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foxchan_2000:

大尉,請問你的老師到底都開了什麼價位的帳單給十紋??

宇都宮︰不太清楚,只是每次都會聽到會計課的課長在辦公室中哀號。
請空接去問宮城媽媽價位~~ >>http://ask.fm/irissummer

View more

曾經被類似的招數玩弄過的宮城無奈了:「鈴,別玩太兇了。」

中之︰宮城先生辛苦了XDDDDDDD

View more

「哎呀,秋純這樣可不行呢,這樣都認不出來下次要怎麼挑戰更難的呢?」輕輕移步過去雪久留身側搭住她的肩膀,鈴彥姬笑得燦爛動人:「之後還有不一樣的裝扮可以試試呢,如果還是認不出來,我可要在你眼前把須堂妹妹借走了喔。」

宇都宮如臨大敵的把雪久留拉到自己身後,手死活不放,活像一放手雪久留就會被抓走似的。
那些不願離開等著看戲的藝伎們已經忍不住發出銀鈴般的笑聲,有些更已經唯恐天下不亂的提議著下次要把雪久留打扮成什麼絕對無法讓人認得出的樣子。
「鈴小姐,雪久留是絕對不會外借給妳的,即使是鈴小姐也不行。」
宇都宮很認真的說著,這時他感到自己牽著的手悄悄的握緊了一下,待他回頭看到雪久留微紅的臉蛋,臉紅是因為他當場把自己護在身後,但那仍是鼓鼓的臉蛋卻是因為他說的話。
「所以大尉承認了,認不出來呢。」
「……」
「大尉好過份……」
「我沒想到第一次見妳上這樣的大妝是這樣的,以為會妳婚禮上穿起白無垢時才會看得到。」宇都宮說得很認真,如果他不是沒有帶戒指在身上,現在就可以立即求婚了。
「說…說什麼啦!」當眾聽到宇都宮這樣說,雪久留的臉像被火燒一樣。

View more

被迫留在家裡工作的管理人忽而靈光一閃,貓著嘴想:「歸月現在是不是發生什麼有趣事了?話說雪久留美人和宇都宮小子什麼時候結婚?唔?為什麼我會聯想到這個?不管了嗷,還是先去準備一下結婚賀禮好了。」(被神光閃瞎的中之其實是來敲碗求後續的(敲敲敲

神紙
管理人的電波感應好強!XDD
連歸月正在發生有趣的事都知道了!!
(伸手)賀禮要大大大份的!嘿〜

View more

「哎呀,鈴的化妝技巧還是那麼出神入化呢。」宮城笑著邊說邊抽口煙,周圍藝伎聞言,有幾個人忍不住轉過身笑抖肩膀,而鈴彥姬眉眼彎彎,視線瞄向愣住的雪久留。

聽到宮城對鈴彥姬的讚賞,宇都宮有點疑惑的看向坐在宮城身邊的當事人,但看來看去他都沒有覺得鈴小姐今天的妝容跟平日有什麼分別?
「呵呵!秋純看的方向錯了哦!」鈴彥姬袖角輕掩嘴巴笑著說,但換來的是宇都宮更疑惑的目光。
他也不明白為什麼那些藝伎的反應這麼奇怪。
這時他感覺到自己的袖子被拉了下,但記得旁邊坐著的是那個端茶的新手藝伎,她怎麼大膽的拉他袖子了?差不多是自然反應般宇都宮隱晦的抽了手,但這樣一來感覺那些藝伎的肩膀更抖了。
「大尉……」
「……」聽著聲音有點熟,宇都宮總算正眼看了看身邊那個還想伸手拉他,神情好像很別扭的藝伎。
眉眼怎麼有點眼熟?
如果那眉毛不是這樣…唇色不這麼紅……頭髮放下來不梳髮髻的話……
宇都宮的神惰實在是疑惑得太認真了,雪久留也顧不得儀態的豉著臉說︰「大尉現在還是認不出來嗎?」
「雪久留?」臉上因為有濃妝他不敢百分百肯定,但再一次聽了聲音宇都宮總算確認了身邊的人是雪久留。但為什麼她會在這樣?還被打扮成這樣?
宇都宮不禁把詢問的視線投向鈴彥姬,可是鈴彥姬只給了他呵呵兩聲。
九成雪久留負責端茶給他也是鈴彥姬安排的了。
「原來大尉平日也會來歸月摸魚。」大尉沒有貪眼看美人滿足了雪久留那個試探的心思,只是他看來看去才認出自己,讓她不禁檢討平時真的是太少打扮嗎?
「是工作的一部份。」提到工作,宇都宮認真的說。
他記得雪久留今天排休,她來歸月的原因他大致猜到了。
「那我去茶屋也是呀!是跟茶先生他們交換情報。」
「……」
「大尉,你真的沒有在第一眼認出我嗎?」
這個問題,宇都宮覺得怎樣回答都有危機。

View more

正在閒聊的宮城和大尉聽見外面傳來鈴彥姬的話音,轉頭看去只見拉門被打開,幾名藝伎魚貫而入,替他們端茶準備點心,鈴彥姬就坐到宮城身邊眼嘴輕笑,最後宮城視線落在坐到大尉身邊的藝伎,感覺那女孩並不是受過訓練的歸月藝伎,倒茶動作並不標準,不免一邊抽煙管一邊向鈴彥姬投去疑惑的視線。

被打扮得連自己都認不出來的雪久留跟在一眾藝伎後面,半推半就下她就後在宇都宮旁邊去了。剛才跟那些藝伎們說好了,就出來倒個茶,看看大尉有沒有一眼認出她而已。
而且她也好奇,大尉在歸月跟宮城先生談事情時,是不是都目不斜視不多貪眼漂亮的藝伎們。雖說誤會已經解開,但無奈作為女性對這種試探簡直是無法拒絕的死穴。
要是大尉真的貪眼看了認出了她,她不知道會不會不高興,但要是他真的目不傘視不看她,根本連她在場都不知道,她同樣感到小鬱悶。
難得是前所未有的盛裝呀!雪久留的心情十分糾結。
端起茶壺,雪久留一邊照著印象中學過的禮儀作法給大尉端上茶杯,但當她發現同場宮城先生疑惑的視線時,手一抖,茶水就灑了。
茶是熱的,灑出的茶水差點燙到手之際一只戴著白手套的手先一步把她手上的茶盞拿走。
只是,宇都宮就只是接了茶盞,並沒有仔細看她一眼。
雪久留就維持著端茶杯的動作愣在原地。
她好像看到鈴小姐跟宮城先生忍著嘴邊的笑意交換了一記眼神,而其他打點茶點的藝伎們的動作也停頓下來。
和室中的氣氛變得有些古怪。
「嗯?」宇都宮疑惑的看向宮城冬月。
中之︰大尉沒有偷看美人,不過倒是有位糾結的美人現在想人家偷看XDDDDDDDDD

View more

鈴彥姬笑咪咪地伸手端正雪久留的臉,要她必上眼睛:「當然要啦,就放心交給姐姐吧,包準等會兒到隔壁時連冬月和秋純都認不出妳。」(畫眼影ing)

臉被捧著,雪久留動彈不得的只好任由鈴彥姬給她上妝。
只是她沒天真的忽略了鈴彥姬剛才話中的重點。
她說︰等會兒到隔壁時連冬月和秋純都認不出妳。等等!她不是裝扮來玩玩而已嗎?還真的要見人的嗎?而已為什麼大尉和宮城先生都在的?大尉今天不是休假的呀!怎麼他會溜出來?
不對!現在不是關注大尉原來也會蹺班出來的問題,她等等真的要面見全非的見人嗎?(喂)
中之︰記得劇情還沒真的寫到雪久留到過歸月時有假設過打扮過後的雪久留跟大尉見面的場面,不過今次多了宮城先生,感覺超爆笑的!(為什麼啦!XDDDD)

View more

「哎呀,須堂妹妹的皮膚真好,不用打底了,直接畫眼影吧。」「頭髮長度剛好,就盤個新造型吧?」「誰去把櫻紋樣的和服拿來?」「呀,這支髮釵也用上吧,一定很好看!」歸月的藝伎姐妹們圍繞著被拐進來的雪久留七嘴八舌談論中,而站在外圍的鈴彥姬掩嘴輕笑,拿出化妝盒準備給雪久留上妝。

雪久留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眼前的陣仗,本想著上次在歸月鬧了笑話,這次掙扎了一會終於找了個休息日打算好好賠禮,誰知道一來就看到藝伎們全武行包圍自己的陣仗了。
「欸?」
來不及拒絕,雪久留已經被一群手腳俐落的藝伎給她換了長伴儒,櫻紋的和服已經掛在旁邊的架子上。而她的長髮已經被梳起一個繁雜的髮髻,頭飾不用錢似的加上去。
「那個…鈴小姐……一定得上妝嗎?」
中之︰雪久留妳是期待又怕受修害的樣子是怎麼回事XDDDD

View more

宇都宮和雪久留快結婚!!!!(看完本子被閃瞎)

(遞上墨鏡)
快的了!二期我要搞定他們!<<不過要擠時間出來是問題XD

View more

老師有過低潮期嗎?如果有的話都靠什麼恢復呢?

低潮期…是指什麼都寫不出來的時期嗎?
有喔!不可能沒有的,不過我個人不會很長,寫不出來時就先把文章放一邊,看看不同的書,放空看劇集,甚至不去碰任何跟正在卡稿的文章相關的東西,低潮大都跟壓力有關呢…(我的情況啦)
商業稿子有必須負的責任,所以會讓自己盡快正常起來,跳過卡的部份先寫後面也是方法~
所以擺爛一陣子就會沒事了。
不過切忌挖新坑…這樣會更加不想寫在卡的稿~~~

View more

老師的文筆一直都很輕鬆幽默,故事節奏也都非常輕快,請問之後有沒有想挑戰不同的風格或是寫作方式呢?

挑戰不同的風格?是指不寫輕小或浪奇…改去寫驚嚇小說這種?@@
如果是這樣的話應該不會呢……
其實不同的題材都有挑戰,像《芙蓉》的東方神仙、《皇家》的西方奇幻、《夜繪》的現代妖異等等…
還沒計以前寫過的穿越文XD
不同世界觀的都有嚐試著呢!將來也會嚐試不同的故事類型,不過倒不會很刻意的為了挑戰什麼風格而去挖格,順其自然想寫自然就會去寫,不會半強逼自己去試,因為不會快樂XD

View more

請問老師創作的初衷是?

初衷嗎?就是腦洞大了,想把腦袋中亂七八糟的故事都寫出來。
腦補著自己喜歡的故事情節和不同的角色們,然後在有限的時間中把他們盡量都寫出來,到現在仍然是進行中…
因為是妖夜ASK…我就硬是把問題拉到妖夜上去了~~<<等等
寫妖夜的故事初衷是為了寫爽,減壓,但最後越是寫下去腦洞就越大了,目前排隊補洞中……

View more

聽到可能會受傷,雲灯這縮了縮肩膀,眨眨眼,偏著小腦袋問:「跟父親的刀一樣,其他人碰的話會變出黑色大狗狗來咬人嗎?」

「不會有狗狗出來呢!宇都哥哥的刀上面附有的術式沒那麼厲害。」宇都宮接著頓了頓。「倒是里見的刀說不定會有,雲灯可以問問她。」
「里見…大姐頭?」雲灯歪了歪頭,想起那個間中會到長屋找雪久姐姐的另外一位……豪邁姐姐。
「……」聽到大姐頭這稱呼,宇都宮沉默了。
中之︰里見的刀有開小灶~叔叔有偏心!XD

View more

大尉在道場常常把人打飛的話,牆面會不會要常常修繕?例如擦掉人形印痕之類的((什麼鬼#

根據中之的經驗,道場的牆都很硬,不會被人撞穿的,要是撞穿了…應該是那個人先出事呢~~
沒有人形印痕啦!(汗)
練過劍道就會知道的啦!那種被撞飛的感覺……雖然痛苦但不至於在畿上和地上留痕的……

View more

雲灯瞄了眼在和父親談話的宇都宮大尉,然後視線轉向大尉腰間的除妖刀,好奇地從後方伸手過去想摸摸看。

宇都宮感覺到身後有人接近,反射性的退開一大步轉過身,不過因為在宮城面前他不至於把手搭上刀柄戒備。看到伸出手愣在原地的雲灯,宇都宮原本嚴肅的表情放緩了一些,伸手摸了摸有些尷尬的雲灯的頭頂,然後蹲下身跟雲灯平視。
「雲灯對我的刀很感興趣?」
看到雲灯有點遲疑的點點頭,宇都宮解下腰間的刀拿到雲灯面前,說︰「如果妳想看我的刀,或是雪久姐姐等人的刀,要當面問我們,不要一聲不響的碰,因為刀是我們工作的夥伴,要鄭重的對待才行。」
宇都宮撫過刀身,手上的動作頓了頓。
「除此之外,厄除配刀附了咒術,妳突然觸摸可能會受傷的。」
中之︰大尉…你應該會是好爸爸的~

View more

野川為什麼經歷那麼多事還可以這麼純良?看得有點心疼qqqqqqq

咳咳…這裡是雪久留中之……
請容我再說一次…野川不是我家孩子。
雖然一期經常借了他來串場,但他真的不是我家的,他的過去和他的故事都不是我寫的……
這個問題凡回答不了你,請你到隔壁問問野川的中之夏牧吧!
給你傳送門︰http://ask.fm/irissummer

View more

問雪久留,知道宮城先生是大尉的劍術老師之後,對鈴彥姬和宮城先生的感想會有什麼變化嗎?

雪久留︰怪不得我一直覺得大尉跟宮城先生之間有一種奇怪的默契呢!就像是鬼女那次嘛!他們就有一起說悄悄話,原來他們是認識的!那次他們不會是在說我的壞話吧?至於鈴小姐……因為跟鈴小姐不是太熟,感覺沒有多少變化,不過我是放心大尉沒有在歸月做過什麼了!
中之︰到底你是在想大尉在歸月做了什麼呀!=口=

View more

請問大尉的連隊底下共有多少人?

大概130-150人左右,請參照日本WIKI對中隊的解釋。雖然是架空背景,但大抵都會以現實的資料作參考。
http://ja.wikipedia.org/wiki/%E4%B8%AD%E9%9A%8A

View more

大尉,你什麼時候才要把雪久留抓進洞房......呃不,我是問說你什麼時候要向雪久留求婚?

是誰!是誰問大尉這麼直白的問題!大尉覺得太尷尬,藉口說要去開會逃走了喔!
中之︰這邊打算這小倆口的事情會以二期作結,不過不一定會在異聞中求婚……
因為現在連異聞四都沒寫好的關係……之後的事……我不敢說準耶XD
總之他們會完滿的一起的!(不然要怎樣放閃~)

View more

隔壁不給匿名問qqq看完異聞後宮城到底為什麼這麼兇?大尉知道些什麼嗎?

你可以登入問呀!XDDDDDD
宮城會兇的答案在隔壁的故事中應該有少少的透露出來喔!再重溫一下文字看看?^^
隔壁的故事我不太放便代答哦!
至於大尉什麼都不知道,我連異聞四也還沒寫啦XD

View more

看完間章來問問大尉0w0/老師和鈴彥姬一比,大尉比較不敢惹哪一個生氣?xd((揍

宇都宮︰鈴小姐生氣比較……難應付一些。
中之︰大尉回答是鈴彥姬,不是代表他不覺得宮城生氣起來不可怕。
只是考慮到大尉和宮城兩人的個性,大尉會把宮城惹火的可能性太低了啦~(假設不成立)
鈴彥姬始終是女性,其存在也有些像大姐姐,要是她真的生氣,大尉大多不會反駁的……
(鈴彥姬也不會無理取鬧,大尉真惹火好生氣的場面無法想像…應該沒發生過…吧?)
而且惹怒了鈴彥姬,她的藝伎姐妹們不就空群而出了嗎?大尉才不要把她們惹出來耶~~

View more

問大尉,如果你老師因為和惹到厄除高層而被通緝的話,大尉會跟宮城為敵嗎?

宇都宮︰「我會證明老師沒做過通緝令上的事。」
這個假設,以中之對宮城先生的理解,應該不太可能發生。
根據宮城先生親媽的設定,宮城先生應該跟厄除中好些人物有些關係,看他那些天價帳單一直都已經兌現就知道了。再說要把他列為通緝犯,如果是莫須有的罪名,宮城先生人脈中的高位厄除不伯坐視不理,如果是硬掰一個罪名,那就一定有辦法查個水落石出。
本中之(就是我的立場,我沒問其他幾位)不認為宮城會主動挑事犯下讓厄除通緝他的事情。
基本上大尉和宮城的師生關係沒有人知道,或許知道他們認識,但不會知道的太深,因為這件事是宮城出手瞞的嘛~~~
所以大尉可以低調地調查~
再強調,我是歡樂輕小浪奇向的……我絕不會搞出這樣的師生糾結出來~~~XD

View more

里見會有cp嗎?

這是個好問題……要說里見的CP是久華也可以…但他們又不是談情說愛的那回事呢!
一來里見缺少女人的浪漫細胞,看雪久留放神光她也不會閃瞎的,雖然她也會幫別人的戀情助攻,但對自己挑對象沒興趣,久華對她而言就是除了有血緣的親人外,最親、最親、最親的異性吧……<<很重要說三次
將來退役回去可以轉職做暴力老巫女耶~<<未婚可以做XDDDD

View more

來問問大尉對野川和鳴香這兩個人分別有什麼印象和看法~

大尉︰對野川的印象嗎?感覺有時候他跟雪久留是同類,只不過他們呆的方向不一樣而已。
基本上交給他的工作完成度很高,我對他的工作有不錯的評價。
至於他跟老師之間的事,我不方便過問太多。
(然後大尉頓了頓)
雖然知道扇谷她哥哥的事,但她年輕性子也倔,只能慢慢改變她的衝動的個性。
本以為讓野川跟她搭擋可以相輔相成……但似乎還要多觀察一下。
(中之︰好難答的問題!@@)

View more

大尉底下的成員常常亂跑呢,大尉會來一次集體訓話嗎?

相信這一次異聞二的任務回來後,大尉知道又有一個跑了出去一定會黑臉,然後覺得第三連的大家有些鬆散,為了所有人在各任務和動盪中像打不死的小強般生命力強橫,大尉打算好好操練第三連隊的所有人。
士官們的皮更加要繃緊緊的,因為他們有著管理和指揮的責任,大家死定了!
(中之奸笑)

View more

Next
  • 103
    Posts
  • 72
    Likes

About 竹子:

其實這裡是妖夜角色ASK……凡是私人問題,跟作品發展走向有關的一律不答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