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janemere:

人工置顶:

JaneMere
最近画图和实验有点忙,所以等下个月上旬找到时间了再来回答。想提问的各位还请悠着点。
现在未答问题数:164。
● 给想问我心灵鸡汤类问题的大家的推荐读物:
《不要控制我》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5285070/
不是很长,所以推荐有空时阅读。
里面提到的内容举例:
被控制;没自信;不知道自己的需求。
● 别的心灵鸡汤回答里得到共鸣比较多的回答请点右上角好评的【数字】,会按好评数排序。
问问题前请先稍许浏览一下,这样好些问题我也不用回答好几遍了……
● 关于画图的问题列表见此:
http://janemere.blog126.fc2blog.us/blog-entry-171.html

View more

音感可以后天训练吗?

不确定,没有听说过有名的后天例子。
有研究显示音痴的arcuate fasciculus(脑内很重要的一个神经纤维束)传导性不好。
http://www.jneurosci.org/content/29/33/10215.full.pdf+html
后续还有一篇对比职业乐器演奏者、声乐演唱者、非乐手的arcuate fasciculus的文章。
http://journal.frontiersin.org/Journal/10.3389/fpsyg.2011.00156/full

View more

看到JM姐的书架上有好多本THE LORD OF RINGS……?!有些好奇那是原作和资料集吗?

上面数下来第二排的几本有托老logo的书是托老原著,但不是LOTR(放国内家里没带出来)。
写着LOTR的有荷兰版的BD和DVD,右边矮的三盒是每一部的complete recording sessions。
第三排里有一本Alan Lee的LOTR sketchbook。
第四排那一堆大点的LOTR书是电影设定集。

View more

请问为什么乐感不好不适合学弦乐器适合键盘乐器?如果我想学吉他会不会比电子琴困难?

是音感(相对音感),不是乐感。
弦乐器指的是没有品(fret)的那种弦乐器,比如小提琴大提琴这些。
品:http://en.wikipedia.org/wiki/Fret
没有品的话音准都要靠自己按出来,所以音感不好的话会听不出自己有没有走调。
吉他有品的,每个音不用自己控制音准,所以问题不大。

View more

在思考灵魂与肉体的问题,但没人交流,想听一下JM姐的看法,打扰了~ 你的“自我”在哪里这篇文里提了三个问题: 第一:我有一个肉体,又有一个灵魂,其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第二:灵魂究竟是什么? 第三,我在变化中保持连续性的这个“自我意识”究竟是什么?从小长大经历了许多变化,凭什么说我仍是那同一个“我”呢?是凭我对往事的记忆吗?如果失去了记忆,我还是那个“我”吗? 我的想法在这,贴不上来:http://biliuliu.lofter.com/post/2a5095_f21bb4

这个问题十分有趣!这里我从认知神经科学的角度来回答。
1.肉体和灵魂:
人没有“灵魂”(指脱离肉体的存在)。人的思维的基础是脑神经元网络的生理活动(信息传导方式主要是放电)。没有神经元网络就没有思维。脑损伤后思维的一些功能(有些特定部位对应特定功能)会受损。脑子供血停止过久以后神经元就会缺氧而死(至少放电会停止)。
可以想象一台电脑。关机断电时它是没有活动的(别考虑电池问题),开机有电会活。人之所以死后不会活,是因为关机断电(脑缺氧)以后神经细胞受损是不可逆的,细胞死了就死了,再供氧不会让它们活过来。
2和3的前半部分放在一起讲:
大家所谓的“灵魂”有“自我”和“意识”的意思。从各个实验证据来看,我的想法是,你的“意识”其实是你的大脑进行某些活动后、向更高脑区报告的一个过程。具体收到报告的脑区是哪里我不确定,大概是前额叶的某些部位。如果接收初级信息的脑区不“报告”,那你就不会“意识”到你接收到的初级信息。例:blindsight
http://en.wikipedia.org/wiki/Blindsight
又例:在你反应过来前身体已经躲避开朝你飞来的球(大脑信息处理的dorsal pathway)
http://en.wikipedia.org/wiki/Two-streams_hypothesis
至少,当实验把一张脸呈现在面前,但被试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看到了一张脸”的fMRI实验显示,对脸有特定激活的脑区(FFA)在下意识时,活动会比有意识时弱很多很多。
3的后半的“自我”:
今天刚好在Science Magazine上看到一篇介绍文,提到Cognition杂志里一篇论文对“自我”的讨论和研究(记忆or个人特质形成的需求or道德)。
论文PDF见此:
http://static.squarespace.com/static/520cf78be4b0a5dd07f51048/t/52f57354e4b008f86b8a52b6/1391817556763/Strohminger.Nichols.2014.pdf
文章说可能是你的道德形成了“你”。
我暂且不下结论是否是道德,但要提一下一个概念:熟悉度(familiarity)。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概念。典型案例为capgras syndrome:认为别人甚至镜子里的自己是被冒名顶替的个体,不是原本个体。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pgras_delusion
先说以上这么一点。这些问题其实都是神经科学范畴里的很有趣的问题,且有很多科学工作者们投身在其中。很多案例都和它们有关,这些案例也牵涉到很多确切的脑区(以及脑区间的活动、联络)。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下相关文献。

View more

JM姐,想请教一下你觉得练习那种街头漫画式肖像(就是大头,五官非常夸张的那种)对于改善一人千面的问题有帮助吗?我是那种,除非特别去在意了,否则在生活中上午见过的人可能下午回想连发型/眼镜/衣着都记不起来的人,感觉应该是自己的观察能力和习惯太差。之前联系过你提过的五官的变形和组合,感觉千人一面上问题不大,但是一人千面还是很难修正。尤其在实际应用时,只要变换脸的角度,就完全是两个人了……

夸张肖像我没试过,不知道能不能改善。
我自己控制同一角色长相时注意的地方如下(排序从简单到难):
1.发型立体旋转,把分束都画正确
2.眉毛形状保持一样
3.脸型一样,特别是下颌角那里
4.鼻子立体形状保持一样(有一部分脑补,不过画一个角色最开始就得设定好到底是什么形状的鼻子)
5.眼睛外形、眼皮保持一样,眼皮为一个关键特征
6.(最难的一点)五官间距(距离的比例)保持一样。(这点同时也是最简单的一点,即千人一面的原因……)
贴自己的两个角色示意一下。其中第一排只抓了“头发”这个特征,所以看上去就会不像。
大图见此:
http://ww4.sinaimg.cn/large/483e728fgw1eecna5s727j20xc12w12h.jpg
为便于翻阅,把以前答的一人千面vs千人一面也在这里贴一下。
http://ask.fm/janemere/answer/108299170980

View more

JM姐好,我堂妹高二,高一因病请假,现在面临会考,据说有B高考会被好大学刷掉……so我觉得她因成绩低迷快要疯了,加上性子烈,目前是作业有错就自虐的状态,简直恶性循环。我很困惑于她脑子里有一个根深蒂固的“必须考好大学”的观念,延伸成“考不上全A就完了”……很可怕是不是。我跟她谈过结果完败(她的话附下一条),我很惊讶于她残酷的想法,比很多同学都现实。确实高学历求职方便很多,像她说的“挣一个有更多希望的平台”……但未免太激进,我不知道怎样劝她冷静下来摆脱对于名校病态的执念,也许她放弃了反而考得更好也说不定……(ps:她家完全不懂跟子女交流,完全) 因为jm姐是跳出体系的,所以想问一下您的看法。

把两条贴在一起:
“附跟妹妹的谈话:“那么多用人单位摆明了要985、211的学生,我想考好大学有什么错”、“考上普通一本也可以?你让我毕业拿着两三千的工资过想买什么都不能买的日子?然后嫁个拿五千工资的男人一起借钱结婚,婚后还要还几十万的房贷?”、“我的家庭支持不了我出国,我跳不出这个体系,我只能拼命去挣国内最好的平台”、“你倒是给我说除了大学我还有什么出路”、“我那些兴趣爱好哪样不是需要钱和时间来砸出来”、“事实就是如果我考上好大学阻力会小太多太多”、“再美的乌托邦也需要物质基础吧”、“开流量都要钱的”……orz,心魔已控制她无法正视学习了,越急越考不好嘛,感觉她把学历等同于幸福人生的必•要•基•础了。”
我觉得你妹妹说的其实挺对的,想考好大学的确没有错,也是在国内学习的最好的选项(这些年有越来越多可以去国外读大学的选项了,有很多有奖学金,不需要家庭经济支持,可以试着争取,不要先想着有家庭压力没法出国)。
不过我觉得她面临的问题不是“想考好大学”本身,而是“如何提高成绩”以及“如何不因为成绩退步而陷入死循环”。
关于高考会考成绩,不知道你妹妹所处的省份竞争激不激烈,我个人印象是“大学招生时会考成绩并不占太大比重”。高考成绩本身ok,然后会考有一两个B应该没啥问题的吧……(虽然我自己是全A……)……因为在我看来会考成绩和托福差不多,是表明基础的(能力的下限,达标即可),并不是表明能力上限的(高考分数倒是越高越好),在大学期间及招生期间也完全没有听说有谁在看会考成绩。所以“考不上全A就完了”不太可能吧……如果真要全A的话那些偏科的天才们岂不是要哭死……
所以感觉你妹妹其实该调整的是平时做题、学习的心态,而非“考个好大学”本身。即怎样把“考个好大学”变成正向的刺激(进入好大学能够学到什么好东西,期待的心理),而非负面刺激(不考好就要完蛋)。成绩低迷的话每一门课都有每一门的原因,要找到那个原因然后有针对性地去努力,才会有提高。
关于高中阶段的学习方式,我的大致猜测是,“题海+知识点举一反三互相连通”的策略大概行得通,但后者要越多越好(我自己回想我高中时根本没干后面那个……所以要有意识地去连通),且最好基于知识点之间的逻辑,如果能联系大学里会学到的内容的话更好(这个需要有大学生顺便去指点一下,比如要好好学三角函数和幂函数,基础越扎实越好,因为我现在研究生阶段(理工科)发现其实巨好用←知识到用时方恨少)。
如果你愿意的话,最好在单独的科目上帮助你妹妹,而非改变她的初衷,因为初衷没错,只是被她弄得太负面了。
另外,如果你妹妹有自己学校的升学数据,那可能也会安心些,比如年级前xx名一般进了什么样的大学,于是保个底考到那个程度不会太差,低于那个名次时再紧张也不迟(当然如果不是重点中学的话不一定适用……)。如果有考近xx大学的先例的话更好,可以看那些个先例哪些成绩是怎样的(可以去问他们以前的班主任),考得差不多的话升学去向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最后来说一些杂七杂八的,供参考。
1.“体系”。
http://ask.fm/janemere/answer/46378599588
之前我说的体系指的是“国内大众认为的平稳生活”,“跳出体系”指的是“有自己想学想干的特定目标和追求”(不是“找个好工作”这类泛泛的,而是确切地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工作,并干到什么程度)。所以我的说的“体系”意思其实不是国内教育体系,我自己也是在国内教育体系下养出来的。不知道你妹妹说的“体系”是不是国内教育体系。
其实国内基础教学的体系并不差,而且我在荷兰时明显感觉到国内基础打扎实的优势,包括大学。当然国外每个国家差异都有点大,同一个国家内不同阶梯的学校间差异都很大。之前有网友推荐过一篇讲美国不同阶梯大学教育的文章,很有趣,可以参考:
http://ask.fm/janemere/answer/63237810084
2.我自己的感受。
因为我的目标不是“找个好工作”,而是确切地想要进入某行业(科研)、做出成绩来的,所以在大学毕业后的学习内容都是根据目标来的了。大学时没有那么明确的目标(大三才明白自己喜欢并且一定要搞cognitive neuroscience),当时也并不知道cog-sci需要什么样的知识和基础,所以没有特别有针对性,也没有认真去学现在用得很多的几门课(线代、统计、概率),基础不够扎实(考试分数当时大部分是ok的,但这不等于把基础打好了。好基础是要有高中那样的题量砸出来的)。到现在要用时当然晚了啦……【现在(工作后)的局限的关键是时间、精力、能静心学习的环境,这些在高中和大学时都还有】。
关于“名校”,我姑且算是名校出来的(作为浙大人对于浙大的地位总觉得十分微妙……),大学教育应该比国内大部分学校要好了,但其实回首一看,觉得“十分有用”、“收获超大”的科目还是很少的(一两门,其中一门是自主的实验设计),大部分是填鸭式,也没法在当时给学生“超有用”的印象。但毕业后换专业了就发现各种不懂,各种不够用,很多东西都要从头学起。所以之前ask也说过很多遍了,大学里培养的最重要的是自学能力,说是培养倒不如说是“需要自己意识到并且去练”,因为其实并没有特别明确的培养这个的课程。说这段的意思是,如果有自己特定的追求的话,国内“名校”其实也完全不够的。国外名校+名专业大概很够。如果说“名校光环”的话,我自己其实没有特别享受到……在国内别的地方(别的学校,或者找工作),我平时不会说,且别人其实也不会记在心里,因为凡事看的实际上还是【你的能力】,你的学校名字充其量只是一个出场合格标签而已,能力行的话最多别人说句“不愧是xx大出来的”,并在他们脑内给xx大打上“学生好”的标签,如果能力不行的话不如说是在给学校抹黑……其实你在干的只是用自己的能力在给后辈们造口碑而已,在自己身上真没啥特别优待感(人家对学校有好感不会专门/反复对你说出来,因为你已经毕业了)。在国外的话更加了,感觉外国人只知道北大清华(复旦的话大概……?),说到杭州这个城市都不太有人知道的(只知道上海,上海的大学也跟着稍微有点知名度……),那浙大当然也不知道……所以自己等于没背景一张白纸……只能靠能力来说话。在国外,别人(教授们)知道的大学大多都是【和里面老师有合作关系】的大学,所以如果不是这类的,且不是北大清华的,别的大学在老外眼里都一个样。
3.为什么要争取出国的机会
因为欧盟申根国家间跨国居住很方便,荷兰大学生、研究生的毕业实习一般都会去找国外的实习机会。这些短期交流其实能让眼界开阔很多,国内的学生也应该随时争取。这里我讲一下系里一位比较牛逼的德国人前辈做正面例子。和同事聊起时我们都觉得这前辈想法挺特别,经验也非常丰富。最近一次合作时聊天才大致知道他的经历:普通中产家庭(原话),高中在以色列的Tel Aviv读(教育应该挺好),大学在法兰克福(数学、心理学双学位),并且在法兰克福的马普实习,博士在荷兰这里读。此外短期的他貌似也去德国别的几个马普institute实习,且好像在美国/上海居住过,。这些经历让他“想法和别人不一样”,“整个人的人生态度都和一般人不一样”(我同事评论他时说的原话)。所以在年轻还能乱跑时多感受一下各个国家的不同风格,也是非常好的经历。

View more

有个ps的问题请教。笔刷属性里的传递一项被锁死了。无论换什么笔,然后把勾打掉,下笔后都自动恢复到勾选,而且不透明度为笔压,其他选项关掉的状态。在sai里没这个问题, 也换过板子的驱动,所以应该是ps本身的问题。请问有什么头绪或解决方法吗?

没有遇到过这个情况,可以试试以下图里的所有选项,特别是笔刷那条的两个“覆盖画笔面板设置”的选项。
如果不灵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View more

觉得在有人背后捣鬼故意跟你作对的情况下,撕破脸直接明问为什么要这样是下下策吗?

如果你觉得和这个人的交情没有太大价值了(例:从对方身上学不到东西了;对方给你造成不必要的困扰了),那直接问好了。长痛不如短痛。如果对方珍惜这个交情的话说不定还会马上改,或者至少会告诉你理由。
对方不想改的话,这交情在对方那里就已经变质了吧。要不要维持就看你自己的想法了。

View more

JM姐。看到某位评论你的画的人的话有点小感慨(抱歉忽然想啰嗦一下)。感觉近期自我中心的人越来越多了。意见这种东西不是本来就可以选择性听的吗。(我是只承认我所相信的并且水平比我高、感觉比我好的人的意见的)个人喜好肯定存在的呀,JM姐也不需要让大家都喜欢自己的画吧。就我个人而言,【你喜欢我的画】我就超开心,【你喷我喷的很正确】那我更开心。存在个性不正是艺术的乐趣么…………

嗯,我还是觉得“适合”且“包含HOW”的意见是最好的。(比起“正确的意见而言”。)

View more

Next