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hakushou:

說一個讓人發笑的故事吧!

我的笑點很奇怪,而且還沒講完自己就開始笑了…
前幾天小民在旺福粉專上發的動態我覺得很好笑!
https://www.facebook.com/wonfu/posts/873557836023314
*
有一隻兔子常常被狐狸欺負
於是他就去找熊商量
熊就跟兔子說
『下次如果狐狸又欺負你
你就問他 你的帽子在哪裡?』
沒過多久 狐狸真的又來欺負兔子了
於是兔子問他
『你的帽子在哪裡?』
狐狸疑惑了一下
『我沒有戴帽子啊?』
突然間 熊從狐狸的背後現身
拿著一塊大石頭用力的砸在狐狸頭上
對狐狸大吼『這就是你的帽子啦!!!!』
但後來兔子還是常常被欺負
兔子又再次找熊幫忙
熊說 那下次你問狐狸『你的手錶在哪裡?』
狐狸果然沒多久 又來欺負兔子了
兔子跟他說『你的手錶在哪裡?』
狐狸舉起他的手說
『呀哈哈哈哈哈~~ 我的手錶在我手上~~
看你還能怎樣!!!』
突然間熊又突然冒出來
拿著一塊大石頭往狐狸的頭砸下去
對著狐狸大吼『但你的帽子在這裡啦!!!!!』
姚小民

View more

可以分享一首自己最喜歡的詩嗎?

鯨向海〈許願〉
我是一個苦悶的小孩
直到遇見了你
你不喝酒也不抽煙
乾乾淨淨地
沒有過去
你是我埋在故事書裡的一棵樹
我說要有妖怪
就有了妖怪
必要時樹葉掉光
在聖誕節時長出襪子
你對我很好
很好
我知道你是另一個寂寞的人
哀悼這個城市
難過完了
就出現在我的夢裡那個街角
陽光最集中的地方
善良的男孩都在那裡
順利長出喉結
當我醉倒在路邊
你走過來
俯身看我
巨大的星空
我可以許一個願望嗎?
必要的時候
我們手牽手
坐在路邊
讓日夜繼續它們的疾行吧
就只有你聽到
我的心還在跳
就只有你看見我
喝養樂多的時候
還那麼像一個小孩
*
只能貼一首真的是太少了,至今不曉得在這裡放幾首了 XD
口袋名單的詩人有任明信、鯨向海、鄭聿、林婉瑜,以及葉青。
最後貼貼非上列作家的文字(而我曾分享在這裡的)。
潘柏霖〈我們要怎麼知道自己能控制自己的生活〉
http://ask.fm/hakushou/answer/132582258891
謝予騰〈冷到想起你的冬天〉
http://ask.fm/hakushou/answer/122915391435
羅智成〈藍色時期〉
http://ask.fm/hakushou/answer/129398868427
蔡文騫〈長晝〉
http://ask.fm/hakushou/answer/129537262283
蘇婉菁〈先打過來就好〉
http://ask.fm/hakushou/answer/128405285579
Anyway, 我很喜歡晚安詩!

View more

剛剛在FB上看到的→Re: [心情] 男友過世 如何調適心情

untitled
https://www.ptt.cc/bbs/WomenTalk/M.1430673791.A.73F.html
「妳愛的人,我也會同樣的愛他,妳想念的人,我也會同樣的想念著他,他在天上會好好的保佑妳保護妳,我就會在地上呵護著妳,愛著你,我不怕我永遠都比不上他,因為他做得到的事情我未必做得到,但我做得到的事情他也未必做得到,我只需要專注於愛妳,就好了」
妳現在會很難過,那是一定的,因為那是你們真心愛著他的證明,但留在這世界上,一定是還有妳尚未完成的事情,不論是幫他繼續看這世界,或是持續的往前走,累了就休息,不要怕,沒人會催你,盡情的哭,釋放自己的情緒,盡情的想他,只要想到他的時候,帶著一抹微笑就好了
我相信他也希望妳是帶著微笑在想念他的。
*
突然想到一件不太有相關性的事。
曾經我有個朋友失戀了,有段時間不停跟我抱怨或是說始終還是很想對方。
有一次講到一半他突然問我:「你會不會覺得我這樣很廢?一直講這些…」
我說:「不會呀,與其逞強憋著內傷,我覺得誠實面對你的情緒才是真正的厲害。」

View more

這陣子看的TED*

untitled
【Guy Winch:為何我們都需要情緒急救?】
https://youtu.be/oMbSoSZ5IfA
前幾天在ask上刷到的!
直到了這幾年,我才理解健康的重要性。
並不是說我認為「健康是理所當然」,而是不知道「連健康都是要自己爭取的」。
尤其現在的我,深知心理健康與生理健康是一樣重要的事。其中Guy Winch提到一件事,我感受很深:「關注情感痛苦」。(因為如果你都不知道自己受到了傷害的話,你便無法治癒心理上的創傷)(翻譯原文是反過來的,but whatever,對我來說是一樣的XD)
幾年前,有一次,我受了很大的傷,而我選擇忽視它帶來的痛苦。想當然,忽視它也沒什麼用,那陣子我過得非常不好受,而所謂的「那陣子」的長度是兩年。會持續這麼久,我想是沒有人告訴我該怎麼辦。我甚至連求助也不懂。現在的我能活得還挺快樂,完全是有奇蹟發生了吧我想。
我希望再也不要有人像我這樣了,大家要記得做情緒急救喔。
*
【JR's TED獎項願望:用藝術顛覆世界】
https://youtu.be/k-Cv_8QyPO8
今天老師放給我們看的><幸好沒翹課不然就看不到了~~~
其實看這個的時候,我是想到了一個朋友。她是學弟的女朋友,先稱她為Y吧。
與Y的相識過程其實有點好笑,暫時先不多提。總之她是個熱愛攝影的女孩。
一開始與Y的交流只有在instergram,我很喜歡她的照片,而在她去西班牙後,我會特地拍學弟的照片傳上去想要給她看。(不過現在想想,Neil應該覺得我根本是喜歡學弟所以才拍的吧……)
但過了幾個月的某一天,應該是今年一月吧,我發現她的帳號不見了。不曉得原因的我很緊張,我與Y平時並不會聊天。我立刻用line問她怎麼了,她似乎也沒有要隱藏什麼的,告訴我說:「沒有啦,原本只是想整理照片,但看一看覺得很亂就一次刪掉了。」那時似乎是我第一次很明白的告訴她:「我很喜歡她的照片。」她便跟我說,她有在弄攝影的網站。我說我會等她架好的。
後來不曉得過了多久,有次我在整理手機,才發現我有存她之前傳到facebook上的照片。當然fb相簿的她早就也通通刪掉了。那張港口的照片是我唯一有留下的照片。那個晚上我就與她聊了一會,我大概是這樣說的:「好想念你拍的照片,期末考結束後有空傳幾張讓我看看吧。」
接著在上週看了青春影展的短片《悄悄》,裡面的女主角讓我想到了Y,我又傳了訊息給她。聊一聊話題又繞回到了攝影,她是真的很喜歡攝影啊。「你刪instagram後我有點小寂寞!」「哈我都沒在整理自己的相片,很糟糕。」「沒關係,你整理的時候我就會看到的。」到這時,她才告訴我當初刪掉instagram的原因。瓶頸嘛,大家都會有的。「你只需要不要讓自己失望就好了。」當時大概是用這樣的感覺安慰了她。
昨天早上與Neil聊天的時候,facebook跳出了一則摯友通知:【Y added a new photo.】看到Y傳了新照片我整個精神都來了,Y平時也是不發廢文的,在看完了Y的動態後,我很得意的跟Neil說:「嘿先跟你說Y的動態是在說我,覺得開心!」雖然Y還沒有完全跨越瓶頸,但我想之前三番兩次的誠實告白(?)多少也給了Y一些力量吧。
*
【Benjamin Zander談音樂與熱情】
https://youtu.be/Q5JDf1ax5sw
前陣子在通識課看到的,這是當初我沒有主動想要點開的ted之一。
但說真的,幸好老師放給我們看了。
除了前面在聽了Benjamin Zander對古典音樂的講解後,我是真的有種「回家」的感覺之外。後面他的那句話,是我現在還時不時會放在心上的:「如果你沒有看到發亮的眼睛,你必須要問自己一個問題:『我怎麼了?為什麼他們的眼睛沒有發亮呢?』那就會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那瞬間我覺得自己似乎領悟到了什麼,只是我還不知道怎麼形容它。
並且想到了組長,於是我們再複習一次組長的文章好嗎?
「它不是為了你而點亮那一小片宇宙,不是為了你而跋涉好幾億光年地把自己的光透射到某個初夏的夜空。它發光也許只是因為,發光是它的必然規律,你知道,就是…它非得發光不可。」節錄自Wetson〈謝謝你,讓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http://www.douban.com/note/208649850/)
不管是自身必然的發光或是令別人眼睛發亮,我們都去試著成為那麼一道光吧!
共勉之。

View more

好想讀那首冥王星的詩。

好呀。
當時是看著ジミーサムP的解釋寫的,所以附上那首歌的歌詞網址:
http://dic.nicovideo.jp/v/sm5187488
如果有反饋我會很開心,沒有共鳴的話先說聲抱歉了。
/
只有15星等的你
花了久遠的35年去確認你的存在
運轉時偏離誰所定下的基準面
劃出高離心率的橢圓形
公轉一周需要248年的你
在我所活在的這個世紀裡
只能望你離太陽足足59億公里
最遙遠的距離
冰冷的表面是不是也凍結了所剩不多的氣體
因此才無法完整傳遞你的聲音?
本沒打算讓人理解、卻也無法為自己辯駁
只剩下一串134340
但我總還有些來得及知道的,有關你的一些事情
攝動行星而起的第一個惑星X
不斷倒退、逆行自轉的PLUTO
而你下次距太陽最靠近的時間是
西元2233年
即使那都已經不是我所能在乎的了…
無關人們是否看重或不看重的
只要是你放在心上的
那就是最重要的事
/
2014.3.17
我記得這個星期的我過得非常開心

View more

最喜歡的月份是?

即使在夏天出生卻相當怕熱啊,在我所居住的是中低緯度的地區,我喜歡的是冬天,月份則是十二月吧,因為有著聖誕節的存在。
雖然明明是西方的節慶,但我們似乎都很愛啊,為什麼呢?就我來說的話,比起在其他日子裡計較著遺忘了誰的生日,聖誕節相較之下是一個平等及平和的日子,能夠正大光明地與喜歡的人們傾訴好感與平日感謝。
冬天是個吃著蛋糕也不會覺得太黏膩的貪吃鬼。比起拐杖糖,我更喜歡的是在聖誕節的巧克力,在聖誕節時總會有了不同的形狀,包裝紙上有了雪人和馴鹿的圖案,即使根本從來沒有見過,我也願意相信它們的存在。聽說聖誕老人會為好孩子而出現,雖然有些本末倒置,但我願意為此而當一個好孩子喔。(我有見過聖誕老人喔!在那一年全場暗下燈後,帶著糖果出現緊接著大把大把撒向我們的聖誕老人。那個瞬間我就再也沒有懷疑。)
我喜歡冬天可以穿好幾層衣服,襯衫,開襟毛衣,裹上長版外套,套上圍巾繞了好幾圈,將一半的臉埋在裡面;為了不要著涼而戴上毛帽,在進入室內摘掉帽子後而亂糟糟的頭髮。(無奈的是我比一般人都還不怕冷啊,這些景象從未在我身上出現過。)
我喜歡冬天相較其他季節是顯得更白的陽光,被照耀到的事物似乎都蒙上一層白色的片羽;喜歡偶爾能呼出的白色霧氣,喜歡在冬夜裡共吃一碗湯麵或稀飯,手裡拿著一罐熱可可或是捧著一袋烤地瓜。(不知道鹽水雞在冬天還賣不賣呢?)
喜歡因為室內外溫差而忍不住打噴嚏的他,我就會借他幾張衛生紙。喜歡他一點也不怕冷,有著很渺小的機會能夠穿到他根本用不上的外套。
尤其喜歡這個冬天。在獲得了勇氣之後,更加的喜歡聖誕節。
喜歡這個人們都將溫馨相聚的日子。
緊接著下一年的到來。

View more

我喜歡兔子、狐狸跟熊的那個故事XD

雞排
我也喜歡這種莫名奇妙沒腦的東西
這才叫笑話嘛!
我以前看過一個笑話也是笑到快崩潰
小明在做國文題目,有一題照樣造句是這樣的:
你(唱歌),我(跳舞)。
你(__),我(__)。
於是小明這樣回答:你(好嗎),我(很好)。
我到現在還是無法理解我的笑點……

View more

給Zenyu的 2015.5.9 (或10?)

untitled
http://ask.fm/hakushou/answer/128639357131
http://ask.fm/Zenyu/answer/128534377391
@Zenyu
*
收到問題的同時,我就隱約覺得:「這樣提問的會是個很溫柔的人吧。」
其實我那時沒有回答的很好或很完整。
雖然都備註了「請詳細」,但也因此感覺那個「急迫性」又比「詳細」更重要一些,我得老實承認當時有些匆忙地按下了「ANSWER」。
並且在Zenyu按了讚後我更不想收回來再重新回答了(WTF
不過既然都被點名道姓(沒這回事)
就突然覺得想跟Zenyu說一些話
*
當然也都只是我的觀點。
以下的「你」只是單純的第二人稱而已。
*
關於最後一句「在每個當下都獲得滿足那才是重要的」我得補充一下。
其實這根本不可能。根本不可能在每一秒都活得很快樂很開心很滿足。
人並不是無時無刻都很勇敢很堅強很厲害簡直所向無敵,人是會累的,會彈性疲乏的,就算是不停地笑著也還是會倦怠的。
在這幾年我發現了一個事實:所有的事,都只是「相較之下」。
我們只是在比較滿足或比較不滿足之間不斷來回;
勇氣也是一樣,勇氣它一直都在,只是可能這會兒少了點,那會兒多了一點。
其實可以把這種循環當作一種過冬/冬眠。
春天的時候不停儲存糧食,冬天來的時候,只需要睡覺,或是窩在洞裡耍廢。
在能量滿滿的時候,彷彿自燃地做自己熱愛的事情、有成就感的事情,愛自己所重視的人,給自己喜歡的人幸福;而在消沉的時候,原地打轉的時候,我們迷失了自己的時候,再回頭想想這些細碎的片段,沒意外地,就能清晰地回想起來……
我想這就是勇氣吧。
也是我所說的「美好的想像」。
其實在抵達每一次滿足的時候,我勢必都要度過一次空虛。
在難熬的時候想著那些美好,我就覺得能夠再一次振作起來並撐下去。
至今支撐你的信念是什麼呢?
也許你現在還不知道,但沒關係。
「我不知道我將前往何方,但我已在路上。」
(I may not know where I'm going, but I'm on my way.)
我們都有自己的問題要解決,有自己的生活要過。
你可以失去勇氣,你可以載浮載沉,你可以想幹麻就幹麻。
只要你真實(real),並且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我會喜歡《Silver Linings Playbook》還有一個原因是Tiffany說了這麼一段話:「我是有淫蕩的一面,但我喜歡,它就與和我身上其它方面一樣真實。你敢這麼說自己嗎?你問心無愧嗎?你是沒做過(這些破事),但倒是挺愛聽的,不是嗎?你沒膽量活出自我,沒膽量做自己。」
以前的我以為有著負面想法的自己是令人唾棄的。
如果這裡有人跟當初的我一樣這麼認為,我想告訴你,並不是這樣的。
你的憤怒、哀傷、恐懼、絕望、迷惘……就跟你的正面情緒一樣非常地重要。
不要忽視它們,雖然那確實讓人感到非常痛苦。
但我還是要告訴你說:Enjoy it!
我要告訴你一件非常靠譜的事實:如果壓抑了自己50分的悲傷,同時也會阻斷了你去感受50分的喜悅。
如果你還會有這些感覺,代表你是個有溫度的人。
這是件好事。
所以請好好享受那些情緒帶給你的感覺吧。
*
剛剛打這篇時一直聽這首的live,我喜歡OneRepublic是因為他們的表演尤其Ryan總讓我有種他要把自己心臟給掏出來的錯覺,一種讓人無法忽視的閃閃發亮。
https://youtu.be/BDAueKq0vuU
For those days we felt like a mistake,
Those times when love's what you hate
Somehow
We keep marchin on
For those nights that I couldn't be there,
I've made it harder to know that you know
That somehow
We'll keep movin on
^There's so many wars we fought
There's so many things we're not
But with what we have
I promise you that
We're marchin on
We're marchin on
#For all of the plans we've made
There isn't a flag I'd wave
Don't care where we've been
I'd sink us to swim
We're marchin on
We're marchin on
For those doubts that swirl all around us
For those lives that tear at the seams
We know
We're not what we've seen
Oh
For this dance we move with each other
There ain't no other step
Than one foot
Right in front of the other
Oh
^#
Right Right Right Right Left
Right Right Right Right Left
Right Right Right Marchin On
We'll have the days we break
And we'll have the scars to prove it
We'll have the bombs that we saved
And we'll have the heart
Not to lose it
For all of the times we start
For all of the things I'm not
Oh!
You put one foot in front of the other
We move like we ain't got no other
We go where we go we're marchin on
Marchin on
There's so many wars we fought
There's so many things we're not
But with what we have
I promise you that
We're marchin on
We're marchin on
Right Right Right Right Left
Right Right Right Right Left
Marchin on
Marchin on

View more

鄭聿〈降雪〉

untitled
你說你生病了的隔天早上,我一醒來就看見雪。
正在飄落的,白呼呼的,彷彿無止盡的,雪覆蓋了對面的神社與民房,也慢慢覆蓋每一條前進與迴轉的道路。
我忍著寒冷、赤著腳站在你家的陽台,拿了手機拍下一張。角度太斜,又拍一張。啊照到屋簷了,再拍一張……因為想努力記住這一刻,卻不怎麼相信自己的記憶力。只好先拍下來再說了。
生病之後,你說,原本的世界崩塌了,所有人生計劃被迫停止。不過旁人多數看不出來呢,仍以為你健健康康的,從不曉得你偶爾會在電車上睡著又醒來、卻無力下車,以及一週間去醫院三四次,一次四小時。
還有頭痛。無止盡的,黑沉沉的,不斷襲擊你的,頭痛。
後來離開那裡,我最常問候你的第一句,就是「今天頭會痛嗎」。即使明知道你沒有一天不痛的,差別只在於受得了或受不了而已。
跟問起彼此「你那邊會冷嗎」一樣。凜冽的寒冬,總是冷的。差別是冷到麻痺的日常不好不壞那種,還是驚喜於看見下雪而你在身邊的另一種。
(刊載於2015年4月14日自由時報副刊)

View more

你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呢?

學期初的時候去旁聽了堂通識,若要用詞來形容開課老師的話,接續跳出來的會是:理性、客觀、自制力高、認真、不拖泥帶水。那堂課主要講的是永續發展,不過老師在第一堂課先問同學們說:「你的人生是在追尋__?而你如何定義__?」
給了同學們幾分鐘,老師選了幾個同學請他們分享自己的答案,不外乎是幸福、夢想、自由、愛情、金錢、快樂……等等。而我朋友的答案則是「陪伴」,因為我朋友的奶奶剛過世,他看著爺爺獨自一人生活,發覺漫漫人生不就是在尋求一個陪伴嗎?
我倒是覺得大家所提到的東西都很重要,「有沒有一個能概括一切的詞啊XD」當時在心中我這樣想著。思緒轉呀轉後我想到了那個名詞:「回應」。
工作獲得金錢是種回應,爭取得來自由也是,給予會有反饋亦如是。
我希望在過程後有與之相應的回應。

View more

大家知道鮫島嗎?

untitled
/
這次又是個與他有關的回憶小劇場,要是不寫下來我又會開始一直想到萬劫不復的地步了,請見諒嗚嗚。
時間剛過晚上11點,洗完澡出來後發現群組內的話題已經從健行變成了宵夜。
『有什麼宵夜吃了不會胖?』
「是有多餓,吃了不會胖的東西才不叫宵夜咧。」
『好想吃雞排。』
「買來我家吃啊,幫你分一半。」
『為什麼鼓勵我…』
嘴上是回吃一塊雞排多跑三圈就好,但說實在也只是自己想見他而已。一開始也沒抱太大的期望的隨意慫恿,沒想到講一講後他就丟了訊息來,說:『已出門。』
到底是有多想吃宵夜啊這個人XDDDDDDD,「效率真高。」
嘴上是這樣砲他……但在回完這句我立刻拿出毛絮黏把開始清我家地板啊啊啊其實也沒髒到哪去但總覺得清了一下是一下啊啊啊幸好在連假前已經把電風扇洗過也把浴室刷過了啊啊啊……
十五分鐘後他又丟了訊息來,『我要到了。』
「好哦。」啊不對這語氣也太期待了吧!「下樓迎接你就是了。」
……現在看根本不明白我補這句的意義到底是=_=
「要搬小桌子嗎?」『看你啊。』
因為覺得有點麻煩我索性直接把袋子放在地上吃。
『欸地板又不是乾淨的…』「蛤?我為了你…!那我就搬桌子嘛…」
『?』我為了你可是剛剛還在清地板啊混帳。
/
在一起的時候,聊音樂已經成了定番。可能我們’當初變好的時候也是靠著音樂吧,我隱約是這樣覺得。雖然大部分都是他在放給我聽一邊嘮叨著:「你真的沒聽過這首?」
後來他登了他的youtube,找了他在日內瓦錄的演唱會影片給我看。
「嗯?是日內瓦所有影片我都可以看嗎?」
『看我要給你看什麼。』
「你都沒跟著唱喔XD」
『我整理布達佩斯那場的時候,聽到幾乎每首我都有跟著唱、根本……所以去日內瓦時我就一直忍住死不唱。』
「噗。」
『不然就沒辦法放給你看了啊。』
……一個瞬間腦內想起了前幾個月一直吵著要他錄影給我看,可是他是很介意被別人聽到自己唱歌的,天啊好感人喔嗚嗚
其中我叫他放了〈Au Revoir〉那首,Ryan實在是棒呆了~~~「好想聽現場喔~好想聽現場~」『……還好啦,現場真的很還好。』「你不要自己看過現場就在那邊!」『(笑)』嗚嗚這個時候他笑得好可愛喔我要死掉了T__T雖然內心是這樣想,但因為過了午夜我真的超想睡的,眼睛被揉得有點刺痛,所以我後來情緒也高不太起來……『感覺你不是很有興趣,那就看到這裡囉。』大哥這是誤會啊啊啊啊!
倒不如說有個更讓我分心的人就在身邊我根本也無法專心看啊啊啊啊啊好幾次都想直接往他那邊倒但都被理智線給拉回來了啊啊啊啊……其實這樣的內心OS,都是我在睡過一覺後醒來才為當時補上的,那時完全是緊張到腦袋空白吧我想T.T
/
他回國前寄來的明信片就貼在書桌前的牆上,圖案是挪威的極光跳舞。而正下面貼了一張便條紙,寫著:「重要的事要跟N說!記得!」
對於明信片他這樣跟我說:『那時我先把明信片分好,比較好的朋友一堆,還好的朋友一堆,敷衍用的一堆。在背面都先寫好你們的名字,這張是誰的,那張是誰的這樣。要寫的時候看到你的是這張,我真的超想自己留下來的。』對於這番話我完全不知道要做什麼反應才好,只努力回了句:「謝謝。」
倒是看見那張便條紙,他只說了一句話:『我的名字是不是寫錯了?那兩撇要分開。』「我只是寫比較快而已啦!」
我想在他眼中,那張便條紙就只有字面上的意思吧,【重要的事情記得要讓他知道。】這樣的感覺。但對我來說並不是這樣的,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記得要跟他說。不要忘記了。】
在後來才發現自己在他面前只是故裝鎮定根本緊張到說不出話來,但這樣下去真的不行啊,因為我還想跟他說很多話,一點都不想浪費掉。
而那張便條紙是個咒語:【就算講不出那件重要的事,也不要連其他話也說不出來。】
這晚他告訴我這一年的規畫的時候,這次我有好好說出自己的看法了;已經不像剛認識時,只能自顧自地聽到背脊發熱、他卻不知道我在心裡是如何佩服他。我想那個時候就已經很喜歡他了吧,但自己卻完全沒意識到這件事。
雖然最後也就讓他無事返家了。還是沒說那件重要的事情,下一次也不知道要等多久,甚至連還有沒有機會都不曉得……但這次我已經到極限了(體力方面)……加油啊我可惡,為了能說更多話努力吧T.T
/
大家知道鮫島嗎?腰乃老師的筆下人物。
裡面有句形容鮫島的旁白,我一直覺得很爆笑,是:【純情要爆炸了…】
事實證明我實在不該笑鮫島的……
他進家門時我就開了冷氣,「為了你還要開冷氣,免得你熱死。」
結果反而是自己大概熱了五分鐘才平復下來……唉。
回憶小劇場結束了我要繼續過日子了,附上他今天轉貼的一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enMFGpcabs

View more

有过几个想共度一生的对象?交朋友最看重什么呢?

我看過幾個人,他們在生日時許下:大家友誼長存。希望大家永遠都是好朋友。
那幾個人都是我的朋友(所以我才會幫去幫他們慶生XD)
可是這種願望,我一點、一點都不覺得它會成真。
我的確喜歡他們,也覺得與他們當朋友是我的榮幸。
但是聽到這種話的瞬間就覺得:這種事情,明明就說不準的吧?
也許也是因為這樣,我才會喜歡那些,相對我們來說幾乎是永恆不變的東西:例如海、例如山、例如宇宙。
雖然上面是這樣說,但我有「不只一個」想要共度一生的人喔。
正因為覺得隨時都會分開,才要趁能對他們好的時候、盡可能對他們好。
我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呢?(←因為我這個人的社會化不太夠的樣子XDDD)
而我的好好好好朋友,都是灰色的。
不是指他們是讓人很憂鬱的喔,而是他們柔軟、圓滑、易地而處。
是可以真誠接納與理解別人的那種柔和的灰色。
因為我是一個極端矛盾的人,如果不是這樣的話,肯定會受不了我的吧。
想要趕快找到自己的「」,這樣就能全力以赴的站在他們身邊了!

View more

鯨向海〈永無止境的環島旅行〉

untitled
那時候想要的東西
通通踩在腳底下
我們想著,所謂幸福
也不過就是這樣吧
沿著海岸隨手盜取
一片最美的風景
騎到一個拐彎處
就跳下來,倚著山岩
像伊索寓言裡兩個旅人
共寫一首詩
冬天要防止寒流
讓我們的腳踏車抽筋
夏天避免中暑
整座海岸倒在我們身上
車後掛著昨晚濕掉的內褲
臉上有拓下來的唇印
愛情不說一語
進入了嚴謹與絕美的架構
你知道嗎,戀愛的詩人有很多種
最厲害的就是
不寫詩的那一個流派
這時候
雨嚴肅地下在我們的鏡片上
前方起了大霧
但是親愛的
這時代本該一無所懼
才能繼續存活
彷彿神仙踏雪
在海拔三千公尺的攤販前停下來
共吃著一碗 100 元,沒有達到沸點的泡麵
那時,松雪樓外
有鮮紅色的朱雀
我們蹲下來堆雪
小旅社裡
水龍頭都結冰了
我們也不能再任性地寫完詩
就流淚
那是一生最寒冷
卻最溫暖的記憶
我們兩人三腳緊緊裹在五層毛襪裡
雪意從腳底不斷滲進了體內那個永恆家園
遠方一群學者
喝茶吃鬆餅在大禮堂討論
台灣島史
我們散步在這多風雪的地方
防範輪狀病毒的侵害
坐火車離開了春天
坐船離開了午後咖啡店外的雷陣雨
在風頂放開了手
開始往下滑落
像兩片勇敢的落葉
就在那年的南橫
兩顆心一起攀上了啞口,那記憶的公路所能蛇行過
海拔最高的地方
從此我們不再說話
整個秋天
一大片壯麗的風景
頹萎在彼此心裡
前方還有一個險降坡,
兩個落石區
那個瘋狂迷戀你的我
在那年多風的山道上
騎著 21 段變速的腳踏車
從沒有回來過
而你
還坐在那山道上嗎?
/
台東 2015 夏末

View more

說一個ask上讓你覺得「答得真好」的回答

剛剛刷的兩個:
*
1. 有過突然覺得原本視為朋友的人不再是朋友的經驗嗎?
朋友不一定要隨時都有共通話題;但如果雙方都停止想要了解對方、或擅自幫對方決定甚麼是最好的選擇,我覺得友情很難長久持續下去。
@aonibiim
http://ask.fm/aonibiim/answer/131650149549
*
2. 因為之前您提到關於善良的問題,可以多請教一點有關這部分的想法嗎?像是區別兩者之間的差異之類的?
我覺得首先是不能把「為了別人」當成守則。無論如何都要為了自己。因為一個人所能感受到的傷痛根本來說只有自己所面臨、承受的傷痛,假如漠視自己的痛苦,或是強忍,我很難想像這樣的人真的能夠設身處地地想像他人所遭受的痛苦。對痛苦的認識不夠明確的時候,守護和保衛就成了口號,因為這些動作是為了防治傷害,然而守護者、保衛者卻並未真正了解傷害是什麼、為什麼人們想避開他。你心裡可以有一個想要達成的目的,但手段得是彈性的,並沒有怎麼做「才是」善良,所有的關於他我或群己的判斷都必須是獨一無二的,不能套模板。
要審慎思考這個時間、空間、事件、對象,怎麽做才合適。設身處地用最近流行的語彙來說應該是同理心吧。善良是同理心,而偽善和同情是否是一個詞我不確定,因為我現在不能肯定同情這個詞真實的含義。
最後,我想,不管是哪種行善,都是為了自己。雖然是幫助別人,但是,獲得助人之樂的也是自己。而我認為,會因為助人而快樂、歡喜,本身是個好的傾向啊。
@chekhai
http://ask.fm/chekhai/answer/130935818946
*
然後想到了這首歌。William這樣說了:「也許我們永遠也無法真正的了解別人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aicC0AFwUc
There is no one who can understand me truly
I do not go out, I will keep silence
Everyone is mania in general
You don't have to know others
It's more complex than whatever I thought
Already i know
The started to the end
Everyone is mania in general
You don't have to know others
「雖然我們無法了解別人,但我們可以讓別人理解自己啊。」
「那可能要花上一輩子。也沒辦法呢。」
「那急不得啊。」
其實聽到他的回答讓我有點洩氣、不知道要說什麼。但在睡過一覺後我覺得當時應該這樣回答的:「至少我們有一輩子了啊。」

View more

只是想喊喊Hakushou好可愛啊啊啊真想抓著N的肩膀搖晃← 沒有什麼比告白更緊張了,超認同嗚嗚嗚TT

沼 - 請看簡介
突然懂了少女漫畫中為何會形成「甲→乙→丙」的關係了,因為乙單戀著丙的樣子太讓甲著迷了吧,我太懂了!實在太懂了啊!要是我看見有人像我這樣子犯蠢,即使沒喜歡對方也會想替對方加油吧。(←不要在這種地方自戀啊つД`)順帶一提,我最喜歡的少女漫畫《ストロボ・エッジ》(中譯:閃爍的愛情)的其中一對也是如此,它是部描寫的不錯細緻的作品,久久翻閱一次都讓我又更相信愛了!
說件更可愛的事吧。
交換於是看了彼此的課表,頗哀傷的是他每天下課了我才接著要上課,每一天。但開心的是星期五,我們的教室就在隔壁。(其實運氣再好一點的話會是在同一間啦…)第一週去得很早,經過教室外面就能看見他的背影;第二週出門晚了沒有遇到;第三週則卡在剛下課的尷尬時間點,我已經忘記那天怎麼了,但低著頭邊跟著人群上樓邊在心裡想著:「拜託錯過吧、至少不要讓他看到我、我有看到他就好了、拜託就錯過吧…」而在要抵達教室樓層時,我就發現了眼前即將下樓的人就是他,結果在我抬頭看見他的那個瞬間……我揍了他肩膀一拳卻一語不發的溜進了教室。
接著我就坐在教室裡崩潰了,我還看得出來他根本還沒意會過來到底是哪個人揍他的那副錯愕啊啊啊!他身邊的同學(其中一個甚至我也認識ry)也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啊啊啊!拜託請你們遺忘這回事吧……
於是第五週的星期五,我更加堅定了「不要讓他看到我、我有看到他就好了」的意志!並且!我順利達成了這項成就!這次在小心翼翼加上四處張望的上樓而確定沒有遇到他後,我在那層樓的迴廊繞了半圈,一看見他又立刻停止向後半步(就,大概是躲在另一面牆後的感覺),看見他從另一條樓梯離開之後,心滿意足的回到教室上課。
懶得掩飾笑意的我因為看過了鯨向海的詩覺得就算被說花痴也不在意了XD

View more

你希望十年後的自己成為怎樣的人?

每一天,我都希望自己能成為控制自己自由意志以及不後悔當初抉擇的人,至於性格是怎樣都好。(當然自甘墮落是絕對不包括在內的。)
最近與N討論一個樂團經過幾年總是會變,曲風會變,或是整體變得商業化。也許是我沒有長時間深入了解過、執著過哪個樂團或是偶像,覺得變不變實在是沒什麼。反而覺得,一個人如果經過了十年都沒有變,那才讓人感到無趣吧,又何況是人類所組成的團體呢?我一直很想分享《愛的藝術》王浩威專文導讀,如今還真是時候了。(以下節錄自facebook原文:https://goo.gl/nm5DSx )
/
對佛洛姆來說,人類文明所描述的愛情雖然可歌可泣,
但那種「海枯石爛此情不渝」的誓言背後,
可以看出這種愛隱藏著不容許雙方有任何的改變。
所謂的愛,是對忠貞(廣義的)不自覺的迷戀,
簡直就只有走向死亡(也許殉情,也許心死)才可以永遠「不變」。
英國詩人葉慈也說了:「不變就是死亡」。人類這種愛情文化,
其實是一種「戀死癖」(英文 necrophilia,也就是一般譯的戀屍癖)。
所以佛洛姆提出 biophilia 相對於拉丁文 necro - 是死亡,bio - 則是生命;
再加上字尾的 - phillia 愛戀,就成為這樣的對立詞。
佛洛姆主張,在任何的親密關係中,
我們更要去看彼此不斷在改變(成長)的狀態,
即使那是一種連自己都不確定的狀態。
而親密關係,也唯有在容許這些永無止盡的改變,
(而不先被視為背叛或不安承諾,)才能成為一種永遠有熱情(真正活著)的關係。

View more

今天的晚安詩(2015.9.3)

untitled
我害怕一群人坐在一起
討論共同的目標
害怕集會
以及有關「群體」的多數事情
害怕舉辦座談會
討論某一首詩的意義
我害怕在你難過的時候擁抱你
因為我無法理解你的情緒
也不能替你憂鬱
我害怕他們太重視你的生命
希望你努力活著
卻忽略了有時候
動物園令人著迷的原因
是一隻又一隻動物被困在不屬於牠們的城市
哪裡也不能去
我害怕選擇
因為選擇代表了必要的失去
我害怕我愛你的時候
就是給予你摧毀我的權利
我害怕失控
害怕開車時輪胎打滑,踩在油門的腳鬆不開來
我害怕我們正在失控
我們用時鐘掌控睡眠
用藥物掌控病理
用社會地位來掌控說話的聲音
用水族館來掌控海洋
用飛機來掌控天際
我們用小說來掌控現實
用詩來掌控幻覺
用身體掌控性別
我們的靈魂被其他的皮囊掌控
把自己擠成另一種輪廓
試著活進別人的身體
穿別人的鞋
擁有那個人的生活
──潘柏霖〈我們要怎麼知道自己能控制自己的生活〉
https://goo.gl/DllK2a

View more

Post a picture of your current lock screen.

追極光是我的小小夢想之一。
這張是去年N到挪威、接近芬蘭追極光時,他的導遊拍的XD 他剛回到宿舍時被我堵到,在SK時很雀躍的放了他所看見的極光爆發的影片給我看。我還記得當天是星期二,害我整天下下來都禁不住地笑著。

View more

每次看Hakushou的ask都忍不住覺得,這世界上怎麼能有如此溫柔又真誠的人呢,果然這個世界還是有美好的一面啊(*˘︶˘*)

你這樣我會害羞。←其實根本已經手舞足蹈一番
我覺得任何能用作形容詞的特質,都只是「相對來說」而已。
對於「溫柔」我有所保留,但「真誠」的話……我非常要好的朋友K對我的「講話直接」有著這樣的評語:「你不太會拿捏場合跟話的時機與方式。有時候是懂你個性,沒問題;有時候是懂你個性,沒辦法。」另一個朋友則是說我要等到自己也被如此傷害了才會懂得婉轉。但他們同時也認為,我講話中肯,有時會直接撞進心裡面。
有著這項特質也是有好有壞吧。難免也會想著:如果未來的我為了適應社會職場而在社交上能應付自如,那我是不是成了一個與現在截然不同的人呢?可能是我不喜歡的那種無趣的大人?
我仍然期許自己能一直地真誠下去,但盡可能不要去傷害他人。
/
總覺得N應該認為我是個無趣的人。
很久以前我當面問過他:「你不覺得跟我在一起很無聊嗎?」
「不會啊。」當時他是這麼說的。
但在我面前的N,看起來就是沒有我印象中的那麼開心(雖然我本來就不是那種會逗人開心的料啦…)
後來想想,能「誘發出好的一面」也是很講求兩人相性的。若我覺得某個人無趣,或許只是我無法引出對方有趣的一面,如此而已。《在怦然之後》裡面提及過:「我們要努力成為對方的米開朗基羅,雕刻、使對方好的一面顯現出來。」我覺得這不只適用在愛情裡,任何關係上都是。
/
在認識這群朋友以前,我是個無法真心接受他人讚美的人。每當被讚美時,總會感到不自在、甚至想要否定對方的說法。我知道是自己沒自信,也不知道自信該從何而來,愛自己嗎?但有什麼好愛的?到了現在,我依然不算是個愛自己的人,但我接受了自己是用什麼樣子所存在於這個時空裡,僅僅如此,我就感覺到輕鬆了許多。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IVvJqfuWQA
奇蹟只有在被相信時才會發生!
Hope is a good thing, maybe the best of things. 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View more

当自己远方的亲人或好友不理解自己,自己一人在外读书,真的觉得生活没有热情,患上暴食

生活沒有熱情真是我前陣子的寫照。
不過你說別人不理解自己,那你足夠理解自己嗎?
說點天真的建議,多交些不同的朋友,雖然不知道你所在的遠方是哪裡,但可以試著抱著好奇心去融入當地人囉。說到暴食,第一個想到的是可以去運動?如果是跑步的話或許能結交跑友,球類運動就是球友,健行就是山友囉。
可以的話,請不要把自己關在家裡,會讓狀況更糟,或許你會覺得外出也沒啥新鮮的事,但那不是真的,只是被萎縮的心給欺騙而已,請不要就這樣相信。
請外出,看看書,看看電影,吃點喜歡的料理,觀察街上的人都怎麼穿著,去水族館看看魚都怎麼游泳,去觀察樹葉在強風處會往同個方向生長。
你可以畫圖,可以寫字,還有很多事可以做,讀書很重要,但生活熱情也重要。在充實途中找不到熱情時或許要想想初心在哪裡。什麼?你沒有初心?或許只是你忘了,暫且找那個景仰的人先借用一下他的初心也可以,這不是作弊,只要你是真誠的。但記得不要失去自己。
我是不知道你是誰又到底怎麼樣了啦,不過現在我在用我的方式去試圖理解你了,有感受到嗎?而且你的問題應該沒有打完就發送了。
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