據,我只是有禮貌,甚至我只是想要保持自己是個好人的自我認知。
連結到最近,其實我很想連結到最近的系列事件,我想說,我覺得那些人並不愛人,而是戀物。先把有好感的對象物化,訂定一個相處手冊,再來喜歡跟行動。這種刪除了未知與各種發展可能性的做法,使得任何的失敗都被變得不可能發生,而一方認為自己有權力去指責另一方做得不好。對,我不否認我也是這種人,因為我也是被這樣養大的。我們對任何人都可能這樣,這種行為可能被視作情緒勒索,但我對情緒勒索這個詞彙有點疑慮,那就是勒索似乎得是自主意識到的行為。也許我更偏好說這種人處在一個沒有辦法不物化人的世界觀裡。所有人都被物化,不過對於自己感到無所謂的人,不會去苦苦相逼罷了。這樣的人的自我也有可能根本不存在,對這樣的人來說自我這種東西不管在誰身上都是不存在的。
而物化的程度深淺、傷害人的難易,加上各種其他情境條件,最後導致異男特別容易……抱歉,中間過程我還沒想好,我不知道。
可是,總之,關於被拒絕可不可以再追求?我覺得是可以的。但是這個追求,恐怕我指的是不追不求。以前我都搞錯,而且做錯了。等待就是等待,不是催促。等了之後沒結果,那是風險自負。等待與催促之間,能做的事情,其實還有,那就是喜歡。可是喜歡不是想要被喜歡。對別人好,但是不認為對方應該要對自己好、用特定方式對自己好。如果你的喜歡專注在對別人好,那麼,喜歡是跟對方在一起很開心、對方收下我出於喜歡做的事我很開心,沒收下的話他拒絕的是那事而非我(當然…他本身沒有在特定的意義上喜歡我),就這樣而已。跟回報相同喜歡的關係比較小。我希望我早十年學到這些。

View more

+5 answers in: “窕的噗浪不見了,以後上哪找你QQ”

哇喔!?好像被徵信了是怎麼樣的經驗,有被人探查過的痕跡之類的感覺嗎?

窮奇

法定全名三個字都換了
戶籍遷走
戶頭註銷
換門號
更改筆名
網路聯絡管道變更(雖然他們本來就幾乎不能用網路聯絡我)
休學,在學校系統留的是舊資料
搬家(不過他們本來也不知道我到底住在哪)
如我之前說過的,我的原生家庭和我的其他人際圈零重疊
結果我手機收到生我的女人的簡訊。裡面他等待我聯繫他(好像我很想聯繫他似的?)然後開始瘋狂催促我聯繫他,寫著只有在噗浪上說過的事,還很鉅細靡遺說他幾點看到哪個噗,知道我缺錢,所以想給我錢,努力找出我的手機號碼等等。
難道不會覺得不給你找還硬要找,還邀功私地說出來只會讓人恐懼嗎?完全都沒有感應到別人的思緒。
我很缺錢做牙套,這是真的,可是,任何的給予如果不是給予本身,收下的同時產生的連結可能是不想要的,我並不想讓他覺得我願意收下他的心意的事,尤其是他的心意還是以這麼恐怖的方式出現。我並不想要讓他覺得我給他機會。真的只是希望我有錢用,可以匿名贊助給我,連讓我知道是誰給的都不要,不然不就是希望刷好感度嗎?在本來就有相應好感度的情況下也許沒關係,但不夠甚至是負值就很討厭。
想要好感度這種事,我不能說有什麼錯,但是有些人只是想要好感度,卻不進行任何努力。我想他們可能覺得自己有吧,覺得不被喜歡很辛苦很難過,努力想要改變卻也永遠改不到對方喜歡的樣子。其實道理很簡單,就是對方不喜歡你,不喜歡你想像的那個應該會喜歡、終究會喜歡的你。無論如何,你對他的喜歡和一切行為,都是建立在為了要得到他的喜歡,這個基礎上。然而,這是為了滿足自己被喜歡的慾望。研究對方喜歡什麼或需要什麼然後投其所好,或許很重要,但我覺得並不是最重要的。因為,死纏爛打的人跑來投你所好,你就會喜歡他嗎?我想會的機率很低吧,大家更可能發生的是感到很恐怖被這樣調查了吧,或是被這樣要求著『我都給你這個了,你是不是應該喜歡我?』
一個人如果討厭你,你這時釋出更多的愛是沒有用的,你可能覺得自己很寬宏大量,覺得即便被討厭還是繼續愛,所以自己真是個高尚寬厚的人!能夠容忍對方的刁脾氣!事實上你只是一個高高在上的高傲白痴而已,不願意面對自己被討厭、被否定的事實,把『自己有某些地方是對方不喜歡的』曲解成『對方鬧彆扭所以表現出不喜歡我的樣子』。無法接受自己被討厭的事實,而又要改變關係,自然只能想到去改變對方。但這是不可能的,既然對方的討厭是確實的,那麼你不改,一切都不會改變。
可是,癥結在於,對方討厭的,就是你『想要他喜歡你』這件事。所以不管你做什麼,他都討厭。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再做任何看起來可以刷好感度的事。而這個做法乍看之下,好像就不可能提升好感度了……所以不會選擇這個。
聽好了,這是一個雙向的假象。認為一定要追求才能被喜歡的人 (此處的追求不是指表露自己,而是機關性質地刷好感度,認為刷了好感度『就會』提升。表露好感本身是無關接下來會怎麼樣的。),基本上不相信自己會被喜歡,認為對方喜歡的是自己拿出來的各種道具,以及可以拿出的自己。而認為只要做了這個就能那樣,只要做了什麼好感度就會提升,的誤區,這個在各種兩性關係討論都有人提過很多,不再贅述。
生我的那個女人有各種對待我的模式,但所有的模式都是為了把我塑造成一個喜歡他的我,而不是面向真正的我。他如果保持他自以為的喜歡無果,就會苦情哀求我喜歡他,或是說我說明我討厭他哪裡他一定會改,假設我說了他就會合理化那個點,說我不應該討厭那種事,命令我理解他,或是在我做自己的事的時候命令我跟他和解,我受不了決定出門,他就自顧自下了『今天我跟你又說到幾句話,有進步,慢慢來吧』好像是我在求他和解一樣?或者是認為既然我討厭他不是因為他做錯任何事(因為我根本懶得說明我討厭他哪裡,說明也沒用。而且我根本沒有想要跟他交好,也不會想跟他說明他怎麼做才能有用),那麼他就會主張既然他什麼也沒做錯所以他不用改我應該喜歡他,又或者主張由於沒有達到他要的效果即我喜歡他的狀態,所以我們是缺乏溝通的,而這是因為我懶惰不跟他溝通,或者主張不論他以前做了什麼讓我討厭的事,那都已經過去了,我應該放下過去,然後來喜歡他,或者主張小孩當然不可以討厭自己的父母,甚至不可以討厭任何長輩,因為他預先設定只要年紀大就是好人貴人,或者主張我是傲嬌,我討厭他只是因為怕得不到他的愛,他都知道了我真是囂張。他會說我有百分之百討厭他的自由,但他絕不放棄假定我喜歡他,或是認為我喜歡他才對,總而言之他被討厭他就不能不管,他的接受自己被討厭指的是要加倍努力來讓自己變得不被討厭。我想這意思是也知道如果不是自主自由地選擇喜歡,那也不是真的喜歡,可惜他沒有明白理解真的喜歡跟真的不喜歡必須同時有可能,真的才會是真的。
當他軟的無效就會惱羞成怒,開始威壓,威壓無效就又道歉,周而復始。最後他甚至會主張,因為我是一個很好的人,所以一定捨不得討厭別人,因為這會讓對方傷心,所以我不討厭他。
好了,族繁不及備載。
他到底喜不喜歡我?我很確定答案應該是否定的。他的喜歡是他想要被喜歡,但是我需要什麼跟他都沒有關係,因為他喜歡我,所以我應該要喜歡他、滿足他被喜歡的慾望,因為這是我的責任,所以當他想要虐待我的時候,我也應該要承受,因為我應該要優先在乎他的需要。這個觀點加上親子關係加成,根本不可能反抗。我如果不壓抑自己的需要,就會被生父母拿去外面丟掉,因為我要求得太多,即便我的要求只是我想吃飯我想尿尿我想看病之類的。這時家長再向孩子加上反抗的義務的話,孩子就要被綁死一輩子了:我得不到需要的東西,不是因為他們不想給,而是我不懂得爭取。但是我需要的東西還要另外爭取,不就是因為他們不想給嗎?
家長不管有多辛苦,時局不管有多艱難,要求小孩識相體諒都是不可能也不妥當的。因為那就是要求你的義務保護對象反過來保護你。你可以現在要求他生產力量給你,但這些生產是直接透過折壽而來的。因為他還沒有被養大,你就要求他做大人該做的事。當然,你辦不到的事情你還是辦不到,但是要求他『懂事』跟單純拒絕他是不一樣的。尤其當你是受壓迫者,你的小孩也是的時候,你跟他應該是同一陣線的吧,怎麼能把你沒有錢怪在小孩頭上呢?你可以說你付不出來,實際上也不付錢(但你自己很揮霍卻對小孩很吝嗇是不行的,這不叫你付不出來,叫做你不想付,而如果你不想付的原因是『這是我賺的,又不是小孩賺的』那真的很不好,這種態度內含的是沒有賺錢能力的人的需求和欲求都不重要,這樣他有困難的時候不會告訴你);但是要求小孩『不准去想要』你付不出來的東西,就是壓迫,對自由意志的壓迫。因為戰爭沒東西吃,而要小孩體諒大人,是很殘酷的,小孩頂多就學到我活該沒東西吃而已。大人可以抱怨戰爭,但小孩不可以,小孩要體諒大人壓力山大。
(下一段貼在不斷追問)

View more

+5 answers in: “窕的噗浪不見了,以後上哪找你QQ”

「明明沒有做過的壞事,眾人都相信是你做的而指責你」跟「做了好事,眾人都以為是另一個人做的而讚美他,不相信是你做的」哪個比較討厭?如果是你,你會怎麼處理?

前面那個比較討厭,因為我會面臨針對我而來的厭惡的情緒
我沒辦法處理,上島上了兩次我的心得是,人要不信任我,那我說什麼做什麼都沒用,因為不信任我的人會忽視或是任意解讀,而且一開始恐怕就有假消息
我不是說我這個人沒有任何惹人不快或是trigger的地方,但是我是否存心惡意或是心存僥倖地為惡是另一回事
因為不滿我的言行而對我沒有好感,和假定˙我是一個惡人所以討厭我是當然的,是兩種不同的心態 (當然,有些人是別的情況,例如能夠在假定一個人是惡人之後也不討厭,此處不討論)
前面那種人明白知道負面情緒是產生在自己心裡,否定的判斷也是他自己做的;後面那種人則認為自己並沒有做出判斷,只是想了理所當然的事情,對於他的選擇,他沒有任何責任,或是說這個選擇與他無關
這樣的話不管要做什麼事情都不會有心理壓力,因為形式上這件事是沒有什麼問題的,認為對方活該的話,自己就沒有任何主動的作為,只是令對方進入必然的現象而已
自己什麼也沒做,當然不用負責
所以了
一個人只要相信自己沒做錯
他甚至都不會有罪惡感
他那種毫無保留的敵視和物化(確信對方和自己想得一樣)的情緒
對我來說處理成本比較高
如果你問我我會不會像那些人那樣?
其實答案是會的
無論有再多反身性
要保持堅定健康的心理狀態,同時不斷懷疑自己的相信,相當困難
說到底相信就是『意識』這個能力的盲區啊
我能做的,我目前選擇的做法是停止對公眾議題發表看法
以前我並不是很明白為什麼有人對公眾議題沒有自己的看法,或是被問到對什麼事情有什麼看法時,會回答沒有看法,無論認識多淺薄,多少會形成一點看法吧!
現在我也許還是不明白,但關於這件事的看法有了改變
我覺得我沒辦法對我不知道的事情下明確的判斷
而我無法知道我沒有經驗過的事情
當然,我們可以用理性思考,或是模擬情境,或是議題假定等等方式來討論
然而那樣的討論有太多空洞了
建立在思想實驗和概念性詞彙的討論法,很有可能根本沒有一個底,沒有詞彙定義的共識,甚至對人類行為的假定都不符合現實
我們討論了
那些跟我們無關
但我們到底在討論什麼?
不就是因為討論了一堆,所以比起誰做了壞事跟好事,我們更傾向相信我們相信的嗎?
我不認為沒有被姦殺就不能討論姦殺
或是抽象的結構的問題因為他發生在某個比較遠的地方,每個人的經驗都只是局部,所以大家都不要綜觀去談
而且沒有發生的人來談顯然可以比較不懟
但是我們現在就是陷在
當局者懟,旁觀者浮
的兩難上
你問我怎麼處理
我可能選擇
好吧,他們所討論所相信的,其實也不是我
而是他們所投射的自我

曾經有一個朋友說我的控訴包含太多肯定句
所以他覺得不能承受,很冤枉
我覺得
很遺憾
可是
他做的事情對我造成什麼影響,都是肯定句,一定的,因為我知道
我不知道的只是他是否有意這麼做
當然,大多數情況我其實認為沒有
他並沒有存什麼惡心
但還是做出了毀滅性的惡行
我也沒辦法
回到問題
也許我確實做了什麼壞事,只是我不認為

我想,我也沒辦法
我也許會為了那些後果負責
但我不會改變我並沒有那片心的想法
不過
這後頭又有
也許我整個觀念都出了差池,導致我做了我認為沒問題的事情,但是導致了問題
因為我的認為本身就有問題
太難了
這次腦力激盪到此為止

View more

窕的噗浪不見了,以後上哪找你QQ

你這個不是找到了嗎,乖(摸頭)
窕好像被原生家庭徵信了,想說避一下風頭,不過前幾天跟朋友聊,他說想想徵信社能做的,可能他們不是用什麼方法肉搜出我的資料,純粹就是用駭的,因為我妹有找到舊河道,我在舊河道貼過新的連結,所以駭進舊河道就找到了,不是什麼千奇百怪有人出賣我或是真的鍵盤偵查很厲害之類的,這樣想的話再怎麼避好像也沒用,反正對方來陰的,而且我也不想放棄窕這個名字,要是名字不換的話搜索還會降級到google就能找到的程度
總之要聊天的話亮名就可以聊ㄚ來

View more

+5 answers Read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