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dayspring513:

您會按您父母養育您的方式來養育自己的孩子嗎?

絕對不會XDDDDDDD
這種惡性循環不能再傳承下去了。

我父母親其實對我很好,養育的方式也沒有什麼太原則性的錯誤(不然我早就崩壞了也等不了二十年)。
除開我爸精神狀況不好的時候確實有施暴過,但既然他現在已經相對穩定並且跟我道歉過了,我也不想鞭屍,沒有意義。
除開我媽不時還是會情緒勒索,嗯,畢竟以她的角度來看那是真理,當然希望自己的兒女也能用更好的方式生活。
他們其實在我性格養成和世界觀塑造的期間,給予我很多很好的觀點和協助,甚至可以說,我跟我弟以同齡人來說,是非常開放自由的狀態來學習如何面對世界的。
問題在於,我不適用這種方法,我天生就缺乏對人的關懷和同理,我是真心實意地不在乎他人死活,倒不是說我會害人或漠視別人安危,我有確實存在的正義感,我也會對我認為需要的人施以我力所能及的援手,但我在乎他們嗎?不,我不這麼認為。
我不為他人而哭,也不為他人而笑,我所有的一切行動都是以利己為最大前提與最終目標。
也就是說,我待別人體貼或溫柔或精細照料,完全只是為了塑造一個好的環境給我自己,在我這裡,所有一切都是量化的、有計畫與目的的。
他媽的你塞一堆道德價值給我我也沒用啊!!像我這種人只適合利益至上的投資教育吧?!

我的意思是,我覺得要因材施教啦,小孩想長成怎樣你就提供那樣的養分嘛。
壞掉也是他自己選的,自己要負責啊,找我幹嘛?

View more

最近有什麼故事可以分享呢?

__R
【一】
正值嚴除月的朔夜,鵝毛大雪落在銀白色的大地上,冷清的縣郊上連燈火也沒有,二更鼓剛才敲過,此刻最是萬籟俱寂的時候。
一抹血紅的影子在雪地裡拖行出一道怵目驚心的冶,披頭散髮只露出兩隻腥紅詭亮的雙眼,極美的面容染了乾涸的血跡,不僅沒有汙染他的白皙與出塵,那骨子裡帶出來的倔強倒是替他添加七分侵略性,讓他的存在感沒有被頭頂和肩上的濕雪給沖垮。
那是一個形容淒美的少年,在這樣的天候與時間點,他違異地沒有穿上蓑衣,也沒有撐傘,只是抱著一個極瘦弱的男童,渾渾噩噩地遊蕩在雪地之中。
少年的手極其蒼白,上頭沾滿了血汙和穢物,卻又小心翼翼地捧著懷中的男童,那男童雙腿都瘦成了皮包骨,青青紫紫的,似乎是被打斷後勉強靠著皮肉牽連著,小臉蛋面黃肌瘦,無意識地靠著少年,出氣多、進氣少,連喘氣的力氣都快沒有了。
他們汲取著僅存的那一點點體溫,艱難地在雪中拖步前行。
少年茫然,他也不知道他們還能去哪裡。

【1】
「小子,這般把孩子的魂魄煉進屍身中,可是會讓他變成殭屍的。你要他死也不得安寧嗎?」
「我欠他一條命。」
「他有想過這樣的回報嗎?」
「我會窮盡所能待他好的。他很善良,值得我給他所有。」
「呵,小子死作厲鬼也才半載,還養起孩子了?」
「求求大人了,求您慈悲,我願將所有戾氣都交給大人,從此聽候差遣。」
「本王這兒可不收厲鬼……不過,好吧,看在你聲稱本王慈悲的份兒上,我給你介紹個人吧。喂,勳兒在哪?取我的玉翎,把這個厲鬼小子送去冥峰。」
「……!您……!感謝大人大恩!」
「那倒不必,不過你可要照顧好這孩子,本王還沒瞧過只差了五歲的厲鬼爹帶殭屍兒子,就當滿足本王的獵奇之心吧。也省得你一口一個慈悲,鬨得本王鱗片底下長蟻窩似的癢。」

【二】
少年抱著男童的屍身跪在冥峰底下的瘴霧中已經整整四十八個日夜,一動不動的身子多日裡布滿了爬上他冰冷身子的蟲苔,厲鬼不懂麻木,憑著一股執拗的期盼,無論跪了多久,少年也不肯挪窩一步。
冥峰是惡神神尊的宮殿入口,佈滿了一切惡形惡狀的怪蟲猛獸,卻在厲鬼的怨戾和妖威之前勉勉強強劃出了一條道界,只敢虎視眈眈地向少年示威,透露出對此生人,噢不,生鬼的不喜與排斥。
少年出身微末,哪裡少見這點負面觀感,堅持用恭敬的態度跪在山下,祈求上面的惡神大人垂青,傾聽他卑微的、小小的願望。
這個孩子命途坎坷,又因他而死,他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看著自己僅存的牽掛就這樣淒苦零丁地死去。
在第四十九日的清晨,一條輕靈的碧藍舌信點了點少年沾滿露水的手。
少年抬起頭,一個沒有表情的半裸女子坐在一條巨大的長鬚斑斕蟒身上,身上刺繡了詭譎圖文的長紗衣只能將女子曼妙的身材隱藏三分,輪廓優美卻令人生不起一點淫慾,彷彿她的形體只是眼睛的錯覺,實際上,女子像是一座供堪降神時使用的雕塑一樣。
「尊上有示。」女子開口,嗓音沙啞粗礪。「帶著你的孩子,隨妾來。」
少年忍住了不存在的酸楚,連忙爬起跟上那條大蟒與女子在林谷間飄忽而下的身形。

【2】
「你不知道神山的規矩,不能怪你。只怪驍王明知冥峰的規矩,偏還是送了你來受罪,若非你已是鬼身,必死無疑。」
「妖皇陛下能指引我來,已是大恩。」
「妾是姑奉之一,容妾說句不好聽的……尊上雖是神尊,也管不了因果,生死有命,節哀。」
「但尊上有示不是嗎?尊上還是願意見我的……我還是……想親自求一求尊上。」
「……世道艱苦,何必把孩子的魂魄困在世上?」
「……可我……只有他了。」

【三】
若不是親眼得見,厲鬼也想不到當日他痛不欲生時,將力量贈給他,讓他以一個經脈俱斷的儐伎成就厲鬼身的那個白衣女子,就是世上人人畏懼的惡神翽足業冥。
白衣女子還是半年前初見那張臉,極接地氣的用灰黑色、長滿倒勾的蟲足踢著瘴池裡的水花,任由各種千奇百怪的蟲在她身上爬來爬去,甚至還埋在巨蠍尾上揉一隻大毛蛛的軟肚子,除開周遭不是邪氣橫生的各色瘴石和散發惡劣妖氣的詭怪植被,那張笑容之誠懇,簡直就沒有一處像是開闢了整個神洲的惡神。就算她皮下爬滿了各種毒草,但怎麼看,這個女子都是一個無害的姑娘家家。
「少年,這下你可知道我的難處了吧?」白衣女子用雙手把自己從蟲堆裡撐起來,光怪陸離的用巨大的蟲肢盤成椅子,露出略顯苦惱的笑,「復仇是惡念,我可幫過你一次了,總不能為了個孩子的復生再出手,這不是惡神管得著的事兒。」
「尊上……求求您,這孩子的魂魄被擊散,實在不能送進輪迴,否則下輩子也……」少年苦苦哀求著,將男童又攏得牢實了些,「尊上贈我鬼身,必也是垂憐我當時境遇,懇求尊上再疼疼您的子民……」
看著卑微敬奉的少年,白衣女子嘆了口氣,用一把磨成扇狀的翼骨揉了揉額角,極淡的髮色底下隱隱約約鼓起了個一跳一跳的肉苞,「這孩子生機絕斷,又是在翽足這裡……小厲鬼,你無論要做什麼也想讓這孩子逃脫輪迴麼?開弓可沒回頭箭了,被我們干預過的魂魄,若是再死,那就和你這鬼身一樣,會消失殆盡的哦。」
一見白衣女子似有轉圜,連忙伏首稱是,艷絕的臉上終是露出了喜形於色的神情。
「也罷,當時給了你鬼身,這份因緣也就勾連上了。再幫也沒什麼……」白衣女子悄悄嘀咕,擺手拒了身邊姑奉欲言又止的進諫。
白衣女子無奈搖頭,從頭上摘下那顆越來越大地肉苞,剝去上頭的皮殼,將裡頭若實若虛的軟蛭放在男童屍身的額上,輕輕壓進男童的靈台。
「我也不知這樣是好是壞。」她苦笑道,「你要謹記,接下來你得把這孩子帶在身邊,首先把他煉成屍傀,才能保他的肉身不滅;我的生蚜能保他魂魄清明、修練可成,可他成了屍傀之後,還得要修練成殭屍,此時才能試著治癒他肉身經脈的不足。」
「謝尊上大恩!」少年歡欣的表情都藏不住。
「這有什麼,你都跪了四十九天,就當我送的小禮物吧……反正你這小厲鬼拿了我的力量,再沒有輪迴的機會,也算翽足的一員,自家人嘛。再多我也沒辦法幫,畢竟是跟輪迴搶人……哎,這惡神的神位也麻煩啊。」
白衣女子懨懨地搖著手上那塊扇型翼骨,命左右姑奉把感恩涕泗的少年和尚無意識的男童送回人間,回頭又擺弄那個被扔在冥峰裡的女娃娃去了。

【3】
「尊上這般涉入世事,於漉芳可是惡訊。這樣……」
「這有什麼辦法,漉芳倒是高高在上萬事不擔心,咱們翽足最直接看到了,現神州就是靈氣稀缺、戾氣高漲,一座冥峰還能收多少戾氣?七個妖皇還能收多少戾氣?不都杯水車薪嘛。有幾個實在可憐的厲鬼在人間裡活動,總好過整個神州生靈塗炭。」
「尊上高義,但漉芳那裡……」
「噗哧!算啦,難不成又要去跟漉芳吵?」
「這……」
「邪穢總要有人清,我天生就產這些、吸收這些,難不成推給那片偷懶的小葉芽?」
「尊上……那是神尊……」
「我不也是神尊嘛。好了去吧,有精力操心這個,還不如替我去找驍王來,他手下不是一堆流塗嗎?聽說流塗可會養孩子了,我就想問問,這小東西怎麼老是哭著不肯吃蟲泥呀?」
「……妾這就去往盛幟巖。」

(下面的破字數ㄌ,那就這樣……Fade-Out!)

View more

和前男友分手後還會找對方嗎?

Milaaalim
當我的情緒發洩完之後,我就不會刻意避諱了。
屏除掉曾經交往過,我們依舊是各自的兩個個體吧?
整天想著過去現在未來種種不會累嗎XD
就正常往來吧,不避諱但也不會像以前一樣喜歡,沒話題就會自然而然疏遠,有話題就還是聊天囉。
頂多會為了現在的愛人的感受,稍微比平常的朋友更避嫌就是了。

View more

您是否曾為自己的過去感到羞愧?

不為自己的黑歷史羞愧是很難的,誰沒中二過呢?
我當然也覺得以前的自己很幼稚啊,各方面都是,又蠢又天真又愚昧還老愛橫衝直撞,不過那就是我,不是嗎?
我會努力接納那個自己,不對的地方也盡量改正,我想這會是一個對自己比較好的態度啦。
不然一直羞愧也不太舒服啊,畢竟那是發生過的客觀事實嘛,否認過去沒有意義。

View more

您是否進行過當眾表演?這種經歷感覺如何?

有的,畢竟我是戲劇系出身啊XD
小時候有過鋼琴發表會(教室集體發表那種),也去音樂班考過聲樂和鋼琴,但那些訓練本身我記得,上台當下真的是腦袋空白,就是乖乖照練習的來,沒什麼特別的耶。
就算是大學的時候上台演戲(雖然我不是修表演的不過大一大二要求你一定要上台也一定要修基礎的表演課),我自己的感受其實跟小時候沒有太具體的差別,我雖然沒演技,不過我很愛表達自己,可能也因此不算怯場吧?
老實說當我排練過二三十次以上,真的上台也就是上去照流程跑一遍--這種感覺。
上台前確實也會有些緊張雀躍,不過可能是我本身是一個有點理性感性分離的人,我感性上會有的情緒和反應不太會影響我理智上的決定,所以我就是全部照流程來XDDDD
所以說我真的沒有演技啊w
想磨都磨不出來啊,唉~
其實當時還挺開心的,覺得有成就感,不過話又說回來,以我這種超級抽離的人來看,可能還真就只剩下「跑流程」的感受吧XDDD

View more

在你考研最後衝刺時間,你曾經要好的國小同學,說她遇到了重大的人生大事找你談心,赴約後卻說 哈哈哈 只是為了騙你出來吃飯 根本沒有什麼人生大事 你會什麼反應...

hi little
連問了兩次欸XDDD
貌似很影響你的心情我就擅自跑出來當狗頭軍師了//
-
我是覺得啦,你國小同學也不知道你要考研,可能他不知道你現在面臨的緊迫狀態,這似乎也不太能責怪他吧?
然後我有點好奇,所謂的最後衝刺是指前兩到三天嗎?
如果是的話,我覺得說明然後延期幾天或是乾脆推掉……不就好了嗎XDD""
不過我還是會說一聲我在準備考研,可能不能多聊,然後叫他請我喝飲料就是了。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