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卡稿的時候會怎麼做呢...?

還真是切身之傷的問題,上星期我才剛剛經歷完
自己的卡稿主要分幾種:文字流斷了、突然覺得劇情不妥、對自己能力的猶疑
當然後面兩者也會引發前者,在這種時間我會把稿子放下,故意不想它然後一兩日後再回來看看(如果截稿日沒逼近),或是跟好友討論劇情整理思緒(有時會因此靈光一閃),請她們讀一讀文章。有好幾篇小說也是因此才成功寫完(e.g. The myth of Persephone、Falling Slowly),甚至寫得比想像還好(個人而言),這些好友包括我的繆思、開導者和戰友
文字流斷裂的情況比較複雜,有時只是單純想不出合適的文字繼續下去,只能去睡一覺(死線前的趕稿時期會這樣做,為了善用時間)或去做點別的。若說心理學有教導我如何面對趕稿的話,便是相信你的文章放在一旁時沒有跟你一同休眠,它還在發酵,而當你腦袋稍為清空後再打開檔案,或許便可以繼續下去
這是最理想的情況--很遺憾,我很少遇上,更多時候是文章在告訴我有什麼地方不妥,又可能是角色在不滿什麼要我正視某個問題。這時候就會回到"覺得劇情不妥→對自己能力的猶疑→文字停住"。拿最近的例子說,其實Pottertalia的史萊哲林米篇幅是整本合本裡寫得最艱苦的部分。原因不外乎擔心節奏控制不好、角色中的行為是否正常,還有最大問題--這樣講很奇怪,但這是真的--魔藥學教授阿爾不肯跟我合作(滅)。每當我嘗試探入他的心境,就會被驅逐咒狠狠扔出來,來來回回了幾次,最後我只好讓他自己決定要表達多少內心世界(比原本預定的少),終於平安寫完,可喜可賀。(但作者已經筋疲力盡了)
我猜問這題的你大概受夠我的胡言亂語。者說不定只出現在我這種沒有一開始便跟角色好好談的作者。
不過讓我再說一點,面對卡稿,其實另一種面對方法是閱讀。也許是文字輸出便需要有文字輸入的道理,每次我卡稿便去看書。

The answer hasn’t got any reward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